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23.第 23 章

    葉青瑜並沒有看錯, 剛才沈斂池沖破守衛時用的身法,確實是她葉家最為精妙的身法,決不能外傳的一種。

    她知道葉符想要收沈斂池作弟子, 但葉青瑜也並不覺得, 葉符會把葉家身法傳給他, 葉青瑜頓了頓, 問沈斂池︰“你是從哪里得來這身法的。”

    沈斂池看著葉青瑜眼中的冷淡, 心里驟然刺痛起來,他深吸一口氣, 想說是剛才看她帶自己出來時, 他看出來的,但沈斂池也知道自己不應該記下來,無論如何, 這都是他的過錯。

    沈斂池並不後悔自己一時情急用了這身法, 但此刻見葉青瑜臉上的漠然, 他還是有了種苦澀的感覺, 沈斂池頓了頓,還是艱難的將事實說了出口。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 葉青瑜臉上的神色緩和了幾分, 她看著他, 臉上並不其它表情, 語氣中卻帶了一絲歉意。

    葉青瑜道︰“抱歉, 是我誤會了。”

    沈斂池愣了愣, 他搖了搖頭, 見葉青瑜並沒有怪他,心中詫異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葉青瑜見到他臉上錯愕,眼神卻落在了他手中的乘風劍之上,也算是解釋道︰“你以後會是大伯的弟子,而大伯只收一個弟子,這樣說來,你勉強也算是半個葉家人。”

    葉青瑜眼神重新落到了沈斂池身上,她道︰“既然如此,這葉家身法你也是可以學的,況且這是你自己悟出來的,不算偷學,只要不是偷學,便無大礙。”

    沈斂池听了這話,驚訝的睜大了眼,因為葉青瑜口中的半個葉家人的身份。

    他知道等他成了葉符的弟子後,葉青瑜會對他態度溫和許多,卻沒有想到,葉青瑜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看重葉符的弟子,會直接把他當做半個葉家人。

    這一瞬,沈斂池頓時有了不一樣的感覺,他突然慶幸起臨行前,葉符已經有些松動的態度,這讓沈斂池此刻不至于如此坐立不安的享受著這個,不知道會不會落在他頭上的身份所帶來的好處。

    但此刻沈斂池的心還是有些飄忽落不到實處的,他太受寵若驚于葉青瑜此時對他的溫和,他想到了剛才在密道中,葉青瑜幾次三番的相護,雖說不知道是不是有她認為他會是葉符弟子的緣由,但沈斂池心里還是不由自主的將這個視為了一個原因。

    沈斂池抿了抿唇,沒有再多說話,卻是比之前還要希望成為葉符的弟子。

    他想到了沉重林中葉符那已經下定了決心一般的神情,稍稍的安心起來。

    他會是葉符的弟子的。

    葉青瑜並不知沈斂池此刻心中的波動,她再次看了她一眼,心里帶有些驚訝。

    沒想到沈斂池的悟性這樣高,僅僅是這樣就悟出了一點葉家身法,雖說只是皮毛,但還是讓葉青瑜心生驚訝了。

    明白了這一切之後,葉青瑜就沒有再關注他,而是看向了兩側的守衛,見它們還是被自己抽出的紅絲擋在了外面,頓時沉下心,再一次恢復起靈力來。

    他們此刻依舊靠近著洞府,等到葉青瑜恢復好靈力之後,她先回洞府,扯下了足夠的紅紗,拿了一半給沈斂池,這才和他一同沿著密道往深處去。

    而有了這紅紗,所有的守衛確實不敢再接近她們,漸漸的,守衛也不再跟著他們,葉青瑜松了一口氣,打量了紅紗,見確實不能看出有什麼奇異的地方,便將這紅紗隨手塞進了儲物手鐲里。

    而一旁的沈斂池見狀,也將紅紗放進了儲物袋里,跟上葉青瑜的步伐。

    葉青瑜和沈斂池走了許久,這條密道也不知為何,竟然會如此的長,她和沈斂池一同走了三天三夜,才總算看到了盡頭。

    盡頭是一個密室,並不算大,里面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沈斂池見狀,不由皺眉,里面什麼也沒有,看不到出路,這和剛才在洞府里有什麼區別?

    走了這麼久,卻是一無所獲,沈斂池眼里有了一絲煩躁,不過他身側的葉青瑜臉上卻毫無沮喪,甚至眼眸都微亮了幾分。

    葉青瑜走進了密室,一刻也不遲疑,直直的朝著密室之中一塊石壁上走去,沈斂池見到,也朝那石壁望去,不過他卻未看出一點異樣。

    葉青瑜在石壁前停住腳步,忽然伸出手,緩緩的撫去石壁上的灰塵。

    而隨著灰塵被拂去,石壁上若隱若現的劃痕頓時清晰了幾分。

    這劃痕是一片葉子的形狀,這是葉家的標記,也就是說,這里曾有葉家人來過。

    來過這里的葉家人。

    葉青瑜緩緩吐出一口氣,直覺這人是葉家的祖先葉磣,想到這里,葉青瑜的心跳都不由加速了幾分。

    當年葉磣就是在這里得到了打通第十二條靈脈的機緣嗎?

    葉青瑜忽然在指尖逼出了一滴鮮血,滴進了這葉子形狀的劃痕之中,而葉青瑜的血一融進這劃痕里,整個劃痕頓時發亮起來,仿佛終于褪去了外表的污漬,露出了翠綠的顏色。

    與此同時,整個石壁也仿若活了過來,開始緩緩的流動,葉青瑜眼中沒有絲毫驚訝,反倒伸出一只手,緩緩的朝著石壁而去。

    而石壁此刻也如同水一般,葉青瑜的手輕而易舉就伸了進去,她微微抬眼,緩緩抬步走了進去,一旁正驚訝的看著一切的沈斂池,見狀也連忙進了石壁。

    等到兩人一同進去之後,整個石壁又再一次恢復了原狀,翠綠色的葉子也頓時暗淡下來,又變成了灰撲撲,一點也不起眼的刻痕。

    沈斂池進這個石壁的時候,已經做好了窒息的準備,卻不想這石壁如此的薄,他只是剛剛踏進來,眼前就驟然明亮。

    沈斂池先是找葉青瑜的身影,見她就在他一旁,平安無事,這才松了一口氣,開始打量起四周來。

    他們此刻身在一個巨大房間中,不過並不能看見門和窗戶,還是找不到出去的路。

    但此刻沈斂池也忘記了要出去這回事,他愕然的看著房間里放著的一切,遲遲回不過神來。

    房間里一座堆成了小山的靈石,粗粗看去,至少都是上品,極品也是數不勝數,還有各式各樣的法寶,全被隨意的擺在了地上,甚至沈斂池還看見了好幾把不輸給乘風劍的靈劍,這些靈劍也亂放在地上,絲毫感受不到對其的珍視。

    沈斂池吸了一口氣,還未等他回過神來,卻又被另一邊所擺放著的東西所吸引。

    那是一座黑色的石頭堆成的山,每個石頭如同靈石一般的大小,都泛著幽幽的黑光,石頭里面透亮,如同有黑色的液體流動一般,神秘莫測。

    沈斂池的心神頓時被這黑色的石頭山吸引住了,他隱隱感覺到了這上面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一種極其詭異的力量,沈斂池的心跳凝滯了一瞬,直直的看著這黑色石頭,完全移不開目光。

    而正當他不由自主的想朝著這黑色石頭走去的時候,余光卻瞥見一道青色的身影先他一步站在了石頭山面前,沈斂池見到葉青瑜,總算是回過神來。

    他也上前,站在了葉青瑜身旁,按捺住想要摸一下這黑石的情緒,問葉青瑜︰

    “師姐,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葉青瑜並沒有開口,而是忽然伸手拿了一塊石頭下來,黑色幽暗的石頭躺在葉青瑜白皙的手心上,更顯出了一種魅力,沈斂池看著,咬了咬牙,再一次克制住想要觸踫這石頭的心情,等著葉青瑜的回答。

    而葉青瑜也終于出聲了,卻不同于沈斂池如此想要這黑石,葉青瑜手心微攏,用了一點靈氣,這黑石就被她一下子捏碎,里面的液體也未來得及接觸葉青瑜的手心就蒸發掉了,不留一絲痕跡。

    沈斂池一愣,耳側頓時響起了葉青瑜冷漠至極的聲音,只听見她道︰“這是魔石,是魔域里的東西,如同我們的靈石一般。”

    葉青瑜的視線落在了這座黑石做成的山上,表情涼薄到了極致,沈斂池從未見葉青瑜有這樣情緒外露的時候,即使是他,也明顯的看出了她對這魔石的厭惡。

    不過未等他疑惑多久,就又听見葉青瑜開口了,她閉上了眼,聲音里帶了說不出的情緒。

    “十幾年前,魔域的修士破開無盡山脈來靈域里大肆屠殺的時候,靈域里沒有能給他們恢復的魔氣,他們就帶來了這魔石。”

    沈斂池看著葉青瑜,看見了她臉上比之前更盛的厭惡,而她清冷的聲音還在他的耳邊響起,一字一句,讓沈斂池听得清清楚楚。

    葉青瑜道︰“靈石是靈氣的結晶,而這魔石一樣,是魔氣的結晶,那些魔修體內的魔氣用盡的時候,靠的就是這魔石來恢復,這才能殺了這麼多靈域中人。”

    ——才能引起了魔域和靈域的戰爭,讓葉家人前往無盡山脈抵抗,讓她的父母,永遠的留下了無盡山脈。

    這一句話,葉青瑜沒有說出口,但沈斂池此刻卻詭異的有所察覺,他愣愣的看著葉青瑜,想起了自己私底下,曾經懷著一種隱秘不清的心思的時候,打听過的有關于她的事。

    沈斂池知道是魔修殺了葉青瑜的父母,而如同靈域中抵抗外敵時被視為一體的一樣,魔修也被視為一體,魔修殺了葉青瑜的父母,她厭惡魔修,再正常不過。

    葉青瑜轉過身,不再看這些堆成山了的魔石,而是一步步朝著房間里放著的桌子那里走去,沈斂池想要跟上她,卻又忍不住回頭看了這些魔石一眼,那種致命的吸引力還在誘惑著他,讓沈斂池莫名的覺得,只要他輕輕伸出一只手,這些魔石里的力量就會爭先恐後的鑽進他體內。

    但葉青瑜方才的態度卻又像一盆冷水一般澆在了他頭上,讓他一瞬間清醒過來。

    沈斂池深吸一口氣,閉了閉眼,不再探尋這魔石。

    無論如何,他是靈域中人,是絕不會修魔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