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理科學霸的古代研究日常

第110章

    十里紅妝,盛宴難再。

    文淵侯出嫁這日,整個京城都熱鬧非凡,數十里的紅妝,馬車從街頭排在街尾,百姓們立于兩旁,亦有孩童在其中奔跑玩鬧。

    紅綢與鮮花鋪撒一路,鮮艷嬌美,陽光都好似透著暖暖的紅。

    褚尋真身著逶迤拖地的仿佛紅雲籠霧的大紅嫁衣,手挽薄煙軟紗,被褚空寧背起送出府外。

    “大哥。”褚尋真忍不住輕聲說,“我真的要嫁人了。”

    褚空寧輕笑︰“都已經穿上嫁衣,門都出了,還說這種話。”

    “仿佛在做夢般……舍不得祖母,爹娘還有你們。”褚尋真眼尾泛紅道。

    褚空寧︰“噓,這話可別讓兩個小的听見,昨天晚上都哭了一場,好不容易才被我哄睡著。”

    這會兒還能听見兆年瑞年跟在後面哼哼唧唧的喊著阿姐。

    他慢慢將褚尋真放下,由戚司安小心的牽過去。

    低垂的視線里有流甦顫動,衣袍偏飛,紅色的花瓣飄灑而下,她的嫁衣與鮮紅的衣角挨挨踫踫著。

    褚尋真不由得拉住戚司安溫暖而干燥的手,隨即被緊緊的握住。

    “別怕,我在。”戚司安輕聲道。

    “嗯。”褚尋真抿嘴笑起來,隨後被他慢慢遷入轎中。

    從將軍府到瑞親王府,一路上百姓們祝福的聲音不斷,敲鑼打鼓,涌動的人群絡繹不絕,不算長的一段路,愣是走了半個多時辰才到。

    太後早先便送來賀禮,而瑞親王有次殊榮,大婚竟是盛佑帝親自主持,坐在主位上,待二拜高堂。

    “父皇對他如此看重,三弟不擔心嗎?”戚奉景終于從府里出來,臉上的刀疤從眼角斜到後耳側,整個人變得陰郁非常,此時面無表情的看著堂內其樂融融的景象。

    戚奉齊輕笑道︰“父慈子孝,兄弟和睦,大哥覺得我會擔心嗎?”

    戚奉景陰郁的看了他一眼,半響冷笑道︰“你倒是能忍,現在才……”

    “殿下。”就在此時,兩人的身後傳來一道輕柔的女聲。

    寧婉瑤走過來道︰“殿下原來是在與三皇子說話,可叫臣妾好找。”

    她先是對戚奉齊禮貌的笑了笑,隨即攬上戚奉景的手臂,溫柔又擔憂道,“前些陣子才生了場病,才好轉更要注意休息,隨臣妾來吧,殿下。”

    戚奉景看向她,眼神難得有幾分溫和,卻也只是幾分而已,依舊陰沉。

    “殿下。”寧婉瑤溫柔卻不容拒絕的拉過他的手,帶戚奉景離開。

    看向兩人背影,有人在戚奉齊身旁小聲道︰“殿下,大皇子竟然如此听大皇子妃的話?”

    戚奉齊表情淡淡︰“皇後如今形同被廢,寧國公府還算有良心,沒有在大哥臉被毀後落井下石,寧婉瑤……倒是聰明。”

    知道束著戚奉景,不然,若他闖出什麼禍事來,恐怕會連累到寧國公府。

    “殿下,要不要……”

    戚奉齊看他一眼,將人看的低下頭去,“不必有多余的動作,懂嗎?”

    皇位已是他手中之物,守住本分便可,多余的動作只怕會橫生事端。

    “是。”

    ……………………

    被送入洞房後,褚尋真才算松了口氣。

    妙舟與妙竹陪嫁過來,端了一碗甜羹進來,妙舟道︰“,王爺怕您餓著,特意囑咐廚房做了碗甜羹,先吃些墊墊肚子吧。”

    褚尋真吹起面前的蓋頭,流甦輕揚,笑道︰“身後還有紅棗花生,也放些在甜羹里。”

    妙竹捂嘴笑道︰“淨說笑,後頭的早生貴子,哪能放甜羹里面。”

    “我吃進肚子里,不更加是早生貴子了嗎。”

    妙竹︰“……這倒是有理。”

    她說不過,只能看著蓋頭下的嬌俏美人拾了些紅棗,剝了點花生扔在甜羹里吃下去。

    外面熱熱鬧鬧的,外廳的聲音都能夠傳進屋里,褚尋真喝完甜羹後,便問︰“他們不會過來鬧洞房吧?”

    “哪能啊,王爺給攔著呢。”妙舟笑道,“再者,陛下走之前也特意說叫王爺與早早洞房,沒人敢鬧得太過分。”

    听聞此話,褚尋真紅潤的臉頰更紅,坐在床邊,覺得自己一口氣送的太早。

    還要洞房呢……

    紅燭 里啪啦的作響幾下時,外面傳來穩健的腳步聲,褚尋真知曉是誰,忍不住抓緊身下的被褥。

    她戴著蓋頭,視線遮擋,只听見門被打開發出咯吱的聲音,心跳得砰砰作響。

    “都下去吧。”

    “是。”

    待門關好,戚司安腳步輕移,立在她的身旁。

    隨即,蓋頭便被挑起,溫暖的燈火在視線里跳動閃耀著,褚尋真瞧著繡鞋,眉眼低垂,心跳的厲害,半響,卻沒有等到下一步的動作。

    她抬起頭,便瞧見戚司安的眼神里泛著醉人的光彩,一眨不眨的正盯著她看。

    眼尾泛紅,燈火跳動在里面,波光流轉,瀲灩迷人。

    褚尋真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臉,長得真好看。

    戚司安將她的手按住,覆在臉上,笑道︰“終于娶到你了。”

    “臉這麼紅,是不是大哥二哥他們灌你酒了?”褚尋真動了動手指道。

    “還好,沒喝多少,我等著和珍珠兒喝交杯酒。”戚司安眨眨眼,不舍得放開她的手,便拉著一起去桌前,倒了兩杯。

    嬌面紅霞襯,朱唇絳脂勻。

    許是屋內紅燭燃的太多,滿目映紅,褚尋真只感覺臉頰滾燙,不敢與戚司安對視,下一瞬,卻被他攔腰抱起,輕柔的放在床內…………

    翌日,需進宮請安。

    褚尋真悶在戚司安的懷里,艱難的睜開眼楮。

    “醒了。”戚司安輕笑,胸口震動,低沉的聲音直直鑽入她的耳朵里。

    肌膚毫無遮擋的相貼,耳畔又是輕柔磁性的嗓音,褚尋真臉紅的背過身,嗯了聲,“你先起來,我一會兒穿衣服。”

    她感覺男子在背後悶笑,隨即床榻微動,听見衣服摩擦的聲音。

    褚尋真轉過身,道︰“要向皇後請安嗎?”

    戚司安點頭︰“陛下到底還未廢黜她的後位,于禮是要請安,不過她大勢已去,不必在意。”

    見褚尋真窩在被子里若有所思的模樣,他靠近,桃花眼勾人的笑道,“要為夫幫你穿衣嗎?”

    褚尋真俏臉微紅,伸手將他推開,“不必,自力更生。”

    “哈哈。”戚司安忍不住親在她額頭,“不急,身體要緊,別累著。”

    想起昨晚,又思及他這句話的意思,褚尋真滿良通紅的將枕頭扔在他身上,隨即在戚司安的笑聲中穿衣洗漱。

    太後慈祥,拉著她說了會兒話,賞賜了不少東西,皇後坐在一旁,木著臉,只不痛不癢的說了幾句話後便以身體不適離開了壽康宮。

    隨後,便是向盛佑帝請了安,才離開宮里。

    “陛下兩鬢斑白,蒼老了許多。”坐在馬車上,褚尋真微嘆道。

    記得初次面見聖顏,盛佑帝意氣風發,雖已至不惑之年,卻也神采奕奕,氣宇軒昂,如今再仔細看,卻已有暮氣。

    許是兩位皇子……到底對他造成了些許影響。

    戚司安沉默不語,卻握緊了褚尋真的手。

    半月後,陸繪思生產,順利誕下一麟兒,褚空寧有了長子,取名褚睢笙。

    褚尋真與戚司安本想啟程離開京城,前往徐州,卻又恰逢太後病重,三日後,終于支撐不住,與世長辭。

    盛佑帝罷免早朝五日,舉朝痛悲,為太後舉行葬禮。

    再一見時,盛佑帝的面容更顯蒼老。

    “朕欲廢皇後,立齊兒為太子,天佑,你意下如何?”盛佑帝道。

    宣政殿內,只有王徊伺候在身旁。

    戚司安道︰“三皇子自會勤政愛民,不辜負陛下的信任。”

    盛佑帝點頭,“朕也給你留下了一樣東西,若是齊兒他……”

    王徊在盛佑帝的示意下,將木盒交到戚司安的手上。

    看見里面的東西後,戚司安神情復雜,盛佑帝能夠為他考慮的,已經全部考慮周全,他將東西收好,終是抵不住心里涌動的情緒,道︰“多謝……父皇。”

    盛佑帝怔愣片刻,眼尾微紅,聲音顫道︰“好,好,天佑,朕下去見你母妃,也無憾了。”

    太後下葬後,盛佑帝便頒布了聖旨,廢黜皇後之位,並立三皇子為太子。

    並另下聖旨,言瑞親王只要無謀逆造反之罪,無甚大錯,便永享親王之尊。

    待一切塵埃落定之後,褚尋真隨戚司安返回徐州。

    分別前,褚藩良也忍不住紅了虎目,“珍珠兒,等爹辭官,和你娘去徐州養老。”

    “……”褚尋真哭笑不得,“爹,我和司安會時常回來的,徐州水路貫通京城,來回不過幾天的時間罷了。”

    依依惜別了許久,臨登上船前,蔣勝雪問道︰“去徐州後有什麼打算嗎?”

    這次去徐州,竟然將唐曲和與唐關靈也給帶走,家里的實驗室收拾干淨,辦報牆與報紙的人手也帶過去不少。

    唐曲和離開前,孫祭酒差點扯著袖子叫人留下,好在數學廣而授之,算學西席也能夠獨當一面,這才放行。

    褚尋真笑道︰“瞞不過舅舅,我打算在徐州辦一所學院,除卻女子也可入學外,專教數理化。”

    “數理化?”蔣勝雪微揚眉梢,“可是數學、化學?其中的理字又是和解?”

    “物理。”褚尋真笑了笑,“還在研究中。”

    研究怎麼融入貫通,才與她所處的這個時代不沖突。

    物理研究,大至宇宙,小至基本粒子,是最精密的一門自然學科,更是研究物質運動的規律與基本結構的學科。

    而古代君權神授,封建思想,兩者就像是煙火間的踫撞,小心的融入其中,才會綻放出絢麗多彩的火化。

    蔣勝雪嘴角勾起︰“舅舅等著你辦好學院那天,想好名字了嗎?”

    褚尋真與戚司安對視一眼,靠在他的身上,笑道︰“就叫,理科學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