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在游戲里傍上野王以後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生活嘛

    “我也來海底撈了!昨天在萬達海底撈遇見的一個帥哥, 嗚嗚嗚哥哥的腿直接走到我心里了,看看能不能撈到。”

    與文案相匹配的視頻里面,是一個明顯偷拍的鏡頭對準了拍者斜對面一桌的一個年輕男孩, 男孩子的腿在桌下沒有完全舒展, 但的確已經看得出雙腿修長比例驚人。而男孩對面與他一起吃火鍋的人則因為角度問題被嚴嚴實實擋住了,連性別也難辨明。

    短視頻平台一流行起來, 人人都能隨手拍一段上傳到網上供網友們評頭論足。未經當事人允許的偷拍行為不好,但也並未改善,甚至大部分人根本不覺得這樣做是錯的。

    發這個視頻的人只是一個普通網友,發這個視頻的原因也是的確覺得路人帥哥好看, 學著網上大家常用的文案格式發了出來。沒想到之前用心發的視頻沒有火,這個以開玩笑性質發出來的視頻倒是一晚上就被點了幾十萬的贊,而且流量還在呈現節節攀升的態勢。

    視頻短短只有十幾秒鐘, 配了個酷酷的流行音樂,內容攏共就是男生自己下蝦滑, 旁邊的服務員上前想要幫忙, 兩人有兩句交談, 服務員還擋了幾秒鐘的視線。

    抬頭,開口, 低頭,伸手,蝦滑順著工具一塊塊滾落進火鍋湯底中,在氤氳的水汽里面,男生的眉眼帶著種具有年代感的朦朧, 盡管有一段距離,距離卻沒有削減他半分的好看,反而更讓人蠢蠢欲動。

    “臥槽, 我孩子直接飛出來了!”

    “肚子里的孩子忽然換了爸爸。”

    “我閨蜜臨死之前把我托付給他了。”

    “如果他已經有女朋友,那我願意做妾。”

    “評論區是什麼大型養雞場面,我要報警了。”

    視頻里的拍攝地點距離a大非常近,有很多a大學生都會過去那邊的商場玩,加上視頻的內容,按照大數據算法來推,不少a大學生也看見了這個視頻。

    這下視頻里的人是誰就不難辨認了。

    盡管評論區的評論刷得飛快,還是陸續有人刷出視頻里的人是a大學生。這下立刻又給視頻里的主人公增加了一層buff。原本大家並未期待對方除了帥以外的任何身份加持,誰想到他竟然是a大的學生。

    a大在全國也是很排得上號的大學,在a市本地就更不要說。

    帥哥身份加上學霸光環,這視頻結合身份爆料簡直分分鐘出圈的節奏。視頻截圖以及評論說男生是a大學生的截圖很快被不同的社交平台的賬號搬運過去,兩三天里大大小小引發了一些討論。連微博熱搜也蹭上了二十多名,中不溜引發了挺多關注。

    隨著時間發酵,視頻里男生的信息基本也得到了多方驗證,更明確了。他的確是a大的學生,在a大內部其實已經很出名,一些社交平台的評論區也不乏有人曬出自己拍的路人照片,各種不同角度的照片全在證明一件事,哥哥果真是個妙人。

    “嘿嘿,真的是我們學校的學弟,吸溜吸溜。”

    還有人放出不少a大帥哥美女的照片,也引來路人討論。

    “我一直以為像a大這樣的學校,應該是一片書呆子,結果原來我錯得離譜。”

    林冬這學期一開學,忙的事情多,這段時間都在為駕考做準備,有個幾天沒有刷微博,壓根沒有想到火燒到自己家了。

    還是歐陽浩吃了個二手瓜以後又把瓜掰開送到林冬嘴里,讓他去微博圍觀。

    林冬一邊刷科目四的題目,一邊抽空看了眼歐陽浩發過來的圖片,當下一看清截圖,眼楮就滿滿睜大了。

    截圖是原本發在短視頻平台的那個海底撈內容,接著就是長微博一些圖片爆料整理。爆料內容里面雖然沒有太詳細的個人信息,但是蔣逍的名字以及年齡,就讀的科系都已經被扒得差不多。

    歐陽浩還在那和林冬說些酸言酸語,“蔣逍優先獲得大學四年的擇偶權,網上要給他生孩子的有男有女,從a大排到法國沒有什麼問題,哎,人生的差距啊。”

    林冬默默無語,刷題的手也不香了。

    他今天下午沒有課,提早回家躺在沙發上,本來是裹著毯子悠悠閑閑的,現在把毯子踢到一邊坐了起來。

    林冬沒有管歐陽浩說的什麼,自己往下又把長微博拉到了底部,然後發現了個更無語的事情。

    下面很高調的說蔣逍的社交平台賬號找到了,然後附贈了一個短視頻平台賬號主頁的截圖。賬號里面發過幾個視頻,林冬眼熟無比,因為其實並不是蔣逍的賬號,而是他的。

    蔣逍除了微信朋友圈之外,基本不玩任何其他平台,微博倒是有,但也根本不點贊評論或者主動發微博,本質就是死的。

    那個被扒出來的賬號是林冬偶爾會發一兩個視頻,內容也很簡單,幾乎是記錄生活的。

    林冬立刻切換了手機頁面,打開那個app。他平時偶爾會留評,也偶爾收到點贊與回復,因為覺得點贊回復的提醒煩人,林冬干脆把提醒功能關了。此時登陸一看,就見到滿屏的99+,沒有關閉的私信也爆了。

    林冬忍不住一手扶額,這都什麼啊。

    私信里面的危險發言不少,有男有女,有禮貌的有直接的,甚至還有一些合作推廣的邀請,網紅工作室的邀約,林冬看了幾條就忍不住露出了地鐵老人手機的表情包表情。他點開自己發過的幾個視頻,注意到其中一個的點贊評論都非常高,點進去一看發現是自己幾個月前隨手拍的一個蔣逍打籃球的片段。

    其實拍攝在晚上,視頻內容真的不是很清楚,但的確能判斷出臉是蔣逍的臉。

    這個視頻的評論區又是大排長龍,因為按照其他幾個林冬發的視頻來看,不難推測這賬號的所有者也是個男的,所以被很多人默認就是蔣逍的賬號。

    林冬關了視頻想要靜靜,結果一刷新,大數據立刻給他推了幾個營銷號關于蔣逍的內容,其中不乏言之鑿鑿把他的賬號推出去,並且說是蔣逍賬號的。按照爆料來說,林冬的反駁余地也很有限。

    因為他被扒認為是蔣逍的賬號的id是“愛吃草莓蛋糕”,而爆料內容里面就有大帥哥看上去很高冷,但其實微信和游戲id都是“草莓蛋糕”,巨少女心了。

    “我恨大數據。”林冬躺平在沙發上。

    他和蔣逍的性格里面都沒有任何張揚的成分,也沒有任何想要紅的心思。這種程度的曝光和大眾視線的聚焦,對林冬來說的第一念頭就是困擾。

    但是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別說最初海底撈的那個人沒有刪視頻,就算是她刪了,網絡記憶以及其他吃這口瓜的也不會馬上轉移視線。

    林冬和蔣逍的戀愛談得低調,除了有時候會在學校食堂一起吃飯外,在外看不出任何特別親密的地方。兩個男生一起吃飯,哥們之間也正常不過,加上兩個人外表看上去都沒有任何彎的特質,除了真正目光如炬的少數人,大部分人看他們還是覺得他們是兩個直男兄弟罷了。

    貌似單身的身份,讓網友更是鋪天蓋地一浪撲一浪。

    私信里狼言狼語,有讓蔣逍給種草莓的,有自稱草莓的,林冬看了都覺得眼楮疼,稍微內斂一點的還有給他發自己做的草莓蛋糕的圖片,問哥哥愛不愛吃的。

    林冬盯著那草莓蛋糕的圖片看了一會兒,有點不爭氣地饞了。

    與此同時,大門傳來密碼解鎖的聲音,林冬一下豎起腦袋看去,蔣逍有些風塵僕僕的拎著兩袋東西進門了。

    對上林冬過分亮晶晶的目光,蔣逍先是一愣,然後笑著問他︰“怎麼了,餓了嗎?”

    他揚了揚手上的袋子,里面裝著各種食材,還有兩盒林冬喜歡的鹵味,零食等。

    明天就是周末,兩個人可以在家里窩幾乎四十八小時,林冬中午還信誓旦旦告訴蔣逍晚上要煲湯。

    “你火了,”林冬的語氣還算冷靜,隨便穿好拖鞋踢踢踏踏跑到蔣逍身邊,讓他看自己的手機。

    蔣逍的社交圈里這樣直接分享八卦的人不存在,加上這種事情發酵兩天了,大家也不會覺得當事人不知道,最多覺得蔣逍果真淡定。

    蔣逍花了五分鐘搞清楚了事情的緣由,雖然也完全沒想到自己會以這種奇怪的方式在網絡吸引到關注,但他看上去也沒有特別困擾。

    林冬甚至覺得他一點都不在乎。

    “現在網上都要給你飛孩子。”林冬酸溜溜地說。

    “飛孩子是什麼意思?”蔣逍脫離網絡熱梗,開口頗為老年感。

    林冬給他解釋了一下,蔣逍反而覺得有點好笑,“不至于這麼夸張吧。”

    林冬坐在餐桌旁,掀開一罐養樂多,仰頭喝了一口,又給自己套上手套,開始啃鴨脖,嘴上說,“這就是一種表達喜歡的激動心情。”

    “那你表達一下。”

    “表達什麼嗎。”

    “給我飛孩子。”

    “要能飛不早就飛出來了,”林冬嘀咕,“我也沒那個功能啊。”

    林冬說完又有點煩惱,“怎麼辦啊,他們現在都到我賬號下面要你更新。”

    蔣逍托腮看著他,似乎因為林冬的過分煩惱反而溫吞笑著,對于網絡如何討論自己卻沒有一點在意,“那就更新啊。”

    “解釋嗎?”林冬問,“解釋一下其實我不是你這樣。”

    可以是可以,但是總覺得還不是很妥當啊。

    蔣逍搖頭,“解釋他們沒資格給我飛孩子,孩子只能你一個人飛。”

    其實林冬介意的就是這個,被蔣逍直接說出來,臉有些紅了。但的確是這麼一回事,他必須要回應一下,任由自己男朋友在網上被單身被編排,被網友意淫也不是個事兒啊。

    蔣逍起身去廚房洗菜。他從前沒什麼動手能力,但也沒有人天生不會的,在外面和林冬一起生活久了,蔣逍也學了不少菜色。起碼各種教下廚的軟件用的是十分麻溜。

    本來說要煲湯的林冬洗了個手重新回答沙發上考慮應該發什麼才好。

    不過是他啃鴨脖加上和蔣逍說話的這麼一小會兒功夫里,他又發現網上的吃瓜進度有了更新。

    蔣逍的游戲賬號都給扒出來了。有蔣逍微信的人不少,起碼他們班上的人基本蔣逍都沒有拒絕好友申請,另外雜七雜八的,游戲賬號的截圖不知怎麼就流出去了。

    雖然關鍵信息,諸如親密關系和戰績都被隱藏了。但是首頁的游戲段位無法掩藏,明晃晃的榮耀王者也許不算什麼,但常用位置掛著的三個刺客位置的國服信息,簡直太吸楮了。

    這要說到林冬的游戲習慣,他曾經也是各路補位皆可。不過和蔣逍一塊兒玩游戲以後,基本都玩的輔助位置,娛樂局基本干脆是解放雙手帶個瑤妹騎蔣逍玩的刺客腦袋上。

    帶著國標騎刺客多香啊。

    現在被一扒出來,許多哭唧唧等野王的吃瓜兄弟姐妹們更是垂淚了。

    a大就讀,長腿帥哥,野王本王,未免也太香吧。

    網友再化身名偵探從林冬的賬號里面扒一扒,連林冬的衣服鞋子邊角料都扒出來了,什麼新款球鞋,什麼手表電腦的。雖然都不是什麼特別夸張的品牌,但從價格來說,也是家境優渥才能這樣輕松駕馭的。

    林冬覺得自己的回應應該囊括比較多的內容,最好是把許多問題一一回應了。比方說海底撈對面是自己,比如說蔣逍才不是單身,比如說野王早就有小嬌妻了。

    但話說回來,他又不想太過直接顯得自己很著急。

    雖然他的確是有點著急。

    林冬的心情太別扭了,他抬起頭瞄了一眼廚房正在切蘿卜的蔣逍,隨後腦袋又落回原地。

    林冬在相冊里翻了半天。他的相冊中第一次有關于蔣逍的內容存在,就是一張游戲截圖,蔣逍在游戲里面帶飛他,太厲害以至于林冬截圖保存了那局游戲。往後又有兩人有了情侶標示以後親密度等級不斷提升的截圖。

    蔣逍是個網絡麻瓜,林冬則浸泡在網絡世界久了,腦袋瓜子轉了又轉,指尖就動了起來。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蔣逍從廚房走出來,湯咕嘟嘟冒泡正在被熬煮,米飯也燜上了。

    林冬忙碌半天,把手機舉起來給蔣逍看,“我做好回應的視頻了。”

    蔣逍看了一遍,忍俊不禁,低頭親了林冬的臉頰一口︰“很好。”

    林冬滿意了,把不到一分鐘的視頻直接發了出去,算是對這件事的回應,也是唯一回應。

    忙碌在吃瓜一線的網友們很快就發現幾個月沒更新的賬號里忽然多了一條視頻,大家頓時移步過去,對著新鮮大瓜猛咬一口。

    卡點視頻里面放的都是圖片,幾十張圖片,從游戲截圖開始,到游戲截圖結束,中間夾雜著聊天記錄和在外面玩的各種圖片。游戲截圖里,很明顯的一個叫“咚咚鏘”的賬號一直在和“草莓蛋糕雙排。”直到最後幾張里隨著戀人親密度的不斷提高,“咚咚鏘”的昵稱變成了“愛吃草莓蛋糕”。

    聊天記錄里的蔣逍也是作為被記錄的一方,表情包透著一股可可愛愛,和他的外表一點都不像。

    電影院里共舉可樂,海邊踩沙灘,雪地里留腳印,籃球場,圖書館,教學樓,公寓樓上樓下,車里車外,餐廳或者家宴,數不清的細節。

    最後定格在一條微信語音。

    草莓蛋糕說︰“好喜歡你,最喜歡你。”

    愛吃草莓蛋糕回復了一個驕傲的小表情。

    無論是視頻的時間跨度還是里面的內容,都清楚表達出視頻里的人是一對情侶。

    眾人這才恍然,愛吃草莓蛋糕原來只是蔣逍對象的賬號。

    原來帥哥不單身,網上飛孩子的大軍一下都變成了吃狗糧的汪汪。

    有羨慕的,有失望的,有嗚嗚嗚的,還有細節黨看出愛吃草莓蛋糕也是個男孩子的。

    但說到底,發完這條視頻以後,林冬就拋下手機不準備再管這個了。

    網上的輿論熱點怎麼說都是轉瞬即逝的,太少的人會在一件事情上花很多時間。大家都是看客,林冬也做過看客,因此最懂看客的心態,知道這樣的熱度如果不是刻意保持,是很快會隨著時間流逝的。

    他起身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看蔣逍帶回來的蔬菜。

    蔣逍在書房,正傳出整齊規律的鍵盤敲擊聲。

    林冬捏著土豆,又掂量了一下番茄,想了想把土豆放了回去。又把冷凍打開,從里面拿出肉排骨。

    兩個人吃飯,有一葷一素加一個湯,還有外面買的鹵味,已經很足夠了。

    林冬慢條斯理給番茄燙了皮,仔細切小塊。

    他的視線一抬,可以看見樓下的街道上夜幕降靈以後,亮起的路燈,以及車輛來往時候的燈光閃爍。車子在紅綠燈前各自更換了方向,然後朝著自己家的方向奔去。

    林冬的動作頓了一下,被他放到窗台上正在播放綜藝的手機跳出一條信息,李嬋給他發了一張日料店的菜品截圖,又說,“這家店的食材很不錯,等下次你和小逍回來一起吃。”

    林冬把番茄塊放到碗里,開火準備炒菜,蔣逍從書房出來,“需要幫忙嗎?”

    “不用。”林冬搖頭。

    蔣逍又說︰“我在想清明節回家一趟吧?阿姨說每年你都要回家上墳是不是,今年我能和你一塊兒去嗎?”

    林冬抬眸看著蔣逍,一下笑出來。

    蔣逍有些奇怪,但也跟著露出笑眼,“你笑什麼?”

    “就是覺得你好像我老婆。”林冬頓住的動作重新開動,他的余光瞥見小區樓下拐進來一輛車,就像每天晚上這個點歸家的普通人,他和蔣逍也是普通生活中的普通人。

    熱菜熱湯,相互陪伴,簡簡單單。

    “你覺得開心的話,也不是不行。”蔣逍對老婆這個身份一點都不介意。

    “那叫聲老公來听听。”林冬把番茄倒進油里。

    滋啦一聲。

    蔣逍的聲音同時響起,“老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