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互相裝窮後我們結婚了

第067章

    顧旎一手挽著一個, 踩著高跟鞋扭著腰肢大步往前走, 氣場兩米八。

    路人紛紛注視, 這位長得明艷,老公這麼帥, 女兒又這麼漂亮。

    時一鳴在後面看著這“一家三口”的背影, 嘴巴都要氣歪了。

    他倒要跟上去看顧旎要整什麼ど蛾子。

    三人轉身坐電梯上了三樓,時一鳴狗兮兮的跟上去。

    呵呵。還有心情買衣服?

    顧旎走進一家常去的品牌店,三個導購員一臉狗腿似的圍著她,給她挑衣服。

    她的小白臉坐在沙發上還伸手指指點點。他憑什麼指點?

    顧旎衣著品味只有他最懂好伐!時一鳴都要酸死了,一個躲閃藏在發財樹後朝店里偷瞄。

    羅今夕原本在低頭看書, 忽然覺得身後有兩道眼神, 她猛地一回頭,剛好與舅舅幽怨目光撞在一起。

    時一鳴剛想張嘴說什麼,羅今夕像是沒有看見似的轉頭繼續看書。

    時一鳴︰“……”

    這時, 顧旎穿著一套鵝黃色長裙走出來,掐腰露背設計,把她的好身材全暴露出來。

    時一鳴呵呵兩聲, 卻見那男人竟然伸手摸向顧旎的脖頸。

    他一個沒忍住,從樹後竄出來, 黑臉吼道︰“顧旎,我們還沒離婚呢!你就背著我給小白臉勾勾搭搭。”

    羅今夕愣了下, 伸出手捂住臉, 覺得有些丟人。

    顧旎冷笑一聲, “我們是沒離婚, 但馬上你就是我的前夫了。”

    說完從包里拿出一份離婚協議書,丟到時一鳴面前。

    時一鳴快被離婚協議書這五個大字戳得眼痛心痛,這個女人從剛開始就這麼狠心。

    他緩緩抬頭,“你是不是早都看上他了!”

    店員們立馬瞪大眼楮,瞬時又趕緊低頭。金主的是是非非不管她們的事,她們只要金主來花錢就行。

    顧旎臉色越發難看,不想再跟他談下去。

    她蹲下來,摟住羅今夕問︰“以後我和你舅舅離婚了,夕夕還是我的乖寶寶。我愛你夕夕。”

    羅今夕嗯了一聲,拍了拍顧旎的後背,“我也愛你,前舅媽!”

    時一鳴︰“!!!”前,前舅媽?!

    那男人哭笑不得,“顧旎,你鬧夠了吧。我可不想當背鍋俠。”

    說完,朝時一鳴伸出手,“你好。姐夫。我叫于清明。顧旎是我表姐。”

    時一鳴再次震驚,看向顧旎,對方嘴角噙著懶得理他的冷笑。

    羅今夕松開顧旎,走到舅舅身邊,拍了拍他的手背,“笨蛋!”

    時一鳴說話都不利索了,“你,你你怎麼這麼多親戚?”他已經見過顧旎好多個哥哥弟弟姐姐妹妹。

    怎麼忽然又冒出來一個。

    “要你管!”顧旎白了他一眼。

    時一鳴有種被戲弄的憤恨,還被羅今夕嘲笑。

    他憤恨不已,忽然拉住顧旎的胳膊,硬是把她拽進換衣間。

    于清明咳咳兩聲,回頭坐到羅今夕身邊,兩人同時無奈搖搖頭。

    舅舅和舅媽在換衣間半天沒出來,羅今夕嘆氣,人啊,有時候非要把自己的人生活得這麼戲劇性。何苦呢。

    下午四點,一群老頭老太太擠在幼兒園門口接孩子,中間夾雜著幾個年輕的全職太太。老師正領著小朋友往外走。一排排小可愛排隊背著書包跟在老師後面。

    忽然一輛紅色跑車嗖的一下在馬路邊剎住車,騷包至極,引起很多人的側目。

    一對大長腿從車上邁下來,精致面孔,耳垂上亮閃閃的鑽石耳釘,帥氣的西服把讓人歆羨的身材包裹得完好。他這一亮相吸引了更多人的注目。

    羅今夕今年上幼兒園大班,他一眼就看見在人群中鶴立雞群的芳舅舅。這位舅舅在六位舅舅中最注重外在,長得精致,活得也非常精致,一個比女人都漂亮的男人說的就是他。

    關鍵今天是芳舅舅這周第三次來接她放學。平常早上爸爸送她晚上媽媽接她,前一段時間媽媽臨時有事,委托芳舅舅過來接她。然後他最近一來再來。

    她原本在幼兒園就是名人。現在加上芳舅舅總是風騷出現,讓她更出名了。

    “羅今夕,你舅舅又來接你了啊。”

    “啊啊你舅舅今天穿得好漂亮。”

    “我舅舅長得不好看。還是你舅舅長得好看。”

    周邊同學的議論讓羅今夕忍不住扶額。芳舅舅真的跟他的名字一樣,出現的地方永遠卷起一陣芳香。

    三姨奶盛若江是盛鮮生連鎖超市的創始人兼董事長,她手上這份基業一直想交到芳舅舅的手上,怎奈芳舅舅對做生意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平時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反正有時候消失無蹤好久不出現,有時候就像現在,總會出現你面前,跟無業游民似的。

    霍芳爾一眼就看見在人群中鶴立雞群的外甥女羅今夕。哎呀呀,我家夕夕是最漂亮的寶寶,誰都比不上我家夕夕。他在心里一陣感嘆,同時覺得六個舅舅中也只有自己這樣的,才有資格和夕夕寶寶站在一起,做最美的甥舅組合。

    他大力揮手,“夕夕!”

    羅今夕很想裝作不認識他,怎奈他的聲音太大,她只好訕笑一聲伸出手向芳舅舅揮揮手。

    霍芳爾立馬揮手,然後他的眸光不由地停留在正在隊伍前喊著一二一的俏麗身影上,身形縴細,臉蛋圓圓的,帶著可愛的嬰兒肥,一對杏眼滴溜溜的閃著光芒,眉眼間的小細節特別飛揚,看著她,他的唇角不由自主勾起笑。

    啊,越看越不夠!

    按理說她的長相不是他的style,可不知道為什麼對她總有不一般的感覺。

    羅今夕瞥眼看見芳舅舅對殷老師這般眼神,頓時了然。

    呵!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打著來接她的名號,干黏黏糊糊的事情。

    小說里說得果然沒錯。那些作者對男人秉性的觀察力果然厲害。

    小班和中班的家長把孩子們先領走,大班的家長才走進校園來領孩子。

    霍芳爾一馬當先,站在殷老師的面前沖著她笑。

    殷老師臉紅了下,“您來了!”

    她回頭喊羅今夕,“夕夕,你舅舅來接你了。”

    羅今夕心里哼了一聲,從隊伍後面走到前面,抬眼瞪著霍芳爾。

    霍芳爾摸了摸鼻子,“這是什麼眼神?誰在幼兒園欺負你了?”

    他這話立馬引得旁邊人笑起來。

    “誰能欺負夕夕啊!”

    “夕夕這麼好的孩子,愛都來不及。”

    “誰要是欺負我家孩子,夕夕一定第一個站出來。”

    家長們顯然都非常喜歡羅今夕,霍芳爾哦了一聲,“那夕夕你干嘛這樣瞪我!”

    羅今夕牽住他的手,朝殷老師拜拜手,“老師明天見!”

    殷老師蹲下來,“夕夕乖。我們明天再見。”

    霍芳爾瞧見殷老師雪白的脖頸,又使勁恍惚了一下。這女人身上有種奇怪的吸引力,讓他輕易不動搖的心開始晃動了。

    羅今夕拽著芳舅舅的手使勁往前走。後者不忘打招呼,“殷老師,再見!再見啊!”

    殷老師又臉紅起來,笑著點點頭,然後趕緊低下頭。

    霍芳爾心里那個美啊。殷老師肯定知道他的心意了。

    羅今夕坐到後排安全座椅上,瞧見芳舅舅跟個花孔雀似的跳著鑽進車里,“我鳴舅舅在米國開外貿公司,我寧舅舅在國內開發網絡安全系統,我鈺舅舅繼承安氏集團忙得飛天飛地,我善舅舅忙著開畫展,我旭舅舅在做獨立訴訟律師……”

    霍芳爾心思還在殷老師的一笑一顰中,他頭也不回地發動汽車,“然後呢?”

    羅今夕坐直身體,“你在做什麼?”

    霍芳爾一愣,“我在接你放學啊。”

    “哼。”羅今夕抱胸看著窗外。

    霍芳爾︰“你是誰?你是羅今夕啊。咱們家最最重要的寶貝。你其他舅舅做的事情是很重要,可接送我們夕夕寶貝也是頭等大事啊。”

    羅今夕不吭聲,霍芳爾以為自己的馬屁起了效果,笑著說︰“來,芳舅舅給你放一首我最近喜歡的歌。”

    瞬時,車廂內響起一首女生纏綿尤揚充滿愛意的歌。

    羅今夕︰呵!愛情的酸臭味!

    今晚大家要去太奶奶嵇虞君家聚餐,羅今夕和芳舅舅直接過去,等會其他人忙完都會來。

    嵇虞君一見到羅今夕就心肝寶貝地喊著,霍芳爾在旁故作吃醋樣子,“外婆,我也是您的心肝寶貝啊。”

    嵇虞君︰“滾!什麼時候你帶個老婆回來,你才是我的心肝寶貝。”

    六個舅舅中只有時一鳴和安景鈺目前結婚,其他四個舅舅商量好了似的一直沒有交女朋友。太奶奶給他們介紹了好幾次相親對象,這四位舅舅就是膽子大,不接招。

    霍芳爾笑嘻嘻說︰“說不定哪天就真給您帶回來一個。您到時候可別被嚇到。”

    嵇虞君一喜,“看上誰了?外婆讓人打听打听去。”

    霍芳爾頓時一臉警醒,“沒有沒有。我就隨口說說。”

    嵇虞君抬起拐杖作勢要打,霍芳爾趕緊溜走。

    這時候鈺舅媽程璇被鈺舅舅扶著走了進來。

    羅今夕趕緊走過去,親熱地拉著鈺舅媽的手,“鈺舅媽你一切都好嗎?”

    有一段時間沒見她了,鈺舅媽的肚子好像更大了一些。

    程璇笑道︰“都很好。他還在肚子里踢我。可有勁呢。”

    她這一胎看了性別,是個男孩。安景鈺和程璇想要女兒的夢想暫時破滅,只能寄托在下一胎。

    “弟弟好厲害啊。”羅今夕暖暖笑道。

    霍芳爾自動坐得很遠,別讓外婆嫌他。

    嵇虞君眼里就沒有他,一見程璇立馬把她叫到身邊,敦敦教導懷孕期間的注意事項,讓安景鈺多放些心思在老婆孩子身上,工作上有些事交給下面人就行。

    小夫妻一一記下。

    時一鳴和顧旎也手挽著手到場。誰都知道幾天前兩人還鬧得要離婚,忽然又和好如初,大家都笑而不語。

    顧旎嘴甜,把嵇虞君逗得哈哈笑。

    嵇虞君笑過後瞧著時一鳴一臉嫌棄,“你再惹小旎生氣,不用她提離婚,我親自讓她跟你離。”

    時一鳴那個郁悶啊,哀怨道︰“外婆,我哪敢啊!你看我這脖子被她撓得!”

    羅今夕不嫌事大,趕緊湊過去,往下拽住舅舅的衣領,“讓我看看。哇!舅媽好厲害!”

    時一鳴︰“……夕夕我才是你親舅舅。”

    羅今夕朝他吐舌頭,“舅媽才是我的親舅媽!”

    嵇虞君深以為然,“你們都听好了。娶了媳婦的,要疼媳婦。誰要是惹了媳婦不高興,那我絕對站你們媳婦這邊。”

    程璇和顧旎互相看了一下,同時笑起來。

    安景鈺好不容易才找到程璇,才娶了她,哪敢惹老婆生氣,他連連擺手,“外婆你放心。惹老婆生氣這事我做不出來。也不敢啊。”

    時一鳴呵呵笑,然而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只能默默忍受。

    顧旎還是心疼他,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湊到耳邊低聲道︰“下次再見前女友女同學女同事,大大方方地見。我又不是拈酸吃醋的人。”

    時一鳴可不上這個當,“沒有。我身邊只有公的,沒有母的。”

    顧旎嘻嘻笑了笑,“有覺悟!”

    過一會,羅今夕的四個姨奶奶和姨爺爺,還有外公外婆爸爸媽媽都來了。

    跟著爸媽一起來的,還有她的殷老師。

    她立馬站起來,一臉驚喜地跑過去,抱住殷老師。

    同樣驚喜的還有霍芳爾。他心心念的人怎麼會突然來了呢?

    時牧晴把殷老師帶到外婆嵇虞君面前,“外婆,這就是我跟您提的殷老師。夕夕的班主任。前段時間咱們家夕夕忽然發燒,是殷老師抱著夕夕跑了好遠打的士送去醫院的。我和夕夕爸爸最近一直很忙,我們心里一直過意不去。今天我請殷老師來家里做客,算是表達我們的一點心意。”

    殷老師小臉紅撲撲的,她今天可是被時牧晴連拉帶拽帶過來的。

    她連連揮手,“我是夕夕的班主任,夕夕生病我送她去醫院照顧她是正常的。你們太客氣了。”

    嵇虞君早瞧著殷老師不錯,眼神清亮,長得也可愛漂亮,由她來教夕夕,是夕夕的福氣。

    “殷老師,快過來!”

    殷老師被推到嵇虞君面前。

    “您好。我叫殷嫣。您叫我小殷或是殷嫣就行。”殷嫣趕緊鞠躬道。

    羅今夕從殷老師進門的那一刻就在注意芳舅舅。果然他原本站在十萬八千里遠,現在一點點湊過來,甚至還擠著擠著跟殷老師打了個招呼。

    嵇虞君越看殷嫣越喜歡,“小殷啊,有男朋友嗎?”

    時牧晴一听笑起來,“外婆您這麼問會嚇到殷老師的!”

    殷嫣臉更紅了,可還沒等她說話,霍芳爾跟點了炮竹似的,立馬沖過來,“外婆,您老是要給殷老師介紹對象嗎?”

    大家都愣了下。這人怎麼著急成這樣?殷老師有沒有男朋友跟他有什麼關系?

    嵇虞君一瞧殷嫣沒說話,就知道她沒男朋友,笑道︰“你們有沒有覺得小殷和溫旭有點夫妻相?”

    溫旭今天打回來電話說有案子明天上庭,沒時間回來吃飯。但他肯定沒想到他人沒到場,外婆已經在給他挑媳婦了。

    四姨奶盛若湖作為溫旭的親媽,她定神一看,哎呦一聲,“媽,您還真別說。他們兩個是有點夫妻相。一個做律師,一個是幼師,這職業啊也搭配。就是不知道人家殷老師可得上我兒子不?”

    時牧晴只是想請殷老師來吃頓飯表達感謝之意,沒想到把人殷老師拖進了相親的旋渦。

    她正準備把快要羞紅臉的殷老師解救出來,忽然霍芳爾湊到嵇虞君面前,“外婆,您沒有女朋友的孫子有好幾個呢!”

    他這充滿提示的話讓嵇虞君愣怔了下。

    羅今夕扶額,“芳舅舅,你想毛遂自薦的話請直說好嗎?”

    “一周你接我三次,每次都要找機會和殷老師說話……”

    她這話一下子把霍芳爾的臉皮給扒拉下來。

    殷嫣咬著唇,紅著臉低下頭。她只是來吃頓飯,怎麼事情朝著詭異的方向發展去了。

    時牧晴哦了一聲,“我說呢!”還以為這小子心疼她接夕夕辛苦,原來是為泡妞啊。

    嵇虞君一听,笑起來,“好啦好啦。咱們坐下吃飯吧。”殷嫣一看臉皮就薄,既然霍芳爾對人家姑娘動了心,那這事就好辦。

    這頓飯上三姨奶盛若江對人家殷嫣問寒問暖,時不時地說起霍芳爾的優點,恨不得當場把兒子打包送給她。霍芳爾這時候到正經起來,乖乖巧巧地吃著飯,給殷嫣夾菜倒水。

    吃完飯,羅今夕拉著殷嫣去她房間玩,霍芳爾期期艾艾的,只能守在門口等著。

    時牧晴作勢要踹他一腳,“臭小子,可以啊你!”

    霍芳爾噓了一聲,“姐,給點面子!”

    “真喜歡人家?不是一時新鮮?”時牧晴不放心地問。霍芳爾這家伙太臭美了,而且從來對女生沒動過心,她以為這小子這輩子會孤獨終生,只愛自己。

    霍芳爾扭扭捏捏,“還行吧。就……挺喜歡的。”最喜歡看殷嫣的嘟嘟臉,杏眼笑。一直心里癢癢的,想捏捏她的臉蛋試試手感。

    時牧晴︰“那可是夕夕最愛的老師。你要是敢胡鬧,我第一個收拾你!不用等三姨下手。”

    霍芳爾︰“姐,咱們家族的優良傳統是什麼?”

    “什麼?”

    “寵妻啊!”霍芳爾一臉驕傲,“我要不是這一款的男人,那可能我在醫院被抱錯了!要麼是我媽那啥了……”

    時牧晴一臉無語,這小子什麼話都敢說。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陣咆哮,“霍芳爾,你胡說什麼呢你!”

    兩人同時轉頭,只見三姨(親媽)盛若江呲著牙滿臉暴怒。

    這位女士年輕時候可是暴走的女總裁,脾氣最炸裂,輕易不能惹。

    霍芳爾嚇得差點跪下,訕笑著說︰“媽,我什麼也沒說啊。”

    他正準備接受最可怕的暴風雨時,身後的房門被拉開,羅今夕和殷嫣雙雙出現在面前。

    兩人顯然被眼前劍拔弩張的一幕給嚇到了。

    霍芳爾隨即看見老母親跟變臉似的,將怒臉化作喜臉,對著夕夕和殷嫣和氣地笑,“哎呀,要不要吃甜心啊。廚房準備了好多。”

    殷嫣剛想說不用不用,羅今夕一臉驕傲地瞪了芳舅舅一眼,然後拉著殷老師的手,“殷老師,我家的甜心可好吃了。你一定要嘗嘗。”

    殷嫣︰“……好吧。”

    霍芳爾立馬說︰“我也想吃。”

    羅今夕︰“做得少。不夠你吃。”

    說完無情地撇下他,拉著殷老師和媽媽的手,跟著三姨奶往廚房走去。

    霍芳爾︰“……”嘖!小白眼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