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和資方大佬隱婚後gl[娛樂圈]

第27章 chapter 27 (19)

    乘上薄暮輕告訴她的大巴,前往她所在的游樂場。

    大巴上很熱鬧,人聲嘈雜,充滿著生活氣息。葉之桃已經很久沒有在人群中這麼坦然地做自己了在電話里和薄暮輕低聲交流時,語氣都是止不住的歡快。

    薄暮輕見她開心,就問她︰“你喜歡這里,如果某一天你想息影了,我們可以考慮搬過來住。”

    葉之桃開口就說“好”,但她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萬一哪天,我紅遍全球了呢。大家都認識我,那就很難辦了。”

    “也是,我們桃桃可是要拿國際影後的。”

    她倒是認真去想之後的生活︰“這樣也很好啊,這樣走到哪里,都有人熱情的招待你。”

    大巴到站,葉之桃在一個廣場旁邊下了車。廣場很熱鬧,有不少歌手在唱歌。葉之桃特別喜歡這種氛圍,和薄暮輕夸了兩句。

    她不經意地朝廣場上瞥了一眼,發現有人正懷抱著吉他求婚。葉之桃和薄暮輕說道︰“我看到有人在求婚!”

    薄暮輕問她︰“那你喜歡這樣的求婚嘛?”

    葉之桃回答︰“挺浪漫的,不錯不錯。不過你問這個干嘛,你要和我求婚哦?”

    薄暮輕笑笑︰“沒有,就是做個參考啊。畢竟已經結婚好幾年,總得考慮舉辦婚禮的事情,不然奶奶她們又要覺得我委屈你了。”

    葉之桃買了張游樂場的票,走了進去︰“那到底是奶奶覺得你委屈我,還是你覺得委屈我?”

    薄暮輕說道︰“都有,但更重要的是,我想給你一個婚禮了。”

    葉之桃臉色微紅︰“你怎麼在電話里說這個,這種事不應該當著面說嗎?你人在哪里,我怎麼沒找到你。”

    薄暮輕給了她提示︰“你看到左邊那個最高的鐘塔了嗎?前面有個看台,你走上來。”

    葉之桃不滿道︰“還要我上來,你都不會下來接我的嗎?”

    說歸說,葉之桃還是走了上去。

    葉之桃沿著路標,慢慢走到了看台最高處,她搜尋了一圈,仍舊沒有看到薄暮輕的身影︰“你到底在哪?再不出來,我就不找了。”

    她感覺她這一天過的,就好像是一個尋妻記。

    就在這時,薄暮輕讓她往下看。葉之桃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看,不遠處游樂園的空地上,擺著一排積木。一個孩子抬頭看了葉之桃一眼,突然蹲下來伸出手,那些積木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接一個的往下倒。

    在一分鐘的時間里,赫然出現所有葉之桃參演過的單人角色。葉之桃赫然就被這張碩大的海報給驚艷到了,她驚喜地問薄暮輕︰“所以你今天要我來,就是為了讓我看這個?”

    薄暮輕說道︰“朝天上看。”

    就在薄暮輕說完這句話後,一群無人機從地面上飛起,朝著葉之桃的方向飛來。

    葉之桃看著前面飛來的一排無人機,在她面前各自吐出一張彩色的卡紙。卡紙隨著無人機連成一片,最終匯成了一句話︰“WILL YOU MARRY ME ”

    葉之桃看著這一幕,整個人都愣住了。

    薄暮輕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桃桃,我由衷的希望,你人生的畫卷以後會更豐富多彩。當然,也渴望這副畫卷里有我。”

    “桃桃,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葉之桃猛地轉過身,薄暮輕站在她身後,微笑著看她。

    就過去這麼多年一樣。

    她難過的時候,她無助的時候,她努力的時候,她成功的時候,薄暮輕總是在她身後。

    而現在,她們將並肩一起,面對新的未來——

    “我願意。”

    章節目錄 番外

    時間過得很快, 一瞬間,和薄暮輕公開結婚,已經是第三年了。

    有片方十分應景地給葉之桃發來了一部名為《三年之庠》的劇本, 劇本講述一對小夫妻婚後三年的故事,影片定位是合家歡的戀愛喜劇片,給葉之桃的角色是女一。

    葉之桃本來不喜歡這個片名和題材, 打算隨便看幾眼就推掉, 沒想到看過後,發現劇本意外的還不錯。馬伯樂也強力推薦她參演, 並且給她擺了五條論據︰

    一是劇組團隊實力強勁;二是劇本身是熱門婚戀小說改編、有相當讀者基礎, 可以充分拓寬她的粉絲受眾;三是愛情喜劇片拍起來輕松,可以調劑下心情, 四是給錢多。

    當然葉之桃是被第四條打動的。

    只是要演別人的老婆,她還是要征詢一下正牌配偶薄暮輕的意見。

    “我去演一部婚戀愛情片怎麼樣。”

    在某個共同迎來的清晨, 葉之桃趴在薄暮輕的胸口這麼問了。

    “你喜歡就行。”

    薄暮輕摸了摸她的頭發, 不過很快,就有了另外一個問題。

    “有什麼特別的戲份嗎?”

    薄暮輕在乎的點一直都是那一個,不過她不在說出口, 但是會暗自在意。

    葉之桃搖頭︰“要公映的商業片, 不可能的。”

    她已經猜到下一句是什麼,又補充道︰“吻戲有三場,數量相對不是很多。”

    薄暮輕“嗯”了一聲。

    然後又說︰“那還和以前一樣吧, 六次。”

    葉之桃︰“……”

    薄暮輕和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定下這樣不成文的規矩, 劇里的吻x戲要加倍折算成不可描述還給她, 葉之桃含淚控訴薄暮輕商人本質的同時, 也只能接受自己暫無反攻之日的事實了。

    “這個不重要,”已經躺平多年, 葉之桃決定跳過這個話題,扭了個身很認真地看著對方,“講真的,你不覺得這個片名,寓意不太好嗎?也不是我迷信什麼的,我們剛好公開三年誒,看著總覺得怪怪的。”

    薄暮輕笑著,親了親葉之桃的額頭︰“桃桃,我們不會'癢'的。桃桃如果怕癢,我很樂意給你撓撓。”

    薄暮輕說撓就開始撓,兩人鬧了一會兒,葉之桃心想,都三年了還這麼精力旺盛,擔心片名寓意不好的她才是真的多慮了。

    總之,簽過合同之後沒過多久,葉之桃就進組了。拍了大概二十天,劇情進展到女主捉到有野女人勾引男主的證據,于是暗謀捉奸的時候,葉之桃突然發現,可能她並沒有多慮。

    薄暮輕已經三天沒和她通過電話了。

    微信消息回得也很慢,回信時間平均都在三小時以上,回得內容也很匆忙簡短,很多回復很明顯是語音轉文字,看起來著實有點敷衍。

    雖然知道薄暮輕是在西北某個景區小鎮考察新的項目,信號可能不好,但總不至于連電話都不能打吧。以前每次葉之桃進組,薄暮輕每天一個電話,風雨無阻,這麼一對比,現在就更可疑了。

    葉之桃自知自己是演戲代入感極強的人,擔心自己是因為入戲太深過于敏感,決定找一個旁觀者幫她理理清楚,想了半天,撥給了小藍。她倒不是懷疑薄暮輕出軌,但她擔心薄暮輕和她的感情變淡。

    婚姻向來都有這個問題,感情由濃轉薄,然後轉為親情,由孩子和責任感維持婚姻。

    只是葉之桃一直覺得,這個日子還很遠,突然一下有了跡象,她就有些受不了了。

    小藍離開了她的工作室自己創業去了,但兩人還是經常聊天,尤其是在吃瓜上,小藍工作忙,絕對不落後。

    只是這個問題,葉之桃有些難以開口。

    “小藍啊,我有一個朋友……”

    “你這個朋友,就是你自己吧。”

    一開口就被小藍戳破了謊言,葉之桃有些尷尬,不過她好歹是拿過影後的人,繼續面不改色,“不是我啊,是我大學朋友,人家是直女。我這個朋友和她老公最近有一點問題跑來和我訴苦,我想我也不懂夫妻相處啊,就幫她咨詢一下你了。”

    小藍最近在研究星座佔卜,和她的婚禮策劃工作室結合起來,搞得紅紅火火。听葉之桃一番隱去了部分細節的描述後,小藍一拍桌子,斬釘截鐵地說︰

    “不用懷疑,這個男的八成是出軌了。”

    “……”葉之桃說,“絕對不可能是出軌,我敢保證,只是婚姻除了出軌,還有很多別的問題啊。”

    小藍說︰“不是,我給你說啊之桃,你說的你朋友和她老公,他們兩個人都經常出差,這個前提就很有問題啊!男的有錢,智商又高,這就更危險了,偷吃完一點證據都不會留的。讓你朋友快裝監控取證吧,離婚還能分多點錢。”

    葉之桃︰“……”

    小藍看星座,八成就是大忽悠。

    葉之桃嗯嗯地應著,實則沒有听進去,薄暮輕又不是某些下x半X身控制上半身的男人,這點上是無需懷疑的。

    只是小藍的下一句,好像有點戳中了葉之桃的軟肋。

    小藍神神秘秘地壓低了聲音,說︰“不過你要說,你朋友是感情一直很好,只是最近出差了才開始異常,那倒還有一種可能。”

    葉之桃問︰“什麼可能?”

    小藍說︰“舊情復燃啊!我見得多了,一直恩恩愛愛的,男的參加完同學聚會就開始心懷鬼胎。你問問你朋友,她老公最近對她態度有沒很敷衍。”

    葉之桃不信︰“是出差了,不是同學聚會啊。敷衍什麼的,好像也還好……”

    “他鄉遇故知行不行?”小藍說,“你朋友有沒有告訴你,她老公有幾任前女友,初戀在哪里?”

    “……”

    葉之桃愣住了。

    她還真不知道薄暮輕的情史。

    按理說結婚三年,兩人之間,應該把各自的底兒都掀干淨了才對。葉之桃這邊的確如此,但薄暮輕卻不是,她們在一起時的對話過于日常和溫馨,無人提起會引起不愉快的話題。也因此,薄暮輕以前交往過幾任,是男是女,分手原因等等,作為現任妻子的葉之桃一無所知。

    掛了電話,葉之桃在劇組安排的酒店里走來走去,小藍那句像是危言聳听的話,她越想越覺得有點道理。

    她真的對薄暮輕過去的情史一無所知。

    今天的薄暮輕也是直到晚上才給她發消息。葉之桃滿腦子糾結著前任的話題,隨意聊了兩句有的沒的,就直奔主題。

    葉之桃在輸入框里打了刪刪了打︰“暮輕,我問你一件事喔。”

    薄暮輕依舊是過了幾分鐘才回復︰“什麼事?”

    “在我之前,你有別的喜歡過的人嗎?”

    這次對面隔了更久才回答,只有一個字︰

    “有。”

    明明知道人人都有過去,然而葉之桃的心還是一下子沉下去。

    看吧!她就知道有!薄暮輕藏著掖著這麼多年,她不問還真就不說了!

    她剛想裝作不在意地追問,薄暮輕的下一句來了。

    “是你媽媽,你也知道的,桃桃。我們家都是顧青曼的影迷。”

    葉之桃︰“……”

    搬出她媽媽做障眼法,這不就更可疑了嗎!

    葉之桃的演技也繃不住了,無心聊天的她隨便聊了兩句就打算說晚安了,對方好像也並沒察覺她的異樣,道了晚安後就消失了,這讓葉之桃更加焦慮了。

    敷衍、掩飾、隱瞞情史……

    也許是入戲之後女主上身,葉之桃一晚上沒有睡好,她充分回憶起了自己編劇出身的超強臆想能力,漫長的夜晚,足以讓她在腦海里構造出一個假想情敵。

    像大部分少女一樣,薄暮輕的初戀大概發生在學生時代,能被薄暮輕喜歡上的女孩子,一定也是個厲害的人物吧?也許是年級第一、學生會長之類的風雲人物,擁有大長腿波浪卷,又清純又魅惑外表的學姐,兩個人來了一場難忘的校園戀愛,然後因為高考天各一方自然分手,時隔多年後,在xx景區偶然重逢……

    東方的天空剛剛放亮,一宿沒睡的葉之桃已經在腦內為薄暮輕編排出了一出精彩的初戀故事。上午的拍攝是強打精神完成的,拍做飯戲的時候還險些切到手指,結束拍攝後,葉之桃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她按著發疼的太陽穴問助理︰

    “我的下一場戲在什麼時候?”

    助理答得飛快︰“A組的戲跑完了,B組要等兩天。”

    葉之桃去請了假,訂了一張飛機票。再不去見薄暮輕,她的腦洞真的就要開出天際了。

    ***

    葉之桃的探親路並不順利,因為她根本不清楚薄暮輕下榻的具體地點,並且沒有告訴薄暮輕要去那里。她嘗試去薄暮輕公司旗下的酒店,結果自然是撲了個空,于是她又打電話給了薄暮輕的助理,助理也含糊其辭,一會兒說薄暮輕在辦公室,一會兒說薄暮輕去到景點考察,總而言之就是在糊弄她,演技拙劣到她都懶得拆穿。

    總不可能去問薄暮輕本人吧?

    一籌莫展之際,還是得靠小藍。

    小藍一听說葉之桃的“朋友”已經上路了,興奮到丟下手頭的外賣來給她出謀劃策︰“都是iphone嗎?應該登過對方的id的吧?”

    葉之桃想了想說︰“是的。”

    小藍說︰“用‘查找我的iPhone’,可以定位同id的設備。這招我姐妹用過,特好使,你讓她試試看。”

    葉之桃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薄暮輕的id買了很多非常實用的app,她經常借來下載,熟練地登上去之後,按小藍說的操作,她有些緊張地攥著手機,屏幕顯示出一個正在搜索的小雷達,轉了幾分鐘才出結果。

    葉之桃更緊張了。她閉了閉眼,深呼吸了兩下,才睜眼看向屏幕。結果顯示有一個設備,在距離她20公里左右的地方。

    這應該就是薄暮輕的手機了。

    會是在什麼酒店之類的地方嗎……?

    把定位放大再放大,在看清精準定位到的建築物後,葉之桃呆住了。

    薄暮輕所在的地方並不是賓館或是酒店,而是醫院。

    定位到的這家醫院是X市最大的私立醫院,葉之桃帶著帽子口罩,進到門口的時候差點被保安大爺攔下來,無奈摘了口罩才放行。

    葉之桃把帽子也脫了,走向前台︰“你好,請問306號病房怎麼走?”

    前台的護士忙著活,頭也不抬︰“你是病人家屬嗎?麻煩登記一下。”

    在打車來醫院的路上,葉之桃又給薄暮輕助理打了個電話,小助理見瞞不住了才告訴她薄暮輕生病住院了,給她說了房間號和地址,葉之桃心急如焚,匆匆道了謝就掛了,掛完才想起來,對方沒和她說薄暮輕到底生了什麼病。

    葉之桃在登記條上勾了“配偶”那欄,遞回過去,前台這才一臉驚訝地抬起頭,捂住嘴指著她︰“你,你是……”

    葉之桃把手指放在唇邊做了個“噓”的手勢,小聲問道︰“能幫我看看她的住院原因嗎?她瞞著我,我今天才知道。”

    護士自然是不肯的。

    葉之桃只有磨蹭著,站在前台偷瞄,大概是折騰了太久頭昏眼花,一眼竟然瞄到了癌癥。

    葉之桃的臉色一瞬間煞白。

    “癌癥??”

    前台愣了,再看到葉之桃一臉慘白,連忙把她扶住,讓她坐下來,又給她倒了一杯水。

    “你——你告訴我,是癌癥嗎?她一直胃不好——”

    “什麼癌癥啊。”前台哭笑不得,“您妻子是急性闌尾炎手術住院。”

    葉之桃︰“……”

    她覺得自己真要冷靜一會兒。

    關心則亂,她真的亂成了一堆線團。

    葉之桃坐了一會兒,喝了幾口水,心里又開始浮起一堆問題。

    一個闌尾炎而已,至于瞞著她嗎,連電話都不打一個?

    難道還有什麼事?

    這個問題,在葉之桃敲開薄暮輕的病房後,才有了答案。

    “桃桃,你怎麼來了?”

    薄暮輕穿著病號服,短短二十天不見就瘦了一大圈,看得葉之桃心疼不已。她的聲音啞得不行,鼻音也很重,听上去像是重感冒一周還不見好轉的樣子。

    “病人術後有些感染,最近兩天感冒高燒,所以需要再觀察幾天才能出院。”

    主治醫生跟在她後邊一起進來,推了推眼鏡交代了情況就自覺離開了。

    薄暮輕拉著她坐到床邊,指了指自己的喉嚨,聲音因為扁桃腺發炎而變得嘶啞︰“聲音,听上去很嚴重,其實並沒有。”

    是因為這個才不給她打電話的嗎?

    葉之桃听得心里泛酸,把門關上就沖過去抱住了對方。

    “為什麼不告訴我?”

    小心地避開對方右下腹的傷口,葉之桃埋首于薄暮輕的肩膀上,聲音悶悶地傳出來。

    薄暮輕說︰“小手術而已,不想影響你拍戲。倒是你,怎麼找到這的?我交代過她們不要和你說。”

    薄暮輕的手撫上她的背,是久違的溫度和氣息,夾雜了一些消毒水的味道,很好聞,很溫柔,溫柔到葉之桃有點想哭。

    葉之桃說︰“我是你妻子啊,心靈伴侶靠心靈感應就能找到你的。”

    雖然和事實有出入,不過她的擔心依然不是多余的,要不是薄暮輕神神秘秘的,她至于在那瞎想嗎?想到這,葉之桃又有點生氣了。

    “你和她們說都不和我說,下次再這樣我真的會生氣的。”

    薄暮輕抱著她的手微微一緊,想要說些什麼,被葉之桃用嘴巴堵住了。

    “桃桃,感冒會傳染——”

    “你閉嘴。”

    這是非常有力道的一個親吻,葉之桃仗著薄暮輕現在沒有還手之力,用力親了薄暮輕好久才松開,看到對方剛才有些蒼白的唇被吸出了一點血色,滿意地笑了。

    “小小的懲罰。”

    薄暮輕笑道︰“這叫趁人之危。”

    因為感冒低燒,薄暮輕本來就有些鼻塞,再加上體虛,葉之桃剛剛那個蠻不講理的吻結束後,薄暮輕素來波瀾不驚的臉色泛起紅暈,靠在床上輕輕喘氣,深黑的瞳仁也泛起水光。

    這樣嬌弱的薄暮輕,讓葉之桃移不開眼。

    不過現在並不是時候,葉之桃趕緊挪開了視線。

    “暮輕,想吃什麼?我明天給你做。”

    薄暮輕有些意外︰“你不用拍戲嗎?”

    葉之桃說︰“我的下一場戲在兩天後。A組的都拍完了,B組的要等兩天,我看看能不能再擠點時間。”

    薄暮輕自然是不願的,只是她的反對在這個特殊的時候已經沒有往常的威力了,葉之桃和馬伯樂待久了,擺事實講道理的能力增進不少,一來二去薄暮輕也只能被動接受了。

    兩人又閑聊了一會兒,護工敲開門,送來了今天的晚餐。葉之桃打開看了下,雖然是粥,但里面的內容還挺豐富的,用了易于消化又營養的食材,看來護工很上心。

    “桃桃,我自己來。”

    薄暮輕想自己伸手去拿,葉之桃已經舀起一勺,確認溫度合適後湊到她嘴邊了。

    “啊——”

    她像哄小孩子一般地示意薄暮輕張嘴。

    薄暮輕︰“……”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薄暮輕還是乖乖地張嘴吃下了第一勺粥。

    葉之桃問︰“好吃嗎?”

    薄暮輕又吃了兩口,說︰“好吃。總覺得比前幾天的味道都好了一些。”

    葉之桃心疼,說︰“那你多吃點啊。”

    自從生病之後,薄暮輕的精神狀態事實上很不好,每天只有一小段時間可以工作,沒多久就犯困了,食欲也很低下,送來的三餐其實不錯,但她每天勉強吃不了多少,就都送回去了。

    這幾天她肉眼可見地瘦下去,還在想回家了要如何給葉之桃解釋,沒想到對方搶先識破了自己的隱瞞。

    “真乖。”

    卸下了平日的氣場和強勢,病弱的薄暮輕就像個乖寶寶,不哭不鬧也不反抗,乖乖地坐在床上,就著葉之桃的手小口地喝粥,簡直讓她的心都要化了。

    “話說回來,怎麼會來這邊考察項目?我記得你們公司沒有開發景點的業務吧。”

    薄暮輕咽下最後一口粥︰“之前沒有,現在有往旅游業發展的計劃。”

    葉之桃“噢”了一聲,說道︰“所謂的多點開花,對嗎?那也可以考慮一下別的行業呀。”

    薄暮輕吃完飯後恢復了一些體力,打趣道︰“別的行業,比如賣空調嗎?”

    葉之桃︰“……”

    多久之前的事情了,這人怎麼還這麼記仇!

    “不和你說了,你快給我坐好吃藥。不準抬杠,也不準不吃藥。”

    葉之桃像幼兒園老師一樣,把空的保溫盒收拾到一邊,轉身給薄暮輕掖好被角,塞過去兩片藥和一杯溫水,裝腔作勢地鼓起自己不存在的二頭肌︰“現在你可壓不過我。”

    薄暮輕拉過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寫著什麼,看著她意味深長地說道︰

    “過幾天就不一定了。”

    察覺到薄暮輕寫的是什麼後,小黃桃“唰”地一下,變成了一顆小紅桃。

    薄暮輕寫的是個“六”——葉之桃因為拍這個電影,而欠下的次數。

    就算是生病的薄暮輕,也有辦法輕易壓制她呀。

    葉之桃晚上並沒有離開,薄暮輕的病房里還有一張床,她晚上就在這里休息。

    第二天一早,葉之桃從旁邊的陪護床上醒來時,看到薄暮輕已經洗漱完畢在桌前開始工作了。氣色看上去比昨天好了很多,除了身上的病號服依舊顯示出她此刻還病著,從外表幾乎看不出來生病的痕跡。

    “不再多睡一會兒嗎?”

    薄暮輕的聲音還是有些喑啞,但比昨天好太多了。

    “不睡了。”

    葉之桃翻身起床,穿上鞋跑過去摸薄暮輕的額頭︰“燒退了?感覺好點了嗎?傷口呢,還疼嗎?”

    薄暮輕應道︰“都好多了。”

    “肯定是我起作用了,你還不讓我來,早告訴我多好啊。”

    葉之桃很得意,抱著薄暮輕又蹭了一會兒,哼著歌就扭到洗手間準備洗漱了。洗手池的水剛打開一秒,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咚咚咚”折返回來,說要問薄暮輕一個問題。

    薄暮輕放下筆︰“問我的情史?”

    葉之桃震驚了︰“你,你怎麼知道?”

    薄暮輕晃了晃手機︰“小藍和我說的。她昨天一晚上聯系不上你,早上問我知不知道你去哪了。”

    葉之桃;“??”

    薄暮輕說︰“然後我們聊了一回兒,小藍就說,你給她說有個朋友婚姻出狀況了,那個朋友打算去抓奸,擔心你去在人家兩口子的事里摻一腳,然後勸勸你,我就好奇你有什麼朋友婚姻,結果一問——”

    她故意看了葉之桃一眼;“我怎麼覺得,你的朋友,那麼熟悉呢。”

    “……”

    葉之桃訕訕笑了一下︰“編劇嘛,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葉之桃就閉嘴了。

    犯了錯的人,沒資格問問題。

    她打算回去刷牙洗臉,薄暮輕卻叫住她。

    “你不想知道我的情史?”

    葉之桃連忙豎起耳朵,但她表面上還要裝作不在意︰“悖  桓齬Ш亍!br />
    “桃桃,我的情史里,只有你一個人。”

    葉之桃猛地轉過頭。

    她看到薄暮輕眼里盛滿的溫柔——

    “不僅是這過去的三十一年,婚後的這三年,在未來,更多的三年,十三年,三十年,直到最後……”

    “——也都只有你一個人。”

    章節目錄 番外2

    作為一部小成本戀愛喜劇片, 《三年之庠》的拍攝持續了三個月便結束了,在六月的盛夏迎來了殺青。

    最後幾場戲是在劇中的男主老家補拍的,殺青宴便定在了這個城鄉結合部的某個農莊。劇組包了場, 一群演職員在院子里燒烤唱K,葉之桃等人則在包廂里頭吃飯喝酒。

    葉之桃一心想著早點見到薄暮輕,定了第二天早上八點半的飛機趕回海城, 因此大部分時間在埋頭苦吃,除了必要的應酬外沒怎麼喝酒。只是氣氛好了,其他人都喝了不少, 尤其是和她在戲中演一對夫妻的男主演。

    男主演名叫程鷹, 比葉之桃還要小一歲,出自科班, 勤奮又好學,和葉之桃相處得很不錯。

    程鷹前兩天剛和談了三年多的女友分手, 飯剛吃到一半就完全醉倒了, 把葉之桃當知心姐姐,拉著她的胳膊一邊訴苦一邊痛哭,兩邊的助理合力拉了好一會兒才把他拖到外邊醒酒, 回來後程鷹的小助理不停地給葉之桃鞠躬道歉︰

    “非常抱歉, 我家藝人情緒控制能力太差,給您添麻煩了。”

    葉之桃擺擺手︰“沒關系,這種事情也沒辦法, 都能理解的。回頭你好好安慰下小程吧。”

    又過了大約四十分鐘, 飯局接近尾聲, 導演提議來個大合照, 然而人頭湊到一堆才發現找不到男主。葉之桃左右看了兩眼,自己的助理和程鷹的助理都不知去向, 便離開座位自己去找人了。

    程鷹坐在木屋的台階上仰望夜空,似乎酒已經醒得差不多了。

    葉之桃拍拍他的肩︰“小程,好點了嗎?回來拍合照啦。”

    “就來了,謝謝之桃姐。”

    看到對方狀態已經恢復正常,葉之桃便放下心來,往後退了兩步,準備轉身回去。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程鷹的腦子醒了,身體還跟不上,從台階上坐久了一下子站不穩,他被腳底的台階絆了一跤,失去平衡就往葉之桃的方向撲過來——

    兩人呈現出一種詭異而尷尬的壁咚姿態。

    在娛樂圈已經混跡多年,葉之桃反應很快,推開男人之後的第一反應是四處張望,看看有無閃光燈或者紅外攝像頭的蹤跡。巡視了一圈之後,確認這個農莊四周都是樹木或者灌木叢,沒有狗仔們的容身之處,葉之桃才算松了一口氣。

    “程鷹啊,下次真的要注意點了。”

    葉之桃現在也有了些身為前輩的自覺,必要的時候會給關系還不錯的後輩一點提醒。

    “之桃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他一臉惶恐地給她道歉,葉之桃說︰“沒事,倒是你要注意好調節情緒,現在還算是工作時間,不要把私人情緒帶過來。”

    程鷹又忙不迭道歉,葉之桃知道他是無心的,這事就翻篇了。

    在影片後期制作時,葉之桃和程鷹又聊了幾次,知道他已經從失戀走出來,目前正在拍另一部電影,便放下心來。

    轉眼到了第二年,《三年之庠》選在情人節檔期上映,和同期的青春疼痛片比起來,劇本上更有人氣,題材也更接地氣,再加上葉之桃的強力加盟,上映首周末就斬獲了近億票房。在電影的高人氣之下,社交平台上逐漸有嗑男女主真人CP的粉絲出現,連“櫻桃CP”的超話都成立了,甚至在電影播出的第五天逆流而上,沖到了熱搜前二十名。

    葉之桃很郁悶。

    已婚婦女的營業cp,也有觀眾愛嗑嗎?

    刷到熱搜的時候,葉之桃剛好在外地路演的最後一天,下了班就匆匆趕飛機去了。薄暮輕雖然從來不說,但葉之桃知道,她心里總是在意的,她可以擋下那些別有用心的黑料和八卦,但無法控制網民的自嗨和狂歡,如果看到了肯定會不開心的。

    下了飛機,葉之桃有些意外地發現,薄暮輕已經在機場等她了。

    畢竟小別勝新婚,葉之桃戴著口罩,興奮地拉著箱子一路小跑,直接撲到對方懷里,蹭了一會兒才仰頭問道︰

    “你怎麼來了?我記得你助理和我說,你晚上有會,她來接我。”

    “會議提早結束了,”薄暮輕接過箱子,和葉之桃十指相扣,拉著她往停車場走,“因為太想你,我就來了。”

    薄暮輕的情話總是這麼樸實無華,又輕易地讓葉之桃心花怒放。

    近期又開始入戲的葉之桃戀愛劇女主上身,用甜膩膩的嗓音回道︰“可是人家想要你想人家的證據嘛。”

    薄暮輕拉過她,在額頭印下一吻︰“一個夠不夠?”

    “不夠,”葉之桃在口罩下倔強地撅起嘴巴,口罩凸起一個小小的弧度,“還要更多。”

    一上了車,薄暮輕幫葉之桃把口罩扯下來,隨後欺身而上,給了她一個長達五分鐘的法式深吻。

    “現在夠了嗎?”

    “夠,夠了……”

    葉之桃被親的七葷八素,眼前都開始冒星星。

    薄暮輕摸了摸她的頭發,看著葉之桃笑道︰“你也太容易滿足了。”

    “知足常樂不好嗎?”

    葉之桃嘴硬,肚子卻開始叫了起來。一路上沒怎麼吃東西,空空如也的胃後知後覺地給她發出了警告。

    薄暮輕說︰“我帶了幾盒水果,先吃吧。”

    車後座放著三盒水果,葉之桃取過來一盒一盒打開,一盒黃桃,一盒水蜜桃,一盒剝好的無籽葡萄……

    葉之桃︰“?”

    怎麼都是t o?

    她警醒地看了薄暮輕一眼。

    薄暮輕裝作沒看見。

    為了試探薄暮輕,葉之桃將一塊水蜜桃湊到她嘴邊。

    “嘗嘗?”

    薄暮輕說︰“晚上再說。”

    葉之桃︰“……”

    薄暮輕︰“我不喜歡吃這種桃子。”

    葉之桃︰“……”

    葉之桃是下午六點到的機場,從床上渾身酸痛地爬起來時,已經是十二點了。這段時間她忙著干活,壓根沒有時間看手機,等她終于想起,自己應該給馬伯樂和艾米報告一下行蹤的時候,打開手機,一百多條未讀信息和未接來電讓她整個人都石化了。

    馬伯樂今晚的第60個電話打進來,葉之桃趕緊接起來︰

    “伯樂姐……”

    馬伯樂咆哮般的怒吼在她的耳邊炸起︰

    “葉之桃,你不接電話在搞什麼鬼!快給老娘去看新聞!在家是不是?等著我,半小時後你家見!”

    然後就是一串忙音。

    葉之桃︰“……”

    按馬伯樂說的打開微博,微博居然炸了,前兩次進去都是空白,刷不出任何東西。第三次進去終于有熱搜條顯示了,排名頭位、顯示為“爆”的話題,讓她終于明白了馬伯樂的意思。

    薄暮輕從外頭洗漱回來,站在門口看著她,拿著手機,神色也是罕見的嚴肅。

    排在第一的話題是︰

    #葉之桃疑似出軌#

    戳進話題,某個發表于晚上七點,截止十點已經破了十二萬轉發的微博,只po了幾張照片,外加一小段文字。

    “假戲真做?葉之桃與新片男主程鷹曖昧互動,攬肩擁抱還不夠,躲開眾人大玩刺激擁吻!”

    一張是程鷹趴在她肩膀哭的照片。角度是從窗外拍的,只拍到兩個人的背影,看上去就像程鷹摟著她胳膊在和她撒嬌;

    另一張則是以仰角拍攝的照片。恰好抓住了程鷹倒在她身上的那幾毫秒,拍下了無比引人遐想的壁咚照,而葉之桃的面部恰好被程鷹的胳膊檔得嚴嚴實實,看上去的確是在激情擁吻。

    葉之桃無話可說。

    狗仔已經強悍到在灌木叢里裝鏡頭了,她還能說啥呢……

    慘。

    “真是豈有此理了!”

    馬伯樂一拍桌子,把程鷹整個公司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炒CP炒到之桃頭上來,也不問問老娘是誰?”

    倒是艾米比較理智鎮定︰“我看未必是這小子搞的鬼。你仔細看看,下面的水軍評論和其他熱搜,是無差別攻擊,倒像是同期電影弄的黑熱搜。”

    葉之桃表達了認同︰“我也這麼覺得。”

    程鷹早在這條博出來後不到二十分鐘就在微博回應了,語氣十分激動地說是意外和誤會,都是他粗心大意,喝多了摔倒了,葉之桃是很好的前輩,希望大家不要誤會雲雲。

    葉之桃確定,這段文字沒有假手于人,肯定是本人發的,因為毫無邏輯,並且沒有重點,反而越描越黑。估計程鷹公司也看不下去了,發出來三分鐘就被刪了,只有截圖在網絡瘋狂流傳。

    反倒是電影票房突然走高,據說很多吃瓜群眾在電影院臨時改看了,這部據說是“櫻桃CP”定情之作的愛情片,周五晚上的上座率突然暴漲。

    票房高了是好事,只是這黑熱搜,怎麼看都不太爽。

    薄暮輕打了三個電話,坐回沙發上。臉色不太好,但也談不上特別差。葉之桃拉過她的手,對方的手指有點涼,葉之桃用手掌包裹住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焐熱。

    熱搜很快降了下來,葉之桃工作室也出了聲明。

    葉之桃知道薄暮輕不高興,說︰“我再去微博回應一下吧。就貼張照片,說我們很好,怎麼樣?”

    艾米給了她一個不贊同的眼神︰“現在吃瓜群眾對假消息已經深信不疑,你現在發什麼都顯得欲蓋彌彰。”

    葉之桃低頭不語,薄暮輕捏捏她的手,語氣輕緩而柔和︰

    “出了聲明,就沒必要再說什麼了。”

    “我們過自己的日子,和別人又有什麼關系。”

    就如同很多個來來回回的緋聞一樣,這條消息也隨著電影的熱映而消失。

    直到很久之後,微博突然出現了薄暮輕一條朋友圈截圖。

    沒有配任何文字,只發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薄暮輕穿著病號服靠在床上,而葉之桃趴在她的床邊正在熟睡,露出小半張側臉,曾經的影後睡得頭發散亂毫無形象,而她所看護的這個病人一只手摸著她的頭發,另一只手則用來支起手機,找到一個最佳的自拍角度。

    隨後她對著鏡頭微笑。如水般的眼神中流淌的情愫,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它。

    那叫做“幸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