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撿回一群神獸後我暴富了

26.卷軸

    徐老爺子︰“……”

    雪獅還在懶懶的甩著尾巴。它鼻子濕潤, 隱隱還噴著熱氣。

    無論蛇尾怎麼打在額頭上,雪獅都巋然不動,模樣像極了踫瓷。

    徐老爺子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那個, 白澤……”

    雪獅老神老在的支著大腦袋, 眼眸微垂, 似乎什麼也沒听到。

    徐老爺子心口一涼。

    龔世昌這個時候也忙完了。緩緩走到二人身邊, 他背著手笑了兩聲︰“是挺貴的。”

    驅個邪就得把白澤送出去, 圈內怕是沒有比這更貴的人物了。

    肖宸頓時陷入沉思。眼見雪獅一副打算用自己來抵債的模樣,青年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可是我需要錢……”

    雪獅尾巴猛地甩動兩下, 耳朵可憐的抖了抖。

    “肖大師, 報酬我都給,您勸勸它。”徐老爺子滿頭冷汗。白澤可是徐家的命根子,就這麼一言不合跟人跑了, 那還得了。

    肖宸沉痛道︰“我也想勸。”

    但雪獅能一言不合從寵物店追到徐家, 又從徐家追到小學……

    合理推斷, 肖宸覺得, 即使他現在拒收了,背後也會黏上這條大尾巴。

    徐老爺子欲哭無淚。他再怎麼精通測算, 也算不出白澤會如此喜歡肖大師, 連自己都打算倒貼出去了。

    等等。徐老爺子轉念一想, 意識到了什麼——似乎最開始起, 白澤就是主動去的寵物店……

    他頓時如遭雷擊。莫非, 有白澤的陪伴, 是肖大師的命數……

    見徐老爺子一臉苦相, 龔世昌在一旁悶笑。

    這里也不是什麼適合談話的地方,無論能不能把白澤勸住,都先回家再說。

    幾人一起打道回府。期間,白澤甚至試圖擠進車內,坐到肖宸身邊,但卻被狹窄的車門無情的拒絕了。

    大雪獅只能可憐兮兮的飛在窗外。肖宸坐在靠窗的位置,偶爾朝外望去時,還能看見它隨風而動的鬃毛……

    他不過多望了兩眼,小鳥就開始抗議︰“你不能這樣。”

    小鳥十分警覺,一雙黑豆般的眼楮望向青年。

    它細嫩的鳥喙啄在肖宸衣袖上,爪尖也踩來踩去,似乎打算把雪獅留下的味蹭掉︰“它這麼大,店里塞不下的!”

    肖宸趕緊摸摸它頭頂細軟的鳥毛。被摸得有點兒舒服,小鸚鵡一個激靈,翅膀重新扇動起來︰“它沒有實體,又不像我們一樣可以驅鼠;你帶它回去,就是帶了一張白吃飯的嘴……”

    一旁的徐老爺子還沒從心痛中走出來就听得滿頭冷汗,心說這妖獸膽子真大,為了爭寵,連白澤都能說成這樣……

    身為聞名于世的瑞獸,白澤通曉天下,又有逢凶化吉的本領。就是什麼也不做,只待在一邊,都能引來附近的祥瑞之氣。

    而這嘰嘰喳喳的小鳥……

    徐老爺子仔細看了兩眼,竟在怪隼身上看到一層又一層的陰氣。

    雖被施了障眼法,但小鳥身形被黑霧繚繞,乃是大凶之物。

    徐老爺子渾身一僵,默默坐遠了些。他雖抵抗力比一般人強,但也經不住怨氣不斷的侵蝕。

    肖大師究竟是何許人也,竟能將這麼一群妖獸收為己用?

    想到躍躍欲試準備叛變的白澤,徐老爺子心口一痛。見肖宸安撫了半天小鳥,又拿出手機,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他不禁問道︰“肖大師,您在看什麼?”

    肖宸說︰“我在搜131小隊。”

    被全員帶離現場後,直播小隊便被灰溜溜的塞到了保衛處,現在應該正被批評教育呢。

    聞言,徐老爺子精神一凜︰“噢,那群年輕人。”

    他哼了兩聲,滿心不忿︰“將道法當做博人眼球的工具。現在好了吧,反噬。”

    直播間突然斷掉,又是在那種靈異地點,自然引起了軒然大波。

    131小隊的官博下,擠滿了前來湊熱鬧的人群。一半人在擔心小隊的安危,另一半人則對他們私闖學校博出位的方式表達了不滿,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見狀,徐老爺子冷哼一聲——他最見不得這些不將道法玄學放在眼里的人了。

    看肖宸似乎在瀏覽對方的微.博,徐老爺子不由精神一振︰“肖大師,您也覺得那什麼直播很過分吧!竟然將這種事擺在了大庭廣眾之下……”

    肖宸點了點頭。

    他翻找微.博的同時,徐老爺子的抱怨聲也沒有停止;內容從“不尊重道法”,一路滑向了“輿論對社會的危害”……

    見肖宸一直在翻找著什麼,徐老爺子聲音一頓︰“所以他們早該被封了……您在看什麼?”

    肖宸抬起頭︰“在等他們轉發我的微.博。”

    徐老爺子︰“……”

    見身旁人一臉尷尬,肖宸補充說明︰“做推廣。”

    寵物店粉絲實在太少,周邊又沒什麼龐大的市場。想要把捕鼠生意做大做強,還是要將目光投向全國……

    小鸚鵡突覺屁股一涼。抖了抖為數不多的絨毛,它眼神變得十分狐疑。

    徐老爺子尷尬的目光中,肖宸終于翻到什麼,動作一頓。

    131小隊應該還沒被從保衛處放出來,所以微.博一直沒更新。為了探尋他們失蹤的秘密,有好事者,正拿著錄屏反復探查……

    身為直播小隊視頻里唯一出現的路人,肖宸成了眾人矚目的中心。

    131小隊先入為主,將他當做了寵物博主,網友們卻沒這麼好糊弄。

    眾人拾柴火焰高。經過大浪淘沙般的排查,幾乎所有寵物博主,都被拿來和視頻中看不清五官的肖宸進行對比——結果,並沒有這麼一號人物!

    一時間,眾說紛壇。有人說131小隊真的撞上了鬼,有人說那失蹤案,就和直播間里的“路人”有關……

    看著屏幕上關于自己的種種猜測,肖宸不由擦了擦額間的汗水。

    “失蹤案應該要公布結果了吧。”收起手機,肖宸強迫自己別去多想。照片在網上火了,即使因光線不清晰並看不清五官,也讓他有些不適應。

    “是的。”徐老爺子點點頭︰“警方正在調查,會連夜通報。”

    不知他們會找什麼理由。不過肖宸倒是松了口氣——只要直播間那群人出來,配合警方的通報,自己的嫌疑,自然就會被洗清。

    只希望到時候,網友們能忘了直播間里這個亂入的路人……

    他們在後座聊天,孤身一人坐在前方的徐家小輩,倒是完全輕松不下來。

    滿頭冷汗的看著窗外的白澤,又確認對方一直在望著肖宸,徐家小輩一時思緒混亂,理都理不清。

    不多時,車終于停在了徐家大門前。一行人下了車,車後面還跟了只白澤。

    眼見白澤跟著這人出去,又跟著這人回來,徐家眾人紛紛露出復雜的表情。

    走在隊伍最末,徐家小輩的表情最難以言喻。見眾人反應都和自己差不多,他像找到親人一樣,脫離隊伍朝眾人奔去,似乎有很多話想說……

    “肖大師。”時鐘指向九點。天色已晚,徐老爺子實在不好意思繼續談論白澤的去處,只得撓撓臉︰“這麼晚了,我給您安排間屋子,您先去休息吧。”

    肖宸還沒來得及說話,龔世昌倒是不樂意了︰“老徐,你這就有點兒不夠意思了哈。”

    他跟人跑來跑去這麼久,還幫著驅邪,就是為了見識肖宸的本事。

    終于守到機會,還沒反應過來就又得等到明天,龔世昌顯然不太願意。

    “讓這小兄弟先看看你那些陣法唄。”他咂咂嘴︰“即使只是先規劃一下,之後改起來也方便些嘛……”

    身為陣法大師,難得踫上同類型人才,龔世昌只想先探查對方在陣法上的造詣。

    見肖宸腳步微頓,似在思考,龔世昌補充道︰“徐老頭的報酬我不管。今晚你能研究出一個,我就追加十萬。”

    至今不相信聚氣陣法是肖宸一個人改好的,龔世昌甚至沒指望他修改,只用了“研究”這個詞。

    十萬,當做見證對方本事的門票,龔世昌覺得值了。

    見狀,肖宸眼眸卻略微睜大。

    徐老爺子的眼楮也瞬間瞪大︰“龔世昌,你認真的?”

    “怎麼?”龔世昌一臉奇怪。他不知道肖宸改起陣法來有多迅猛,還以為對方要花大力氣規劃呢︰“我是那種隨便的人嗎?”

    說話間,幾人已經邁進了大廳。卷軸依舊擺在紅木桌上,同來時一樣,至少有好幾百卷。

    龔世昌背著手,站在一旁樂呵呵道︰“去吧小兄弟,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肖宸點點頭。放下裝貓的箱子,他搓搓手,毫不猶豫的打開其中一卷。

    龔世昌的目光饒有興趣,落在肖宸身上。徐老爺子臉色微沉,還在勸身旁人︰“你會後悔的……”

    目送青年拉開一張卷軸,又取了只毛筆,龔大師還沒意識到不對,依舊滿臉笑容的搖搖頭……

    一分鐘後,龔世昌腦門開始冒汗。

    三分鐘後,龔世昌表情大變,忙不迭叫道︰“停、停!”

    肖宸筆鋒一頓。雪獅趴在一旁守著青年,見狀也抬起頭。

    一人一獅表情一致,疑惑的望向龔世昌。

    龔世昌滿頭冷汗。

    還好他叫得快,肖宸還沒改幾張……

    打量了一下滿屋的卷軸,龔世昌咽了口唾沫。

    若是維持這個速度——自己明天,應該就會破產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