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重生後我被大奸臣寵上天

第84章 情鐘

    大楚史書記載,建安二十年的齊王之亂是因一場內宮巫蠱之禍而起。

    時年四月二十一,朱貴妃因行巫蠱之術詛咒皇長子厲王而下獄,同日,武安侯府被圍。

    四月二十四,武安侯朱越羈押入天牢,齊王李h幽禁于齊王府。

    四月二十七,皇城司督主賀萬玄動用京城暗衛數百,護送齊王李h與武安侯之子朱誠逃離京城意圖謀反,後為金吾衛副指揮使蕭惕于京城西門攔截。

    那日情形後來眾說紛紜,有說蕭惕以一人之力大戰百人,有說蕭惕早已安插眼線于皇城司之內,那日里應外合之下,皇城司眾廝潰不成軍,又說蕭惕設下埋伏,智取敵首,說法繁多,卻無人證實,只因那夜,皇城司督主賀萬玄、武安侯之子朱誠、以及隨行數十人,皆死于城下,齊王雖保住性命,卻因重傷難治死在了三日之後。

    唯有皇城司千戶戚同舟以及數十皇城司禁衛趁亂逃走,蹤跡難覓。

    而就在那夜,洛州駐軍生出兵變,武安侯府故舊軍將何清欲率軍北上接應齊王,並助齊王謀反,然而軍中響應者未至半數,其隊伍還未走出洛州,便被京城守軍鎮壓,帶領京城守軍者,竟是月前被下獄稽查的長寧軍統帥裴敬原。

    五月初二,已升任金吾衛都尉的裴琰自江南返京,帶回大量皇城司督主賀萬玄貪腐的人證物證,賀萬玄任皇城司督主期內,于湖州斂財百萬,時至今日,竟已抵半個國庫,不僅如此,其人豢養私兵暗衛,暗地里資助多處駐軍采買兵甲,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五月初十,長寧軍案水落石出,長寧軍統帥裴敬原為齊王陷害,只追究失察之罪,暫免其長寧軍統帥之權,令其返回兵部,左遷侍郎之職。

    五月十六,齊王謀反案,朱貴妃巫蠱之禍案,賀萬玄貪腐以及謀逆案,數案並定,朝堂之上受牽連者數百人,地方任上官員軍將論罪者無數,整個京城世家,亦受這場動蕩波及,最慘烈的,莫過于廣安候府宋氏,侯府次子宋嘉彥本是新科進士,卻盜用城防圖以助齊王,齊王離京當夜,其人亦追隨在側,後來的打斗之中,宋嘉彥身中一箭,命喪當場。

    因此禍端,廣安候府爵位褫奪,廣安候宋伯庸判流放之刑,雖保住了性命,可宋氏經此一難,未來三代之內,再難有榮華之享。

    一直到了七月底,這場動亂才徹底平息,建安帝保留金吾衛,取締皇城司,又改六部之能,朝堂之上雖因人事變遷損了幾分元氣,可整個大楚朝廷卻因此生日新月異之象。

    盛夏七月,烈陽如炙。

    裴俗瘧玫拿紛幽穡 蓖髟憾ュ 緗衽峋叢 輝僬蚴乇囈  淙輝飭吮嶷兀 剎還蓯橋故竊 希 幾桿誥┬凶齦靄蠶惺湯傘br />
    到了主院書房,裴敬原正伏案寫帖子,火紅的織金紙薄上,每一個字都是裴敬原親手所寫,為了使帖子看起來喜慶吉利,他放棄了草書,改用行楷,一筆一劃風雅遒勁,賞心悅目,裴詞保 峋叢 賜暌徽歐旁謔直摺br />
    裴蛻媳玫拿紛幽穡  紙 欽盤幽悶穡 Φ潰 案蓋仔吹惱婧每矗 獾諞徽盤櫻 揖拖饒米咚腿肆恕!br />
    裴敬原道︰“哪有你自己送的道理?”

    裴髏囊恍Γ 床淮鴰氨闋 磯觶 拔液腿宄雒乓惶耍 砩喜灰 任矣蒙爬病!br />
    裴敬原臉上的笑意霎時一淡,看著女兒匆匆離去的背影沒好氣的咕噥了一句什麼。

    裴雋酥髟海 北幾 牛 兆叩礁 徘埃 慵秈枵駒諑沓蹬圓啵 F鶉櫃眨 鉸那崢斕囊宦沸﹀埽 秈枇 ι杴埃 話呀 芟倫詈笠徊教 椎乃鱟。 罷餉慈擾苣敲純熳鍪裁矗俊br />
    裴A甦Q郟 芭濾燃繃恕!br />
    蕭惕失笑,“讓他等又如何?”

    二人上了馬車,裴樾榭孔畔秈枋直郟  槐芑漵 獍闈鑽牽 沓底 蟯悄先ュ 嶸潰骸暗閉娌蝗盟粼誥┌鍬穡俊br />
    蕭惕嘆氣,“他其實不是個受拘束的性子,何況早些年皇城司作惡良多,與他有仇怨者不在少數,他若留在京中,反倒危險,不如像他打算的那樣,尋個無人認識的地方,快活恣意。”

    蕭惕一邊說著話,一邊來握裴氖鄭 蛔躍醯謀閿  附壞 廡┤兆臃置饕磺卸家殉景B潿  上秈樅錘漚襞 南路   愣運捉思阜幀br />
    馬車搖搖晃晃,裴紗嘁攬孔畔秈瑁 澳悄忝瞧穹鞘瓴諾靡患俊br />
    蕭惕哭笑不得,“又非生離死別,哪許日日相見?”

    裴悴輝俁嘌裕 緩拖秈櫨幸淮蠲灰淮畹乃燈 緣模 街愕墓Ψ蛑 螅 沓低T諏訟秈柙誄悄系乃秸  啊br />
    二人下馬車叫門,很快門從內而開,忠伯笑盈盈的站在門口,而在忠伯身後的,便是消失兩月的戚同舟。

    早年間戚同舟一襲撩黑蜃龍袍 赫駭人,如今沒了戚千戶的身份,卻愛著白,今日白衣翩然,清俊落拓,頗有些蘭枝修竹的風流雅然。

    幾人同入暖閣,戚同舟語聲緩緩道︰“昨夜入城之時,盤查我的城衛曾經被我帶人揍過,可他卻全然認不出我來了,我也只是稍稍易容而已。”

    當日城門下一戰之後,戚同舟直接帶著手下暗衛離京,如今一切落定,他方才敢回京,因此,這也是裴諞淮握庋拇蛄克 潰骸氨鶿凳撬 閌俏葉家 喜懷瞿懍耍 憂澳闥禱暗斗嬉話闋源逼  茨惚舊硭禱熬故欽獍鬮攣摹!br />
    戚同舟輕咳一聲,“皇城司嘛,朝廷鷹犬,不凶一點如何嚇人?”

    裴ζ鵠矗 寺渥 秈璺講盼勢鶿飭皆慮樽矗 萃 郾闥等綰偉捕倭舜憂暗男值埽 秩Х四炒η嗌鉸趟  兀 只亓艘惶宋薷肝弈肝耷孜薰實睦霞遙 故搶值緬幸!br />
    蕭惕便同裴潰骸拔液退蹦杲允槍露 豱垠匱尷恣@校 罄次也櫚攪松硎潰 詞賈瘴囪暗角墜剩 緗裰荒芙 蹦曇且渲械牡胤降弊鱟宓亍!br />
    戚同舟聞言薄笑一聲,“命該如此,不做強求。”

    裴瘓跗萃 酆拖胂籩 寫笪 煌  緗襠倭嘶食撬鏡耐庖攏  匆膊還磺迦蠖桑 憂暗攆迤蛻甭舊齙難 繞 既繽 淮河甑擁垂 E患恕br />
    裴 儼逖裕 荒  秈韜推萃 哿鬧畽嗤攏 ├耍 萃 酆鋈晃剩骸八暈乙蒼諍悶媯 愕背鹺鋈桓牧誦宰櫻  鼐┌僑獻婀樽冢 罄從種 濫敲炊 贗蛐浪纜髯盼頤塹氖攏 降資竊趺椿厥攏俊br />
    蕭惕面對此問,淡淡道︰“如果我說我做了個夢,夢到了,你信嗎?”

    戚同舟神色古怪的看著蕭惕,再看看一旁的裴 齠有Γ 澳閼庋擔 冶闃荒 庋帕耍 也旅衛 褂信 媚錚 裨蚰鬩膊豢贍芤蝗刖┌隳前閾惺隆!br />
    裴ぐ ζ鵠矗 聰螄秈璧哪抗庥兄直鷓畝 藎 秈樅詞遣槐芑洌 拔也喚黿鍪敲蔚攪慫 腋揪褪俏 礎!br />
    戚同舟正喝茶,聞言差點一口茶噴出來,一邊咳嗽一邊笑著抬手點他,“我就說你怎麼那麼遠跑去青州軍中救裴世子,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離開之時,裴有渲刑統瞿侵 鶇蠛斕奶櫻 岸 魯醢耍 頤竊誥┌塹饒恪!br />
    戚同舟看了眼帖子,笑道︰“先祝你們百年好合,屆時人不論到不到,禮一定到。”

    冬月初八,是裴拖秈璧幕槌健br />
    離開私宅,裴簧下沓當鬮氏秈瑁 八嫻男帕寺穡俊br />
    蕭惕又握住她的手,仿佛跟她在一處,定要抓著她的手才覺安穩,“信或不信,都不要緊,他是個豁達的人,這些不會成為他的困擾。”

    裴閃絲諂 鐘行┬巧說牡潰骸岸 魯醢耍 換嶗吹摹!br />
    長樂候府大和忠國公三公子的大婚,京城貴冑必定紛至沓來,戚同舟絕不願出現在這樣的場合。

    蕭惕卻捉著她的手親親在唇邊踫了一下,“且欠他一頓酒——”

    蕭惕說完唇角笑意淺淡,目光一錯,仿佛看到了前世。

    那兩個想沖破牢籠的少年,危機之時露出端倪,可戚同舟一人攬責,為他赴死。

    蕭惕將裴菩奶詡氈擼 鍥崦 瞥ゅ 懊獾茫 娼 ┌峭恕!br />
    裴凶畔秈瑁 齠嶸剩骸澳愫退氖攣葉賈 懶耍 俏頤塹氖履兀 鬮 巫懿桓嫠呶遙磕且怪 笥秩綰瘟耍課 撾頤腔嵋黃鴰乩礎  br />
    蕭惕擁裴牖常 澳且怪 螅 閌僑緗瘢 憂按竺我懷。 緗癲攀悄鬮頁アキ鎂彌 薄!br />
    ……

    夏去秋來,幾場秋雨之後,便到了秋末冬初。

    冬月初八,萬事皆宜,尤其宜婚嫁,這是元氏和胡氏一起去寶相寺高僧那里求來的日子,彼時眾人都覺得還有半年,可一轉眼,這日已到了跟前。

    這日艷陽高照,一大早,長樂候府之中便是一片忙碌喜慶,大紅的帷幔和燈籠高掛,吉時還未至,便听府門之前接親的隊伍要踏破門檻。

    裴幌 蠛煜卜謐碧ㄖ 埃 袢盞乃┐艋 玻 器薷咚剩 牡攪思 攏 惶☉就凡歡轄矗 換岫迪秈樅綰偽皇雷右  炎拋魘  換岫炙迪秈樅綰偽患蘢瘧冉# 鵲竽炎懍耍 秈璨漚撕罡 竺擰br />
    裴詮敕亢蜃牛 惶餉嫦慚鞜罌  夼諂朊 T兜娜饒秩順貝└罡 Ж蠖矗 秀奔漵炙埔懷』 危 攪嘶隻枋狽鄭 峋叢 馱 洗排徵矗 羌庖凰幔 鶘 寫蟀  瘢 痔餉嫦材 ﹥【 剩 歡嗍保 恢皇智W×慫br />
    蓋頭遮面,那只手本該牽著紅綢,可不知怎地,紅綢被抽走,她的手被握住,人潮中爆發出笑罵嬉鬧聲,蕭惕低低笑了一聲,第一次這般任人作鬧。

    直到上了喜轎,裴套諾睦嶂槎嘔 湎呂矗 庸睦殖觶 米嘔隻璧奶旃猓 宦飛先熱饒幟值某 毆  ャbr />
    裴潛幌秈璞P路康模 攪斯   閌撬鮒髦 兀 袷敕希 諶酥磺萍璋 科蓿  舸酒燈瞪 潿脊瞬簧狹恕br />
    那夜蕭氏燈火通明,府內人聲鼎沸,府外廣施喜粥,裴胂秈柰 味常 僖餡幔 蟛還諦路康攘誦“ 鍪背劍 秈璞慊乩幢彰挪懷觥br />
    入了新房,便見這般冰天雪地,窗前卻擺著一盆明艷襲人的昌州海棠,此為今日所收最珍奇之賀禮,賀禮落款處無名無姓,只描畫有大江東流一葉扁舟。

    紅燭繡幕,美人比海棠還要嬌媚,蕭惕望著坐在喜床上梨渦盈盈的裴 瘓躒緱嗡隻謾br />
    後來,便是如意並栽連理樹,同心艷吐合歡花,綺麗暗通鸚鵡語,溫存纏作鳳鸞交。流甦帳暖,夜色闌珊,裴諳秈杌持校 謝秀便敝 漵腫雋爍雒巍br />
    夢里桃花溪,孤墳冢,一人站在墳前,墨發盡除,身披袈裟,一副青燈古佛僧人模樣,那人身形已至佝僂,年歲或已古稀,一手拈佛珠,一手行佛禮,口中有詞,神色悲戚。

    光看這側影裴憔醣 又欣矗 歡芸歟 僑嘶夯鶴 恚 凍魴蝸橇 拿佳郟 敲佳に艨吹淖邢福 掛邢秈璧撓白印br />
    裴」喬 穡 朊偉冑蚜斯礎br />
    入目鴛鴦錦帳,燭火昏昏,蕭惕攬她在懷,當她夢中不安,臂彎微緊,望著他淺眠眉目,她頓覺身心一松,又蹭他胸口,更深的嵌入他懷中。

    忽而屋閣外簌簌作響,建安二十年第一場瑞雪,竟在這時靜謐溶溶的落了下來,喜房之內,燭火冉冉,暖香盈盈,鴛巢不知寒,新姻兩情鐘。

    作者有話要說︰ 意識流大結局,這樣就完結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