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誰允許你掰彎我的?GL

第二一章就開始甜了,信我 (15)

    好,我保證,絕對不再和那個男人往來了。”趙母蹲下身子,安撫著趙若芸。

    趙若芸瞥了一眼趙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說道︰“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你是趙家的家母。那個男人你最好找人解決掉,不然遲早是一個禍害。”

    趙若芸表情冷靜,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女孩。

    然而趙母無條件的相信了這個看起來才十二歲的小女孩,此時從情.欲中抽身,趙母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那個男人根本就沒有負責的打算,而且還用趙若芸的真實身份威脅她。想想她後來還主動找那個男人,趙母心里一陣後怕。

    要是那個男人把這件事情捅出去了,她如今的一切也將不復存在。

    趙若芸開口道︰“我會成為趙家的下一任家主,希望你能夠安分些。”

    這話說出去誰都不會信,可是趙母信了。她相信趙若芸一定會做到的,到時候就沒有人能夠撼動她的地位了。

    趙母的眼中流露了貪婪之意,她沒有注意到趙若芸眼中一閃而過的鄙夷。

    “我回房休息了,記住,不要再惹事。”

    “好好好。”趙母欣喜極了,她還十分親熱的抱了抱趙若芸的身體,趙若芸從始至終都沒有一絲的回應。

    趙母眼中的恐懼趙若芸全部都看在眼底,她低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麼。

    從那以後,趙若芸越來越像是一個正常人了,趙母既是害怕著自己的女兒,又將全幅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兒的身上。

    那個男人已經因為意外身亡了,當然,這個意外值得考究。趙母為了維持自己美好的生活,她什麼都做得出來。

    畢竟誰也不喜歡從天堂落到地獄,于趙母而言,沒有錢就是地獄。

    趙若芸雖然年紀小,但是看事情很透徹,她母親的想法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或許在別人的眼里她怎麼看也是一個怪物,冷血而無情。但是這真的就是她的不對嗎?當然不是,對于趙若芸來說,這個叫做顏蓮西的女人不過只是生了她而已,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做過了。

    或許趙若芸是天生冷血,但只要是個人,就算養條狗養個幾年也會有感情,可是趙母連多看趙若芸一眼都不願意。

    以前是因為光顧著享樂,現在是因為害怕趙若芸。

    趙若芸對于這個也不在意,于她而言無所謂。

    她是一個喜歡藏在幕後的人,悄然的控制著幕前的傀儡,看著他們上演一出又一出的好戲,這很有趣。

    就這樣,她一直肆意操控者人心,在其中獲得樂趣。

    只是這樣久了她就膩了,想著找一些新樂子。然後趙若芸就沾上了毒。

    至于犯不犯法,她無所謂,自己的結局會如何她也從來沒想過。

    因為對于她來說,最重要的是當下,至于未來會怎樣,管他呢。

    看著越笙和鐘青在一起,她的心里不禁有了疑問。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嗎?可是愛情這種事情,誰又能說的清楚呢?說不定沒幾天就膩了,就像她的父母一樣。

    她的盟友肖煥喜歡鐘青,這一點她在高中的時候就知道了。

    不過她是覺得這感情太假了,什麼喜歡,就畏畏縮縮的在一邊看著,另一邊和承前高中的人在一起。

    果不其然,越笙和鐘青分手了,雖然分手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兩人變心了,但是這結果卻讓她笑出了聲。

    沒錯,就該是這樣,這個世界上哪里會有什麼真愛。

    然而在多年後,越笙和鐘青又重新在一起了。肖煥想要拆散掉她們倆,她倒是無所謂,既然肖煥想這麼做,她就幫幫好了。

    能成就好,不能成也就這樣了。

    她倒是想看看,越笙和鐘青究竟會走到哪一步。

    她看過那麼多的婚姻,沒有一個是幸福的。她的父母當初為了所謂的愛破除重重困難終于在一起了,可是呢,兩人卻在結婚之後自己玩自己的。

    越笙的父母不說什麼貌合神離,表面上看上去也不是一對恩愛的夫妻。肖煥的父母早就離心,表面上看起來倒是恩愛,可是出于商業聯姻的兩人怎麼可能那麼幸運的正好相愛。

    鐘青的父母也好不到哪里去,愛這種東西存在嗎?

    趙若芸覺得不存在,至少她從來都沒有感覺到過。她不懂,不懂為什麼越笙和鐘青會那麼相愛。

    也不懂,為什麼嘴上說喜歡鐘青的肖煥眼楮里卻是愛著另一個人。

    愛真的很不可思議,讓鐘青那樣一個冷漠自私的人不再只想著自己,而是為了自己和戀人的未來而勇敢。

    就是這樣的勇敢把她推下了台,在被子彈擊中胳膊的那一刻她忽然想到。

    如果此時要受傷的是越笙,那麼鐘青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去擋子彈吧。

    會不會有那麼一個人替她擋子彈呢?算了,她在想些什麼,她永遠只有她自己而已。

    沒想到啊,像她這樣的人,居然也會有這樣可笑的想法。

    無論什麼感情,終有一天會被燃燒殆盡,誰也不例外。

    作者有話要說︰ 趙若芸是個挺復雜的人,也是個相對來說比較簡單的人。嗯……該怎麼說呢,是個比較矛盾的人吧,沒有那個人是簡簡單單兩三句話就可以說清楚的。

    ps︰下一章肖煥的番外,不想看的話千萬不要買!提醒!不喜歡耽美打死都不要買下一章!

    ☆、番外︰所謂的愛

    “少爺……”一個老僕人對肖煥鞠了鞠躬。

    肖煥點了點頭,他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他的房間很大,也很空曠,一點也不像一個十六歲少年的房間。

    他坐在了書桌前,靜靜的看起了書,明天他就要進入乾元高中了。

    他已經和家里人說好了,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想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進去那所學校。

    肖家的名氣太大,他懶得去理會那些接二連三撲上來想要巴結他的人,倒還不如隱瞞自己的身份,讓自己能夠輕松自在些。

    听說乾元高中是座還不錯的高中,本來他是要去承前高中的,可是承前高中已經有了任夜城了,任夜城和他從小長大,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若是他想安安穩穩的過完高中,還是避開任夜城比較好。

    正這麼想著,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任夜城打來了。

    本來肖煥是不想接的,但是任夜城一直打過來,他也就接了。

    “有什麼事嗎。”肖煥的語氣都沒有波動一下。

    “你怎麼去了乾元高中?”任夜城平時說話都帶三分笑意,今天的聲音卻有些冷。

    肖煥道︰“那里沒有你。”

    “喂喂,哪有你這樣的?就因為沒有我你就去了?”任夜城的語氣中顯然帶著不滿。

    “我高中想要清淨一下。”想起幼兒園小學初中自己被任夜城搞得多頭疼,肖煥就覺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除了任夜城,誰也不會讓他這樣無奈。

    “清淨?你以為能?”任夜城的聲音徹底冷了下來。

    肖煥懶得再和任夜城多說,他道︰“就這樣,我掛了。”

    “我待會來找你。”

    “你……”肖煥還沒有來得及說完話任夜城就掛斷了電話。

    肖煥放下手機,他揉了揉眉心,要真的趕任夜城也趕不走。任夜城只會盯著他,盯到他投降為止。

    他對任夜城也說不上是討厭,只是單純的覺得任夜城又得時候太煩了,讓他連一點自己的時間都沒有。

    肖煥看了眼黑下去的手機屏幕,打算暫時不去想,先看看書。

    然而他還沒有看一會,就听到樓下傳來了雜亂的聲音。

    “任少爺,大少爺說今天誰也不見。”老管家攔住了想往樓上去的任夜城。

    任夜城人高馬大,年紀雖小,但是一身肌肉卻結實,他一把就把老管家給拎開了。

    “讓開,我剛剛給阿煥打了電話,說好了要來找他玩。”

    “可是大少爺沒有跟我們說,任少爺你就不要打擾大少爺休息了。”老管家不死心的拉著任夜城的胳膊。

    任夜城也不好一把甩開老管家,但是神色中已經帶上了不悅。

    “放開我,別讓我發怒。”

    老管家也知道任家的少爺不好惹,但是他還是盡責的攔著任夜城。

    坐在房間里的肖煥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打算自己下去跟兩人說。

    任夜城性子倔強,誰也勸不了。

    肖煥打開了門,對在樓梯一半處的兩人說道︰“好了,風伯,就別攔了,我剛剛是和夜城通了電話。”

    听到自家大少爺這麼說,老管家也只好松手了。

    任夜城甩開了老管家的胳膊,三兩步上了樓梯,站到了肖煥的面前。

    “這件事,你要給我一個解釋。”任夜城定定的望著肖煥的雙眼。

    肖煥轉身朝房間里走去,說道;“我們進去說。”

    “也好。”任夜城跟在肖煥的身後走進了房間,順手關上了房門。

    肖煥轉身看向任夜城,沒有想到任夜城直接扯住他的胳膊把他往牆上按。

    “你要干什麼?”肖煥皺起眉頭。

    任夜城偏頭看著肖煥,眼神固執得不行。

    “為什麼去乾元高中。”不是疑問,像是在質問。

    肖煥蹙眉想要拉開任夜城的手,但是任夜城的力氣比他要大。

    “因為什麼你不清楚嗎。”肖煥的表情沒有什麼溫度。

    “你討厭我?”任夜城手上的青筋暴起。

    肖煥一時沒有回到,只是說道︰“我只是想清淨一陣子。”說完這句話他便移開了視線。

    任夜城怒極反笑,說道︰“那你千萬不要後悔。”

    “不後悔。”實際上肖煥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後悔了。

    “我走了,以後我不會再來主動找你的。”任夜城狠狠的磨著自己的牙後槽。

    “好。”肖煥只是說了這麼一個字,隨後就沒有任何的表示了。

    任夜城幻想中的挽留並沒有出現,動搖更是沒有看到一絲一毫。

    “好,這是你說的。”任夜城掀起嘴角,臉上的笑容分外的冷。

    肖煥就那麼靜靜的站在原地,低垂著眼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任夜城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肖煥,然後就直接甩門而去,那聲響大得把客廳的老管家和女僕都嚇了一跳。

    肖煥沒有想到任夜城這一消失就消失了半年,這半年里任夜城就真的沒有再出現在他的生活中,哪怕是第一點消息都沒有。

    剛開始肖煥自己也沒怎麼在意,畢竟他的注意力別人的身上。

    第一眼看到鐘青的時候他覺得這個人很特殊,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鐘青和任夜城是完全相反的人,任夜城張揚到惡劣,而鐘青內斂又沉默。

    他時常會對著鐘青的方向發呆,發呆的時候想的卻是任夜城。

    听說總是對著一個女孩發呆,應該是喜歡上對方了,他覺得自己可能是喜歡鐘青的。

    可是……又有哪里不對勁。然而他並沒有多想。

    任夜城真的沒有來找他了,他倒是有些不習慣。心里有種莫名的感覺,如果他喜歡上別人,那麼任夜城會很生氣,生氣到主動來找他。

    肖煥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居然會這麼想。

    可是冷靜下來,他還是決定這麼做。他自己是不會主動去找任夜城的,但是能讓任夜城主動找自己。

    可是就算是他表現的那麼明顯了,任夜城還是沒有主動來找他。

    或許是他之前說的太過分了,但道歉這種事情他從來都沒有做過,尤其是面對任夜城的時候。從來只有任夜城向他示弱,沒有他向任夜城示弱。

    辯論賽臨近了,他主動找上了任夜城。原因是鐘青必須贏,所以他要求任夜城必須得輸。

    這樣過分的要求任夜城居然答應了,肖煥莫名的覺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任夜城從來都是小霸王,爭強好勝,不會給別人贏的機會。好像……有哪里已經變了,回不來了。

    肖煥在比賽之前按住自己的心口,這里,有些難受。

    上台的時候他看著鐘青,明明,他該喜歡的人應該是鐘青才對,那個和任夜城完全不同的人。可是……他的眼神卻停留在了對面任夜城的身上。

    任夜城只是淡淡的往這邊掃了一眼,視線甚至都沒有和他對上。

    肖煥覺得自己不該在意的,可是卻沒有辦法不去在意,只好在心里對自己說,你喜歡的人是鐘青,而非任夜城。

    不對,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任夜城呢。

    那樣任性張揚霸道的一個人,他該最煩的才是。

    按照約定的那樣,任夜城故意輸給了他們學校。本該高興的事情,肖煥卻一點喜悅都沒有,心里反而空落落的,因為任夜城直到最後都沒有再多看他一眼。

    肖煥坐在回去的車上,他看到越笙和鐘青兩人親密無間,他心底難受。

    心髒一窒一窒的疼著,感覺下一秒就要停止了一樣。

    他移開了視線,看向了窗外,難道這就是吃醋的感覺嗎?

    然而他自己沒有意識到,這股情緒並非因為鐘青而起,而是因為任夜城。

    夜晚,他躺在床上,想著白天辯論賽的事情。

    腦海中任夜城那淡漠的眼神不斷的重放,任夜城那眼神,就好像他只是個無關緊要的人。

    畢竟任夜城也是他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他會在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肖煥听到陽台那邊出傳來了聲響,他穿鞋走了過去拉開了簾子。

    一名高大的少年沉默的站在玻璃門之後,是任夜城。

    任夜城什麼都沒有說,他的臉隱沒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

    “你怎麼來了。”肖煥嘴里問著,但是還是打開了玻璃門。

    任夜城帶著一身寒氣走了進來,他一言不發,只是沉默的看著肖煥。

    “大半年沒見了吧……”

    “你不想我來?”任夜城的話語中壓抑著怒氣。

    “沒有……”肖煥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是多年好友,他之前是說的難听了。

    任夜城直接把肖煥按在了床上,他俯視著肖煥那張沒有什麼波動的臉,問道︰“好玩嗎。”

    “不好玩。”肖煥想要推開任夜城的身體,但是任夜城就像一尊雕塑一樣一動不動的橫在那里。

    任夜城俯身下來,他的表情陰冷極了。

    “我倒是覺得挺好玩的,比如說玩你。”說完任夜城凶惡的吻就落下了。

    肖煥雖然體格算不上瘦弱但是在經常鍛煉的任夜城面前就像一只小雞一樣柔弱無比,根本沒有掙扎的余地。

    肖煥仰頭看著床頂,感覺心底得到了些什麼,又感覺失去了些什麼。

    任夜城沒有離開,他把肖煥緊緊的鎖在自己的懷中,在他耳邊低喃道︰“無論怎樣,你的身體是我的。”

    肖煥閉上了眼楮,什麼都沒有說。

    他迷茫著,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是在渴望著些什麼。

    此後兩人的關系恢復到了從前,可是又有哪里不一樣了,更加的親密,也更加的曖昧。

    他的父親說要讓他和越家的千金越笙聯姻,他並不想,就算要選人,他該選的也是鐘青才對。再不濟也是任夜城……不對,這樣太奇怪了,肖煥沒有再繼續想下去。

    一開始他是反抗的,但是他的父親沒有給他多少反抗的余地,甚至對外公布是他對越笙一見鐘情,所以想要娶越笙。

    肖煥對于自己父親隨意安排自己的人生這回事情真的很不滿,可是他身為肖家的少爺,吃穿住用都是肖家的,根本就沒有辦法有效的反抗。

    所以後來他離開了肖家,淨身出戶。他離開了肖家也不用擔心自己會餓死,因為還有任夜城會收留他。

    他想要什麼,任夜城都會給他。但是這種什麼都捧到他面前的感覺他並不喜歡,他想要的東西他自己能用雙手去獲取。

    所以他選擇了和趙若芸合作,任夜城一開始知道的時候很生氣。但是肖煥知道,任夜城就算生氣,也不會真的對他做什麼。

    這大概就是有恃無恐吧。

    趙家和肖家是世仇這一點他當然知道,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會和趙若芸合作。

    趙若芸的野心很大,更是沒有什麼親情觀念,只要她能滿足自己,她什麼都會去做。

    對于這一點,肖煥覺得對方是個合格的商人,卻並非是人。

    沒想到他這樣的人居然會這麼想,從某種方面來看,他自己也算不上是一個真正的人,他連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喜歡鐘青的,所以他想要去破壞兩人之間的感情。

    明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不會有什麼結果可是他還是做了,或許,他想要的是這行動能夠牽動任夜城。

    他在看到桌上的照片的時候,心里在想,如果鐘青徹底消失在他的生活中會怎樣,而任夜城徹底的消失在他的生活中又會怎樣。

    答案很明顯,鐘青離開了他的生活他頂多會失落一下,但是任夜城離開了,好像他會沒有辦法再繼續一個人生活下去。

    那麼任夜城呢,他是怎麼看自己的呢?

    肖煥在思考,他確定用鐘青試探一下任夜城。

    幫助鐘青對于他而言只是舉手之勞,而且事後還有利益可以獲得,也不算是虧本的買賣。正好還可以順便看看任夜城的心意。

    他的心中隱隱已經有了一個答案,可是那個答案他並不確定,想要再親自確認一下。

    幫助鐘青,甚至表現出自己的愛意,任夜城會怎麼做呢,他很想知道。

    結果很明顯了,任夜城對他的感情也不一般。

    任夜城咬著他的脖子,惡狠狠的對他說︰“下次還敢這樣氣的我的話,信不信我讓你永遠也沒辦法逃出我的掌心。敲斷你的骨頭,把你鎖在我為你打造的牢籠里,你說好不好。”

    “不好,我們可以正常的在一起。”

    肖煥對任夜城的態度一向是不迎合也不拒絕,此時肖煥的回答倒是讓任夜城怔住了,隨即他粲然一笑,說道︰“我等了這麼多年,終于等你到開竅了。”

    “嗯。”肖煥只是應了一聲。

    “但是,我還是很生氣。”任夜城眼神凶狠的掐住肖煥的脖子。

    “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

    自己到底為什麼為愛上任夜城他到現在還是不明白,但是他知道,任夜城已經成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沒有辦法割舍。

    在一起,挺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 肖煥的事情交代完了,他對鐘青的感情說起來也很奇特,想,但不是渴望,只是他自己給自己的心理暗示罷了。佛系少年肖煥,看起來無欲無求,實際上比誰都要貪心。

    打算放個短篇出來,就不給你們看了,這里是精簡版(閹.割版)。

    ☆、番外︰雲泥之別

    羅希甜一直不覺得自己比別人有多差,她差就差在沒有一個好身世,所以才會被人踩在腳底下碾壓。

    她是那麼的不甘心,她想要把那些高高在上的少爺們都拉下泥塘,最好能和她一樣渾身都沾滿了污泥,再也洗不干淨。

    她一直都在努力,努力的讓自己更受歡迎,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溫順無害。然而隱藏在那乖順外表之下的是最惡毒的心思,她自認為自己的偽裝大部分人都沒有辦法看出來。也是這樣的自信讓她屢屢受挫。

    為了往上爬,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進入乾元高中。在進入了這所學校之後,羅希甜見到了一片不一樣的天地。

    這里面的每一個人都不簡單,要不家里有錢,要不有勢,要不就是有錢有勢,而她只是這其中最為平凡的一員。

    為什麼不是鐘青這樣的書呆子也是風雲人物?難道只是因為鐘青的成績好?羅希甜觀察著鐘青,可是她發現鐘青除了成績好點之外,也就沒有什麼優點了。

    人不算特別美,性格也不活潑開朗,甚至可以說是冷淡,和別人聊天不超過三句,都可以用沉悶來形容這個人。

    怎麼想,鐘青也沒有比她好得到哪里去。這讓她的心理十分的嫉妒,嫉妒得想要發瘋。

    而學校的另一個風雲人物是越笙,越笙高高在上,是越氏集團的大,人美,但是性格算不上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和越笙走在一起,哪怕什麼都沒有得到,沾沾光也是可以的。

    羅希甜也嫉妒,她恨不得代替越笙,成為越家的大。她覺得自己成為越家的大一定比越笙做的好多了,越笙的性格那麼差勁,一點都不會做人,說話也難听,哪一點都比不上她。

    就是這樣的越笙,還是有那麼多人想要巴結上。而最可恨的是,那些人中有她一個。

    羅希甜不甘心!心里也恨,恨自己沒有一個好的家世,所以就只能像一只蛆蟲一樣苦苦掙扎蠕動,急于逃離自己所處的環境。

    她一定一定要爬到那些人的頭上,狠狠的踩上幾腳,最好踩得這些人永遠都不能翻身最好。

    在此之前,她都必須得隱忍,藏著自己的目的和本性。

    若是她像越笙和趙若芸那樣,哪里還需要隱藏自己的性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羅希甜在心里不止一次的幻想,如果她是大會做些什麼。

    只要這麼一想,羅希甜的心情就愉快了不少。

    羅希甜總是坐著不切實際的美夢,裝作柔弱可人的模樣和別人結交。

    那些人也真是傻子,這麼簡單的就被自己給騙了,羅希甜在心里肆無忌憚的嘲笑著這些被自己給騙了的人。

    在學校里廣交朋友的羅希甜信心十足,下一個目標就是巴結上越笙。然而越笙太難靠近,只能采用迂回戰術。

    好在她發現了一條捷徑,那就是接近鐘青。

    越笙似乎對鐘青頗有興趣,和鐘青成為朋友,或許能和越笙接觸。

    不得不說羅希甜的思路是對的,可惜的是越笙最討厭的就是主動巴結上來的人。

    羅希甜信心滿滿,壓根就沒有想過越笙特別討厭自己這種人。

    羅希甜更加沒有意識到的一點就是,她的眼楮里寫著野心。像越笙這種出身名門的大一眼就能看穿,只是越笙懶得揭穿罷了。

    這些羅希甜都不知道,她還一心想著要抱上越笙這條大腿。

    然而事事都不順心,羅希甜氣得想要狠狠的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

    這時正巧被她發現蔣淺秋看鐘青不順眼,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羅希甜覺得蔣淺秋雖然沒什麼腦子,但是可以利用利用。

    沒想到的是這個蔣淺秋實在是太蠢了,她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了。

    一只小老鼠竄進了她的視線,這只弱小的老鼠真的是又可憐又可愛啊。可愛到她想要親手捏死。

    她把陳慎宜堵在了廁所里,把對方狠狠的敲打了一番。

    弱的不行,可是她覺得挺好玩的。她最喜歡看到別人在她面前驚恐無比的求饒了,就像她曾經在別人面前跪下求饒那樣。

    弱小,這就是被欺負的理由,這一點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上,她永遠也不會忘。

    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著那些高高在上的少爺們,可是她的哀嚎不僅沒有引起他們的同情,反而讓這些人更加的興奮。

    她還清楚的記得自己的手指是怎麼被踩爛的,也清楚的記得自己的衣服是怎樣被撕扯成碎片的。那麼深刻的悲哀和屈辱,她永遠也忘不了。

    所以啊,她恨透了那些因為自己出身好而享受特權的人。

    不過只是投胎時比她要幸運,所以就能理所當然的踩在她的頭上。她憑什麼要甘心?她要努力的往上爬,那那些曾經看不起的人好好看看,以前那只螻蟻究竟成長到了怎樣的地步。

    現在她看到陳慎宜,仿佛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但又有一些不一樣,陳慎宜是真的廢物,一點野心都沒有,就想著要給鐘青當跟屁蟲。

    現在交換位置,她看到這樣惡心又卑微的陳慎宜,有些明白之前那些欺辱自己的人是怎麼想的了。

    看著真好欺負啊,太想用力的捏一下,看看會不會掙扎跳動了。最後再狠狠的捏爆。

    羅希甜扯開了嘴角,越想越興奮。

    她好期待啊,然而……陳慎宜讓她失望了。

    太令她失望了,陳慎宜果然是扶不上牆的爛泥。

    不好玩,太無趣了,還是毀掉吧,所以她毫不留情的把硫酸倒了了陳慎宜的臉上。盡管並不是濃硫酸,但也能讓陳慎宜毀容。

    至于陳慎宜以後會怎樣,這就不是她該想的事情了。

    什麼毀掉越笙,她當然根本就沒有覺得會成功,就算成功了又怎樣?她遲早會被追到頭上來的。

    沒錯,她只是在單純的玩弄陳慎宜罷了。剛開始還覺得挺好玩的,但後到了後來就覺得無趣極了。

    真的是膽小懦弱到了極點,怎麼逼也逼不出什麼狠勁。

    到後面倒是逼出了那麼一點的倔強,但是她已經不想再繼續玩下去了。

    不過說真的,這樣肆意掌控別人人生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美妙到她感覺都快高.潮了。

    羅希甜微笑著,繼續努力的往上爬著。

    接下來,她要進攻學生會。然而,她明明已經做的很好了,但是還是被拒絕了。

    剛開始羅希甜的心里很憤怒,但是也沒有辦法。每個地方都是如此,比起能力,更看重的是勢力。

    她無權無勢,沒有人幫襯,進不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鐘青在高一學期末就進入了學生會,這件事情讓羅希甜嫉妒得要死。

    鐘青的家境還不如她家,能進學生會是因為什麼?當然是因為越笙了!

    羅希甜心里越想越恨,這個鐘青一開始還說什麼自己和越笙不熟,可是呢?還不是抱上了大腿?

    真的是惡心透了,她做的那些事情也沒有害到鐘青。

    鐘青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純,還不是跟她一樣是個表里不一的婊.子

    這麼一想,羅希甜也不覺得鐘青比自己要優秀到哪里去。

    因為進不了學生會,所以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大展拳腳,只能跟以前一樣小家子氣的巴結一些比她的家世要稍好一點的人。

    可是這樣實在是太慢了,籠絡這麼十幾個跟她差不多水平的人,還不如抱上一個像越笙這樣的大腿。

    只要一想到鐘青跟在越笙的屁股後面飛上枝頭做鳳凰了,羅希甜就恨不得扒了鐘青的皮,咬碎鐘青的骨頭。

    可是她的心中再怎麼恨也是無濟于事的,她一直在司機潛伏,還有誰和越笙是同一個等級的。

    這所學校絕對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越笙只是沒有隱藏的那一個,好有許多和越笙不相上下的人在這所學校里面。

    听說肖家的少爺也在乾元高中就讀,可是肖家少爺一向低調,根本就沒有人知道肖家少爺長什麼樣。

    趙若芸平時和越笙倒是走的挺近的,但是羅希甜一點和趙若芸交好的把握都沒有。

    趙若芸和越笙可是朋友,她的哪點小心思要是被趙若芸知道了,還不知道得死的多慘呢。

    蔣淺秋這個廢物倒是收斂了不少,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了。不過是個棄子,她後來直接跟蔣淺秋疏遠了。

    只是蔣淺秋看到她毀了陳慎宜的容,這倒是個問題,她一定要找機會除掉蔣淺秋這個眼中釘肉中刺。

    之前那個風頭一盛的趙幽舞找到了金主,當然這個風頭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當越家的,也不想想自己是誰生的,又姓什麼。

    連越這個姓都得不到,還在痴心妄想,難道看不出來自己在越止息的眼中不過只是個消遣的玩意嗎?

    看不清自己的地位和勢力,哼,還想走多遠。羅希甜在心中冷笑。

    然而她忽略了一點,那個看不清自己能力的人,她自己也不正是嗎?

    羅希甜想著自己的家境,她家經營著一個小公司,她的父親也有很多個孩子。然而這麼多孩子,她的父親肯定不是每個人都放在心上。

    而她,就是被拋棄的那一個。雖然進了乾元高中這所貴族學校,但是除此之外她什麼都沒有。

    公平?她從來都沒有見過?也不需要那種東西,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在奮斗,只是這種奮斗歪得有些過頭。

    帶著不甘和憤怒的她熬到了高二學期末,听說越笙要過生日了。

    明明還不是十八歲的生日,可是卻豪華得過分。

    也是,越笙是誰,這是當然的。鐘青被邀請去了,呵,什麼女朋友,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眼中,還不就是一個玩物罷了。

    真正讓羅希甜沒有想到的是趙幽舞居然也去了,是被趙若芸邀請去的。

    她倒是忘記了一件事情,趙幽舞雖然不姓越,但是姓趙。

    趙若芸在去之前還特地的向她炫耀,呵,去了又怎樣,也改變不了野雞的事實。

    真是什麼樣的貨色都能這麼幸運,而她卻要苦苦掙扎。

    她在想,為什麼上天就是對她這麼不公平。可是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就是這麼的不公平。

    她再怎麼恨,再怎麼怨都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一點的事實。

    那天晚上,她站在很遠的地方遙遙的看了一眼。

    很亮,耀眼到讓她差點流下眼淚。

    看了很久很久她才離開,然而沒想到的是,第二天就有讓她驚喜的事情發生。

    這件事情大多數人並不清楚,但是她這兩年來在學校積累了人脈,所以打听到了一個大概。

    趙若芸好像做了什麼事情,讓何家少爺出丑。這是表面上的一層,據說趙若芸照舊和一些少爺們打好了招呼,一起去撞破越笙和何家少爺的奸情。

    真的是要笑死人了,什麼奸情,不過就算是假的,但是要是真的讓人撞見了,那假的也要變成真的了。

    如果事情真的這麼發展也挺不錯的,不過事情並沒有如此。

    越笙逃過了一劫,而何家少爺徹底的出了一個大丑。

    趙若芸就這樣不知所蹤,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這件事情對于她來說還算是一個收獲,因為她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趙若芸對越笙不懷好意。

    她之前還在擔心,自己如果巴結上趙若芸被對付了會怎樣。

    現在看來,她完全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因為趙若芸和她一樣啊。

    然而等她真的見到趙若芸的時候又覺得有哪里不對勁,可是趙若芸又這樣輕而易舉的接納了她,讓她成為手下。

    羅希甜想不透趙若芸究竟想要做什麼,是恨越笙嗎?不然為什麼要害越笙?但是她看不到趙若芸眼中一絲一毫的恨意。

    那又是因為什麼呢?後來,她在趙若芸的手下待了很多年,一步一步的爬了上去。

    在趙若芸身邊呆的越久,她就越了解趙若芸這個人。

    趙若芸這個人根本就是沒有心,也無法理解別人的感情。她只是在為所欲為的實施自己的權利而已。

    多麼的讓人嫉妒啊,她也很想,可是她卻不像趙若芸這樣的幸運。

    很多時候她看著趙若芸的眼神都是詭異的,她自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但是還是被趙若芸看透了。

    羅希甜在心里慶幸,好在趙若芸是那種沒有心的人,根本就不會將這樣的小事放在心上,就算知道她懷有野心也不會將她拋棄。

    這應該就是對自己絕對的自信了,這一刻,她終于意識到自己和趙若芸之間的差距了。

    但是她覺得,如果自己和趙若芸是同一個起點起來的,或許就不是如今的場面了。

    她很自信,覺得自己能夠代替趙若芸成為首腦,控制那麼多人。

    然而她卻實實在在的沒有這個能力,用趙若芸的話來說就是太功利了,野心太大,能力不足,但是還有用處。

    在對鐘青的處理上她判斷失誤了,她覺得這樣可以擾亂越笙的心神。

    其實更重要的一點事她恨鐘青很久了,和她同一起點卻比她要好的人她恨,起點比她高還站在她頭頂的人她也恨。站得比她低的人她想要肆意的玩弄,因為這些人在她的眼中就像一只蟲子。

    就像她在那些站在比她高的人眼中也是一只蟲子一樣。

    陳慎宜改名換臉,成為了她的屬下。還真是命運般的安排呀,陳慎宜就算改名叫做陳宜冬。苦苦掙扎還是比她要矮一截,永遠被她壓著打。

    這樣的感覺還真是舒服痛快啊,本就自大的她加上膨脹,所以鐘青的事情她就做過頭了。

    趙若芸很不滿她的行動,她苦苦的哀求,可是趙若芸的眼中始終的冷漠的。

    這個沒有心的女人一直都是如此,不然也不會容許她這條毒蛇繼續呆在身邊。

    她現在對于趙若芸而言已經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了,只能被拋棄。

    她真的好不甘心啊,不甘不甘不甘!

    她在心里用力的咆哮著,沒有人來救她。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逐漸的冰冷,皮肉被銀亮的刀子切割開來,內髒被一個個的取走。

    啊,她是太傻了,覺得趙若芸會看在她在身邊呆了九年的份上讓她一馬,可是趙若芸並沒有。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咎由自取吧。

    但是她對自己的選擇也不後悔,再來一次她也還是會如此。想盡一切辦法往上爬,用盡一切手段實現自己的野心。

    如果說什麼讓她最後悔,那就是生在了這樣一個家庭。

    如果有選擇的機會,她一定要成為越笙那樣的人。

    張揚肆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必擔心後果,肆無忌憚的笑著,用力的享受優渥的生活。

    可惜……沒有機會……

    羅希甜躺在滿是是冰塊的浴缸中,腹部大開,她已經完全沒了呼吸。可臉上卻帶著痴痴的笑容,像是想象到什麼美好的事情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 羅希甜很壞,也很不幸運。生活造就了她的性格,她的性格又毀了她自己。

    羅希甜進不了學生會是鐘青暗中操盤,鐘青很壞的。

    大家元旦快樂,明天就是最後一章了。

    ☆、番外︰甜蜜日常

    “今天你不會又要加班吧?”越笙抱怨的對著手機說道。

    電話那頭傳來了鐘青歉意的聲音,她說道︰“嗯,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完。”

    “怎麼你最近總是這麼忙。”越笙的心情很低落。

    鐘青安慰道︰“忙完這一陣就好了。”

    “你要忙就忙吧,我自己也有事情做。”說完越笙就把電話給掛了。她就是在賭氣,心里明明知道鐘青是真的忙,可是心里還是會有小情緒。

    忙忙忙,天天就知道忙,都結婚了,當初說好了一兩年就不忙了。

    越笙在心里狠狠的把鐘青給罵了一頓,怎麼解氣怎麼罵,要是現在鐘青在她面前,她肯定毫不猶豫的下嘴咬一口。

    越笙氣鼓鼓的一個人生悶氣,好在她今天的重要工作都做完了,就算沒心思工作也無所謂了。

    生了會悶氣,越笙打算讓自己提前下班了,反正沒什麼事了,就算有什麼事,也全部都推給她弟弟越海好了。

    越笙拎起包包就往外面走,遇到有人打招呼也表現得很冷淡。雖然她平時對員工也是那種不怎麼在意的態度,但是今天顯然是更加的心不在焉。

    有幾個員工竊竊私語,討論著越笙的八卦。

    畢竟像越笙這樣的天之驕女,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著要挑出點錯來,然而滿足一下自己的內心。

    平時的越笙不會在意,今天的越笙更是沒有這個心思。

    一路開車回家,越笙一開門,她的貓就撲過來了。

    兩人結婚了之後沒多久就把貓給帶過來了,因為這段時間里鐘青都要比越笙更忙,所以平時越笙都是抱著貓,好讓自己不覺得那麼孤單。

    擼了下貓,越笙又走神了,她怔怔的盯著手機看。半天都沒動一下,好一會她才回過神來。

    哼,反正她是不會主動打電話給鐘青的,打死也不主動打電話。

    沒錯,就是這樣。然而就算是心里這麼反復的跟自己說,越笙還是忍不住自己的手。

    越笙抱著貓趴在沙發上,心里暗罵自己不爭氣。

    貓咪喵喵的叫了兩聲,似乎也感覺到了主人的糾結。

    越笙輕輕的摸了下貓咪的頭,嘟囔道︰“還是你可愛,比鐘青那個死木頭可愛多了,哼,以後我就跟你一起過了。”

    才剛剛說完這句話越笙的手機就響起來了,越笙條件反射一樣的彈坐起來,貓咪被嚇了一跳,直接跳出了越笙的懷中。

    越笙連管貓的心思都沒有了,拿起手機就接起了電話。

    雖然她是對自己說不主動給鐘青打電話,但是鐘青打電話過來她還是能接的。越笙在心里這麼對自己說。

    “咳咳。喂。”說話之前越笙還特地清了一下嗓子,確保自己的聲音听起來不會顯得太期待。

    “我今天把應酬推給了長煙,馬上就能回來了。”

    然而越笙卻皺起了眉頭,她責備道︰“你怎麼能這樣呢?這個項目也不算是小項目了,你不親自出馬,要是談不成該怎麼辦?”

    電話那頭的鐘青笑了笑,她當然知道越笙實在關心自己。

    “嗯……長煙她總歸是要獨當一面的,我怕給她一個鍛煉的機會,這不是挺好的嗎。其實,我是更想和你一起吃一頓飯。”

    越笙的心里泛起了暖意,她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哦哦,我知道了,那就掛了。”越笙其實已經害羞了。

    “晚上吃什麼呢。”鐘青直接無視了越笙的最後一句話,因為她知道越笙就是說說而已,真的要掛電話的時候總是磨磨蹭蹭的。

    “不好!”越笙突然想起來自己回家了之後除了擼貓什麼都沒有做。

    “怎麼了?”鐘青問道。

    越笙懊惱極了,她道︰“我忘記做飯了。”

    “那今天就不做飯了,我們去吃燭光晚餐。我現在就回來接你。”鐘青臉上滿是笑意。

    越笙嘟嘟囔囔的說道︰“都結婚大半年了……還燭光晚餐……”

    “嗯?你說什麼?”鐘青一雙眼眸彎起,她听見了,但是當作沒听見。

    越笙鼓了下臉頰,說道︰“沒說什麼!你要吃就吃。”

    “我要和你一起吃。”鐘青聲音中的笑意穿透了越笙的耳膜,落在了越笙的心中,暖的不行。

    “你求我,我就跟你一起去吃燭光晚餐。”越笙揚著下巴,小模樣囂張的很。

    鐘青笑了笑,說道︰“好,我求你,跟我一起去吃燭光晚餐吧。”

    越笙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還挺上道的,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和你共進晚餐吧。”

    “是的,我的主人。”

    “小奴隸還不快點過來接我。”越笙拍了拍沙發。

    鐘青幾乎要憋不住笑了,她道︰“遵命。”

    “那你趕快回來。”

    不用看越笙也能想象此時越笙臉上的表情,她笑著說道︰“馬上。”

    “那我掛了。”

    “好。”電話那一頭的鐘青一直等到越笙掛了電話才把手機放下。

    鐘青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她其實今天早就準備好了要和越笙一起出去吃飯。一直都沒有說就是想給越笙一個驚喜,沒想到越笙這就生氣了。

    在鐘青的心里越笙是絕對不能受一點委屈的,所以她下次決定再也不晾著越笙那麼久了。雖然也就十幾個小時,但是她心里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其實忙碌就是到今天為止了,鐘青把事情分配給手下,她只需要控制那些管理就可以了,不用再像以前那麼辛苦了。

    以前只是公司剛起步,所以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親力親為。

    想到越笙還在家里等著自己,鐘青的臉上就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提起包包,鐘青離開了辦公室。

    外面陳慎宜和範玲玲還在討論一個項目的具體實施措施,路過的時候兩人朝鐘青打招呼,鐘青微微點頭就離開了。

    這種小事,她只需要等最後她們得出一個確定的方針之後再去看。

    走到地下停車場,越笙發動了汽車。

    想起來,如今和一年多前變化還真是大啊。

    夏明友死了,齊長煙代替夏明友進入了終燃公司,成為了她的助手。而那個以前沒有把她放在眼里的小丫頭範玲玲如今成了她的心腹之一,忠心耿耿。

    而曾經在趙若芸手下的陳慎宜來到了她的公司,成為了副經理。比起以前,這些人都成長了不少。

    只是這成長付出的代價太大,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當年她也是經歷了很多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想一想,以前的那些事情,就好像是一場夢。

    清晰無比,卻也虛幻得像泡沫,讓她分不清哪些是不是自己的臆想。

    然而以前在心上留下的那些痕跡,卻又在時時刻刻的提醒著她,那些不是一場夢,而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

    鐘青沒有再繼續想下去,她發動了車子,準備回家去接越笙。

    越笙肯定等她很久了吧,從今天開始她就有很多的時間跟越笙相處了。

    十幾分鐘後,鐘青來到了公寓樓下。

    她們結婚者一年來兩人還是住在這里,鐘青是打算生了孩子之後再和越笙搬到更大的地方住的。今天正好她想要跟越笙說說這件事情,也算是給越笙一個驚喜。

    敲了敲門,鐘青擰動了鑰匙。

    “我回來了。”鐘青滿臉笑意。

    越笙下意識的轉過頭,她的眼中分明藏著喜悅,可是偏偏要隱藏起來。

    “哼,你也知道回來啊。”

    鐘青笑了笑,她走向越笙,說道︰“說的我好像天天不會來似的。”

    “你回來的那麼晚,跟不回來有什麼區別?”越笙就是要和鐘青 。

    鐘青摸了摸越笙的頭,說道︰“走吧,一起去吃飯。今天我有重要的話想要對你說。”

    “你現在就說,我想知道。”越笙抱著懷中的貓,一點起來的意思都沒有。

    鐘青道︰“乖,我想挑一個好氣氛來說這件事情。”

    “你這人總是這樣,神神秘秘的。第一次告白的時候是這樣,給我送生日禮物的時候也是這樣,現在又這樣。”越笙瞪著鐘青說道。

    鐘青好脾氣的哄著越笙,她道︰“那你還記得我送了什麼生日禮物給你嗎?”

    越笙的臉一下子就紅了,那天她喝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蠢事。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的手指上套著戒指,明明是最普通的銀戒指,可是她卻覺得寶貴無比。

    當然,這句話她是沒有對鐘青說的。她沒想到鐘青居然送了自己戒指,這代表著什麼她和鐘青的心里都明白。

    只是在那一年之後,她和鐘青因為各種原因分開了,戒指也被她鎖了起來,再也沒有翻出來過。

    現在她的手上是鐘青後來買的戒指,兩人婚禮的時候交換了著昂貴的鑽石戒指。

    然而在越笙的心里,這樣的戒指還不如當年那個普通的銀戒指。

    不過她一向不坦率,這件事情一直藏在心里,沒有對鐘青說過。

    “那我現在告訴你好不好。”鐘青說道。

    越笙的眼楮微微瞪大,她沒有想到鐘青居然會現在就告訴自己。

    “你這個向來喜歡神神秘秘的人居然會現在告訴我?”越笙差點覺得自己是幻听了。

    “嗯。”鐘青點了點頭,她鄭重的說道︰“我們生一對孩子吧,一人生一個。到時候我們一家人搬到更大的房子去。有了兩個小家伙,房子大也不覺得冷清了。”

    啪嗒一聲,越笙的眼淚落了下來,“什麼嘛,原來你想說這個。”

    “好嗎?”鐘青半跪在坐在沙發上的越笙面前,她抬著眼眸,眼神認真又深情。

    越笙咬著自己的下唇,她的鼻頭發酸,其實這個想法她早就有了,只是一直都沒有好意思說出口而已。

    “你不是都決定好了嗎?還來問我?”越笙故意這麼說道。

    鐘青將越笙的身體擁入懷中,她道︰“婚姻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也是要我們兩個人要走下去的,我當然要征詢你的意見了。”

    越笙吸了吸鼻子,她感覺自己真的是太沒用了,就這樣簡單的被鐘青給感動了。

    “好啊,最好都是你生,我在一邊看著。”越笙的聲音有些哽咽。

    “可以。”

    “傻子,我騙你的。要生當然是一起生。”越笙罵著鐘青,卻將鐘青的身體抱的更緊了。

    鐘青也將越笙的身體抱的更緊,像是這輩子都不會放手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 架空世界,科技生子,基因是她們自己的。

    接下來是後記

    寫完了這篇文,有很多感觸。前期的描寫的確是有些亂,因為我沒有太用心的去寫。上一篇撲街了,所以寫的時候很壓抑,寫出來的東西也很壓抑。

    好在到後面的時候我的心態平和了不少,所以寫出來的也就沒有那麼壓抑了。

    寫文是我的夢想是我的愛好,寫的時候我很滿足,因為我寫出了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感覺自己再創造一個個世界,塑造一個個人物,這讓我很開心。

    當然,我現在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我會去努力的,希望自己能夠越來越好,寫出更好看的文。

    其實我一向不擅長劇情,我比較擅長寫日常那些瑣碎的小事,寫主角那些微不足道的對話,那樣很溫馨,但是我感覺就是這樣了,這個感覺對了。

    寫文有的時候也要看感覺,你對它不認真了,自己也會覺得難受。寫的感覺對了,就跟飆車一樣,所以基友西瓜跟我拼字的時候總問我是不是嗑藥了,所以跟飛起來一樣快。

    其實那只是寫文的時候找到感覺了,一旦找到那種感覺我就會特別的快,雖然事後有可能要花十分鐘左右去修文……

    好了,說了這麼多廢話了。

    再來說說人物吧,鐘青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我在文中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她自己也認為自己是披著美麗皮囊的惡魔。她自私自利,但是唯獨對越笙很好。她雖然壞,性格也差,但是保有人性,她不會真的去做什麼殺人放火的事情。該怎麼來說呢,我覺得她是混沌惡。

    鐘青的家庭你們也知道,她是在一個很壓抑的家庭里長大的,說不長歪是不可能的,只是她歪的沒那麼厲害,而且正好遇到了越笙,一個能給她世界帶來光明的人。

    她在對待某些人某些事情的時候真的很自私冷酷,但她不會真的做什麼壞事,她只是一個混沌的引導者。

    我覺得一個人的童年對一個人的影響很大,就算長大了,看不出她他的創傷,可是那疤痕卻實實在在的烙印在心口,一輩子都磨滅不了。

    所以才有了一章至死而終,希望我們能夠善待身邊的孩子,不讓讓他們被這個世界冷漠以待,因為這種事情真的是影響終生的(尤其是三色幼兒園和豫章學院,簡直是人性丑惡的展現)。

    鐘青看起來是個比較正常的人,但是她從來都沒有走出過陰影,這輩子都不可能,就算是越笙也不能帶她走出來。

    有些心理上的創痕,不是說說就行,它可能耗費一生的氣力都沒有辦法消于無形。

    傷痕能掩蓋,假裝自己不在意,可是頂多就是假裝罷了。

    就算是機器,被格式化了還能找回數據,就更不要說是人了,就算是失去了記憶,那些深埋在潛意識里的東西還是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舉止。

    而越笙呢,她其實是個很簡單的女孩,只不過出生在一個復雜的家庭中。她有她很辣決絕的一面,也有別扭害羞得跟個小女孩的一面,這很正常,並不矛盾。

    人在不熟悉的人面前總是有偽裝的,更不要說越笙還是個傲嬌了。她喜歡讓自己看起來很強大,實際上她也真的很強大,除了在鐘青面前。

    兩個人在最美好的時光里相遇,成為了對方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一開始也沒有那麼多的轟轟烈烈,也不是一時的沖動。我認為愛情絕對不是一時的沖動,悸動或許會有,但是那並不一定是愛情。我覺得真正的愛情不會被時間磨滅。

    兩個人如果真心相愛,也很合適,那麼她們就算呆在一起一整天也不會覺得怎麼樣。有的時候或許會有小小的爭執,但是兩人心中都明白,對方是為了自己好。

    相愛的兩人在一起,不用多說什麼都能明白對方的意思,就是那麼獨自做著自己的事情,沒有過多的言語也行,因為知道對方就在身邊。

    再來說說趙若芸吧,趙若芸是個不懂感情的人,就像他的渣男親爸爸和綠帽假爸爸一樣。她其實是個很孤單的人,而且因為母親和父親的經歷對愛情更加的失望。

    所以趙若芸打從一開始就沒決定要接受某個人,她和鐘青像,但是絕對不會成為第二個鐘青。

    這個角色是我故意設置的,和鐘青相似又相反,我只是想寫出一些我自己想寫的東西,你們看不看的出來也無所謂,就當是我在自我滿足吧。

    肖煥這個角色也很復雜,他到底愛不愛鐘青呢?其實是不愛,他愛的是別人,從身到心都是,只是鐘青是他給自己的心理暗示而已。

    對于肖煥來說,他這所謂的愛虛無縹緲,自己早就愛上了任夜城還不自知,因為真正愛的人與他而言像空氣,而鐘青是天邊的雲朵。這也就是為什麼明明有機會脅迫鐘青跟自己在一起他卻沒有這麼做的原因,‘憧憬’的對象不適合一起生活,甚至相愛,距離才能產生那種所謂的朦朧的‘喜歡’。

    愛並不是單方面的憧憬和幻想,而是實實在在的和一個人相處磨合。所以肖煥注定不可能和鐘青在一起,陳慎宜也不可能和鐘青在一起。

    里面很多的人物都是基于我自己的感受,為什麼沒有爺爺輩的人呢,因為對于我來說是沒有的。為什麼里面的家長都這麼糟糕呢,因為我的就是。為什麼里面的弟弟那麼傻逼呢,因為我的弟弟就是,還有很多的場景都是我自己曾經走過或者是幻想過的。

    一個作者寫出來的東西,無論如何都和他本身掛鉤,永遠也擺脫不了,西瓜也和我一樣,讀者或許不會在意,但是作者自己心里清楚,就算是換個方式換個故事,有些東西還是不會變的(抄襲的作者除外,他她們都不是自己寫的)

    廢話就到這里吧,希望看的大家能夠開心,喜歡我的話就點一下專欄的收藏,我還會繼續寫下去,的請關注我接下來的作品,給你們麼麼噠筆芯呦。

    揮揮手,再見了。下一本《娛樂圈花瓶》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