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

第102章 絕版搭檔•8

    江瀾和裴盛搭檔的行動, 是《絕版搭檔》的重點,也是最難拍攝的部分。

    這一部分耗時將近一月, 拍攝日常非常緊湊, 很多時候姜沅和凌霍拍完戲太晚,都干脆住在了易府這個片場。

    夜長夢多,江瀾和裴盛定好計劃便行動。

    她藏在裴盛的車中趁夜進入易府,在隱蔽的地下車庫下車。穿著緊身衣,身上藏著一把防身的槍。

    “三樓的監控已經被我更改設置,到書房給我信號。警報裝置關閉, 監控室很快就會發現, 他們有重啟權限,我最多為你爭取三分鐘時間, 自己把握。”

    “上次我從這里逃走, 易忠伯很有可能已經懷疑你。”江瀾的語氣同樣冷酷,將微型通訊器塞入耳中, “自己保重。”

    即便今天是生死攸關的搭檔, 兩人之間的□□味依然濃厚,說完便擦肩而過,分別走向不同方向。

    估計是做的虧心事太多,易忠伯很惜命, 平時出行永遠都是保鏢前呼後擁, 身邊從來沒有低于四個人過。

    易府外圍的防守非常嚴密, 固若金湯, 但主宅畢竟是易忠伯生活多年的地方, 里面並沒有那麼多人,上次江瀾的暴露使得易府的安保等級加強了,主宅里也多了不少巡邏、守衛的保鏢。

    江瀾一路躲避,慢慢向三樓移動。在二樓走廊差點撞上一隊巡邏的保鏢,她飛快閃身進入一間布草間,眼疾手快打暈因為她的闖入而要尖叫的佣人。

    一分鐘後,她穿著佣人的衣服,拿著清潔工具,半低著頭從布草間走出來。

    這身衣服給了她在易府里光明正大行走的便利,她穿過走廊轉上樓梯,遇到的保鏢眼楮都沒眨一下。

    三樓的格局與樓下截然不同,裴盛給她的地圖顯示易忠伯的書房在最深處的盡頭,只有唯一一條通道通過去。從姜沅現在所處的位置,至少要穿過一條筆直的二十米走廊才能到達。一路上沒有人把守,只有書房門口的兩個保鏢。

    江瀾一踏上走廊,就被看到了。

    易忠伯的書房平時叫人打掃都會提前通知,兩個保鏢看著江瀾的眼神有點懷疑。

    江瀾走過去,一個保鏢剛伸出手臂要攔,她抓住那只手臂猛地一拽,膝蓋狠狠砸向保鏢的肚子,然後在對方反應不過來時抓著他撞向牆。

    另一個保鏢見勢沖過來,江瀾三兩下將他打昏。

    干脆利落地解決掉兩個阻礙,她在無線通訊器中給凌霍發出信號︰“現在。”

    但她等了十秒,警報裝置的紅燈依然亮著,江瀾壓低聲音呼叫︰“裴盛?”

    依然沒有反應。

    江瀾緊張起來,再次呼叫。足足遲了三十秒,紅燈終于滅了,她迅速拿出自己專業的□□。

    虹膜無法通過人工仿造或復制識別,因此這種智能門鎖的安全性高于其他鎖具,但只要有鎖芯,就沒有撬不開的鎖。

    開鎖的過程並不容易,三分鐘的時間一秒一秒消逝,就在倒計時即將結束時——終于, 噠一聲——成功了。

    江瀾迅速將昏迷在地上的保鏢拖進書房,關上門。

    易忠伯的書房很大,江瀾徑直走向他的書桌,打開電腦。

    開機需要密碼,江瀾拿出一個形似p3的小玩意連接電腦,破解裝置迅速破解了密碼,並自動開始備份電腦文件。拷貝成功後江瀾拔下移動硬盤,全程花費不到三分鐘。

    江瀾大步走向書房門口,這時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漸漸漫上心頭。

    ——這次任務很順利,順利得,讓她覺得太過容易。

    第六感,或者叫直覺,讓江瀾察覺到什麼,她停下腳步,凝神听了幾秒,當機立斷後退,同時拔出槍對著門口。

    滴滴——智能門鎖響起聲音。

    易忠伯的書房猶如一個甕,只有門這一個出口,江瀾迅速藏到桌子後面,卻听到輕微的高跟鞋聲,走進書房。

    “瀾瀾。”江潔的聲音。

    江瀾握著槍,沒有出聲。

    “瀾瀾,出來吧,我看到你打暈保鏢進來的。”江潔見她遲遲不出,又道,“你再不出來,我就叫人了。”

    江瀾從桌子後站起來,警惕地向她舉著槍。

    “我不會傷害你的。”江潔向她走過來,江瀾沒動,槍也沒動,一直到江潔走到她跟前。“對不起,瀾瀾,是我一念之差,竟然給你下藥。我只是听說你是來搜集他的罪證,一時緊張,害怕你會害死他。”

    江瀾難以理解︰“他害得我們家破人亡,害死了爸爸和媽媽,害死了多少無辜的人,他罪有應得死不足惜,你竟然擔心他?”

    “我知道,我知道他罪有應得,我也恨他,但是他……他對我很好……”江潔有些踟躇和糾結,不知在說服江瀾還是自己。

    她知道自己有病,但她被抓到易忠伯身邊,為了活命也好,被強迫也好,所有的傷害和威脅,都在逼著她學會討好易忠伯。她跟了易忠伯十幾年,早就在這個漫長的時間里,在一次次的自我欺騙中,愛上了這個仇人。

    她知道自己有病,當那天江瀾告訴她會將易忠伯這個惡貫滿盈的人繩之以法,帶她走時,她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她不能讓易忠伯死。

    所以她驚慌失措,慌亂下給江瀾下藥。後來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差點害死江瀾,幸好江瀾逃走了。但之後她就被易忠伯軟禁起來,無法和外界聯絡。

    “我會勸他別再做毒品生意,他會听我的話……”

    她的猶豫和彷徨讓江瀾恨鐵不成鋼,听到最後更是憤怒︰“我看你是被他洗腦洗得昏了頭了!指望一個毒梟改邪歸正,你以為你是聖母瑪利亞嗎?就算他想金盆洗手,他手上沾的血,那些被毒品坑害的人,他的罪孽洗得清嗎?”

    就在這時, ——一聲,一顆子彈射穿門板飛進來。

    江瀾迅速將江潔拉到身後,邊向門開槍,邊在突突突突的掃射中迅速躲到一個掩體後。

    書房門直接被轟得稀爛,被人一腳踹開。

    江瀾沒時間思考究竟哪里出了問題,雙方火力懸殊,她出去馬上就會被掃成篩子。

    她一邊躲藏火力,一邊瞅準機會開槍,解決掉兩個沖進來的保鏢。

    她在通訊器中呼叫裴盛,彼端毫無回應。

    易忠伯的保鏢根本沒顧忌江潔的性命,但他們能不顧忌,江瀾卻不能。

    她一個人尚且有機會可以拼一把,現在帶著江潔頗受限制,好不容易拼死拼活頂著槍林彈雨干掉幾個保鏢,江潔被抓住,保鏢用槍指著她威脅江瀾。

    對峙片刻,江瀾不得不咬牙器械投降。

    -

    裴盛那邊。

    裴盛到易府不久,便被易忠伯差人叫到一間茶廳,一個茶女正在為易忠伯煮茶。

    “小裴啊。”易忠伯笑眯眯招呼他,親手為他斟了杯茶,“我可得好好謝謝你。多虧了你設置的安保系統,我家現在猶如銅牆鐵壁,前兩天有人想混進來暗算我,連門都沒進來,就□□掉了。”

    易忠伯最近大動作吞下了不少地盤,結仇甚多,想要他的命的人不計其數。

    易府的防衛猶如銅牆鐵壁,這種情況下江瀾還能逃出去,沒有內應是不可能的。這幾天易府一直在調查,雖然裴盛早做了安排查不到自己身上,但難保易忠伯會不會懷疑他。

    裴盛在易忠伯對面的蒲團坐下,面不改色接過茶杯︰“安保系統還不完善,上次讓那個小偷逃走了,我正在修復漏洞,以後回再加強防範。”

    “我這兒沒了你可是不行啊。”易忠伯看向他,交心道,“我這種人,刀口舔血過來的,外面多少人想要我的命,幸好有你,我才能高枕無憂。”

    “職責所在,易老不必客氣。”

    易忠伯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通訊起立傳來江瀾的聲音,但易忠伯就在這里,裴盛無法動手。他不動聲色地看手表。

    就在這時,有手下進來在易忠伯耳邊說了什麼,易忠伯點頭︰“去吧。”

    然後起身,笑眯眯對裴盛道︰“你在這里等我一會兒,喝茶。”

    易忠伯剛一離開茶廳,裴盛便起身,在茶女和門口保鏢的注視下,從容地走向里側衛生間。

    他反手關門,迅速拿出手機打開安保系統,輸入指紋關閉了警報裝置,並暫時切斷除他之外所有人的操作權限。

    做完這一切他便回到了茶廳,若無其事地喝茶。

    不超過三分鐘,監控室發現系統故障就會來稟報他,希望到時江瀾已經得手。

    一杯茶還沒喝完,樓上的槍聲傳來,裴盛手一頓,抬眸。

    他起身走向門口,保鏢欲攔︰“盛哥,易老讓你在這里等……”

    他顯然是提前得了易忠伯的吩咐看守裴盛,對裴盛仍恭敬有加,但沒等他把話說完,裴盛只用了一秒就卸掉他的槍,打開門走了出去。

    裴盛大步沖上三樓書房,走廊上沒人,書房的門關著,門板上全是槍洞破敗不堪。

    他舉起槍,緩緩推開門板,隨著門縫一點點開啟,江瀾的臉出現在視野中——她很是狼狽,被捆著手面朝門口跪在地上,一個保鏢站在她身後,槍口抵著她的頭。

    兩人面面相覷,裴盛沉默,江瀾對給他行了跪禮這件事顯然有點抵觸。

    書房里十幾個保鏢站在四周,有的端著機槍,有的持手槍,易忠伯好整以暇坐在書桌後面,江潔站在他身側。

    “小裴來了啊。”

    裴盛收起槍︰“听到槍聲,上來看看。”

    “正好,抓到了上次的小毛賊,交給你處置吧。”

    保鏢聞言收起槍走開,和其他人並排站在一起,全屋子的都看著裴盛。易忠伯別有深意地問︰“小裴,你是我請來保護我的安全的,這種小毛賊,你想怎麼處置?”

    暗示的意味很明顯,他已經猜到裴盛是江瀾的同伙,在逼他親手殺了江瀾。

    裴盛鎮定道︰“香港的量刑標準,我不了解;違法持有槍支,私闖民宅,盜竊,依照內地法律可判3到7年有期徒刑。”

    易忠伯哈哈大笑,從書桌後起身走過來︰“法律?我易忠伯的詞典里沒有這個詞,跟我作對的人,只有一個結局,就是死。”

    “有人告訴我,你對我有二心。我易忠伯,最恨背叛我的人。”他把裴盛握著槍的手抬起來,對著江瀾。

    一個保鏢用槍指著裴盛的頭。

    易忠伯站在一旁看著他們︰“殺了她,我就相信你的忠誠。”

    江瀾看著裴盛。

    現在人為刀俎他們為魚肉,老實講,緝毒畢竟是警察的事,裴盛只是和警方合作,沒必要為這事搭上性命,眼下這個狀況,為了自保,殺了她是最好的選擇。

    裴盛這個人很正,雖然江瀾平時很愛損他,但摸著良心講,裴盛是一個好人。

    比她更好人的好人。

    兩人對視著,裴盛的槍口抵著江瀾的眉心,誰都沒有說話。

    “我討厭被人拖後腿。”裴盛忽然說。

    “誰拖誰後腿還不一定呢。”江瀾說。

    兩人目光交匯。

    下一秒,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同時動作。

    裴盛的槍忽然抬起,砰砰砰向易忠伯的方向連開三槍;

    江瀾捆在背後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解開,猛地一下撲向裴盛身後的那個保鏢,奪他的槍。

    書房里頓時混戰成一團。

    易忠伯迅速被保鏢護在身後,帶著江潔往外撤,江潔叫著江瀾的名字,被易忠伯強行拖走。

    十幾個保鏢包圍,幾乎是死路一條,但江瀾和裴盛背對背,配合起來有如神助。

    兩個人槍法都很漂亮,一槍一個爆頭,混戰中裴盛對上三人有些不敵,江瀾剛干掉一個人,奪下對方的機槍突突突掃射過去,解救了他。

    江瀾對他得意挑眉,裴盛朝她開槍,崩了她背後想偷襲的人。

    兩個人都受了點傷,硬是以二敵十二干翻了一屋子的人,還沒松口氣,門外雜亂的腳步聲逼近,又有敵軍到達現場。

    裴盛扔掉已經彈夾空掉的□□,江瀾拋給他一把機槍,和他並肩站在一起,看著門口。

    “謝謝你剛才沒殺了我自保。”

    “不客氣。”

    “證據已經傳給龐sir,他們很快會來接應,希望你能活到那個時候。”

    “你也一樣。”

    停了一會兒。

    江瀾忽然說︰“其實你挺帥的。”

    裴盛看了她一眼︰“謝謝。”

    “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回一句你也很漂亮嗎?”

    “我不喜歡撒謊。”

    江瀾︰“……”敲你嗎!

    “哦,我就不一樣了,我這個人說的都是假話。”

    門被踹開,人都沒看清,江瀾和裴盛同時扣動扳機,面不改色地突突死了一大片。

    易忠伯家里別的沒有,保鏢最多,其中有幾個是裴盛的人,此時趕來支援。兩人殺出一條血路,追到正要逃走的易忠伯等人,兩方再次交火。

    這次交火實在慘烈,江瀾和裴盛畢竟寡不敵眾,很難佔到便宜。

    她身上的傷越來越多,裴盛也好不到哪兒去,幾個幫手很快便死在了交戰中,易忠伯被最後幾個保鏢護著離開主宅,向另一棟樓跑去。

    江瀾和裴盛追過去時,樓梯非常安靜,不見人影。

    敵在暗我在明,他們的處境非常不利,子彈也所剩無幾。

    江瀾和裴盛最終還是落了劣勢,子彈耗盡,徒手和保鏢搏斗,幾次遭遇鬼門關。

    兩個人都已經筋疲力竭,最後一個保鏢塊頭大尤其難打,裴盛不是對手,被摔了好幾下。江瀾跳起來一個剪刀腳絞了大塊頭的脖子,好不容易解決掉,她躺在地上大喘著氣,剛要嘲笑裴盛,裴盛忽然翻身而起抱住了她。與此同時砰地一下——一顆子彈從他背後射中。

    裴盛替她擋了一槍。

    江瀾驚愕地看著他從自己身上滑下去,她手心里都是他的血。

    易忠伯又扣動幾下扳機,但沒子彈了。

    江瀾大怒,突然爆發出一股力量沖上去與他搏斗。但江瀾已經是強弩之末,易忠伯卻一直被人保護著沒受傷,又從身上抽出一把藏起來的匕首。

    兩個人力量懸殊。

    江瀾邊爭奪邊與他廝打,手臂被劃傷,易忠伯趁機將她壓到地上,猛地揚手用力將刀通向她的心髒。

    江瀾本能反手攥住刀身,手心的血快速涌出,順著刀鋒滑下來。

    刀尖一寸一寸逼近,她的牙幾乎咬碎。

    就在刀尖刺破江瀾皮膚的剎那,江潔從地上爬起來,顫抖著手抓起一把槍。

    兩人都注意到了,易忠伯蠱惑道︰“小米,殺了她。”

    他知道自己一旦松手,便會被江瀾反擊,因此不敢松懈,用力將刀扎入江瀾的身體。

    江瀾的胸口已經有大片血彌漫出來,真怕昏了頭的江潔會被易忠伯左右,大喊︰“姐!”

    江潔死死咬著嘴唇,槍在她手中不停地抖動。

    “小米,開槍!”

    “姐,你真的要一錯再錯嗎?爸爸是怎麼死的,媽媽是怎麼死的,你都忘了嗎?要不是你把我藏進櫃子里,我根本活不到今天,現在,你要親手殺了我嗎?”

    江潔看著江瀾,目光中有什麼在涌動。

    最終,她低聲說了句︰“對不起……”

    然後閉上眼楮,朝易忠伯開了一槍。

    江潔捂著頭泣不成聲,江瀾馬上撲上去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背︰“沒事了,沒事了。”

    外面響起警笛,江瀾放開江潔,去探裴盛的鼻息。

    還好,還有氣。

    一陣陣腳步聲從樓梯傳來,震顫著火拼過後死寂一般的房子。

    最後一個鏡頭,是無聲的慢鏡頭。

    龐sir帶著一群人沖上來,檢查尸體的檢查尸體,抬擔架的抬擔架,警察和醫護人員各司其職。

    就在這個兵荒馬亂的無聲慢鏡頭中,忽然一陣有些遙遠的槍聲響起。

    江瀾目光劇變,猛地回頭。

    江潔跪在易忠伯的尸體前,拿槍對著自己太陽穴,緩緩倒下。

    -

    最後一個鏡頭磨了很久,換了幾種拍攝形式,衛國梁都不太滿意。

    最後這一版拍完,姜沅坐在他旁邊,一起看回放,整個片場都很安靜,等待著衛國梁發話。

    終于,一片安靜中,衛國梁的手從監視器後伸出來,比了個“ok”。

    “啊啊~~~”

    “終于殺青了!”

    現場歡呼一片。

    姜沅長舒一口氣,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打戲難拍,槍戰加肉搏的打戲更難拍,易府這段戲是重頭,拍了快一個月,每天不是火拼就是搏斗,她弄出不少淤傷,整個人腰酸背痛,累死了。

    凌霍補完特寫鏡頭,穿著滿是血的衣服走過來。

    他這個造型灰頭土臉滿身血污,但別有一種英雄的帥氣。

    姜沅想起戲中他幫自己擋槍的那一幕,雖然是劇本,但還是不可避免地心動呢。

    這段時間真的是忙得日夜顛倒,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算一算,好久都沒doi了。

    突然松懈下來,看著這個凌霍,姜沅就心癢癢了。

    她看著凌霍走過來,吹了聲流氓哨,調戲他。

    “凌老師,待會兒一起去買可樂嗎?”

    四周安靜了一瞬,下一秒哄堂大笑。

    姜沅厚著臉皮笑眯眯,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

    凌霍掃了眼笑噴的眾人,很沉穩地回答︰“好。”

    姜沅忍笑。

    他根本就不知道買可樂什麼意思。

    她沒來得及給凌霍科普,衛國梁把他叫過去說事了。

    姜沅先回化妝間換衣服。

    小胖跟著凌霍回到化妝間,手腳麻利地干著活兒,從鏡子里覷了眼凌霍,斟酌再三,還是決定為他解釋一下︰“凌老師,買可樂是一句網絡流行語,ake love的意思。”

    凌霍系扣子的動作微頓,捉摸不透的眼神掃向他。

    小胖笑得一臉憨厚。

    已經是深夜了,一天的拍攝下來大家都累極,衛國梁把殺青宴定在了翌日下午,放大家回去休息。

    姜沅換好衣服出來時,發現凌霍在她的化妝間門口等著。

    可能是都太累了,也可能是沒到殺青宴,劇組一點離別的氣氛都沒有,互相說著再見和晚安,和平常一樣散場了。

    連續的拍攝讓姜沅神經高度緊張,一松勁人都懶了,上車沒一會兒就睡得人事不知。

    她被凌霍叫醒時,凌霍下了車,站在車邊等她下來。

    姜沅揉揉眼楮坐起來,扶著他的手下了車,環顧四周,發現是片場附近的一個便利店,茫然地問︰“來這里干什麼?”

    “買可樂。”凌霍說。

    姜沅︰“……”

    兩分鐘後,姜沅站在自動販賣機前,拿著一听冰可樂,沉默無言。

    “買可樂不是這個意思哦,凌老師。”

    “我知道。”凌霍道。

    姜沅驚奇地挑眉︰“那你還帶我來買?”

    凌霍沒答,一顆一顆收起吐出來的零錢,遞給小胖,說︰“走吧。”

    “現在去哪兒?”

    凌霍看她一眼,深夜顯得那雙眼楮格外幽深。

    “買可樂。”

    -

    車往太平山白加道的方向開去,外面落了小雨,丁丁點點聚集在車窗上,匯成水流蜿蜒而下。

    再過兩天就要立冬了,雨加深寒意。

    姜沅捧著那听可樂,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她和凌霍還在《南歌傳》的劇組。

    那時凌霍還是一塊捂不熱的石頭,每天的目的都很明確,只想跟她進行買可樂的友誼活動。

    時間過得好快呀。

    姜沅打了個呵欠。

    “好冷。”她把可樂放到一邊,爬到凌霍腿上,把自己拱進他懷里,舒舒服服地靠著。

    司機馬上很有眼力見兒地將車內的溫度調高,暖烘烘的氣流暈開。

    姜沅還是賴著不起來,還把鞋脫了,沒穿襪子的腳也縮進凌霍的外套里面,腳心貼著他的肚子取暖。

    她拍了張照片,發在“姜還是我辣”。

    但這個小號那次被扒皮時曝光了,她偶然會分享一些和凌霍的日常,雖然都很隱晦,但擋不住粉絲想要磕糖的心,現在已經聚集了快四百萬的粉絲。

    車廂里燈太暗了,朦朦朧朧的只看到一雙白腳丫子藏在一片黑色里,要仔細看才能辨認出那是男士的襯衣和外套。

    姜沅以為大家並不會那麼快發現,沒想到剛發出,立刻引起一片嚎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然用哥哥的腹肌捂腳!你這個女人該死的讓人嫉妒!!!】

    【嗚嗚嗚嗚我也想要哥哥給我捂腳[檸檬][檸檬]】

    【下輩子投胎要做姜沅】

    【耤A大半夜的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種東西,沒有對象的我只配獨自寒冷[大哭]】

    【腹肌捂腳???dbq我已經腦補了十萬字rou文】

    【都這麼晚了還不睡!快去睡覺,媽媽要看你們doi!】

    姜沅靠在凌霍身上刷評論,咯咯咯地笑,他也低頭看著屏幕,不知道有沒有看到那句話。

    粉絲很有意思,有喊甜的有喊酸的,評論五花八門。

    姜沅看了一會兒,眼楮酸,把手機遞給饒有興致看評論的凌霍︰“自己看吧。”

    凌霍接過手機,她閉上眼楮枕在他肩上,想休息會兒。

    凌霍注冊了個人微博之後,很少發動態,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姜沅的微博評論下搶熱門。

    他對評論的興趣來源于和姜沅一起看,她不看,他就退出了頁面。

    想關掉手機,不小心踫到右下角,視線頓在“我最近經常訪問的主頁”上。

    列表的後四個都是姜沅經常在微博互動的朋友,包括他,第一個卻很陌生,頭像是一只看起來憨憨的貓,id叫做“碳烤八字眉”。

    凌霍點開。

    兩分鐘後,姜沅都快睡著時,听到頭頂響起凌霍不咸不淡的聲音︰“原來姜老師喜歡看這種東西。”

    姜沅馬上睜開眼,把手機拿過來。

    凌霍竟然把那篇她閑暇時追的同人文《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翻出來了。

    準確來說,這是以她和凌霍為原型寫的小yellow文。

    姜沅沉穩地關掉同人文︰“畢竟我知識儲備有限,為了跟上凌老師的車速,必須學習一點新的花樣。活到老,學到老。”

    凌霍看了她兩秒,一本正經道︰“繼續努力。”

    姜沅︰“……”

    -

    凌霍在白加道有一處房產,離片場有些距離,四十多分鐘才抵達。車徑直駛入地下車庫,熄火。

    姜沅已經睡著了,躺在他身上睡得四肢松軟,凌霍將她抱下車,抱上樓,她一直沒醒。

    凌霍站在床邊看了她片刻,最終關掉了等。

    買可樂計劃暫時擱置。

    姜沅這一覺睡得超級舒坦,睜開眼已經下午三點了。

    剛下過雨的天已經放晴,她伸著懶腰下床,站在半山豪宅陽光充足的窗口舒展身體。

    衣櫥有準備好的衣服,她的尺碼,姜沅沖了個澡下樓,沒看到凌霍,欣欣和小胖正在廚房有商有量地一起弄吃的。

    “沅姐!”欣欣也睡了個好覺,精神很好,“凌老師今天約了人出去了,說晚上回來。”

    “喲,”姜沅坐在餐桌前,“約了什麼佳人?”

    “不是,是品牌方。”小胖忙解釋,“工作的事,大家都知道凌老師的性格,不會有佳人的。”

    姜沅笑起來︰“我說著玩的,別緊張。”

    衛國梁發來一個粗剪的電影視頻,下午姜沅就在家里看完了剪輯前的整部電影。

    正片結束後還有一個彩蛋。

    半個月後,槍傷未愈的裴盛出院,提著行李包剛打開病房門,看到一個戴著棒球帽的人抱胸倚在牆上。

    那人抬頭,是江瀾。

    她回美國述完職又飛過來,吊兒郎當地沖裴盛挑眉︰“嘿,需要私人保鏢嗎?”

    凌霍回來的時候,姜沅剛看完這個片段。

    凌霍朝她走來,剛到跟前,姜沅忽然抬手制止︰“等等——”

    她像條警犬一樣,聳動鼻子在凌霍身上嗅了幾下。

    一股甜膩的香味兒。

    “別的女人的香水味兒。”姜沅立刻退開兩步遠,一副“你給我好好交代”的神色。

    “你是不是在外面偷喝可樂了?”

    凌霍脫下站了味道的外套,隨手丟開︰“我在外面不喝可樂。”

    這次品牌方換了一個負責人,飯局上叫了好幾個佳人。

    凌霍照舊是拒人千里的樣子,佳人還沒湊到他旁邊,就被高明委婉地請走了。後來有一個不知是真喝多了還是裝的,踉踉蹌蹌地站不穩朝他倒過來。

    凌霍側身避開,佳人直接撲到了地上。

    但沒想到還是沾上了那些味道。

    行吧,果然是凌老師本凌。

    不知道該指責他冷漠,還是夸他潔身自好。

    姜沅還是有點小嫌棄,冷酷地轉頭走開︰“去洗干淨再過來抱我。”

    凌霍去洗澡,沖掉沾染的香水味,走出浴室時,發現姜沅站在門口。

    她二話不說抬起手,拿著一瓶她最近常用的香水,對著他渾身上下360度呲了一圈。

    凌霍只是看了她一眼,沒動,縱容她像狗用氣味宣示領土主權的行為。

    姜沅愛用的香水味道都淡,即便如此也扛不住這種噴法,四周的空氣頓時被甜香包圍。

    濃濃的,全是她的味道。

    雖然有點上頭,但姜沅很滿意,湊到凌霍身上聞了兩下。

    她揪住凌霍的衣領,踮腳在他嘴唇上啵了一口,霸道地說︰“你只能喝我一個人的可樂。”

    親完腳跟還沒落地,被凌霍攔腰抱了起來。

    他單手抱著她大步走向床,將她扔了上去。

    他解掉浴袍,把姜沅往下一拽,俯身托住她的後腦,強勢的吻撬開她的牙齒。

    接下來便是一場激烈的買可樂友誼活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