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同桌令我無心學習

第四十四四章

    發令聲和加油聲此起彼伏,廣播里的賽程通知和加油稿輪換著來,空氣里彌漫著一股操場特有的塑膠味,被太陽一照,格外濃郁。

    聞簫繞著操場內場慢跑,背上汗濕了一塊,顏色比起旁的布料要深。

    池野出汗出得比聞簫厲害,額頭和脖子上已經布滿了細汗,他轉過頭頭︰“要不要換個方向?”

    兩人很默契,經過操場的西南角時,腳下一轉,趁著跑道上沒人比賽,直接踩線穿了過去。

    超市里有人正成箱地買礦泉水和飲料,還有的班很豪氣,奶香瓜子和話梅各十包、士力架二十個,外加一箱子番茄味薯片。超市老板幫忙打包好,滿滿幾大袋,三四個人一起才拎走了。

    聞簫買了包綠茶濕巾,又從冰櫃里拿了兩瓶零度可樂去結賬。

    學校現在哪個角落都有人,跟全地圖隨機投放似的。兩人一人拎瓶可樂,繞到了超市後面,果然,還沒人過來這里。

    池野瞄準了石台堆成的洗手池,手掌一撐就坐了上去。他筆直勁瘦的長腿支著地,t恤清涼,配合著春日的明媚陽光,像拍廣告片的模特。

    他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不來坐坐?”

    聞簫喝了口可樂,懷疑地看向池野屁股下面的石台,“確定不會塌?”

    “不會,信我,這水池我高一入校的時候,就是這副要塌不塌、要垮不垮的模樣,到現在,明南暴雨狂風都好幾回了,它還安然無恙。別怕,要真塌了,你池哥接著你。”

    勉強信了池野的話,聞簫走過去,在旁邊坐了下來。

    沿著學校圍牆的牆根,長了不少的雜草和野花,正在風里搖搖晃晃。池野被燻風吹得懶散,只想枕在石台上睡個悠長的午覺。

    才出過的汗被風慢慢吹干,皮膚泛著涼,聞簫擰緊瓶蓋,把可樂瓶朝上拋起,又接回手里。

    池野微眯著眼看,“同桌,你這瓶可樂一會兒打開的時候,肯定有開香檳的效果。”

    可能是太閑,也可能是手欠,他提議,“要不……我們現在試試?生活嘛,就是要從平凡中找刺激。”

    聞簫把可樂瓶遞給池野,“你想你上。”

    “上就上,”池野接過可樂瓶,上半身往後傾了點,手臂伸直,“我開了啊!”

    等了幾秒,沒見池野動作,聞簫︰“不是開了嗎?”

    “我這是在給你做心理準備的機會。”池野盯著瓶蓋的位置,手上稍稍用力,只听“呲——”的一陣響,可樂夾著白色氣泡迅速往外冒,沒幾秒就糊了池野滿手,滴到地上後還在不停冒氣泡。

    池野笑出聲來,笑容明朗,“草,老子到底為什麼要開這可樂。”

    聞簫嘴角浮起一點笑,“看得出來,你太閑了。”

    被自己同桌的笑容晃花了眼,池野擰緊瓶蓋,晃晃可樂瓶——把人逗笑了,你可以功成身退、靜待被喝了。

    閑不住似的,池野往後坐了坐,長腿盤好,就差捧本漫畫書或者拿個游戲機,“你可樂灑了大半瓶,要是不夠,我的分給你。”

    聞簫︰“你呢?”

    池野一笑︰“你喝了相當于我喝了,軍功章不都分了我一半嗎。”

    聞簫嘴唇動了動,過了兩個呼吸,問道,“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好像有,地震了?”池野猛地下地,抓了聞簫的手腕往自己身邊扯,再看兩人剛剛坐的洗手池,“我日,真塌了?”

    聞簫默默看向池野。

    想起自己剛剛還信誓旦旦地說這個洗手池不會塌,現在就被打了臉,池野一本正經,“剛剛地震了,震塌了。”

    “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聞簫手腕被池野攥著,皮膚像是要被熱化了一樣,他沒掙開,任由對方這麼握著。

    轉過眼看聞簫,池野把這句話在心里轉了兩圈,沒忍住,笑著低罵了句“草啊”,又張開手掌蓋在聞簫臉上,“對著那些好奇你興趣愛好的女生,千萬不能這麼說話。”

    聞簫定定站在原地沒動,鼻尖感覺到池野手掌上的一點粗糙硬繭,他回問,“那對好奇我喜歡的人姓什麼的人呢?”

    池野眼里的笑就像樹蔭下散落的光,“這個……當然可以,更過分一點的話都行。”

    話止在這里,兩人都沒繼續說下去。池野把手收回來,看了看時間,“先走了?”

    望了眼池野經常翻的圍牆,聞簫又指了指塌了一角的洗手池,“這里怎麼辦?”

    “這個洗手池早就廢棄了,坍塌是它命中的注定,是日夜風化的成果,我們只是旁觀者而已。”池野鎮靜說完,把自己手里拎著的可樂遞給聞簫,“一會兒你還要回操場,那里熱,你喝吧。”

    聞簫接在手里。

    等池野身手利落地翻牆出去,再看不見人,聞簫獨自站在陽光下,擰開池野那瓶可樂,嘴唇貼著瓶口邊沿,喝了兩口。

    回到休息區,趙一陽他們還在樂此不疲地玩撲克牌游戲,不過可能曬久了,都有點脫水似的沒精神。

    見聞簫自己回來,趙一陽精神一振,“你跟池哥是開了什麼瞬移的外掛,明明在內場跑著圈,看著看著人就找不著了。”

    “去了趟超市。”聞簫手里拎著的小半瓶可樂就是證據,他找到自己的椅子,發現上面疊放著兩件校服,一件是他自己的,一件不用猜,池野的。

    “說起超市,剛剛我們班的水不夠了,老許讓班長和生活委員他們去超市買兩箱回來,一箱太少。”趙一陽伸了個懶腰,“不玩兒了不玩兒了,這撲克牌肯定被詛咒過,我贏的概率低于百分之零點零一!”

    許睿意猶未盡,“大師你做個法,把詛咒去掉不就行了?”

    “拒絕,這太耗法力我不干!”趙一陽撒手,把牌扔開,湊過去跟聞簫講話,“剛剛你跟池哥不在,我們被瘋狂逼供,什麼你喜歡吃什麼、喜歡哪個明星、喜歡什麼體育運動,池哥喜歡什麼顏色、喜歡什麼水果、喜歡長發還是短發。靠,我怎麼知道!”

    聞簫︰“你怎麼回答的?”

    “編唄,我說你喜歡吃米飯、不追星、最喜歡的運動是刷題。池哥喜歡無色透明、不吃水果、喜歡沒頭發!”趙一陽自豪,“我果然是人才,我就應該去給明星當公關!”

    想起老許問池野怎麼不報項目的事,聞簫問趙一陽,“高一的運動會池野參加嗎?”

    “高一?”趙一陽回憶,“我記得參加了的,跑了三千米,接力賽不確定跑沒跑,記不清了。池哥體能厲害,當時三千米還差點破了學校的記錄。體育組的老師還特意來問池哥要不要試著練練跑步,被池哥無情拒絕了。”

    望著跑道,聞簫兀自出了神。

    晚上,池野走在九章路,經過一家水果店,想起芽芽念叨著要吃橘子,他走進去,找老板要了一個塑料袋。

    老板熱心跟他搭了兩句話,“今天晚自習下得早?”

    “不是,今天運動會,沒上晚自習。”池野挑了一個橘子,習慣性在手里拋了兩下才放進塑料袋里。

    水果店老板見他挑得仔細,沒再搭話,跟隔壁店鋪過來閑聊的老板繼續之前的話題,“下午你看見的那輛車,就是來接陸教授的,听說是去外地出差開會,一星期才回來。”他豎了個大拇指,“陸教授不得了,我們這一片兒最有文化的人,上次我跟我兒子還在電視新聞上看見她了,說是參加什麼物理會議,听不懂,反正很厲害!”

    池野挑了幾個橘子,想起芽芽之前買的草莓發卡寶貝得不得了,決定再買幾個草莓。

    水果店老板感慨,“陸教授啊,挺不容易的,一年多前,海難,女兒女婿都沒了,還有個小外孫女,一起沒的。白發人送黑發人啊,當時消息傳過來,陸教授多鎮靜一個人,直接暈了過去,120就停在街邊上。”

    池野撿草莓的手指一滯。

    “後來東西什麼都沒來得及收拾,買了票就走了,說是女兒女婿外孫女都沒了,但外孫還有口氣,在醫院住著,等人照顧。”老板唏噓,“你說,這人啊,不求大富大貴,能平平安安,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已經不容易了。”

    把橘子和草莓遞給老板稱重時,池野垂著眼瞼,問了句,“您說的那家的外孫,現在多大?”

    “跟你差不多大,據說成績很不錯,以後肯定跟他媽一樣讀重點大學,他們一家子基因好。”老板順口答了,又回頭跟隔壁的店老板說話,“哪像我家,我兒子英語能及格,都是我祖上保佑!”

    池野拎了裝水果的袋子,走出店門,忽的有點難過。

    對當事人來說再悲痛、再慘烈的記憶,到了別人嘴里,至多,也就換一句唏噓。

    還會變成飯後閑時,你對我說、我再對他說的談資。

    輕得像鵝毛一樣。

    踩在九章路坑坑窪窪的街沿上,池野想起化學實驗室里,听見警報聲嚇地蹲在角落、恐懼地緊捂住雙耳的聞簫。又想起在醫院精神衛生中心前的那條通道里,聞簫失了神般走過來、泛著紅的明顯是哭過的眼楮——心髒的位置,突然泛起綿綿密密的疼痛來。

    像無數根針,一根接著一根地扎在了心尖最為柔軟的地方,整根刺透,針尖還帶著血珠。

    狂風卷海嘯,池野仿佛行走在真空,每次呼吸時,胸口都仿佛被繃帶勒緊。

    下一刻,街上零星的幾個行人就看見,茂盛的行道樹下,路燈昏暗的光線里,一個拎著水果的瘦高少年走了幾步,像是再邁不動步子一般,蹲下了身。

    注視著地面縫隙間長出來的幾根野草,池野手指攥緊,許久才緩過來。

    他做不到全然的感同身受,也不是對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產生憐憫,畢竟,他自己家里不見得多好,或者說,在醫院里,在底層中,他早見過不知道多少慘事。

    他只是很心疼,心疼那個唯一活下來的人,心疼為什麼是他遭遇了這一切。

    心疼那個被留下來的聞簫。

    回到家,芽芽已經睡了。池野把草莓洗好裝盤子里,又挑了一個賣相好看的橘子,在橘子皮上畫好笑臉後,輕輕進到芽芽的房間,把橘子和一盤草莓放到了床頭,等芽芽明天醒來第一眼就能看見。

    臥室里,能看見斜對面窗戶的燈亮著。池野在窗邊,站了許久。

    運動會開了兩天半,星期一的大課間,許睿幾個開始是在交換卷子對答案,對著對著,開始算起賬來。

    “運動會開兩天半,周五周六加星期天上午。往少里算,我們放了半天假,往多了算,我們放了三天假。作業數量恆定不變,求問,我們到底賺了還是血虧?”

    “賺了,你見過附中放假放三天嗎,寒假一共才幾天,國慶幾天?對比來看,血賺!”

    “滾滾滾,作業還是那麼多,但做作業的時間就半天,還要大清早來學校,睡懶覺的機會都沒有,血賺個鬼啊,明明大出血!”

    池野繞過圍成一圈討論的人,先把手里拎著的早飯放聞簫桌上。拉開椅子,取了書包放好,見趙一陽望著牆壁上貼的名人名言出神,“大師怎麼了?”

    聞簫把吸管插進豆漿里,回答,“墜入愛河了。”

    “愛河?”池野驚訝,“上周五不是還單身?”

    聞簫進一步解釋︰“單戀,跟戀愛對象還不認識那種模式。”

    “靠,”池野笑起來,“我就說,就大師這樣,談個戀愛,必須先算算兩人的八字命盤星座血型的,進度條不可能這麼快。”

    聞簫從書包里把一件校服抽出來,“你的,周五你走的時候忘了,我一起拿走了。”

    把校服接在手里,池野放鼻尖聞了聞,“香的。”

    “洗衣液的味道。”聞簫又解釋一句,“太髒,捂兩三天不洗,會臭。”

    池野沒在意聞簫的解釋,他毫無預兆地貼近聞簫的衣領,吸氣,壓低聲音道,“同桌,我們一個味道。”

    一旦把嗓音壓在喉口,他的音質就添了微啞,跟平時說話的聲音不太一樣。

    聞簫被池野突如其來的動作和說的話擾得心里一悸,他開口︰“同一瓶洗衣液,當然一個味道。”

    池野笑著注視了聞簫兩秒,然後把干干淨淨的校服塞進了自己書包里。

    趙一陽對著牆壁上的高爾基頭像發了不知道多久的呆,才發現,“池哥你怎麼來了,不是,你什麼時候來的?”

    “十分鐘前。”池野問他,“听說你墜入愛河了?”

    “對!”趙一陽自豪,“靠著我廣大的人脈,我在運動會第二天就已經搞清楚了我女□□字班級和學號。她也高二,從小學跳舞,叫魏歆妍,這個名字是不是特別美好?”

    池野興致缺缺︰“你覺得美好就行。”

    趙一陽又喪氣︰“明明都在二教,可我每次課間上下樓兩遍,竟然一次都沒踫見過她!”

    池野出言打擊,“這說明沒緣,要是有緣,開學能跟你坐同桌。”

    旁邊正在寫單詞的聞簫听見,側過臉瞥了池野一眼。

    池野勾著唇朝聞簫遞了個笑過去。

    沒發現這些涌動的小細節,趙一陽神神秘秘,“不過我不擔心,我現學了個方法,這方法在我們明南附中已經流傳了上千年,百試百靈!據說以前在這里上學的古人也這麼干!”

    “上千年?”池野稍微有了興趣,“什麼法子,說來听听?”

    “在書桌的最里面,隨便用個什麼,刻上你想見的那個人的名字,一筆一劃認真刻,刻完後的三天內,你一定會見到你想見的那個人!”趙一陽壓低聲音,“我已經用圓規把‘魏’字刻完了,進度可喜!”

    池野靠近聞簫,“同桌,你信嗎。”

    聞簫還沒答,趙一陽就信心滿滿︰“等著,等著見證奇跡的一刻!”

    晚上,池野在書桌前把賬對完,合上筆蓋,在腦子里把數字全過了一遍,不放心,又翻開記錄重新核對了一次。

    整個人仰靠在椅背上,脖子的小關節隨著動作發出輕微的” “聲。望著天花板放空,余光瞥見搭床面上的校服,池野盯著看了半分鐘,鬼使神差地,伸長手臂拿了過來。

    校服是再普通不過的運動服款式,藍白色,布料粗糙,池野手指攥著捻了捻,在滿室的靜謐中,既遲疑又激動地,緩慢湊近了校服。

    直到鼻尖觸到布料的表面,他才放棄控制呼吸,閉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是聞簫的氣味。

    攥著校服的手指驀地收緊,呼吸發著顫,池野又貼著布料做了一次深呼吸,直到身體達到極限,再吸不進更多的氣息他才松弛下來。

    口干舌燥。

    下一個瞬間,池野又忽地將校服拿遠,仿佛上面沾著什麼令他失去理智和克制的東西。

    聞簫解完一道數學題,找了參考答案出來對照,發現最後結果相同才擱下筆,十指交叉往前頂,活動了一下發酸的手指。

    敲門聲傳過來。

    趿著拖鞋,聞簫按亮玄關的燈,開了門。

    門外,白天才見過的人站在樓道里,手上抓著件以前見他穿過的黑白撞色連帽衫。

    池野︰“我家里停水了,在你這里洗個澡可以嗎?”

    停水?

    聞簫往旁邊讓了一步,“進來吧。”

    作者有話要說︰比一個洗衣液倒出來也是愛你的形狀的心∼

    晚安哦,謝謝看文∼

    ---

    這里是小廣告君,感興趣的小仙女可以收藏一下哦∼

    《後來,他成了魔王大人》by艷歸康

    文案︰五百年無主的魔界里流傳著一個預言︰天崩地裂,新的魔王大人就會出現,他無比強大,任何魔物都無法傷害他分毫。

    有一天魔界地震了。

    一個對魔法免疫的倒霉人類從空間裂縫里掉了進來。

    康余︰“……”

    #他看起來弱的一比,但後來……#

    #他成了魔王大人。#

    ***

    西萊爾.克昂很憂愁,雖然敗北後死皮賴臉成為了康余大人的臣下,但大人的行頭實在太簡陋了。

    沒有坐騎怎麼行!

    苦尋無果,偶然望向鏡子,突然看見鏡子映照出一頭憂愁的巨龍。

    西萊爾.克昂︰“……???”

    這玩意兒不錯!

    *忠犬巨龍攻x美型偶像受。玫瑰小說網,玫瑰小說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meiguixs.net  玫瑰小說網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請加qq群︰647377658(群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