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宋醫生,談個戀愛否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生日驚喜

    “那不一樣,你只是趕巧過來了,過陣子這些印子就沒了,到時候你就不知道了,也不會擔心了。”洛以夏振振有詞著。

    環著宋承頤脖子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宋承頤的下巴。

    雖然平時很少看到宋承頤的胡渣,但是蹭的時候還是覺得癢癢的。

    洛以夏開始故意伸手在他下巴上蹭著,宋承頤也沒說什麼。

    “我下次肯定會注意的,這些小傷我真的沒太當回事,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不能每次受了點傷就撲到你懷里求安慰啊,我又不是個孩子。”洛以夏小聲道,說話氣息都噴在宋承頤的脖子處。

    宋承頤嘆息道,“可你在我眼里永遠都是個孩子,我願意永遠都寵著你。”

    洛以夏笑著,“你又不是我爸,干嘛把我當孩子啊,在爸爸媽媽眼里我永遠都是孩子。”

    宋承頤也笑。

    就這麼,之前的事,二人當一筆帶過了。

    洛以夏也算是把宋承頤哄回來了。

    “你走慢點。”洛以夏在他脖子上親了親。

    “怎麼了”

    “你走快了,抖的我頭暈想吐。”

    “好。”

    二人到了自己的帳篷前,一個人都沒發現。

    宋承頤把洛以夏給放了下來,“林婭和小雯呢都不在嗎”

    再看看自己的帳篷里燈都沒開,兩人跑哪去了。

    洛以夏喊了幾聲也沒誰應。

    “人呢。”囁喏了兩句。

    “先進去吧。”宋承頤走在她後面。

    “怎麼都不開燈啊”洛以夏繼續嘀咕著。

    帳篷里很黑,洛以夏小心翼翼的走著過去開燈。

    在燈打開的一瞬間。

    “生日快樂”然後 的響了幾聲。

    什麼禮花禮炮噴花彩帶的全落在了洛以夏的身上。

    洛以夏擋了擋臉,被嚇的直接閉上了眼楮,再睜眼的時候發現帳篷里站著滿滿當當的人,地上到處都是氣球,帳篷四周還掛著許多裝飾物。

    “你你們不是在喝酒嘛”洛以夏有些結巴,驚訝的看著剛剛那一群喝的東倒西歪的人。

    這時她才想起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自從來了這里,每天都只有拍戲,竟然連生日都忘記了。

    宋承頤在一旁給她收拾身上的彩帶。

    林婭推著蛋糕唱著,“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夏夏生日快樂。”

    震驚之余,洛以夏不爭氣的皺了皺鼻子,眼眶有些酸澀。

    “什麼嘛,都在騙我。”洛以夏抹了抹眼淚。

    “行了啊,今天生日還哭鼻子,都二十二了,還當自己小呢。”林婭走過來抱了抱她。

    結果這麼一說洛以夏就哭的更凶了。

    “來來來,快吹蠟燭。”大家催促著。

    洛以夏一邊哭,一邊許願,然後吹蠟燭。

    陳導頗不好意思的過來說,“你看你過生日,我們也沒人知道,蛋糕也沒準備,啥都沒有,只好現成給你準備了一個紅包。”

    果真陳導就拿了個紅包出來了。

    洛以夏感覺有種過年收長輩壓歲錢的感覺,此時覺得陳導異常的和藹。

    “謝謝陳導。”洛以夏也沒矯情的推脫,之後大家都相繼給她發了紅包,不過是微信紅包。

    一行人分了蛋糕,鬧了一會兒。

    邵禹開口,“行了行了哈,我們去繼續喝酒了,你們小兩口慢慢吃蛋糕啊。”

    然後大家都迅速的溜走了。

    來的莫名其妙,走的也莫名其妙。

    林婭走的時候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今晚和小雯睡,我東西都拿走了,保證不過來打擾你們,不過這里隔音不是很好,收斂點哈。”然後給了她一個不懷好意,卻又十分曖昧的眼神。

    洛以夏這臉啊就不爭氣的紅了,啥意思她不可能不懂。

    宋承頤切了一塊蛋糕端了過來,“剛剛一口都還沒吃,不是最愛吃著玩意嘛來吃點。”

    “長胖。”洛以夏糾結了兩秒,最後還是受不住誘惑,跑了過來,仍有宋承頤喂著她吃。

    “這個巧克力蛋糕真的絕了。”洛以夏咬了一大口。

    “我跑了好幾家才買到的。”宋承頤有意討賞。

    “那給你獎勵。”洛以夏嘴角還沾著些許奶油就嘟著唇,在宋承頤的嘴上留了奶油。

    輕踫了一下,洛以夏就松開了,畢竟這個時候還是蛋糕好吃些。

    宋承頤就捧著蛋糕,讓她一口一口吃著。

    “很好次的你怎麼不次啊”洛以夏嘴里包了一大口,說話含糊不清。

    “嗯,那我也吃一口。”聞言,洛以夏立馬用勺子舀起了一大塊準備給宋承頤吃。

    誰知道宋承頤只是伸手按著她的後腦,把人帶了過來,然後張嘴就咬上了她的嘴巴。

    “唔嗯嗯”

    洛以夏哼唧了兩聲,宋承頤松開了的時候,還把她嘴角沾的奶油都舌忝干淨了。

    洛以夏哪知道他是這麼吃蛋糕的,臉紅的像西紅柿一樣。

    “確實味道不錯,甜甜的。”宋承頤勾著唇,心情極其愉悅。

    “我還要吃。”

    “自自己吃。”洛以夏立馬把勺子塞到了宋承頤的嘴里。

    誰知道宋承頤再次勾著她的脖子吻了上去。

    洛以夏被迫著張開了嘴,被喂了滿嘴的奶油,最後還咽了下去。

    推了好半天,才推開了宋承頤。

    “我喂你吃。”宋承頤壞笑著。

    “我吃飽了,我去洗澡了。”洛以夏羞赧的捂著臉跑進了浴室。

    前腳關上門,後腳宋承頤就進來了。

    “我洗澡呢,你先出去。”洛以夏推著他。

    “我也要洗。”

    “那你先洗。”洛以夏準備讓出去,然後被他一把撈了回來。

    “節約用水好嘛”宋承頤親她的耳朵。

    耳垂被宋承頤含著,身上酥酥麻麻一陣一陣的,心里也癢癢的,洛以夏躲著她,“帳篷隔音不行,到時候被听見了。”

    “那我捂著你的嘴”宋承頤絲毫不在乎。

    “別啊。”

    宋承頤一手打開了花灑,溫水澆在了二人的頭頂,衣服瞬間被打橝膉F,二人緊密的貼在了一起。

    即使洛以夏很不想再帳篷里做這檔子事,但是也禁不住宋承頤的挑撥。

    細碎的吻落在了臉上,洛以夏不可抑制的發出哼聲。

    一邊還用手捂著自己的嘴。

    但是又沒有支撐力,害怕自己掉下去,一邊還要抱著宋承頤的脖子。

    宋承頤看著這為難的樣子,決定不再讓她為難。

    直接低頭堵上了她的唇,把所有的聲音都吞了下去。

    精疲力竭之後,洛以夏軟的像沒骨頭的生物一樣,癱在了宋承頤的懷里,累得胳膊都抬不起來。

    哭哭唧唧的說,“以後再也不要站著了。”

    “好。”宋承頤笑著親了親她的眼楮。

    給她套好了睡衣之後抱著她去了床上。

    洛以夏迷迷糊糊的準備睡著時,突然想起了什麼,立刻精神抖擻的爬了起來。

    撲到了宋承頤的身上。

    宋承頤一手環著她的腰,擔心她滾下床,一邊噙著笑問,“不累了我們繼續”

    “今天可是我生日啊,我禮物呢”

    “沒買,不給你買了蛋糕”

    “生日蛋糕怎麼算禮物不行,你都沒給我準備禮物。”洛以夏開始撒潑。

    宋承頤是真的那她沒辦法啊,“別嚷了,一會兒把大家都嚷過來了,買了買了。”

    宋承頤去包里拿了個盒子出來,然後又在洛以夏放著雜物的一角摸出了一束紅玫瑰出來。

    “我房間里藏著這醋溜文學發最快麼大束花,我竟然沒發現”洛以夏覺得十分驚訝。

    “之前蛋糕也放在這。”宋承頤沒好氣到。

    “好吧,我眼瞎。”洛以夏果斷的閉上了嘴,然後接過來那束顯眼的紅玫瑰。

    “多少支啊99”洛以夏故意問到,這一看就是99朵啊。

    “98,我去的時候,店里就剩九十八支了,我就勉強的收了。”宋承頤聳聳肩。

    “那你不知道換一家嗎買什麼九十八啊99要99”洛以夏開始一朵一朵的數著,這麼坑的嘛,98朵

    “3、4、577、78、7994、95、96、97、98、99”

    宋承頤听到這,不禁勾起了唇,小傻瓜一樣,還真的數了,結果洛以夏又報出了一個數,“100。”

    宋承頤笑容一僵,不肯相信的看了過去。

    洛以夏抬起臉,朝他笑笑,“99,逗你的。”

    宋承頤伸手在她腦門上揉了揉。

    “還有禮物呢”洛以夏不斷地用眼神示意宋承頤手上那個盒子。

    宋承頤難得有些不好意思,遞了過來。

    “是一對手環。”宋承頤遞給她的手里有些不好意思。

    洛以夏拆開,看到的是一對情侶手環。

    雖然沒人給她送過,但是她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一對帶著感應器的情侶手環。

    一只是手鐲,另一條是個手繩。

    女款的手鐲是銀白色的,接頭處瓖嵌著一圈的水晶,男款的是黑色繩子編制的,也是一個黑色的水晶。

    洛以夏輕輕的踫了兩下手鐲上面的水晶,然後男款的水晶就閃了兩下。

    “我打死都想不到這個會是你買的。”洛以夏捧著盒子高興的說。

    “既然這樣,我又舍不得你死,干脆就還給我吧。”說著宋承頤就要收回來。

    洛以夏一把捂著,“不行,這是我的生日禮物。”

    拿出來看看之後簡直愛不釋手,高興的對著宋承頤伸出了一只胳膊,“給我戴上。”

    宋承頤雖然嘴上嫌棄著,“真懶,戴都懶得戴。”但是臉上的笑容出賣了他,立馬接了過來,給洛以夏扣了上去。

    洛以夏也禮尚往來給宋承頤戴了另一只。

    “這個是不是我們不管隔的多遠,只要我踫了,你就能看到啊”

    “應該是吧,前提是這玩意要有信號,離了手機端的信號就不靈了。”

    “現在都啥年代了,到處都是信號,就算我進大山里拍戲,到時候在劇組也是有信號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