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巨巨排隊和我相親[星際]

26.贏了

    成越又穿回女裝, 只是這次將直發束起,兩鬢留了兩綹遮臉。

    他趕到賽場時已經進行到第三輪了,第一輪實時排名最高百分之七,第二輪百分之八點四, 不言而喻, 第二位無緣特席。

    由于特席坐前排, 其余人只能在後面看著, 下一輪就是費雪,她開著直播預熱。

    成越來時她瞄了一眼。

    酸了。

    小個子怎麼打扮都好看,而且會讓人升起保護欲。

    體型小就是吃香。

    費雪收回眼, 眼不見為淨。

    由于要充分體現大家水平,七人不約而同避開萊斯利,哪怕他最熱門,可是他比賽時長短,沒有主播發揮的場地。

    這場主播間的斗爭吸引不少目光,以至于有聯盟賽主播干脆放棄直播聯盟賽笑嘻嘻來直播他們。

    費雪百分之六點九,壓倒目前最高第一位。

    第五位百分之七點二。

    第六位柳南崔百分之三點四!

    不可否認主播間比賽進展到後期流量會變大,但柳南崔顯著拉開差距。

    以至于費雪見到柳南崔實時排名後臉色青紅。

    但很快恢復正常, 柳哥答應和她連號,他的流量就是她的流量呀。

    笑容重新出現在臉上。

    她看向成越, 他始終擺弄光腦,甚至不開直播進行預熱。

    那位特意跑來直播他們的主播提醒成越, “輪到你了, 決定你和柳南崔主播命運的時刻即將來臨, 你有什麼宣言嗎?”

    成越抬頭,勾唇笑,“竭盡全力。”

    主播一愣,居然還說成語,笑笑道︰“好!”

    成越公布他要直播的賽場,出人意料,他選擇二段。

    二段是十五歲到十八歲的半大小子,雖然很能看出未來潛力,但是比賽不夠激烈,所以成越前六位主播都選了四段。

    二段出現天才了?

    所有人都這麼想。

    成越不急不慢打開平台,給它即將開啟的直播間命名,#聯盟賽第一排,富豪和美女,預警!玩的就是心跳!#

    他聯系上阿查了,並且溝通了一下。

    既然大家對土豪感興趣,那就去看土豪的比賽。

    成越和一眾人現身阿查所在賽場。

    裁判就緒,成越吸氣,打開直播,臉上天衣無縫切換笑容。

    評論區評論紛紛。

    “來了,咕嘰獸加油!”

    “主播後面是二段?”

    “今天主播們了,第一排的直播都只講解一場就關,有人跟我說說嗎?”

    ……

    成越等到裁判宣讀賽者信息前,說道︰

    “歡迎大家收看我的直播,我是主播成越。

    “源于富豪對我的喜歡,你們對我的喜歡,內心十分感動。

    “我也非常喜歡你們,鑒于你們也喜歡富豪,所以干脆給大家直播富豪的比賽,讓我們共同沉浸愛的海洋!”

    嘴上酸不拉幾的話,成越卻是一臉正經與感謝,甚至鞠了個躬。

    費雪等人,“……”

    自戀了!

    評論區。

    “我那自信不張揚的咕嘰獸呢……”

    “愛、愛的海洋?和富豪可以,主播和其他觀眾免了。”

    “美女是指主播嗎?像是有故事,蹲。”

    ……

    成越不去看著一切,他抬頭望向裁判,裁判正在宣讀信息。

    “三百四十一號賽場,聯盟賽初賽第三十七輪……斯諾中學卡特查,上屆聯盟賽二段第三十七名,宣言︰往前走,還有更好的自己。”

    裁判說完,成越立馬說︰“裁判現在說的就是富豪,年輕帥氣小伙子,上屆聯盟賽他才十六歲,第一次參加,但取得了二段三十七名的好名次,並且家境優渥,我們不得不感嘆——”

    成越正襟危坐道︰“有錢人眼光就是好,能從芸芸主播中發現閃亮的我,並一擲千金。

    “讓我們為他優秀眼光鼓鼓掌,這個掌聲,不僅夸贊他的眼光,也是對你們自己眼光的贊許,對主播我的贊許!”

    說完成越帶頭鼓掌,表情端莊,配上高束的頭發,像校長演講過後的呆女學霸。

    成越說話期間裁判已經說完另一位賽者信息,阿查和他的對手登台。

    而阿查一上來就望向觀眾席,目光和成越對上。

    成越沖他露出完美的微笑,阿查一愣,臉慢慢漲紅,揚唇沖成越微笑。

    然後羞澀地說︰“之前觀賽人少,听朋友說攢人品能帶來好運,隨機打賞一位主播。”

    阿查燦爛笑,掃過底下圍觀主播競爭賽來的人,“沒想到真的有用,我會好好表現的!”

    少年朝氣蓬勃,質樸無邪。

    成越因鼓掌而交握的手解開,自然笑道︰“一體衣雖然看著丑,但還是值得購買,在場館坐著手心沒有衣物遮蓋,手冷,拍拍手果然好多了,孩兒們我們剛剛說到哪了?”完全不受阿查“坦白”的影響。

    邊說成越邊指尖飛舞。

    評論區。

    “打臉太快,差點沒反應過來。哈哈哈。”

    “說到鼓掌保暖,咕嘰獸我捶桌保暖以示敬意,哈哈哈哈——”

    “有人注意到嗎?標題里的富豪被改成土豪了,主播有本事堅持原來的名字啊!偷偷改標題算什麼本事!卡特查才不土,你這是報復,哈哈。”

    “剛進來,咋回事,大家在笑什麼?”

    ……

    成越親自下場對不明所以的觀眾強行解釋,“台上卡特查選手不喜歡觀眾席太冷,本直播間都是好孩子,哪怕卡特查听不到也努力歡呼,體現人與人之間的溫暖。”

    隨後沖著電子球露出神秘微笑。

    是央求的笑?還是脅迫的笑?

    評論區。

    “是的,沒錯,咕嘰獸說得對,而且這樣咕嘰獸也不冷了,哈哈哈,我們都是好孩子。”

    “觀看歷史直播有驚喜。”

    “居然是二段賽,想看四段的,主播為什麼不去直播萊斯利?”

    “唔,這個主播有點面熟,論壇里萊斯利懷里那張臉和主播的臉有點像呀。”

    ……

    不提台下直播如何,簡單配合完成越的表演,阿查全身心投入接下來的比賽。

    根據武甲守則,未成年人的武甲體型較成年人武甲小巧,看慣了成年人武甲,眼前一看就知道小孩比賽。

    但哪怕這樣觀眾們也是很認真看待比賽,只是有了成越後——

    “卡特查給了他對手一個可愛的小巴掌,對手翻個跟頭,放屁借助反沖力穩住,揮著小胳膊小腿勢必要揍回去……”

    “……雙方糾纏,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進展平衡,體現孩子們不吃虧也不欺負人的實誠心態——待會,卡特查壞壞了,他給他對手一記連環踢,踢完立馬拉開距離,對手爬起來欲追,腳下一滑摔倒了。”

    評論區。

    “不能直視比賽了……但還是想看下去!”

    “我哈哈哈哈哈,放屁是認真的嗎?發明森羅沖的人要哭了。”

    “土吟術被簡化成摔倒,在二段中這可是亮點呀!”

    “雖然咕嘰獸講得很粗糙,可是好生動,而且好有喜感。”

    “不行了,不能我一個人肚子疼,我要叫我朋友來看,哈哈哈哈——”

    成越始終用他的話講解比賽,武甲招式那麼多,他哪能短時期學完,那是積年累月的功夫。

    要想突出,只能反其道而行之。

    他的身旁有真觀眾看著他,被成越的魔性講解打敗,眼神欲言又止。

    柳南崔對于成越的直播是不屑的,因為這算不上對聯盟賽的直播,純粹借場合逗觀眾開心,可是成越的在線人數不斷升高,證明觀眾喜歡。

    費雪咬唇道︰“百分之六點六了。”這個數據超過她了,就是不知道還會不會上升,超過柳南崔。

    她一肚子悶氣,一點也不想承認成越的直播比吸引人。

    郁悶跺腳。

    而成越,突然停止講解。

    評論區。

    “咕嘰獸怎麼突然不說了?”

    “繼續呀!”

    “怎麼回事?”

    ……

    成越特直白,“沒意思,口干舌燥,土豪看都不看我一眼,還不如看你們評論。”

    嘴上這麼說著,成越卻沒有將電子球拍攝範圍更多的落在自己身上,仍舊拍攝賽台。

    評論區瞬間爆炸,無數條評論。

    “咕嘰獸太頑皮了。”

    “比賽完土豪就看你了,小美女,繼續繼續~”

    “不要停!笑到一半停下來對胃不好主播你知不知道!”

    ……

    成越撇嘴,“可是口干了怎麼辦?”

    評論區。

    “喝水喝水。”

    “喝,喝完繼續。”

    ……

    成越嘆氣,“口干可以喝水解決,但觀眾少怎麼辦呢?還以為不走尋常路的直播能吸引很多人,成績卻一般般。沒激情了,你們的主播心涼了。”

    評論區。

    “那就繼續講呀!會吸引人進來的!”

    “今天咕嘰獸怎麼啦,好了好了,我去叫幾個朋友來。”

    “直接把主播的直播掛論壇上就好了,還可以推薦給森旭……”

    ……

    成越看著評論區道︰“別這樣,這會讓我難為情。雖然我足夠優秀,但你們大肆宣揚會讓我早早成名,而太出名我就沒有進步空間了,做人還是要給自己一點余地。”

    他指向賽台,“十六七歲能和二十六歲一樣嗎?他年輕,要走的路還遠,所以才要告誡往前走,前面有更好的自己。我不行,就快人生巔峰了,真走上去以後就只有下坡路了。”惆悵的口氣。

    不過成越又咂嘴,“但好心不能拒絕,既然你們想為我做點什麼,我就不說什麼了。”隨後一副溫柔的樣子笑。

    評論區。

    “什麼時候才能像主播一樣優秀,自夸不帶臉紅,哈哈哈。”

    “笑死我了,好奇以後什麼樣的男人能駕馭住主播,這麼優秀豈不是要大佬才能降服。”

    “前面那位,說準了,咕嘰獸和萊斯利好像有關系……”

    ……

    在線人數持續上升,成越停了一會又開始講比賽了。

    幾分鐘後,“柳哥——”費雪艱難吐詞。

    成越在線排名只差柳南崔零點一個百分點了,看趨勢還會超越。

    柳南崔僵硬道︰“這樣的直播風格只會讓人嘲笑。”他沒有修飾他的話。

    的確,成越如今的表現就是厚臉皮,不謙虛、不正經。

    裝瘋賣傻。

    奈何觀眾喜歡。

    費雪還沒來得及回復柳南崔,成越排名已經和柳南崔持平了,而比賽還沒結束。

    成越︰“我用我的慧眼看出卡特查會以火圖枷鎖結束這場比賽,獲取勝利。”

    評論區。

    “哇,原來主播還是知道招式的,鼓掌。”

    “突然正經不適應。”

    “哪里看出來的?”

    “二段賽不太可能吧?三段賽都沒幾個人會。”

    ……

    而台上,正如成越所言,阿查駕駛他的武甲,跳躍、虛幻成影,殘影構出火圖。

    正是火圖枷鎖!

    酷炫又夾持強大威力的招式令人震撼。

    對方的武甲被束縛,無法掙扎。

    評論區。

    “星際神呀!”

    “二段賽出現火圖枷鎖,目測卡特查要火。”

    “本以為咕嘰獸帶我們看小孩子玩,結果藏著這麼大的驚喜!跟著咕嘰獸看比賽不會錯!那麼問題來了,到底是卡特查厲害還是咕嘰獸厲害?”

    ……

    成越眼底倒映台上武甲,阿查的火圖枷鎖雖然很漂亮,和星艦上的表演一比差太遠了。

    即便這樣,拋去速度帶來的差距,台上稚嫩的走位漸漸和腦海中的畫面重合,當招式進行到最後一個大跳,成越微抬下巴,下一瞬宣判——

    “比賽結束。”一改不正經口吻,穩重無情。

    同時卡特查駕駛的武甲大跳至被束縛的武甲面前,如同從天而降的王者,做最後的收割。

    比賽結束。

    卡特查勝!

    現場歡呼,結尾很精彩。

    那可是完整版的火圖枷鎖!誰能想到在二段賽中欣賞!

    直播主播競賽的主播沒有沉浸在喧嚷、興奮的氛圍,他擠到成越身邊,笑道︰“成越主播覺得自己表現怎麼樣?”

    成越看向他,堅定道︰“我贏了。”

    不然他會采訪柳南崔而不是他。

    隨後看向賽台,輕松道︰“我的孩兒也贏了。”

    台上阿查從武甲上下來,沖成越所在方向微笑。

    仿佛感應到卡特查的微笑,成越突然昂首,身子依向身後,伸直雙腿,雙手慵散地搭在腿上,回應卡特查,微微笑。

    黑眸黑發白皮膚的少女,雙腿自然伸直雙□□疊,自信的微笑——

    男人美起來沒女人的事,女人帥起來同樣沒男人的事,此時此刻兩種魅力同時出現在成越身上。

    邪魅?迷人?沒有詞可以形容。

    站在成越身旁的主播一時啞然,心突了一下。

    明明剛才直播不是這樣,突然就,容顏很吸引人。

    評論區。

    “真的在玩心跳,我的心現在就砰砰跳,這樣子的咕嘰獸好帥。”

    “呼呼怪打賞主播一顆芳心。”

    “要要流鼻血了,怎麼可以笑得這麼好看,看一百年不會膩。”

    ……

    柳南崔面色陰沉,靜默不語。

    而另一邊,擔心成越的洛倫佐一直關注著直播,他不似其他觀眾被成越突如其來綻放的魅力誘惑到,看著成越夾緊的腿,反而低喃︰“成越不會來了吧?”

    孕者沒有女性的月經,但他們有類似月經的東西,叫孕經,這玩意根據孕者體質不同周期不同。

    而外人眼里綻放自信笑容的成越內心咆哮,一股熱流突然沖擊底褲,大庭廣眾之下,他該怎麼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