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穿成假千金後我親爸暴富了

第66章 (番外一)

    次日清晨九十點鐘,沈奕緩緩睜開了沉重的眼楮。此刻,麻藥的藥性似乎已經漸漸退去,她的腹部開始有了些隱隱的酸痛。

    沈奕咬牙“嘶”了一聲,抬起胳膊,想掀開被子看看傷口。誰曉得,她的右手比眼皮還要重,仿佛被什麼東西壓著一般。

    沈奕深呼一口氣,試圖抽動自己的胳膊。

    一次、兩次,沒成功。

    第三次,沈奕順利抽回了自己的手。只不過與此同時,她也順帶拔|出來一個亂糟糟的腦袋。

    沈奕望著男人額頭上方高高翹起的頭發,怔了片刻後,抿著嘴笑出了聲。

    “你昨晚沒回家嗎?”沈奕撥了兩下他的呆毛︰“好狼狽啊。”

    “怕你醒來後找不到我。”

    顧清書微微俯下身,與她額頭相抵,沉聲問︰“沒發燒。這幾天傷口可能會發炎,如果身體上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時告訴我。”

    沈奕眨巴了兩下眼楮︰“知道啦,顧醫生。”

    過了會兒,她見顧清書實在太緊張了,又連忙安慰一句︰“我沒事的。你放心,我不怕疼。”

    顧清書挑了挑眉毛,面有懷疑︰“真的不怕?”

    “不怕不怕的!”

    沈奕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你看,麻藥已經退了,我也沒覺得多疼,現在還能好好的跟你說話不是。”

    麻藥……

    顧清書瞥了眼她的腹部後,斂下長睫,薄唇也抿成了一條直線。

    按照時間推算,麻藥的時間還沒完全過去,因而沈奕現在覺得沒多疼,不代表她待會兒也會覺得不怎麼疼。

    他到底該不該告訴沈奕真相?

    還是說……讓沈奕再開心一兩個小時?

    顧清書沉思片刻,選擇了將事實埋藏于心底。

    然而,他很快便嘗到了隱瞞的苦果。

    兩個小時後,沈奕狠狠掐著他的手背,痛得倒吸一口涼氣︰“顧清書,我傷口好痛。”

    顧清書心疼地撥開她嘴角的碎發,安慰道︰“過會兒就不痛了。”

    沈奕忍了一會兒,搖了搖腦袋︰“還是好痛,而且是里面痛。顧清書,你是不是忘了把手術刀從我肚子里取出來了。”

    她記得自己很久以前看過一則新聞,說醫生在縫合患者的肚子時,一個沒注意,將手術刀落在了患者的腹部之內。

    沈奕原本只覺得這則新聞很搞笑,可直至,她才能感同身受。

    肚子里藏了把手術刀,明明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好不好!

    沈奕期待地望著顧清書,希望顧清書能給予自己一個否定的答案。

    “我想想。”

    顧清書沉默了兩秒鐘,低低“唔”了聲︰“手術刀倒是取出來了,可是……”

    “可是!”沈奕瞪大了眼楮。

    顧清書單手杵著下巴,薄唇微抿,一臉嚴肅地盯著她的眼楮︰“沈奕,怎麼辦?我好像把手術用的鑷子忘在你的肚子里了。”

    沈奕︰!!!

    “顧清書,你技術太差勁了!”沈奕怒目圓睜,發泄著心頭的不滿。

    顧清書淺淺勾起唇,無奈輕笑︰“是是是,我技術差,我再練練。”

    沈奕︰QAQ

    顧清書應該只是開個玩笑哄她的吧?

    她肚子里,應該是空的……吧?

    不得不說,對鑷子的恐懼削弱了身體上的疼痛,等沈奕反應過來時,她已經有兩個小時沒喊過痛了。

    難不成顧清書是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才會故意來嚇她?

    沈奕漸漸恍然大悟。

    為了不浪費顧清書的美意,沈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刻意去挑釁他,再度重復上述的那些對話。遭到顧清書接二連三的恐嚇後,沈奕肚子也不疼了,頭也不痛了,一切都是那麼完美。

    沈奕和顧清書的這一通胡言亂語,她自己倒沒覺得有任何不妥,可相同的話落在旁人耳朵里,卻有著完全不一樣的含義。

    醫院的小護士來查房時,每每听到兩人的對話,總會羞得臉紅心跳,三分鐘內做完所有的工作後,立刻出門,半刻也不敢多待。

    什麼“你把我弄痛了”,什麼“你技術不好”,什麼“我再多練練”……

    虎狼之詞!

    ……

    在醫院養了半個月後,沈奕順利出院了。然而出院只代表著她已經康復,並不能代表她已經和以前一樣,可以活蹦亂跳無所顧忌。

    出院後的前三個月,沈奕重活干不了,輕活又有人搶著干。她完全成了一尊被人供在祠堂上的祖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過上了舒適且墮落的幸福生活。

    實在閑得發慌的時候,沈奕偶爾會在網站的旮旯角落里,翻一些她之前從來不感興趣的新聞。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突然看到了關于“剖腹產”的消息。

    剖腹產。

    顧名思義,剖開腹部,將小娃娃從肚子里取出來。

    和闌尾炎手術一樣,同樣要上手術台,同樣要用手術刀,同樣要一刀、兩刀、三刀……

    看到這兒,沈奕不免有些後悔。

    她為什麼沒有早點看到剖腹產的消息,如果早點知道,她就可以讓過劇情和生娃娃同時進行,省得她今後還要再遭一份罪。

    不對。

    沈奕甩了甩腦袋,很快清醒過來。

    她提前曉得也沒用啊,顧清書又不是婦產科醫生!

    沈奕遺憾地將手機扔到床頭櫃,既而趴到枕頭上,重重嘆了聲。

    “怎麼了?”

    顧清書闔上了手中的書本,疑惑地偏頭看她。

    沈奕悶悶不樂地說︰“顧清書,你為什麼不是婦產科醫生。”

    顧清書眉頭蹙了蹙︰“婦產科醫生?”

    沈奕雙手撐著下巴,可憐巴巴地望向他︰“如果你是婦產科醫生,你就可以將小娃娃從我肚子里取出來了。”

    小娃娃?

    顧清書更迷惑了。

    沈奕的肚子里肯定沒有什麼所謂的小娃娃,那她說這句話的意思是……

    顧清書抱拳咳了聲︰“你想要個小娃娃?”

    “想啊。”

    沈奕此時還沉浸在過去的回憶里,不假思索地回答了顧清書的問題。

    她絲毫沒有發現,當顧清書得到了答案之後,無聲地嘆了嘆,再將書本擱在一旁的床頭櫃上,接著關燈、拉開被子、把沈奕攬進懷里。

    一氣呵成。

    “怎麼關燈了?”

    沈奕納悶地問︰“今天你要睡這麼早嗎?”

    “唔。”

    黑暗中,顧清書的嗓音藏著濃濃的沙啞︰“不睡覺,先干點別的。”

    “干、干什麼?”

    沈奕縮著腦袋,心里開始出現不祥的預感。

    顧清書一把把她撈回來,將她禁錮在了身下,悶悶笑了兩聲。

    “練練技術。”他說。

    “順便……再生個小娃娃。”

    恬不知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