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家駙馬是祥瑞

33.第三十三章、賭資

    天香賭坊, 京城最大的賭坊之一。即使是忙碌的白日里, 這里也是人滿為患。

    一個身著短裰的俊秀小廝拼了命的往里擠,愣是沒擠進去。

    “誰踩了我的腳了。”

    “呸,手往哪里摸呢!”

    ......

    人群里不時傳來幾道吼聲。

    有人在一旁高談闊論著︰“據可靠消息,如今駙馬爺已經不能人事了,否則擱著哪一個正常男人, 守著個如花似玉的女人能不動心的?又不是什麼柳下惠的......”

    此話一出, 人群頓時就熱鬧開來了,如今還未成婚就被克的不能人事了, 這成了婚離死還遠嗎?

    那鐵定是不遠的呀!如今只怕都是半截身子入土了吧!

    “我壓十兩,死!”

    “我壓一百兩, 死!”

    “我壓一千兩, 死!”

    紅蕊被激動的人群給擠到了外邊,嘟著嘴生悶氣。祁 墑嗆煤玫腦誄エ 韝 鉲拍兀 蒝\芩 模 蚨辜浠雇低到   賴鬧庾癰粵艘話 還狡辯說是老鼠啃的。

    禍害遺千年, 饒是這些個賭鬼都死絕了。祥瑞也不可能會死的!哼!

    有個小眼楮的男人瞧著紅蕊的樣子便湊了過來道︰“小兄弟, 要不要幫忙啊?如今這賠率都快到一比二十了。要不我幫小兄弟去下注,你看著給點喝酒錢就行。”

    紅蕊瞪了他一眼的, “公子我自有辦法!”

    “我壓三萬兩!”紅蕊從懷中掏出一疊子銀票,這一嗓子出去, 人群里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又自覺給紅蕊讓開了一條道來。

    紅蕊老神在在的緩步走到近前, 直接將銀票拍在生的那邊, 然後定定的瞧著目瞪口呆的老板,笑道︰“不知道老板可有這個膽量收啊?”

    老板眼珠子一轉,嘿嘿的笑道︰“開門做生意的,區區三萬兩我天香坊還未放在眼里,買定離手,不知公子可確定啊?”

    紅蕊將按在銀票上的手給縮了回去,“那就好。等開注之日我再來,到時候希望老板也如今晚收錢一般,能笑著將我贏的錢悉數都給我。”

    老板吩咐手下去拿了憑證,又簽字畫押然後恭敬的遞了過去,“那是自然,開門做生意那講究的就是一個誠字。我天香賭坊在京中屹立多年,小兄弟就放心便是。”

    紅蕊轉身離開的時候,還听到後面有人在議論,“居然有人覺得祥瑞會生?難不成我剛才下錯了。”

    “難不成有什麼內幕?”

    小二在一旁催促道︰“要下的趕緊下了啊,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出了天香賭坊,紅蕊便察覺到身後有人跟著了,于是故意走的很慢,在街上閑逛了起來,趁著身後的人不注意,閃身往一旁的小巷子里藏去。

    “咦?剛才還在這里呢?人呢?”男人朝著巷子里看了看,發現沒人轉身便要去別處尋。誰知才一轉身,一道利刃就抵在了脖頸上,冰涼的刀鋒讓他渾身都都抖了起來,閉著眼求饒道︰“女俠饒命啊。”

    紅蕊威脅似的將刀緩緩的從他的脖子處滑至襠部,“說,你怎麼知道我是女扮男裝的?”

    年輕男人哭喪著臉道︰“姑奶奶,您就行行好,饒了小的吧。我只是按著東家的吩咐,悄悄的跟在您的身後,看看您到底是何身份?”

    說完又討好似的道︰“姐姐生的俊俏,又有些脂粉香氣,甭說是我們東家那老狐狸了,明顯人一看便知道您是女子的。”

    紅蕊有些挫敗,早上出門的時候她還對著銅鏡,自詡裝扮的毫無破綻呢。

    想著又在那人的腿彎處踢了一腳道︰“回去告訴你們東家,別動那歪心思,有些人不是他想動就能動的。順便告訴他,等日子一到我就去拿錢,若是敢少了半分,天皇老子也保不了他。”

    年輕男子瞧著刀鋒劃過臉頰,一縷頭發便自半空飄下,嚇得□□處一涼,頓時就癱軟在了地上。

    紅蕊啐了一口,就這膽識也敢出來混?才將出了巷子口,就踫到抱臂斜倚在牆壁上的韓曜,韓曜的神情放松,“都解決了?”

    紅蕊說的頗為豪氣,“都是小魚小蝦罷了,不費事。咦?你們在這兒?不會是在跟蹤我吧?”

    韓曜暗自想,這丫頭還真敢想,想他堂堂金吾衛的統領,會閑到跟蹤個小丫鬟嗎?他也只是剛才瞧見有人跟在她身後,有些擔心便悄悄的跟上了。

    畢竟他雖然跟長公主有緣無分,但好歹也算是有過交情的,能幫便幫吧,也就是順手的事。

    “你有錢嘛?”紅蕊一臉奸笑的湊了過去。韓曜一垂眸就對上了紅蕊的水汪汪的大眼楮,眼楮里都是些狡黠的味道,嚇的他往後退了幾步。

    韓曜下意識的捂了捂錢袋子,“你要錢做什麼?”

    紅蕊撇了撇嘴,“你荷包里那點錢我才不稀罕呢?我問的是你總共有多少積蓄?”

    那可是他積攢著娶媳婦的錢兒,輕易可動不得的。雖說他是金吾衛的統領,皇上跟前的紅人,那要娶個像樣的媳婦還得花不少錢呢?

    紅蕊笑嘻嘻的踮著腳一把摟過韓曜的肩膀,“我這可是有個發財的門路,你願不願意干?我告訴你,只此一回,回頭錯過再想要可都沒了啊?我也是瞧在你素日里對我家主子還算用心的份上,才想著帶你分一杯羹的。”

    “你還有這門路?”韓曜將信將疑。

    紅蕊一股腦兒將夏雲蘿的打算告訴了韓曜,直听的韓曜目瞪口呆。

    紅蕊用肩膀搗了搗韓曜,“怎麼樣?心動嗎?”

    韓曜點了點頭,跟著長公主後面,應該不會吃虧的吧,“那你等我一會兒,我回府取銀子去。”

    紅蕊自然也跟著去了,瞧著韓曜寶貝似的依依不舍的捧著個匣子出來,紅蕊嗤之以鼻,瞧這出息?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要搶走他們韓家幾代單傳的兒子呢。

    紅蕊奪過了匣子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等著在家收錢吧?”

    韓曜悵然若失,總覺得自己的媳婦兒眼瞅著就沒了,“紅蕊姑娘,你就不給我個字據啥的嗎?”

    紅蕊回過頭來,笑的一臉燦爛,“咱們什麼關系,若是這回虧了本,我給你做老婆就是。”

    韓曜紅著臉在門口立了很久,才傻樂著進去了。如此一看,這買賣他怎麼也是不虧的。

    ......

    夏雲蘿正在樹蔭下逗弄著元寶,元寶因著前些日子進補太過的緣故,肚子愈發的圓滾起來,摸上去軟軟的,柔柔的。

    祁 曜攀至 諞慌裕 桓庇雜種溝難印br />
    “又沒人捂著你的嘴巴,有話便說就是,況且你整日里不是總自詡是府里的主子嘛,主子在自家還有什麼是不能干的?”夏雲蘿一瞧他那樣子,心里便有了幾分猜測。

    祁 底蘊酒 靶鄣閉媸切奶鬯飧雒妹茫  潘扛鱸碌餒郝唬 際橋扇酥苯鈾偷攪嗽坡艿氖稚希  菊獾掛參蘅珊穹牽 皇薔┬腥飼楦叢櫻 餃綻錟衙庥懈  此屯摹6道錈磺  攀敵男櫚幕擰br />
    “雲蘿,前幾日同僚才請了喝酒,我作為駙馬爺也不能總佔別人的便宜,傳出去也不好听,是不是?我想著還是要回請的,可是.......”

    元寶舒服的打著呼嚕,雙眼眯成了一條線,听到祁 乃禱吧  鶩房戳艘謊郟 痔閃嘶厝ャO槿鷲媸強閃 。 乩聰胍 裁純啥際怯腥慫藕蠔玫摹br />
    “還真是不湊巧呢,今兒一大早我就讓紅蕊和綠枝拿著銀票去下注了。如今咱們府里可就剩下個空架子了,你要是實在想用錢,去我妝台上隨便撿個簪子拿去當了,應應急。”

    祁 齟罅搜劬Γ  艫鞫幾 思阜鄭 霸坡埽 愫問毖N岫牟┐模空飪剎皇歉齪孟骯擼 羰欽慈舊狹耍 強墑且 慵業床模 憔腿絛目醋盼液馱勖塹暮 勇端藿滯罰 亟制蛺致穡俊br />
    說道最後還帶了幾分惶恐的哽咽之意。

    夏雲蘿瞥了他一眼,有何大驚小怪的,饒是這次全賠了,也不至于會留宿街頭吧?她可是大夏朝的永寧長公主呢。

    她就是不滿京中之人好事,居然敢拿祁  模 膊磺魄撲飧齔エ 魍 獠煌 狻br />
    如此更好,她也不必顧及,趁機好好撈上一筆,也算是給祥瑞出出氣。

    “放心好了,我自有主張,定不會讓你露宿街頭的。”夏雲蘿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祁 讀稅 歟 畔肫鵠湊祿姑話炷兀坑職檔藍際且患胰耍 餉創蟺氖戮尤灰膊皇孿雀塘肯隆br />
    听雲蘿先前的口氣,難不成真的將全部家底給投出去了?

    真是個敗家娘們。

    祁 底宰聊к牛 Π刪團齙交乩吹暮烊錆吐討Γ 烊錆蓯切朔艿牡潰骸版飴硪  鋈Ш兀俊br />
    祁 帕艘簧br />
    紅蕊又道︰“駙馬爺,你是不知道啊,最近京城的賭坊那生意可了不得,人山人海的。要不是我掏出了三萬兩銀票,憑我一個弱女子哪里能擠得進去呢。現在的賠率都到一比二十了。要是駙馬爺您活的好好的,咱們就等著在家數錢了呢。”

    祁 偈崩戳司 瘢  哦飼納實潰骸霸坡艿降啄昧碩嗌僨 鋈Х耍俊br />
    紅蕊嘟囔著嘴道︰“也沒多少吧。京城中但凡有點規模的賭坊都下了注,總共也就十數萬兩吧。也就玩玩而已,算不得什麼的?”

    果然有其主就有其僕,居然連出了多少銀子都不知道,這像話嗎?

    轉而又一想,最近這段時日還是老實在府里待著吧,只要他好好的活著,那就是給府里賺錢了,也算是給未來的孩子攢了點家底。

    紅蕊瞧著皺著眉頭又折身回去的祁 潰骸版飴硪  閿植懷鋈Х稅。俊br />
    祁 檔潰 麼跛彩怯屑甘 蚣業鋇母緩懶耍 蹩汕嵋自諭饌紛叨 兀/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