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在狗血文里當炮灰〔穿書〕

第98章 完結

    葉皖跟王成濟打了個招呼, 便請了三天假沒去事務所。

    當等到周四早晨他回去上班的時候, 事務所里所有人都發現時隔三天出現的葉皖照常還是一身休閑西裝, 整個人精神利落的模樣,但是......手上竟然意外的拎著一袋子糖, 糖?

    “葉子。”正巧王成濟在大廳追著宋陽舒要報表, 倆人見到有些愣︰“你咋帶著糖?”

    “這個啊。”葉皖低頭看了眼手里的一大袋子糖, 頓了一下坦蕩蕩的說著︰“給你們吃的。”

    ......一向忙起來連中午飯都懶得吃的葉皖居然在請了三天假後會給他們帶糖吃?媽呀, 他這三天難不成是去哪兒改造了麼?王成濟和宋陽舒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覷了一眼, 傻傻的問︰“你為什麼給我們帶趟?”

    “哦,我去了趟法國。”葉皖無辜的指了指這一袋子看著包裝就很華貴的糖︰“听說這糖挺好吃的。”

    “你, 你去了趟法國?”王成濟嚇了一跳, 傻傻的問︰“你去法國干啥啊?”

    一屋子人都看著葉皖直白的語出驚人︰“領證去了。”

    正在瘋狂趕報表的宋陽舒听到這話猛的把口中的水噴了出來,寂靜的辦公室里頓時響起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聲——其中還夾雜著一派吃瓜群眾驚訝的七嘴八舌︰“啥玩意兒?你說你干啥去了?”

    “領證?你領什麼證?”

    “這個......”葉皖抿唇笑了笑︰“結婚證。”

    眾人︰“......”

    “還有這個。”葉皖在死寂中指了指手中的糖, 強調道︰“其實是喜糖。”

    其實葉皖一向是低調的很, 跟許程溪一時頭腦發熱飛去法國領了個證也沒想到那麼多細節,更沒想到領證結婚了該給同事們發喜糖什麼的, 這都是臨上班之前許程溪提醒他的——

    “你以為我在法國的糖白買的啊。”許程溪送他上班下車之前揉了一把他的頭發,閑適的笑了笑︰“乖, 別忘給你們同事, 就說是從法國特意帶回來的喜糖就行。”

    于是葉皖就按照許程溪教給他的話如實說了......之後這些人的反應, 其實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臥槽?!”王成濟嚇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一個箭步沖過來握著葉皖的肩膀就瘋狂搖晃著問道︰“你說什麼?你結婚了?臥槽你小子什麼時候有的女朋友啊?怎麼可能比老子這個已經訂婚的人速度還快!!!你說,你到底是什麼時候悄悄脫離單身狗的行列的?”

    “就是就是!!”其他同事也被這爆炸性的消息驚到了,齊刷刷的跟著義憤填膺︰“老葉, 你不厚道啊!偷摸的也不把嫂子給我們介紹一下就領證了?!”

    “就是,虧我一直以為你沒女朋友,之前還想給你介紹對象來著......”

    “那個,謝謝各位的美意。”葉皖被這一瞬間的鬧哄哄弄的腦子都快吵炸了,連忙忍無可忍的打斷他們的嚷嚷,無情的說︰“工作吧。”

    “工什麼作!”王成濟大刀金馬的沖過去攔在想要走人的葉皖面前,逼問著︰“快說,你怎麼想的?”

    “......我什麼怎麼想的。”葉皖無語︰“年齡到了,結婚很奇怪麼?”

    這......倒是不奇怪,只是這也太太太出其不意了吧?!王成濟跟葉皖大眼瞪小眼了半晌,才代表全體好奇心嚴重的事務所員工發生︰“那你得把你對象,哦不,老婆,帶過來給我們看看!”

    說起這個,葉皖還是忍不住有些心虛——原因無他,只因為他的‘老婆’實際上是個男的啊,這要帶過來......會不會嚇到這些同事呢?葉皖還真有些為難,不由得轉頭看了一眼在場唯二的宋陽舒,結果後者也是懵逼的不行了,觸及到他的眼神就連忙撥浪鼓似的搖了搖頭——意思再明顯不過,這事兒他幫不了。

    葉皖只好轉頭,斟酌著開口︰“這個,我試試看吧。”

    “什麼叫試試看?”王成濟不滿的一挑眉︰“難不成你還要把你媳婦兒藏起來?我們能惦記是咋的?”

    葉皖︰“......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就帶過來。”王成濟一錘定音︰“做哥的,必須得請吃個飯才行。”

    “呃。”葉皖見到王成濟這副模樣,不由得隱晦的提醒他一下︰“其實你見過。”

    之前他拜托王成濟幫他去醫院處理陳剛的事情時,他是見過許程溪的。

    “見過?”王成濟納悶的撓了撓頭︰“在哪兒?”

    “在......算了。”葉皖覺得在這兒說了王成濟大概也領悟不了,只好作罷,無奈的一嘆氣︰“我晚上叫他過來接我下班吧。”

    “什麼?”在場眾人听了這話就跟集體吃了檸檬一樣,紛紛抨擊著他︰“你居然叫你媳婦兒接你下班,你還是個男人麼?!”

    葉皖︰“......”

    算了,他權當他們又酸又嫉妒好了。

    于是一整天,添行事務所的員工就都有點無心工作,一會兒往公司門口看一眼,皆是抓心撓肝翹首以盼的等著下班的時間看到葉皖的‘老婆’過來接他——也不能怪這一群吃瓜群眾沒正事兒,他們也是實在太好奇到底是何方神聖,能收了他們公司葉皖這朵‘高嶺之花’。

    並且在葉皖回國後沒幾個月就能跟他‘閃婚’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全場唯一知道‘內情’的宋陽舒,此刻看著周圍同事單純的傻白甜模樣,內心可以說是焦灼的。他忍不住尋了個空當把葉皖堵在兩個人時常‘幽會’的茶水間,肝膽欲裂的問︰“臥槽,你咋就這麼快跟許醫生領證了,也太神速了吧?!”

    他在葉皖說完之後就忍不住發微信跟夷雲音確認了,證實無誤這倆人就是領證甚至許程溪也在醫院發起了喜糖後,三觀就忍不住受到了一陣沖擊——是誰說他丸哥和許醫生不緊不慢能磨蹭的?

    人家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他媽才確定關系多久啊居然就領證了?!簡直就是嚇死個人!

    而葉皖面對他的瞠目欲裂,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有什麼問題麼?”

    宋陽舒︰“......”

    耤A沒問題,你倆牛逼行了吧?宋陽舒憤憤的回去了......然後靜靜的等待著下班時,全體人員眼珠子齊刷刷掉下來的一幕,想想就有點爽呢!

    晚上五點半,事務所的人還是第一次在下班的時候對于回家沒什麼熱忱,都正襟危坐的等待著,直到事務所的大門被一道循序漸進的敲門聲敲響——

    “來了!”王成濟頓時一個箭步沖過去開了門,伴隨著事務所眾人齊刷刷的站起來的聲音,他看到門外出現的人卻是一愣︰“許醫生?”

    門外站著的人並不是他們翹首以盼的葉皖的神秘老婆,而是王成濟前幾天還在醫院看到過的醫生——以許程溪這種‘出塵絕艷’的外貌,王成濟還不至于這麼快就把他忘了。

    “許醫生,您怎麼來了?”王成濟下意識的側身讓許程溪進來,納悶的問︰“是陳剛一家又去惹事了麼?”

    “不是。”許程溪淡淡的笑了笑,客氣的點了點頭才道︰“我是來找葉皖的。”

    “哦哦哦。”王成濟知道他是葉皖朋友,立刻一直左邊的辦公室︰“他換衣服呢一會兒出來,對了許醫生,你咋來找他?他說今天他......”

    話還沒說完,葉皖就推門走出來,見到許程溪抬了下眉︰“來了。”

    “嗯。”許程溪走過去,在一片迷惑眼神中問葉皖︰“現在走麼?媽叫咱們回去吃飯。”

    “好。”葉皖點了點頭,把手肘的外套自然而然的遞給許程溪,然後對全程迷茫的王成濟打了個招呼︰“王哥,我們走了。”

    “哎,等會兒!”王成濟懵逼之後,連忙叫住了他︰“你不說你老婆來接你麼?”

    “是啊。”在許程溪驚詫過後饒有興味的眼神中,葉皖大大方方的一點頭,在眾人日了狗了的眼神中,仿佛深藏功與名的一指許程溪︰“他就是我老婆。”

    “......”

    “真的,我是跟他領證的。”

    ......

    徹底震撼了一把在座各位,葉皖和許程溪出去的時候對視一眼,就繃不住笑了——

    許程溪︰“所以,你是故意把我叫來嚇唬他們的?”

    “哪有。”葉皖無辜的眨了眨眼︰“是他們非要讓我老婆過來,要看看的。”

    “好,老公。”許程溪從善如流的應著,張口就是令人噴飯的粗鄙之語︰“今晚你還想在上面麼?”

    葉皖︰“......”

    “都自稱老公了。”許程溪戲謔的對他一眨眼︰“不試試在上面的感覺多可惜,別像上次一樣失敗了還弄我一身印子假裝就行。”

    ......就知道這人根本知道他的‘偽裝’,他怎麼這麼討厭啊?葉皖氣呼呼的拍了一下許程溪的肩膀︰“你煩不煩人?”

    “嗯,老婆錯了。”許程溪笑了笑,伸手抓住葉皖骨骼修長秀氣的手,強行的跟他來了個膩歪的十指相扣,也不逗他了。

    “小朋友。”夕陽西下的道路上,暖暖陽光傾瀉一般的灑在許程溪身上,葉皖站在台階上,就看到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酷似名片一樣的東西別再胸前,還遞給了他一個——

    “我訂做的。”許程溪笑道︰“要不要念念看。”

    葉皖微微低頭,在看到那張‘名片’上的一行字就忍不住笑出聲來,他覺得自己除非是瘋了,要不然是不會在大街上把這行字念出來的。但半晌後,考慮到自己老婆小孩子一樣的幼稚行為,葉皖還是輕輕啟唇——

    “合法夫夫了解一下。”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經歷了兩個多月,終于打下‘全文完’這三個字啦!謝謝一路陪我走過來的小可愛,其實這篇文有許多的不足,也有許多的瑕疵,謝謝你們對我一直的包容,鼓勵。

    幾千條評論,雖然我不會條條回復,但每一條我都有認真仔細的過,不論是批評還是表揚,都謝謝你們肯看我寫出來的故事。

    很多想說的其實到最後,也不過就是希望你們如果喜歡我的話,我們下篇文繼續一起走好了~麻煩全訂的小可愛給我打個滿分好不好嚶嚶

    下篇大概半個月左右就會開,兩篇二選一,《在狗血文里當傻子[穿書]》,《反派大佬拒絕洗白[穿書]》都是又甜又沙雕的娛樂圈小萌文,感興趣的收藏一下好啦~

    下本《在狗血文里當傻子〔穿書〕》求收藏

    已存檔,盜梗必究

    汪序真一朝穿書,穿到了男主角的傻子哥哥身上

    傻子哥哥是真傻,腦子有病的那種。除了一張臉長的可愛一無是處,又傻又白又甜

    父母嫌棄他是個傻子,領養了一個弟弟

    從小到大偏心偏的厲害,被攆去工地的活是傻子干,錢卻全都是弟弟的

    汪序真用傻子的外皮看世界,突然發現了許多很有趣的東西——

    例如外表嫌棄傻子的弟弟實際上是個常常給他塞糖吃的家伙

    例如父母把傻子的工資全部要去答應給他買手機,卻只買了個老年機

    例如......他跟著父母拜訪一個多年前的豪門鄰居時,鄰居家的兒子偷偷把汪序真蒙騙上了樓,捂著眼楮結結實實的親了他一口——

    汪序真︰......

    小傻子,豪門太子爺一雙精致的鳳眼彎了彎,曖昧的笑道︰這是玩游戲呢

    汪序真︰......

    汪序真這才知道即便是傻子,也是有人偷偷喜歡著的

    只是……這人要知道他其實不是傻子該多懊悔啊

    #紈褲風流影帝攻x傻白甜切開黑十八線受

    #攻喜歡的不是傻子原主,這個文中會解釋

    #無邏輯沙雕甜文,看者慎入!

    《反派大佬拒絕洗白》

    唐斯潼一覺醒來,成了文中人人喊打的反派大佬——騷擾明星,吃喝賭五毒俱全,基本上算是無惡不作黑歷史一堆堆

    可唐斯潼他,拒絕洗白,請問這反派大佬身家幾百億洗什麼白?勞資裝什麼勤勞善良的好人?

    唐斯潼果斷懷揣二百億到處瀟灑,然而沒一陣子,噩夢就來了——那些被原身包養過的小明星,統統找上門來了!且都是男的!

    看著七個漂亮的大男孩整天糾纏著問自己‘唐總你不愛我了麼?’唐斯潼簡直要崩潰——他恨不得拿二百億買個清靜!

    逼不得已之下,唐斯潼只好找到原身騷擾過的明星里唯一一個沒來纏著他的,那個據說是高嶺之花的頂流柯瀟咨詢一下——

    【唐斯潼掏錢,非常虛心︰請問我之前是哪里讓你不喜歡了呢?

    柯瀟︰問這個干嘛?

    唐斯潼︰我學習一下,好讓其他人也不要那麼喜歡我。】

    【嗯?柯瀟挑了下眉,半晌後才慢條斯理意味深長的說︰恐怕不行

    唐斯潼︰???

    柯瀟︰唐總你一向是只看不吃,其他人不用付出肉 體也能拿錢,當然纏著你】

    啥?唐斯潼大驚——原身騷擾過那麼多男明星,居然沒睡過?!

    在唐斯潼驚愕的眼神中,柯瀟笑了︰所以你要睡他們才行。

    然後他站起身子,解襯衫扣子︰我幫你練習一下吧。

    唐斯潼︰……

    這他媽不是逼良為娼麼?

    #高冷白切黑流量攻x傻白甜無能總裁受

    #本文雙潔

    #無邏輯沙雕慎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