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交杯酒

嗚嗚嗚。

    焉 自然知道他什麼意思,就紅了臉捶他,“你說你是不是真心的?”

    “當然。”

    “真心要和我度蜜月的?”

    “不是。”

    “??”

    “真心愛你的。”

    焉 埋下臉笑,心情超好。

    巴黎氣溫今天開始略有好轉,臨近中午的時候,還有薄薄的日光透過窗戶照進來。

    焉 白天一直沒睡,就和來巴黎看她的的男人一起在病房中閑聊,說完她父親的身體,其實也沒什麼好聊的了,但是焉 就很會找話題,比如問席總最近是在哪兒住的。

    席總倒也實誠,說有兩天加班晚了,就在公司附近,其余就在婚房。

    焉 很滿意,一邊輸著液一邊窩在他懷里,說起了後面的工作計劃,說她後面又再次把工作挪回國內了,但是每月會來一趟。

    一月一趟是蠻辛苦的安排,但是席權也沒法子讓她改了,畢竟,這已經是最好的安排了。

    她有她風光的事業,有她的氣場與驕傲。

    不然,他好像當初也直接不會和她結婚。

    焉 也不知是和他心靈相通還是,這時候忽然在他懷中問︰“我這樣重心都在工作上,你會不會……”

    “不會。”

    焉 微笑︰“我還沒說呢。”

    “說什麼都不會,你工作我怎麼會有意見,婚姻並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也不應該是你的全部。”

    焉 睨他,眨眼,最後低笑沒說話,不過轉瞬又抬眸問,“那,你之前,是為什麼答應我聯姻的?”

    席權挑眉。

    焉 ︰“只是為了昀霆能帶給席氏的利益?”

    “不是。”

    “可你那時候……”又不喜歡她。

    席權瞥眼懷里的人,到如今,他已經基本能明白她這些欲言又止,不好意思說的話。

    他開口︰“只是沒動心,還是喜歡、欣賞的。”

    焉 想起來他說過,婚前有些欣賞她的,“所以你就是因為有點欣賞我的,才會答應聯姻嗎?”

    “嗯,我當時跟你說了,席氏好得很,並不需要聯姻,我也工作還算輕松,不需要隨便找個人……”

    “嗯,你還說你想找個人正經談戀愛呢。”

    “……”

    焉 悠悠瞥他,“去找呀。”

    席權︰“……”

    對視三秒,她失笑,推他一下。

    席權輕嘆,“所以那種情況下,我取舍的,肯定不止商業利益。”

    焉 晃晃長腿,很開心,很愉悅,小聲嘀咕︰“原來我婚前也是在你眼前有亮點的,也是美的。”

    所以他們才會最終真的在一起,訂婚,結婚。

    焉 忽然感慨,有點覺得自己棒棒噠,北市里混得這麼有名堂的大小姐真沒幾個,然後他剛好又是對這類的女孩子欣賞的。

    然後她就入了他眼了。

    試問要是當初沒混出個名堂,而是仗著昀霆大小姐的名兒叱 北城圈子,估計他看都不會看她一眼。

    別說當時席氏如日中天了,就算有問題,感覺這人、這幅性格,也是寧可死扛也不會娶她。

    所以,今天他也不會對她的工作安排有什麼不滿。

    焉 可以說渾身處處舒坦了,人一舒心身體恢復也快。

    第二日就直接出院。

    後面再養兩天,就兩人一起回國了。

    說起來,他們倆雖然都沒少用這架私人飛機,但是一起乘坐的時間就似乎很少很少,唯一的一次,好像,是上次從巴黎回國離婚。

    那回兩人還全程十個小時的飛行時間里沒有交流過一句話,就很窒息。

    這趟兩個人坐在一起,席總在工作,焉 在邊上畫圖,就各忙各的,但是偶爾眼神會有交流,他這人和你眼神交流的時候,也是莫名惹人。

    明明沒說話,但是,他眼底就好像有字幕在流動,有在說什麼。

    焉 被看一眼都覺得身心酥癢,然後她就匆匆低頭。

    席權見此,自己再看一眼工作內容,不到兩分鐘就偏頭過去。

    焉 知道他靠近看來,也沒抬眸,只問︰“怎麼了?”

    “忙什麼?你聊天框一直在閃。”

    “閃到你了?”

    “你閃到我了。”

    焉 低笑,“席總這嘴甜的,仿佛連情話也進修過。”

    她把聊天框點開,看群內總監們的對話。

    席權略略掃了一眼,問︰“要在北市開秀?”

    “嗯,”她頷頷首,“我最近要見各種工作人員,有時候下班也沒空哦,晚了我就在自己房子,去婚房太遠了。”

    席權靜默著沒說話。

    焉 偏頭,“嗯?”

    席權︰“你那個房子,我不能住?”

    “……”

    焉 失笑,湊近,“不能!”

    席權悠悠瞥她,“我的房子你都去住過。”

    “你以為我稀罕啊?哼,就在那里被你弄懷孕的。”

    “……”

    席權略略思索,“那我房子,也還不錯。”

    “……”

    “你不是要懷孕嗎?晚了你就去我那房子住吧,距離你公司不遠。”

    “……”

    焉 轉過身撲上去,“!!!你個流氓,混蛋,下流,無恥之徒。”

    席權心滿意足地抱過人,偏頭就尋著她的紅唇去堵住她口不擇言的嘴。

    焉 好害羞,明明剛剛兩人都正兒八經在工作,他一來聊天,聊著聊著就這樣了。

    最後焉 總結,以後不要和他一起乘坐私人飛機,這麼大一飛機除了機組成員就他們倆,不和的時候吧,安靜得太窒息;恩愛的時候吧,不做點事他又按捺不住。

    總之就很不好受。

    下了飛機,焉 探望了大人長輩們,城南城北走了兩天後,就開始投入工作了。

    年前還懶洋洋的,除了盯著巴黎春夏高定周,其他時候她沒多少心去忙事情,但年後不一樣了,一年之計在于春嘛,再不行動起來,她真的要靠席總養活了。

    而這兩天,席總也飛去了覽市出差,說是去巴黎之前定下的,臨時推掉,這會兒重新安排上了。

    兩人因此也就再次開啟了各忙各的的生活。

    說起來這個狀態還很像去年這時候呢,那會兒過年後兩人基本就沒再見過面,她顧著辦秀,他忙他的集團,兩人連對方在國內國外都不知道。

    當然,主要是他不知道她,焉 是每日都會抽空看席氏新聞動態的,公眾號或官網,努力找找他在里面的一絲痕跡,所以一般他出差與否她是知曉的。

    回國一周後,焉 漸漸也熟悉、習慣了忙碌的工作狀態。

    那天她在自己房子里請了公司兩個高定手工坊總監吃飯,因為邊吃邊聊工作,所以飯吃到九點才散。

    送她們下樓後,焉 看著今日天氣不錯,就在蘭江灣附近散散步。

    北市天氣一般到三月才開始回暖,現在是二月下旬,夜里還是得穿大衣的,所以難得今日沒雪,沒風,可以隨便走走。

    焉 忙了一天事,腰酸肩疼,人沿著蘭江灣走在江邊,覺得很是舒服,走著走著累了,就靠著椅子坐下來。

    她伸手給自己捶捶手,揉揉腕骨。

    今天的事情算是已經完成了,所以她邊揉著就邊自然而然想起了席權,想著某個混蛋那次在焉宅,借著給她揉腰的時候,吃了她,還問隔音怎樣。

    沒心沒肺,真的是。

    焉 靠入椅背,疊起腿任由風吹起她衣擺,裙擺。

    雖然只是打算下樓送個人,但是她從來無論在哪兒,反正只要出了房門口就是衣服正正經經、頭發/漂漂亮亮全身上下都完美的,所以這會兒才可以在這里心安理得地悠悠坐著,數著過往的車輛。

    她坐的這十分鐘里,過去了三輛寶馬,兩輛奧迪,四輛奔馳。

    就是沒有勞斯萊斯。

    不對,席總的勞斯萊斯撞毀了,現在好像換車了。

    焉 也記不清他換了什麼,本身他車庫里的車就多如牛毛,只是他平時因為大部分時間就兩點一線,公司、房子,所以也不太開那些花里胡哨的跑車出門,就大部分時間是那輛勞斯萊斯。

    上次她回國沒有告訴他那會兒,他好像就開了輛黑色跑車出現。

    說來焉 覺得席總這種人駕馭性還蠻高的,穿上西裝坐在勞斯萊斯里,看著就讓人望而生畏不敢近身,完完全全就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獨/裁者、資本主義者的無情味道。

    但是換上休閑裝、紳士又酷的黑大衣,坐在柯尼塞格跑車里,哎,那要不是他已經結婚了,且當初婚禮轟動北市,還真的很讓人惦記,妥妥的世家子弟風貌。

    說起來還是他太年輕了,嗯嗯嗯,她老公又年輕又有錢長的又好,真的是很有排面啊。

    焉 就默默摸出了手機,打給了有排面的老公,反正國內又沒有時差,這個點打過去最多也就打擾一下他的工作,問題不大。

    然後,不遠處一輛停在江邊的柯尼塞格車里響起了音樂,熟悉的音樂。

    焉 隨意瞥過去,本來還想著,是誰!和我老公鈴聲一個樣!結果,跑車適時揚起了門,一只大長腿邁了出來,隨之一個穿黑大衣的高大男人出現了,全身上下,從頭發絲到腳踝,肩寬腿長,都是她老公的標配!

    他還拎了個袋子。

    按照焉 一貫收禮物的直覺,那樣看著平平無奇沒有過多裝飾的紙袋子里,特別是由她身價不菲的老公拎在手里的紙袋子里,一定是價值也不菲的禮物。

    !!

    他怎麼回來了,出差回來了。

    焉 抿唇三秒,矜持不了,馬上跳下蘭江灣人行道,穿過馬路飛了過去。

    席權看她穿了一雙不低的高跟,原本是想要自己過去的,但是沒想到叱 時尚場子的老婆穿著七寸高跟鞋也健步如飛,小跑起來還穩得不行,一眨眼就到了眼前。

    他就只能負責張開手把她裹入懷里了。

    然後,好像懷里塞進一個在陽台晾了一夜鋪滿冰渣子的玩偶。

    天氣再不錯,早春夜里在江邊待個幾分鐘,焉 確實還是一身冰涼。

    她也感覺到了,然後下意識要躲開,男人一頓,一把按住。

    下一秒兩人都安靜了,就那麼無聲享受著這很美妙的一刻。

    焉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笑,覺得這種付出立刻收到回報的感覺,真是出奇好啊啊啊啊。

    ——果然人是在得不到的時候,才會告訴自己,我只是喜歡你,並不需要你回贈什麼。

    席權把人捂熱了,才慢慢放開,捧起她的臉,“才幾天沒見,就瘦了,不行你老公養你吧。”

    焉 笑,踩他,“說的是人話嗎,真的是資本主義者,看不起人。”她偷瞄他手上的袋子,然後又抬眸,裝作不知道,“你怎麼回來了?”

    “忙完就回了。”

    “那這麼晚了,不回婚房去睡覺還來干什麼?”

    “晚嗎?”他扯扯唇,手攬著她到副駕駛座。

    焉 還裝起來,“干嘛干嘛~”

    席權沒理她,放她進去後,把手上的袋子放到她懷里。

    焉 睨了眼,輕咳一下︰“這什麼?你行李啊?還帶來我這,怎麼的席總是打算在我這常駐?那是要交伙食費的哦。”

    席權淡笑,徑直繞過車頭,上去,滑動車子開進前面她的小區。

    焉 一路忍著不去拆袋子里的東西。

    下了車跟著他噠噠上樓,他刷卡,他開門,他倒水熱牛奶,活像這間她的私有房產其實是他名下的一樣。

    終于進了臥室,焉 就吭哧吭哧馬不停蹄打開了,是一條手鏈~

    焉 迅速戴上手腕,然後在衣帽間燈光下舉起手,像銀河一樣,也太漂亮了吧!!

    她一轉眸,席權站在外面臥室側眸看進來。

    焉 馬上不好意思地背過手藏到身後。

    他低笑,“傻瓜。”

    焉 立刻兜不住了,跑出去從後面抱上他,然後伸起手在他身前晃晃,“沒節沒日也沒吵架,送禮物干什麼?”

    “……”

    “嗯?”

    席權攬著她一起上床,“那日合作方談完事情,聊到他近日要去覽市拍賣會,問我有空一起去嗎。”

    “哦,你就陪客戶去看拍賣會了,你客戶看中什麼了?”

    “這條手鏈。”

    “……”焉 默了默,“然後,你把你客戶看中的東西,拍走了。”

    “嗯。”

    焉 噎了噎,“這就不是資本家能概括的了,你就是,無情一百萬級資本主義目中無人六親不認危險隱藏者。”

    席權躺下,閑閑看她,勾唇,“你不喜歡嗎?”

    焉 ︰“喜歡。”

    呵。

    某無情一百萬級資本主義目中無人六親不認危險隱藏者,溫柔寵溺地笑了笑,撫了撫她的頭發,就閉眼了。

    睡得很心安理得坦然無畏毫無感覺。

    焉 定定看著他,這男人閉眼和睜眼,仿佛兩個人哎,閉眼時少了些許無情,多了些許溫情。

    她情不自禁靠入他懷中,撐著手肘親他一口,“老公~”

    “嗯。”他摸上她的腰,輕輕地揉。

    焉 看著,心想他肯定早前跟了她一路,看到她在揉身子了。

    她問︰“那你送我禮物干什麼?”

    “覺得適合你。”

    就這樣嗎。

    天吶以前他絕對沒少去拍賣會,但是從來就沒有過說,看到某樣東西,覺得適合她,然後就一眼不眨拍下了。

    “多少錢啊這玩意。”她問。

    男人閉著眼楮,薄唇微動吞吐了一個數字。

    焉 听完,靜默兩秒後,附身又親一下,“那一個親可能不夠。”

    席權嘴角勾起。

    焉 晃著腿,晃晃手鏈。

    細碎的聲音有點像夜空撲灑下萬里星星一樣,就很動听,她偶爾隨著手鏈發出一點聲音,也是格外抓人,像只小貓在心口蹭一樣。

    席權忍耐了約莫一刻鐘,最後那一絲絲疲倦被某種東西戰勝,就睜開了眼楮,翻過身把她壓下。

    焉 來不及回神,手就連著那條手鏈被按在床單上一動不動了。

    “啊啊啊你怎麼還和當初一樣,給我揉腰就是為了為了……狗男人死性不改!”

    “一樣嗎?嗯?調皮。”

    ……

    慘的是這間房子從來都只作為焉 婚前的獨立住所、婚後離婚階段的短暫住所,根本沒有安放夫妻生活必需品。

    -

    後面一周七天,席總在這里住七天。

    焉 是真的忙,到距離辦秀的前兩天都精神高度集中著,沒法回去。

    二十天後,她的sixteen個人春夏秀終于要開始。

    前一天焉 和模特在現場彩排,坐著坐著,感覺腹部有些許不舒服。

    人有些涼。

    她裹緊了衣服,末了無意看到手腕上的鏈子,忽然想起那晚席權踫了她,但是過後她沒有拿驗孕棒側。

    因為那次意外懷孕後,她就很謹慎小心了,每次有,過個十來天她必定會算準時間測一測,以免出問題。

    但是最近她一忙,這個事情好像忘了。

    那日其實因為沒有那什麼什麼,所以席某人也是很小心很小心,但是……

    焉 算了下,已經過去二十天了呢~~~~

    如果真的意外率與命中率如此之高的話,那她肚子里此刻就有一個小  或者小席權了呢。

    嗚嗚嗚嗚。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栗梓甦甦投了七個地雷,mintchoc投了三個地雷,冷冷靜靜的風風火火投了一個地雷,bkem投了一個地雷,xjz投了一個地雷,如若清歡投了一個地雷,寄你悲喜投了一個地雷,麼麼噠謝謝筆芯玫瑰小說網,玫瑰小說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meiguixs.net  玫瑰小說網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請加qq群︰647377658(群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