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這題超綱了

第五十第章

    兩人開始脫衣服。

    邵湛把橡膠手套摘下來,又三兩下褪去上衣和背帶褲,等他把許盛身上穿得那套絕緣服脫下來,邵湛低下頭,看到許盛里面穿的那條黑色的低腰牛仔褲。

    破洞。

    膝蓋上側劃了兩道痕,少年腿細,走動間顯出幾道折痕,牛仔布料勾勒出腿型。

    許盛這穿衣風格大部分時候都跟他這個人一樣張揚。

    邵湛抬手。

    然而許盛說完那句“你自己摸”之後,對著邵湛那幾乎快觸到他大腿根的手指,恍然間好像又被一道極其細微的閃電劈中,掀起一陣酥麻的觸感,他立馬後悔了,咳了一聲說︰“……還是我自己來吧。”

    邵湛沒什麼意見,他手指指節微頓,然後中途變道,垂到身側︰“那你摸。”

    “……”

    明明是他自己的身體。

    怎麼這話從邵湛嘴里說出來,反倒有種他想非禮他的感覺?

    許盛走上前兩步,邵湛正好靠著牆。

    兩人現在身份互換,許盛個子比邵湛略高出一點,走上前之後直接罩住邵湛,乍一看,像是把人壓在牆上怎麼樣似的。

    許盛忽然覺得他自己摸這個提議,也許並不是那麼明智。

    ……因為他現在是邵湛。

    許盛用屬于邵湛的骨節分明的手撐開口袋邊沿,緩緩將手指探進去。

    腦子里有點亂。

    忽略誰是誰這個問題。

    眼前的景象毋庸置疑地,就是邵湛把許盛壓在牆上並且在對他動手動腳,並且許盛還一點要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許盛又往下探一點,這才觸到手機後殼,他吸了一口氣,用手指勾著機身把手機拿出來。

    等他從那陣破雷的刺激下緩過勁,才想起來當時買衣服的時候廣告詞里有一句承諾不防雷全額退款。

    [絕緣服專賣店]︰親,你好。

    [s]︰不太好。

    [絕緣服專賣店]︰看到親已經收貨了呢,是產品有什麼問題嗎~

    [s]︰你們的衣服不防雷。

    面對許盛的控訴,專賣店客服明顯愣住。

    [絕緣服專賣店]︰咱們的衣服用的是專業避雷防壓材料,冒昧地問一句,您說不防雷,是雷已經劈到您了嗎?

    [絕緣服專賣店]︰您……要不證明一下您被雷劈了?

    許盛︰“……”

    他上哪兒證明去。

    邵湛把聊天界面看得一清二楚︰“你再聊下去,店家會懷疑你是來踫瓷的。”

    許盛︰“耤C”

    “寢室,”邵湛又說,“還換嗎。”

    互換之後很多事情都需要考慮,寢室,手機,座位。

    經過之前互換的時候許盛憑一己之力將邵湛人設崩了個徹底,樹立起親民學神的形象,之後綠舟基地那件事更是拉近學神和班集體的關系,侯俊他們那幫人壓根不怕邵湛了,甚至還敢打趣他。

    遇到什麼不會的題,更是湛哥湛哥叫得異常親切。

    次日周五,早自習前。

    許盛懷著復雜的心情,坐在邵湛座位上,剛翻開一頁熟悉又陌生的詞匯手冊,侯俊就沖了過來︰“湛哥!”

    許盛右眼皮猛地一跳。

    果然,下一秒,侯俊從背後拿出一本化學練習冊︰“湛哥,昨天留的作業我不太明白,最後一道實驗題的最後一問,我和譚凱商量半天了,他也不知道怎麼寫,您幫忙指點指點唄?”

    許盛其實很想反問他,化學,有作業嗎。

    不,昨天有化學課嗎。

    許盛腦子里一時間冒出來很多念頭。

    但他還是很快調整好專業的素養以及極佳的心態,故作鎮定地面對侯俊。

    他不知道作業在哪一頁,揚了揚下巴說︰“翻開。”

    侯俊唰唰唰把練習本翻開,順便彎下腰,把提前準備好的筆恭恭敬敬遞給邵湛︰“大哥,請。”

    許盛出門前,邵湛說他過幾分鐘就過來。

    許盛單手接過侯俊遞過來的筆,等不了幾分鐘,另一只手探到桌肚里,劃開手機屏幕,飛速打字。

    -一分鐘內,沒趕到教室,你就等著給自己收尸吧。

    “講這道題之前,我希望你先反思一下自己。”

    “為什麼不會?”等邵湛過來的中途,許盛只能盡力拖延時間,他勾著筆說,“是你對上堂課的知識了解得還不夠透徹。”

    侯俊慚愧低頭︰“光想著我的新球鞋了,上節課確實是沒有好好听……”

    許盛這個從來不听課的人勸誡道︰“下次好好听課。”

    許盛又說︰“這道題,你等許盛過來給你講。”

    侯俊︰“啊?”

    侯俊懷疑自己是不是听錯了。

    等許盛干什麼。

    那位均分不及格的許盛?

    邵湛收到消息就往教室趕,趕到教室後門的時候剛好听到許盛在說︰“我昨晚剛跟他講過一遍,為了考察考察他對我傳授的知識掌握得怎麼樣,這道題你讓他給你講。”

    侯俊點點頭︰“這樣啊,沒想到盛哥最近那麼熱愛學習。”

    邵湛︰“……”

    “我昨天怎麼教你的,”許盛把筆塞進剛趕來的邵湛手里,“鞏固知識的最佳方法就是給其他同學再講一遍。”

    這話要是讓高志博听見,他可能得恍惚一整天。

    學神上次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說好的學習最重要的是獨立思考呢——獨立思考去哪兒了。

    侯俊這個最後一問,是回答化學方程式。

    邵湛三兩下把重點圈起來,然後用左手寫下一行字,言簡意賅道︰”這里,寫上催化劑。加熱。”

    比起這道題目到底怎麼寫,侯俊思緒跑偏,他現在更糾結的問題是︰大早上的,他居然,在听許盛,給他講題。

    侯俊的注意力怎麼也集中不起來。

    還有比這更魔幻的事情嗎。

    侯俊意識不清醒地贊道︰“盛哥,你這解題思路,很清晰。”

    邵湛放下筆,有意無意地掃了許盛一眼︰“都是老師教得好。”

    許盛老師不敢說話。

    等侯俊帶著練習冊回座位,許盛和邵湛兩人才暗自吐出去一口氣。

    好在今天的課程和前幾天並沒有什麼不同,講新內容之余,再帶一帶之前講過的東西,做簡單復習。第一次發生這種互換身體的情況直到月考過後才換回來,兩人對如何扮演對方頗有心得,課堂作業邵湛寫完就推給許盛。

    許盛沒法玩手機,只能被迫听課,時不時地還得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

    其中有一個代表人物——周遠。

    周遠特別喜歡邵湛,尤其數學課程越往後進展,他就越能夠給同學們出幾道解起來十分困難的綜合難題。

    放學前最後一節數學課,周遠將ppt翻到最後一頁——上面又是一道綜合題!

    周遠︰“最後十分鐘啊,我看看你們誰能做出來。”

    周遠說到這,手里捏著一小截粉筆頭,那截粉筆在空中甩出一道拋物線,最後砸在“許盛”頭上︰“把手機放下。”

    邵湛把數獨界面切出去。

    周遠又說︰“邵湛,你上來做一下這道題。”

    許盛撐著下巴,雖然看起來像是在認真听課的樣子,實際上思緒都不知道飛哪兒去了,被邵湛用手肘踫了一下才回神︰“……啊?”

    許盛不想上去。

    瘋了吧。

    就算等會兒邵湛能借著去洗手間的名義上來給他送答案,但他那字出現在黑板上不就洗不清了。

    許盛也回踫了邵湛一下,意思是︰怎麼辦。

    許盛猶豫間,周遠得意地問他︰“我今天這道題出的怎麼樣。”

    許盛斟酌道︰“有層次。”

    周遠︰“那還不趕緊上來。”

    許盛︰“……”

    許盛感覺自己像是每天都被人逼到懸崖邊一樣。

    邵湛剛想提醒他,可以假裝身體不適,沒法上台。

    但許盛腦子轉得比他更快,情急之下,他展現出求生的本能,一把拽過邵湛的手,將“許盛”的手高高舉起來︰“老師,我同桌說他很想上台解題,希望你能給他一個機會。”

    “……”邵湛的手被他抓在手里,沉默兩秒後說,“你就這麼賣我。”

    許盛毫無心理負擔︰“你又不是許盛,最多也就算是我自己賣我自己。”

    許盛又說︰“我這不也是在幫你麼。”

    事已至此,兩個人到底是誰在賣誰,已經分不清了。

    繼侯俊之後,周遠也迎來人生中的“高光”時刻。

    他那位不學無術、可能連題目都看不懂的學生許盛,居然主動申請上台解題。

    周遠哽了哽,想著再怎麼樣也不能打擊學生的積極性,于是說︰“……你,那你上來吧。”

    邵湛還能怎麼辦。

    邵湛不得己只能上黑板,仿照許盛的答題風格,寫下解冒號之後不動了。

    他這是抓到了精髓。

    最後邵湛的下場是被周遠用粉筆頭砸下台,接連幾截五彩斑斕的粉筆頭在空中劃出幾道曲線︰“許盛,你玩我呢,平時交作業的時候就寫個解氣我還不夠,你就想上來展示一下你這個歪七歪八的解字是吧——你給我滾下去!”

    這道題目直接成了課後思考題。

    “別以為周末就可以松懈啊,周末的時間更應該好好利用起來。”

    說完,周遠順便把“邵湛”叫了過去,邵湛和其他同學的課後作業略有不同,一些真正的難題他沒法拿給他們做,更別提那堆競賽題了︰“邵湛,你來一趟,我單獨給你布置幾道題。”

    許盛出去之後,邵湛把壓在書下的手機拿出來。

    手機通知欄里有兩條新消息。

    他們倆這次手機也換了,但是賬號還沒來得及切換,許盛手機里的微信還是他自己那個,昵稱欄里標著一個“s”。

    頭像還是那個剪影。

    指紋開鎖開得太快,拿起手機的一瞬間就開了鎖,兩條新消息映在邵湛眼前。

    康凱︰救命。

    康凱︰十萬火急,你趕緊來一趟。玫瑰小說網,玫瑰小說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meiguixs.net  玫瑰小說網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請加qq群︰647377658(群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