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將軍夫人為何那樣

第57章 番外(十三年後)

    “少爺!少爺等等我。”

    “李慶你快些,我娘好不容易才放我出來玩的,這麼磨磨嘰嘰天黑都到不了戈良市集。”一名看起來約摸十二三歲,身著青色白銀繡邊紋樣的華服少年不耐煩地回頭喊道。

    “可我哪能和您比啊,這就是我最快的速度了!”落在後頭那位書童打扮的小少年,抱怨了幾句又趕緊跑上前來。

    華服少年得意一笑“那可不是,從七歲起我爹便要求我每日晨起長跑,要不以後你也來?”

    “啊?!少爺這...!!!”書童嚇得幾乎昏厥過去,可說話間對方又快跑沒影了,他只好強撐著一口氣急忙追了上去。

    距柳雋卿嫁入將軍府已過了十三年,如今大寧山河安穩,國強民富。周鎮凌無需像以往那般長年累月鎮守在這處,只是每年會到這邊來視察兩個月。

    這是她第六次陪伴周鎮凌來到邊關。

    周家共育有三個孩子,長子周從逸,次子周容雲,ど女周窈。家中老人身體康健,每次都不舍得重孫重孫女,因而這次他們夫婦只將長子周從逸帶了來。

    小少年好奇心旺盛,早就對壯闊的邊關向往不已,周鎮凌也有意讓活潑好動的長子從小進軍營培養,帶來邊關早作磨練也好。

    “哇,這便是我爹同我說過的黃沙古城!我們到了!”周從逸穿過荒漠長街,率先抵達了繁榮昌盛的戈良集市。

    集市里的人全是荒漠邊關的異域打扮,彩色苧麻衣飾,黑發用布條盤起,長居烈陽下健康均勻的麥色皮膚。這使得一身華服,俊秀白皙的周從逸在此顯得格格不入。

    好在眾人臉上都掛著好客淳樸的笑,這才使得少年提著的心稍稍平靜下來。

    熙熙攘攘的胡商在販賣著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野牛角、大氈帽、動物毛皮,還有狼牙項鏈等寧都城里很少見到的稀罕玩意。高大強壯的大駱駝和行人擠在一處,人們用一種他听不懂的方言在談笑著。

    周從逸和李慶兩個小少年邊走邊看,指指這個聊聊那個,眼楮和嘴巴都停下來。

    “這個木制蝴蝶有意思,小窈窈定會喜歡。”

    “那個書皮是用荒漠結實的老樹皮做成的,給容雲那小子買一個。上次不小心弄壞他一本書還跟我打了一架來著。”

    李慶跟在他身後,手里頭的東西漸漸多了起來,少爺也給他買了一串響螺角,所以他倒還歡喜沒有半句怨言。

    “少爺,不給老爺夫人買一份嗎?”他抱著幾個包好的貨品貼心提醒道。畢竟孩子心性,凡事都講求公平,既然人人都有,那老爺夫人總該不能落下吧。

    周從逸正蹲在一處賣狼牙項鏈的地攤前認真挑選著,听到這話不屑笑道“我爹在這邊關什麼沒見過,送他他也沒感覺。至于我娘...”

    他拿起一條選好鏈子,滿意地付過錢後才接著說道“我娘的禮物什麼時候輪得到我操心,還是不要搶老爹的活比較好。”

    “快讓開快讓開!駱駝牽不住了!”

    兩人還在說話間,前方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嚷嚷聲,那人急急說著大寧話,這回他們倒是听懂了。

    “不好,快往里邊躲躲,駱駝怕是要沖過來了。”周從逸先反應過來,一把揪住李慶就往大道邊上甩。

    不知因何事狂躁的駱駝徑直往這邊沖來,沙漠本就是它們的地盤,三只巨大的駱駝跑起來速度飛快,還好路上攤販行人都及時回避了,因而前面只是被弄亂了一些貨物,並未出現人員傷亡。

    “啊!那是誰家的小娃娃!”前方人群中忽然鑽出一個三四歲的孩童,懵懵懂懂地停在大道中央。

    孩童軟軟的身體怎麼敵得過駱駝群的踩踏,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不好,駱駝快要過來了!”周從逸大喊一聲,顧不得那麼多,第一個沖了出去想去救那個孩子。

    什麼?!

    人群中的李慶嚇得手里頭的東西都掉了,他大喊道“少爺你瘋了麼?!快回來!”

    周從逸心無旁騖,冷靜地判斷著眼下的形勢,並以最快的速度狂奔過去。

    即便這樣,也幾乎要與發瘋駱駝群的硬掌相觸到,說時遲那時快,他抱起小娃娃後便迅速順利地翻滾到旁邊。

    干淨的華服上沾了一層黃泥,狼狽是狼狽了些,但兩人總算是平安無事。

    “我的天啊!你你...”李慶仍心有余悸,嚇得滿頭是汗。

    “是周將軍的孩子吧?!”

    “那眉眼幾乎一樣!”

    “怪不得啊,虎父無犬子,英雄出少年。”

    圍觀的人群暴發出一陣喝彩聲,其中便有人認出了他是周鎮凌的兒子。周從逸不好意思地撓頭,想不到父親在這邊關的人氣聲望這麼高...

    “話說,這是誰家的孩子啊,以後可要看管好了。”他清咳了兩聲,模仿父親威嚴的口吻責問到。

    真是的,自家娃娃都不照看好,真當每次都能遇到救命人不成?

    “是...是陽兒嗎?...”一名清妍秀麗的少女忽然從遠處的人堆中走過來,睜著那雙明媚的大眼楮打量著那個娃娃。

    “哎呀,真是林嬸家的小娃娃...”

    周從逸看著眼前這位少女,約摸也就同自己差不多歲數,便道“你認識這個孩子?那以後記得看管好了。”

    “對啊,方才要不是將軍家的小英雄救下這孩子,恐怕現在就是慘劇了。”旁邊陸續散去的人路過時還特意說了句。

    少女看起來柔柔弱弱,羞紅了臉小聲說道“給小公子添亂了,這是我府中廚娘的孩子,興許是一下沒看住才讓他獨自陷入這種險境的。”

    “陽兒,陽兒...”說著那邊就有一個男人神色緊張四處呼尋找著找來。

    “爹爹...”小娃娃听到聲音立馬有了反應,歪歪扭扭就朝那邊走去。

    男人沖過來一把將娃娃抱起,連聲說道“陽兒怎麼亂跑,這是要嚇死爹爹啊。多謝聞人將他扣下來!方才我在那攤前買東西,沒照顧妥陽兒真是慚愧。”

    “你應當謝這位小公子,他從駱駝群里救下了陽兒。”少女怯生生說道。

    周從逸點點頭,又板起小臉‘訓’了人家一番,這才將這事了了。

    “少爺,你看她身上的錦衣華服,說不定也是寧都來的人。”李慶在旁小聲對周從逸說道。

    確實這一街都是異域打扮的人,若期間混入一兩個身著華服錦衣的,那便太過顯眼了,想不留意到都難。

    周從逸注意到少女在听到‘寧都’兩個字的時候,整個人明顯抖了一下。

    這是在害怕?...

    “又不是只有咱們能到邊關來,走吧。”周從逸淡淡說了句,然後轉身就要走。

    戈良市集還沒逛完,這麼多好玩的東西都沒玩夠呢,哪有空關心別的。

    “等等,你能不能...同我說說寧都城里的事...”怎料身後的少女卻急急跟了上來。

    她那副神情並不像是單純為了滿足八卦好奇,而是一種極為認真誠懇的態度。可她明明就這般害羞,甚至連同縴細的身體都在跟著微微顫抖。

    周從逸和李慶對視一眼,不知道這少女怎麼回事。

    就這樣,三個小孩坐在黃沙荒漠的戈壁高牆上,隨意聊了許多關于寧都,關于邊關的事情。

    一直到日暮西沉,才各自起身準備回家。

    “我有個不待見我們家的姨母也住在邊關,姓柳,嫁給了當年聞人家的狀元,不會這麼巧就是你們家吧..”

    李慶一听便驚呼道“難不成你們還是表兄妹啊?!”

    少女卻搖頭“爹爹是不是狀元不清楚,但我生母早就出家了,也不姓柳。”

    “不過...以前府上的母親似乎是柳姓。”

    “興許那就是我姨母,現在她怎麼樣了。”周從逸也只是隨口問問,回頭好給外祖母她老人家帶話。

    “她脾氣很差,總是責打我和下人,三年前與我爹和離後嫁給了當地富商。此後父親沒有再娶,只一心一意照顧我和弟弟。”

    周從逸從高牆躍下,迎著落日余暉伸了個懶腰。“你叫什麼?”

    “聞人善,善良的善。”

    作者有話要說︰ 全文完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