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愛豆不吻我就會死

第60章 哥哥篇08

    藍菁雅起身,撇開他的視線,拿上杯子,轉移話題道︰“我去給你接點水。”

    連舜扯住她的手腕,沉聲道︰“你就在這待著,哪里都不要去。”

    “我不喝水。”

    藍菁雅沒想到他會突然握住自己手腕,身子被他手上力氣一帶,就倒在了病床上。

    連舜低頭,輕輕在她耳邊吐氣︰“不是學了散打,怎麼還是那麼弱?”

    “你……”藍菁雅輕哼一聲,“你故意的是不是?”

    “不是。”

    她站在他的病床邊,道︰“以後照顧好自己,別逞強了,我不想看到你受傷。”

    連舜看著她的眼楮︰“你這些天就留在醫院照顧我,可以嗎?”

    “可是……悅悅那邊?”

    “她在準備新作品,暫時不會出門。”

    “好,”她點點頭,“我就在醫院照顧你。”

    連舜面上不動聲色,當藍菁雅轉過身的時候,卻忍不住偷笑。

    誰說受傷沒有好處的,這不就是麼。

    藍菁雅去給他打了水,像高中時期他受傷那次一樣,盡心竭力地照顧著他。

    她還喜歡他。

    雖然嘴上能對他說狠話,可是,心是騙不了人的。

    連悅給她打電話那會兒,她整顆心都被那種“擔憂”的情緒佔據了。

    回來後,她倒上一杯水,兩個杯子來回倒騰,等水涼了之後,她將杯子遞給連舜︰“喝點水。”

    他嗓子都啞了,她又不是沒听出來。

    男人大言不慚︰“你喂我。”

    “你……”她臉色倏然變紅,“你自己喝。”

    “嘶——”連舜故意倒吸一口冷氣,“我的手疼。”

    藍菁雅放心不下他這副樣子,于是道︰“算了算了,我喂你。”

    連舜抿了下嘴角,笑意卻從眼楮里跑出來。

    她將盛著水的勺子遞到嘴邊吹了吹,而後又送到他面前,說︰“張嘴。”

    他照做。

    藍菁雅看到他這副模樣,不禁想起了來學散打的那些乖寶寶。

    他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便問︰“在想什麼?”

    “沒,就是覺得現在的你像個小孩子。”她實話實說,一點兒也不想隱瞞什麼。

    連舜唇角微微翹起,看著她,問︰“喜歡小孩子嗎?我記得你說教那些小孩子很輕松,比在我身邊輕松。”

    她點頭,又低下頭,隨口找了個借口︰“我是挺喜歡小孩子的,他們天真單純,也很可愛,學動作也特別快。”

    他說︰“既然那麼喜歡,那我們生一個怎麼樣?”

    她皺眉,垂眸盯著他︰“連舜,我沒跟你開玩笑。”

    “我也沒有開玩笑。”

    “你……”

    連舜用沒受傷的手握住她的手腕︰“我想跟你復合,想跟你結婚。”

    藍菁雅擰眉︰“那個女人呢?”

    連舜不明所以,對上她的視線。

    “你們走在一起的那些照片,我都看到了,雖然你的面部很模糊,但看到衣服我就知道那是你。”

    藍菁雅任由他握著手腕,一動也不敢動,擔心自己會扯到他的傷。

    “你說方琳?”

    “是,那位方家千金,還有其他千金名媛,叔叔阿姨應該給你介紹了很多吧。”

    听到她這麼說,連舜徹底明白了。

    她是怕他爸媽不接受她,不接受他們的感情。

    再加上,那個方琳,的確是讓她誤會了,但因為涉及隱私,他什麼都沒跟她解釋。

    想清楚後,連舜反而沉靜了許多,他開口︰“方琳也愛上了個窮小子,不過她男朋友很爭氣,現在已經是科技公司的高管了,但即便是這樣,他的條件和方家也差了很遠。”

    藍菁雅咬了下嘴角,深吸一口氣,問︰“可是這和你有什麼關系?”

    “她是想暗度陳倉,生米煮成熟飯,讓她爸媽接受她的男朋友,作為朋友,原本我是不想幫她欺騙方叔叔和方阿姨的。”

    “但她說,我幫了她,她也會幫我。”

    “她能幫你什麼?”

    連舜︰“她和你未來婆婆關系很好,我媽對她的話很受用。”

    藍菁雅站在那里,定定地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連舜索性將話說得更明白了些︰“方琳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了。”

    “你告訴她的?”

    “不可以麼?”他盯著她的眼楮,反問道。

    “不是,”藍菁雅深呼吸了幾下,“對不起。”

    她好像讓他為難了。

    “你道什麼歉?”

    她不答,反而道︰“和我在一起,以後會很難熬的。”

    男人道︰“我會讓他們同意的,相信我,嗯?”

    “為什麼會喜歡我?”

    連舜怔了一秒,問︰“什麼?”

    “那麼多漂亮可愛又優秀的女孩子,為什麼偏偏是我?”

    “因為,我問你願不願意跟我走的時候,你點了頭。”

    藍菁雅看著他,心跳得厲害,腳趾都蜷縮成了一團。

    多年之前,父母的靈柩旁,他對她說︰“跟我走,你願意嗎?”

    她含著眼淚,重重地點了下頭。

    他招招手︰“過來。”

    她問︰“干嘛?”

    在外人面前她像極了只會橫沖直撞的小怪獸,但到了他面前,就乖巧得不成樣子。

    他一定是她的克星。

    “听話。”

    她不再多說什麼,朝他身邊靠了靠。

    他示意︰“坐我旁邊。”

    藍菁雅應聲︰“喔,好。”

    她剛坐到他旁邊,就被他攬進了懷里。

    但她一動都不敢動,生怕踫到了他的傷口。

    他用食指點了下她的唇瓣,低聲道︰“閉上眼楮。”

    她一只手捏緊床單,緊張又心悸,但還是照做了。

    下一秒,薄涼的唇瓣貼了上來。

    再然後,她就感知到了他口腔內淡淡的薄荷甜味。

    吻了將近兩分鐘,他才把她放開。

    藍菁雅以為他不會再有下一步了,沒想到他卻將自己抱過去,吻了下她的額頭。

    他握著她的手,手掌慢慢滑下,直至兩人十指緊扣︰“我會娶你的,相信我。”

    她伸出雙臂,抱住他︰“我很想你,真的很想。”

    終于把那句話說出來了啊,他不是她的克星,他是她的天使。

    所以,他才會在她父母走了之後,一直在她身邊守護她吧。

    接下來的日子,藍菁雅一直都在照顧他,寸步不離。

    喂飯、換洗衣服、擦洗身體……

    兩天後,連舜不滿道︰“忍不了了,我要洗澡。”

    藍菁雅︰“我去請個護工幫你洗,醫生說了不能踫到傷口的。”

    連舜挑眉對她笑︰“不要什麼護工,我要你幫我。”

    “我?”

    連舜︰“對。”

    男人扯了下嘴角,挑眉看她︰“我全身上下你哪里沒看過,害什麼羞?”

    她咬了下唇瓣,沉默了幾秒才道︰“好,那我幫你。”

    病房的獨衛。

    連舜大概是很久沒踫蓮蓬頭這類東西了,總忍不住伸手去拿。

    藍菁雅呵斥道︰“別動,水沾到手上上了怎麼辦!”

    連舜將蓮蓬頭放到一邊︰“我傷口都好了。”

    她皺起眉,小聲道︰“你別動,我來給你洗。”

    浴室內氤氳著水霧,她心跳加速,面色潮紅,忍不住吻上他的唇。

    連舜低下頭,輕捏著她的下巴,加深了這個吻。

    ……

    半個多小時以後,一場艱難的洗浴歷程終于結束了。

    藍菁雅給他拿了換洗衣物,連舜套上後就進了被窩。

    已經是晚上11點了。

    “我們一起睡吧……你睡我旁邊。”連舜拍了拍他身邊的位置,朝她笑。

    她拒絕︰“我怕會踫到你傷口。”

    連舜︰“已經好了,一點小傷而已,你又不是沒看到,不行,今晚你必須和我一起睡。”

    藍菁雅︰“那我也去洗個澡,你等我。”

    連舜︰“好。”

    藍菁雅洗完澡,擦干身子,換上睡衣後,在他旁邊躺下。

    連舜側身抱住他,兩人肌膚相貼。

    就算什麼都不做,也已經很滿足了。

    兩個人就這樣度過了一夜。

    連舜出院後,為了慶祝他們復合,由林溪白做東,辦了一次聚餐。

    連悅也沒想到,她這次竟然吃到了他哥哥嫂子的瓜。

    藍菁雅有個大學同學,她們從超市買完食材,出來的時候,他們剛好遇到。

    那男人身材不錯,畢竟跟她一樣,都是學散打的。

    得知他們買東西是為了聚餐,他問︰“我可以一起去嗎?”

    連悅一下就看出來他對她嫂子的企圖了。

    她扯了下嫂子的衣袖,小聲問︰“你覺得呢?”

    藍菁雅︰“多個人會不會熱鬧點?”

    連悅點點頭。

    說實話,她挺想看到她哥吃醋的樣子的。

    藍菁雅對那個大學同學說︰“好,那就一起吧。”

    男人道︰“我送你們。”

    “不用啦,我們開車過來的。”

    “那我開車,在後面跟著你們。”

    藍菁雅應聲︰“好。”

    幾個人一起到了空曠的後花園,那里已經擺好了燒烤架,以及火鍋。

    初春吃燒烤,別有一番滋味。

    藍菁雅看到正在串肉的男友,一臉幸福道︰“今晚辛苦啦。”

    “應該的。”他說。

    祖煥他們也來了,藍菁雅將大學同學帶到大家面前,“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大學同學虞尹。”

    大家三三兩兩地打過招呼,開始烤肉。

    虞尹戴上手套,很隨意地笑著,特別勤快地去幫忙。

    烤好第一根串串,他率先遞給了藍菁雅。

    旁邊的連舜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虞尹︰“不吃嗎?”

    藍菁雅朝他笑笑︰“不用了,你自己吃就好。”

    連舜將她攬進懷里,道︰“我會給她烤的,不牢你操心。”

    虞尹唇角勾了勾。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她男朋友,連舜。”

    虞尹像是沒事人一樣︰“嗯,我知道。”

    他就是好奇,讓她喜歡了將近八年的男人到底是誰。

    現在見到了,倒是真的會生出一種自愧弗如的感覺。

    不過,他倒是挺想看到這位連總吃醋的樣子。

    烤完肉後,大家都離開了燒烤架,坐下吃飯。

    虞尹裝作無意識地撞了連舜一下,而後坐到了藍菁雅旁邊。

    連舜身子一側,躲開了,他淡淡瞥了虞尹一眼,但對方就跟沒看到似的,只顧給藍菁雅夾已經涮好的肉。

    考慮到大家的口味不同,他們就弄了個鴛鴦鍋。

    虞尹拿著漏勺,把涮好的牛肉片從不辣的湯底里面舀了出來,放到藍菁雅的碗里,唇角瘋狂上揚︰“你多吃點。”

    藍菁雅偷瞄了眼坐在她左邊的男人,沒發現什麼端倪,朝虞尹笑笑,說︰“沒事,我夠得著,你吃你的就好了。”

    虞尹就像是沒听見一樣︰“你還喜歡吃什麼?我給你夾。”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了。”藍菁雅搖搖頭,給虞尹遞過去一瓶果汁。

    虞尹把瓶蓋擰松,又把飲料遞了回去︰“那不行,我得照顧好你,你不是最愛喝果汁了嗎,拿著。”

    藍菁雅用手擋回去︰“你喝吧,這是我給你拿的。”

    虞尹眼底帶著笑意︰“那我真的喝了啊。”

    他邊說邊把藍菁雅面前的杯子倒滿了。

    連舜坐在虞尹旁邊,看著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心髒就像是裹上了一層灰蒙蒙的霧氣。

    他現在很想發脾氣,但又覺得這樣不太好。

    他盯著藍菁雅的眼眸出神,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一股又一股的酸脹感時不時地從心房里地涌上來。

    連舜安靜了會兒,拿起筷子給藍菁雅夾菜,他想告訴她這位同學她想吃什麼他都可以夾,用不著他;想讓他知難而退,但這種場合說他們的事情,他實在有點抹不開嘴——

    兩分鐘後。

    連舜拿筷子戳了戳自己面前的盤子,瞪了眼虞尹,終于將自己想說的話說了出來︰“行了,我女朋友我自己會照顧,你就別獻殷勤了。”

    虞尹卻笑笑︰“好,那你可一定要照顧好她,不管什麼時候。”

    “那是當然。”連舜的語氣不容置喙。

    吃完飯後,虞尹跟其他人打過招呼後就回家了。

    他走到藍菁雅面前,聲音平靜︰“謝謝款待,你們結婚一定要給我發請柬。”

    藍菁雅唇角上揚,笑眯了眼,對他比了個“ok”的手勢,“放心,少不了你的。”

    送走虞尹後,連舜朝藍菁雅走過去,開門見山道︰“我有事想跟你說。”

    藍菁雅抬眸看向他,雙手交叉而握,扯了下嘴角,點點頭︰“你說吧,我听著呢。”

    “不能在這里,”他握住她的手腕,“跟我來。”

    藍菁雅捂住嘴,將哈欠憋了回去,她有些困了,但還是低低應了聲,跟他走了。

    連舜將藍菁雅帶到花園前面的噴泉,手臂彎起,半環住她的腰身,對上她的視線,道︰“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喜歡你?”

    她身子半仰,對上他的視線,“嗯,我知道。”

    他停頓了一下,又道︰“那個虞尹,是不是喜歡你?”

    藍菁雅盯著他的深邃雙瞳,舌頭都有些打結了︰“什、什麼?”

    連舜伸手揉了把她的軟發,“那個男人喜歡你,我看出來了,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吃醋了。”

    藍菁雅有點懵。

    思考兩秒,她組織好語言︰“他沒跟我告白過,我一點都不知道,我……我和他只是同學關系,你別吃醋了。”

    看到她這副樣子,連舜忍不住輕笑︰“你心里只有我,所以別的男人對你好你都自動忽略了是不是?”

    他很想吻她,就現在。

    “明知故問。”藍菁雅抿著唇角,眼眸亮晶晶的,聲音也帶著黏膩的甜。

    她現在是真的開心,但又莫名有些害怕,她擔心連叔叔和連阿姨不會接受她。

    但是,他向她承諾過的,應該不會不算數吧。

    藍菁雅的自我認知很明確,她屬于那種喜歡上一個人就會死心塌地對他好的那一類。

    從步入高中開始,從她意識到自己喜歡連舜開始,她的心里就一直只有他一個人。

    她安靜地站在那里,一句話都沒說,但是情緒卻一股腦地涌了上來。

    藍菁雅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這些,她告訴自己,應該相信他的。

    一切都會解決好的,他是最厲害的。

    他一直都是她的天使。

    “小雅,你還記得這個嗎?”

    連舜從他的錢包中掏出寫有“藍菁雅”三個字的胸牌。

    藍菁雅低頭仔細地看了看︰“這不是我送給你的胸卡麼?我還以為你扔掉了,沒想到這麼久還保留著。”

    “這張胸卡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我怎麼可能扔掉。”

    “那你說,什麼意義啊?”

    她輕笑著,故意這麼問,想要他將那些片段再回憶一遍。

    他扯唇︰“你跟我的第一次告白。”

    高三畢業,她跟他告白,還將自己的胸卡送給了他,美名其曰︰“以後,藍菁雅就是屬于你的啦。”

    他當時拿到了胸卡,卻沒答應她的告白。

    過了沒多久,連舜準備好了送給她告白禮物,重新跟她告白了一次,他們才在一起。

    他說︰“先告白的人應該是我才對,你搞反了。”

    連舜握住她的腰,手上一使勁兒,把她攬在懷里︰“那你還記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藍菁雅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聲音略微發顫︰“就是……就是你給我講題的時候。”

    她比了個超級大超級圓的月亮︰“很早很早,我高一就喜歡你了。”

    連舜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還好我出現得早,不然還不知道你會跟哪個混蛋早戀。”

    “怎麼會呢,我那麼乖,不可能早戀的。”

    連舜抱著她,有些動情,唇角難得勾了勾︰“萬一有混蛋追你呢,你那麼弱,說不定就會跟別人跑了。”

    藍菁雅腦筋轉了轉,笑著問他︰“最後不是跟你跑了麼,這是不是代表著,你就是那個混蛋?”

    父母剛走那段時間,她總是做噩夢,連舜不跟她一個學校,但高三每次放假,他都會來軍禮私高看她,給她講題,跟她說很多話,帶好多好吃的。

    別的女孩子都很羨慕她。

    藍菁雅從他懷里掙脫開來,盯著連舜看了又看。

    他是她從情竇初開到現在,唯一喜歡的男孩子。

    連舜現在的模樣和她多年前在籃球場上見到的那個少年其實也沒什麼不同。

    只不過,現在的他多了幾分成熟內斂,少了幾分稚氣灑脫。

    但,那都是他。

    無論變成什麼樣,她都喜歡著。

    連舜捏了把她的臉︰“小丫頭變厲害了,敢這麼跟我說話。”

    藍菁雅撇撇唇︰“跟你開玩笑的嘛。”

    “我知道啊。”他笑笑。

    一陣冷風吹過,連舜的指尖輕輕劃過她的眼角,冰冰涼涼的觸感惹得藍菁雅身子一顫。

    連舜今天穿了件黑色風衣,他將衣擺打開,把藍菁雅整個人都摟進了自己懷里。

    藍菁雅往他懷里使勁兒蹭了蹭,溫熱的鼻息透過里面的那層衣服傳到男人的胸腔處。

    “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啊?”

    連舜沒回答,他吻上藍菁雅的眼角、臉頰,一路向下——

    繼而覆上她的唇,研磨輾轉,一下一下。

    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

    大概是一邊嫌棄她笨,一邊又忍不住教她解題的時候吧。

    怕被別人看到,藍菁雅想推開他,可內心的期盼太過熾熱,想法一出就立刻被自己扼殺。

    她想抱緊他,不讓他離開。

    藍菁雅被他吻得亂了心神,幾乎是不受控制地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連舜抬手輕捏了把她的臉,對上她的視線,低聲道︰“我們結婚吧。”

    一個月後,連舜和藍菁雅瞞著連爸連媽獨自領了證。

    她也想好了,婚禮可以過段時間再辦,叔叔阿姨他們那邊可能還需要點時間來接受她。

    周日下午,藍菁雅被連舜帶著,去墓園區看了自家爸媽。

    男人將花放到墓碑前,站在那里,挽著她的手,無比鄭重地承諾道︰“爸媽,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小雅的。”

    藍菁雅沒忍住,一閉眼淚就流出來了,她說︰“如果我爸媽還在,他們一定會支持我們的,我媽有點 攏 隙 崴怠 br />
    世界上沒有哪種感情是容易的,但只要我們認定了自己想要共度余生的那個人是誰,那就不要猶豫,一定要堅定地走到底。”

    連舜望向她,眼底飽含繾綣︰“爸爸會說什麼?”

    藍菁雅輕咳一聲,裝作一臉嚴肅的樣子,道︰“結婚了就代表你們進入了新的人生征程,小雅,你平時收斂點,別總對連舜發脾氣,你們兩個人一定要好好相處,夫妻之間不能有隔夜仇,有什麼話你們就攤開了說。”

    連舜握緊她的手腕,揉揉她的腦袋︰“感謝我岳父岳母養出了個這麼好的女兒。”

    藍菁雅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頭。

    頓了幾秒,她問︰“我們什麼時候去見你爸媽?”

    “也是你的爸媽。”

    “嗯,我知道。”她點頭應聲。

    連舜︰“我想帶你出去玩兩天,回來之後我們再去見他們,怎麼樣?”

    她攥緊他的手,“好啊。”

    他們回到別墅,簡單收拾了下東西,而後挑選了個比較近的景點,準備自駕游。

    連舜聯系了司機,他提著行李箱,和藍菁雅一起出了別墅。

    他們到達車庫的時候,司機已經在等著了。

    他將行李放進後備箱內,打開後座車門,牽著藍菁雅的手,和她一起上了後排。

    索性現在不算晚,可以出發。

    這輛黑色卡宴精致耐看,性能也很不錯。

    司機听從自家老板的指揮,先把車開去了附近的加油站。

    油箱滿了以後,一輛車、三個人一起踏上了自駕游的旅程。

    北城下面有個小縣區,風景特別美,古色古香的。

    那里鋪的全都是石板路,就連建築也是從古時一直保留到現在的,如果去散心旅行,又不想跑太遠,那里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北城市中心到那里大概有80公里的車程,但這中間卻有一段極其險峻的盤山公路。

    藍菁雅有些不安,她雙手交叉而握,緊張地摩挲著手掌。

    原因無外乎兩點,其一是因為她擔心連叔叔和連阿姨那邊還是不接受自己,其二就是——盤山公路。

    那段路多山且偏僻,一旦發生事故,傷者很有可能因為得不到及時的救治而死亡。

    想到這里,藍菁雅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連舜側眸,注意到她的身子輕晃了下,探身對司機說︰“把空調關上。”

    司機應聲︰“哎,好。”

    連舜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問︰“怎麼了?是不是冷?”

    女人搖頭︰“沒有,我沒事……”

    “別擔心,一會兒就到了。”

    連舜攬著她,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藍菁雅這心里卻不踏實,她睡不著,眼楮就不住地往上瞟。

    身邊的男人,還真是怎麼看都看不夠。

    高考過後,她和他告白,他沒有回應,只默默收下了她的胸卡,她以為他不喜歡她,沒想到後來卻真的得到了回應。

    她伸出左手,牽上他的手,手掌慢慢滑落,兩人十指緊扣。

    前後不過幾秒鐘,藍菁雅就燙紅了臉。

    她不想老實待著,用另一只手在他臉上蹭來蹭去。

    藍菁雅揚唇,笑著問︰“舒服嗎?”

    連舜︰“什麼?”

    幾秒後,藍菁雅縮回手,道︰“你的臉怎麼那麼燙……”

    連舜輕咳一聲,壓低聲音道︰“被你摸的。”

    她實話實說︰“好像在我摸之前你就這樣了……”

    說完,又忍不住在心里偷笑,原來會害羞的不止有她呀。

    司機在後視鏡里看到這一幕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這兩個人動作那麼親密,真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但事不關己無需多言,司機深知這點,他沒有多想,繼續開車了。

    黑色卡宴駛入盤山公路之前,突然開始下雨,春末的暴雨說來就來,豆大的雨點啪啪滴落在車窗上,發出聲響,弄得車里的人都莫名有些焦躁。

    司機降低了車速,默默往前開著。

    連舜開口,對司機說︰“累嗎?要不靠邊停車換我來開?”

    司機︰“我不累,而且現在停不了車,萬一後邊來車再出什麼事故可不好……”

    藍菁雅思考了下,說︰“那你千萬注意點,別著急,實在不行我們就先找個落腳點,明天再出發。”

    司機︰“好。”

    她說完,心跳不由得加速,臉上的緋紅也一直沒有褪去。

    藍菁雅伸手揉了揉太陽穴,透過車窗向外看,雨點砸在車窗玻璃上發出陣陣的“啪嗒”聲,她更擔心了……

    這雨好像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車緩緩駛入了盤山公路,司機全神貫注地開著車,不敢有絲毫懈怠。

    雨還在下,他也不敢開得太快,但又不能停下。

    突然,從後面駛過來一輛黑色豐田車。

    連舜也注意到了,後面那輛車好像已經不受控制……迅速朝他們的方向駛了過來。

    豐田車剎車失靈。

    連舜喊道︰“慢踩剎車!”

    藍菁雅在旁邊拉了拉連舜的安全帶——

    系好了就行,只有做好保護措施,真發生事故的時候傷害才能減輕一點。

    她淡淡地說︰“你坐好。”

    司機一時間也慌了神,方向盤打得太急,地面濕滑,車子不受控制地甩了個尾,緊接著,車頭又好巧不巧地撞上了前方山壁,驚險無比。

    再然後,“砰”的一聲巨響——

    碎石和泥土全都從山上滾落了下來。

    玻璃窗炸開的前一瞬間,藍菁雅下意識地把連舜推到後排角落,伸出雙臂緊緊地護住了身邊的人。

    事故發生的那一剎那,她什麼都來不及想,但那個動作就是出于本能。

    她要他好好的。

    以前都是他保護她,現在該輪到她來保護他了。

    只要他沒事就好,只要他沒事就好。

    她在心里默念。

    她把連舜整個人護在身下緊緊抱住,自己卻已經失去了知覺。

    玻璃窗炸裂,大雨混著血水,不斷地從女人的鼻尖上淌下來。

    司機也受了很重的傷。

    如果不是下雨的話,這場事故也許完全可以避免。

    連舜反應過來以後,立刻打了急救電話。

    他把藍菁雅抱在懷里,一直維持一個姿勢不敢動彈……

    他擔心自己稍微一動她的傷口就會止不住地流血。

    他把上身衣服脫下來,撕碎,用撕碎的襯衫將藍菁雅的傷口進行了簡單包扎。

    幸運的是,救護車很快趕來了。

    他幫忙把藍菁雅和司機一起送上了救護車。

    趕來的醫護人員見他上身已經破敗得不成樣子,身上好幾處還沾染了大片的血跡,眉頭一縮︰“你也受傷了?”

    連舜聲音止不住地顫抖︰“我沒有,全是她的血,你們能快點嗎,拜托了……”

    醫護人員點了下頭︰“我們會盡快的,你也別太擔心了。”

    連舜語塞。

    他怎麼可能會不擔心?

    他現在恨不得躺在那里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她。

    一路上,連舜就在她旁邊默默守著,一言不發,望向藍菁雅的眼神卻異常溫柔。

    連舜覺得眉毛上方有些疼,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拿下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手上已經沾滿了血。

    應該是被剛才炸裂的玻璃小碎片劃傷了,不礙事。

    旁邊的醫護人員注意到了他的動作,說︰“你別用手踫了,來,我先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連舜拒絕︰“不用了。”

    醫護人員︰“你們是情侶吧?你要是想好好照顧她,那就應該先把自己照顧好,你說是不是?”

    他沉默兩秒,才說︰“那麻煩你給我處理下。”

    半小時後,救護車終于到了距離事故現場最近的醫院。

    藍菁雅進了急診室,她的後背傷的最嚴重,春天的衣服本來就單薄,某些細小的玻璃片已經扎進了後背,身體很多處都有傷。

    要做手術。

    醫生說,她至少要在醫院住上一個月。

    連舜處理好了所有的手續,藍菁雅已經被推進手術室了,他在門外等著,來回踱步卻沒能緩和一絲焦躁的心情。

    至于那輛卡宴,他已經給保險公司打了電話去處理。

    豐田車車主也受了傷,不過不算嚴重。

    那輛車,的確是剎車失靈了。

    連舜聯系了公司的代理總裁,讓他幫忙處理下最近的工作。

    他要留在醫院照顧她,等她徹底好了再去公司。

    連舜站在手術室門前,手指攥緊。

    他覺得自己有點可笑,經常說她太弱了,最後還不是她保護了自己,因為他受了那麼重的傷……

    這個丫頭真的是傻。

    他站在那里,走了許久,又拿出手機給爸媽打了電話,簡單說明了自己這邊的情況。

    “喂,媽,是我。”

    連媽媽︰“兒子,怎麼了?”

    連舜用最簡短的話向她描述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什麼?車禍?藍菁雅受傷了正在手術?”連媽媽擰起眉,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听到這些,她竟有些站不穩了,如果不是連爸扶著,她可能早就栽倒在了一旁。

    連舜的父親听到自家媳婦的話,面色不由一怔。

    不用細說,他也大致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連舜︰“嗯,我們在襄縣第一人民醫院,媽,我最近要照顧她,可能沒辦法回家了,你們如果有時間可以來看看,不來也沒關系……”

    “媽媽知道了,你別太難受,只要小雅她沒事就好……”

    連媽媽雖然沒有經歷這場車禍,但听到兒子低啞的聲音,她也像從鬼門關繞了一圈才回來似的,心有余悸。

    要是她兒子出了事,她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雙手緊握,心跳得厲害。

    藍菁雅這孩子,居然能為她兒子做到這份兒上……

    如果藍家爸媽還在,她也是父母手心里的小公主啊。

    兒子喜歡就好,他們幸福就好。

    他們做父母的,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呢?

    如今發生了這種事,他們還有什麼理由拒絕她做他們的兒媳婦呢?

    說句不中听的,如果不是藍菁雅,她兒子都有斷條手臂也不是沒可能。

    連媽心軟道︰“咱們倆有空去一趟醫院吧,去看看那孩子。”

    連父繃著一張臉︰“要去你去,我不去。”

    “嘿,你這老東西,小雅可是因為你兒子才受傷的!”

    連父沉默。

    連媽︰“你也別意難平了,我跟你說,小雅還真比你看上的那些名媛千金都好,最重要的是,咱們兒子喜歡,你這個老古董,一大把年紀了還不知道破除門第之念。”

    連父沉默了好一陣子,擺擺手道︰“好好好,我去,我接受她這個兒媳婦,我全都接受,等小雅傷好了,我們就選個好日子,讓他們倆辦婚禮。”

    連媽媽滿意地點頭︰“這才對嘛。”

    藍菁雅的手術很成功。

    但醫生說了徹底恢復至少需要一個半月。

    這期間每隔兩天還要換一次藥。

    連舜給她拿來了病號服,藍菁雅接過去聞了聞,一臉嫌棄地說︰“我不要穿。”

    連舜︰“是嫌髒嗎?”

    她點點頭︰“嗯,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穿過了。”

    連舜︰“那你有沒有帶很寬松的衣服?”

    藍菁雅指了指門口那個箱子,說︰“行李不是在那邊,你去找找。”

    連舜在行李箱里翻了一陣,終于找到了兩件適合藍菁雅現在穿的衣服。

    連舜轉頭問她︰“那個……你的內衣還換嗎?”

    她糯糯地嗯了一聲︰“換,你給我換。”

    連舜愣住,定定地看著她。

    她扯唇輕笑︰“好了,跟你開玩笑的。”

    話音未落,又補充道︰“我自己可以。”

    藍菁雅之前的衣服上都是血跡,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洗掉。

    最近她不能洗澡,連吃飯也只吃一些流食,因為走動實在不便,一用力身上細小的傷口就疼得不行,這些流食剛好正好也省去了上廁所的時間。

    藍菁雅住院的第三天,連舜爸媽來看她了。

    直到現在,她還是只能在床上躺著,稍一挪動,傷口就會疼。

    她半躺在病床上對連舜使眼色。

    那表情好像就是在問他,自己該怎麼面對他們。

    連舜朝她笑了笑,用唇語說︰“別怕,有我。”

    連父︰“你們母子倆先出去,我跟小雅有話要說。”

    連舜皺眉︰“爸……”

    連父厲聲道︰“出去。”

    連舜一臉不情願地被他媽拉出了病房。

    “兒子,別擔心,你爸已經同意了。”連舜媽媽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道。

    連舜听到這句話,懸在半空的心終于落了地。

    再開口的時候,他的聲音里透著欣喜︰“真的?我爸他真的同意了?”

    連媽︰“當然是真的,媽媽還能騙你嗎?”

    連舜抱住她,情緒略微激動︰“太好了,太好了。”

    病房里。

    “真打算嫁給他了?小姑娘,我告訴你,現在後悔還不晚。”

    藍菁雅那雙眸子很清澈,又帶著不可名狀的堅定︰“是,叔叔,有些話說出來也不怕您笑話……”

    她頓了頓,接著道︰“我愛連舜,我要和他一起過下半生。”

    連父點點頭,說︰“但我還是想給你一些建議……”

    藍菁雅耐心地傾听他講的每一句話。

    他說的全都是經驗之談。

    夫妻間的相處之道,為人處事之道。

    藍菁雅微笑著對他說︰“謝謝叔叔,您說的我一定會努力做到的。”

    連父微微頷首︰“我看啊,等你出院了,你們就找個時間辦婚禮吧。”

    “謝謝叔叔。”藍菁雅嘴角上揚。

    “咳,是不是該改口了……”

    藍菁雅︰“爸……”

    “哎,這才對!”連舜父親嘴角不自覺得向上一掀。

    藍菁雅出院後,背上的小傷口還未完全恢復。

    回家休養了一陣子,連悅給她送來了傷痕修復膏,她天天抹,婚禮之前終于徹底好了。

    七月八日,她穿著漂亮的婚紗,和連舜在一個小島上舉行了婚禮。

    一年後,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

    連悅和林溪白暫時沒有要孩子的打算,他們還年輕,不著急。

    不過,那次妹夫說,如果他和悅悅有了孩子,就給小孩兒取名“林余”,只有這樣,那小孩兒才能時刻明白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父母是真愛,他只是意外。”

    藍菁雅听完忍不住哈哈大笑。

    她覺得,自己能和這麼一大家子人一起生活,真的是太幸福了。

    【全文完,樂尋/2020.2.4】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一路默默陪伴的小天使~愛你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