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沙幣魔王,在線種田

第270章 第二百七十章

    第二百七十章

    01.

    規律且平和的生活會讓時間推移的非常快, 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如今離希爾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有時候希爾回憶起昔年的殺戮,戰爭, 勾心斗角, 會感覺自己是在隔著時間的煙雲去看, 朦朦朧朧的,不太真切。就仿佛是現在的自己在看自己在地球上的生活一樣。

    有時候希爾躺在床上看著頭頂上方一對奇形怪狀的魔王畫像心想, 自己真的是從地球穿越過來的嗎?還是說自己本來就是個原住民只不過撿到這個手機了?

    已經過了太多年,即使希爾很注意保護手機,但手機運行速度越來越慢, 電池待機時間越來越短,觸摸屏也不如以前靈敏了。這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希爾在發覺這一點後沒有過多想法, 先把他能想到的必要的資料趕緊謄錄出去。不久後手機還真無法啟動了,他有些感慨, 但沒有留戀,而是直接將手機丟給了科研部去研究。

    科研部的人在接到手機這麼個相當精密的電子產品後興奮得差點飛起來,他們倒不至于真的再造出一個手機來, 但通過對手機的研究,他們發明創造了很多其他東西。這個外掛也算完成了它最後的使命。希爾想到。

    這一大早希爾醒來後感覺神清氣爽,臥室是建在水面上的,除卻夏天時候蚊子過多, 其他一切都好。晨光從窗戶外面傾瀉進來, 明媚美好,讓人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他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後帶了個毛氈的牛仔遮陽帽,結果一出門帽子差點被驚得飛出去。

    怎麼說呢……眼前的畫面如下︰門羅正在和特里薩, 奧伊廷國王以及愛麗絲她媽一起在湖畔釣魚。

    希爾默默地扣緊帽子︰“……看起來我沒睡醒, 我再回去睡覺。”

    特里薩和愛麗絲她媽面面相覷, 奧伊廷國王沒反應過來,只有門羅從容說道︰“早飯吃香草烤魚。”

    “好的,我覺得我清醒過來了。”希爾也從容應道。

    愛麗絲她媽︰“額,魔王大人您……”她和希爾接觸的並不多,所以不免被希爾給沙雕到。

    “可別叫我魔王大人。”希爾揉了揉太陽穴往門羅和特里薩中間擠,門羅和特里薩誰都沒有讓,希爾驚呆︰“你們這是咋,我就這麼沒有排面嗎?”

    特里薩說道︰“我如果往旁邊讓開的話就和奧伊廷冕下那個王八羔子挨在一起了,我不要。”

    外界稱他為鐵血教皇,但此時他完全沒有傳聞中的樣子,並且還,還說了如此粗鄙之語。

    奧伊廷國王則沖著特里薩露出了安靜的笑容。

    希爾腦袋瓜子疼,然後他看向門羅︰“那你呢?”

    “不想讓你和特里薩挨著。”門羅言簡意賅。

    “我還沒抱怨你和特里薩交往過密呢,你倒惡人先告狀。”希爾痴呆地看了門羅幾秒,忽的狂性大發︰“你信我坐你腿上嗎?”

    “好啊。”門羅從容地回答︰“坐其他地方也可以。”

    希爾的帽子還是被驚飛了︰“咳咳咳還有女士在這里呢你怎麼就開起了車……”

    這次反倒是門羅把魚竿給丟了︰“……我不是那個意思,希爾,我不是說讓你坐在我的……算了……你……”

    那邊特里薩用魔法將希爾的帽子和門羅的魚竿給拉了回來。

    “對不起我這個人……咳,我這個魔族太糟糕了。”希爾接住帽子捂臉滾到了一邊,奧伊廷國王微笑著給希爾讓開了位置,並且打了招呼︰“日安,冕下。”

    “日安,陛下。”希爾也說了一聲,然後扭頭對愛麗絲她媽說︰“早上好,孩子她媽。”

    這次特里薩和門羅同時看了過來。

    “……我這麼說也沒毛病?”希爾問道。

    “倒也可以。”門羅輕緩地說,甚至露出個微笑來。

    希爾內心有些波動,表情不由地正經起來,接著他發動了轉移話題︰“你們怎麼一起過來了……話說特里薩你不是最近在和奧伊廷陛下死掐麼?今天居然坐在一起釣魚,嚇死老子了。”

    希爾在前幾年就將大部分事情都交給愛麗絲和五大長老處理了,在後來更是完全當了撒手掌櫃。他在魔界和人界交界的地方精選了一個風景秀麗的地方,然後動用私權給自己修建了漂亮的莊園,正式宣布歸隱山林,過上了貓狗雙全的美好生活。狗是地獄烈犬,貓是暗夜鬼貓,好像和一般的貓狗雙全不大一樣。

    與此同時門羅也在計劃著一步步將事情都交出去,但一時半會兒沒有合適的繼承人,黑暗教廷的五大使者雖然可以臨時擔任黑暗教皇,但總是欠缺了什麼,然後門羅想著干脆和希爾一樣自己培養一個繼承人好了。

    除卻無事便住在這里的門羅,不時也會有其他人過來拜訪希爾。吃美食,垂釣,散步,欣賞風景,閑聊。希爾還在後面開了一塊地,沒事就自己去種田玩兒。時間過得很快,幾個國王中年紀最長的玉蘭大帝去世了,不久後老杰克遜也去世了,羅德船長老了,瓊貝克老了,雅各布也老了,希爾認識的很多人類都老了。去世的所有人,希爾都會親自去參加他們的葬禮,並且會真情實意的感到難過。

    爾文曾經給希爾說︰“要不魔王大人你不要參加那些葬禮了,如果不去參加的話也就不會這麼難過了,而且也沒有必要,畢竟人類的生命太短暫了。”

    “總是要有一些執著的。”當時希爾這麼回答︰“正因為我們的生命太漫長,所以很多情緒被拉得太長,到最後幾乎沒有悲傷和喜悅,有的只是接近死水一般的從容淡定,或者是尋求某種極端的崩壞生活。前者就幾乎喪失生命的激情和意義了,後者的危害也不言而喻。”

    “我沒有听懂,吾王。”爾文說。

    希爾笑了︰“簡單來說,生命就是要去感受痛苦和快樂的,你是在經歷人生,而不是路過人生,只有真正沉浸去了,才能有活著的感覺,才能有生命的激情。”

    爾文依舊似懂非懂,這些思考對于火元素精靈來說太過深奧。他只知道他的喜怒哀樂與希爾息息相關就好了。爾文曾經想過如果希爾有一天回歸自然了他怎麼辦,結果他根本不用思考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自己也要就此消散,沒有魔王大人的世界是沒有意義的世界。

    02

    在听到希爾的問題後,特里薩的語氣有些郁悶︰“我接到匯報說他過來找你了,所以我也跟過來了。”

    希爾“哦”了一聲,明白了特里薩的意思。特里薩擔心奧伊廷國王過來和希爾說一些或者做一些對光明教會不利的事情,所以便自己也跟過來了。

    “雪萊冕下多慮了,” 奧伊廷國王說︰“我只是過來拜訪魔王冕下,您也不至于對我緊張到如此地步。”他的目光多多少少帶了寫促狹,他在希爾這里也表情挺生動的。

    特里薩似乎翻了個不甚雅觀的白眼︰“你我之間就別打這種官腔了。”

    其實和前任光明教皇預料的差不多,奧伊廷國王雖然被他瘋狂壓制了多年,但他實質上是個狠角色,如果真真刀真槍的干的話特里薩未必能壓得住他——畢竟現在的光明教會不可同年而語。

    特里薩將光明教會最後的根基保留下來後先干脆利落地進行了全面改革,雖然這讓光明教會的重新發展更加緩慢了,但特里薩明白不這個時候進行宗教改革的話以後會沒法操作的。等他好不容易將光明教會恢復了一定規模後,才發現奧伊廷國王已經幾乎將整個帝國給把控住了。

    王權和神權的矛盾……接著就開始死掐唄……

    有時特里薩會在心中腹誹一句還不如當時不救你呢,不過他明白即使是換到現在,自己還是會伸出援助之手的。兩邊雖然在斗爭,但和當年的斗爭與當年的性質完全不同。事實上他們兩人有時還會一起出去走走,散散步,私交還是有的,不過在其位謀其政,該狠的時候還是會發狠干架的。特里薩對此清楚的很。

    至于當年前任教皇說的照顧愛麗絲,特里薩本來有心照顧她來著,結果感覺自己好像被她給照顧了……這就有點小尷尬了。特里薩心里想到,

    早餐的香草烤魚味道自然是一如既往的好,迷迭香碎、法香段、檸檬片、白葡萄酒、洋蔥絲……腌漬好後用錫紙去烤,中間反復淋上料汁來保持魚肉濕潤,讓調料更加入味。到最後魚皮焦黃,魚肉嫩極了,香噴噴,熱騰騰,酥香滑嫩。連皮帶肉夾起一塊,油脂和醬料順著筷子向下流淌,趕緊用嘴接住。然後,哇——香草的味道和油脂香味以及魚肉本身的味道完美的混合在了一起,醇厚美味。那鮮香的汁水溢滿了口腔,讓人心里只留下了滿足的想法。

    另外還有美味的荔枝凍蛋糕,冰冰涼涼,甜絲絲,清爽得很;冰鎮芒果椰汁西米露、各種風味的烤香腸……總之這場早餐豐盛得很,大家吃的都非常開心。

    中午十分愛麗絲居然過來了,愛麗絲看到這一群人時非常詫異。

    “怎麼特里薩也在這里。”她嘟囔了一聲。

    希爾被愛麗絲這話給逗笑了,“怎麼突然間過來了,有什麼事嗎?”他對愛麗絲的態度向來都是好的很。

    “事情太多了。”愛麗絲趴在桌子上說道︰“各種東西都要處理,好麻煩,而且我的火元素精靈做菜不如爾文好吃……最可怕的是,”愛麗絲把頭埋進了胳膊里,快哭了︰“黑暗精靈送來了這一代的五大長老。”

    “最後一個的確很可怕。”希爾也心有余悸︰“難為你了。”他對此深有體會。

    “是啊。”愛麗絲趴在桌子上無力地說道。

    只能說暗月一家給魔王一家帶來了太多驚嚇。

    “對了,”希爾問道︰“新的暗月是男的還是女的?”

    “是女的。”愛麗絲露出了不忍直視的表情︰“但性別對于他們來說不是障礙。”

    “嗯,這方面我有不同的意見,我覺得性別本來就不是障礙。”希爾說。

    “希爾你到底站在哪一邊……”愛麗絲又快哭了。

    “哈哈好的好的,不哭不哭,慢慢習慣就好了。”希爾擼了一把愛麗絲的頭,愛麗絲因為修行黑暗法術的原因所以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一些,她在幾年前就治好了雙腿,一直陪著她的魔龍侍衛也變成了新任的五大長老,接替了戈爾蒙的位置。老一輩的五大干部也紛紛退了下來,戈爾蒙回了軍隊,哥爾德尼亞負責魔族在人界的所有產業,幽靈賓斯去當了魔族高校的校長,而阿爾布雷希特則成了黑暗精靈一族的族長。現任的暗月長老是他的佷女。

    結果當天下午現任的五大長老們就追過來了,特別是大學士藍儂——昔日希爾和他約定了他在愛麗絲身邊待百年輔佐她,所以如今大學士藍儂順利就成了五大長老。他的□□力量可能是五大長老中最弱的一個,但是他是五大長老中最令人感到敬畏的一個,因為他,他真的是太能噴人了。愛麗絲私底下腹誹說藍儂應該是哀嚎女妖,不是血幽靈,他投錯胎了。

    五大長老成功抓獲了一只跑路的少女魔王,接著愛麗絲就被壓在小黑屋里處理了兩個小時文件。

    到了晚上的時候前任五大長老也都來了,希爾的莊園里立刻熱鬧了起來。

    “我合理懷疑你們都是來蹭飯的。”希爾說道。

    “我不是。”黑暗精靈阿爾布雷希特立刻說道︰“我是來看吾王的,秀色可餐,光看吾王我就能填飽肚子了。”

    “那你今晚別吃飯了。”希爾說︰“在旁邊看我們吃爾文的大餐吧。”

    阿爾布雷希特表情凝固了一秒,然後說︰“這,這就是傳說中的調|教嗎?是放置py嗎?

    希爾的表情也凝固了一秒︰“……最近你看了什麼有的沒的,亂說什麼。”他趕緊看了一眼那邊的門羅,門羅正在和血幽靈藍儂說話,沒注意到這里。

    “其實每次沒事的時候都想去來找吾王。”死亡騎士哥爾德尼亞也回答了希爾的問題︰“不過擔心這樣會叨擾到吾王,所以在听到五大長老來了後感覺這是個很好的理由,我也就立刻跟過來了。”

    對方這說法讓希爾頓時感覺自己像個渣男。

    不過真好呀,大家依舊這麼在意他。

    接下來就是晚餐時間了。希爾最喜歡的是爾文經過多次改良的東坡肘子,話說這是不是能叫做爾文肘子了……這名字有點嚇人。油亮的紅色湯汁,醇香的肉味,豐腴的口感,魔界出產的豬本身沒有任何腥氣,因為飼料的緣故所以還帶著微微的芳香,本身就美味無比,再加上爾文獨特的烹飪手段,那味道真的是沒法說。用筷子夾起來,當真達到了所謂的入口即化,充滿油脂香味的肉汁溢滿了口腔,但是並不會特別油膩,只感覺那味道真的是太醇香怡人了。再細細品味,那更是越嚼越香。一句話,好吃就完了。

    酒足飯飽,然後開始聊天打鬧。

    那邊兩個黑暗精靈因為比較誰對自己的王更忠誠所以大打出手,兩個魔龍則在討論戰爭方面的事情,藍儂正給幽靈賓斯講悲傷的故事,順便偷走他的眼淚。奧伊廷國王在向哥爾德尼亞咨詢問題,愛麗絲溜過來讓希爾給她講故事听。

    希爾想了想,說道︰“一個老人在海邊悠閑自在的釣魚,他釣魚的水平很好,每次都能收獲不少,但他每次都只釣一小會兒就收家伙回去了。有個年輕人旁觀後感覺很可惜,他對老人說你應該每天用更多的時間去釣魚。”

    “嗯,一般人都會這麼想。”愛麗絲說。

    “接著年輕人說你多釣的魚可以去賣錢,然後呢?老人問。年輕人說你就可以逐漸攢錢買一個小船去海釣,接著釣到更多魚,可以買更多船雇佣更多人,把你的釣魚技術傳授給他們,然後你就會有一整支隊伍。年輕人說這話時眉來眼去……”

    愛麗絲︰“啊?”

    希爾︰“是眉飛色舞,咳咳說錯詞了,總之他陷入了暢想中,非常興奮。你怎麼看?”

    “理論上可行。”愛麗絲回答。

    “嗯,最後老人問他,我擁有了一個船隊賺了很多錢,然後呢?年輕人回答,這樣你就可以悠閑自在地躺在躺椅上,喝一杯差,慢悠悠的吹海風釣魚了。老人對他露出了微笑︰那麼,你看我現在正在干什麼?”

    愛麗絲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

    “于是年輕人啞口無言,悻悻然離去。”希爾說,“你們怎麼看?”

    愛麗絲發表意見︰“年輕人說的不對,他應該說那麼你就可以在一群年輕美貌的侍女的環繞下悠閑自在的垂釣了,還能隨便吃魔界商場的美食。”

    “嗯……你成功地讓我的這個故事毫無意義了。”希爾點評。

    “喔對不起。”愛麗絲低頭認錯,她想了想,說道︰“我認為老人不對,經歷了輝煌燦爛一生最後的回歸普通,怎麼能和一開始就普普通通一樣呢?”

    “對。”希爾說︰“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愛麗絲想到了希爾的狀態︰“哇,希爾根本就不是在給我講故事,是在自娛自樂。”

    “哈哈哈被你看出來了了。”

    愛麗絲做了個鬼臉,跑到特里薩那邊和他說話了。

    希爾笑著看了會兒兩人的背影,然後轉過頭來,門羅正注視著他。

    輝煌燦爛一生後的雲淡風輕啊……門羅說道︰“我盡快把事情都交出去,然後搬到這里住吧。”

    “好。”希爾笑著點頭。

    他做了太多事,享受過太多的輝煌。

    從穿越過來被迫簽訂不平等條約到現在,他所做的不僅僅是重振魔界,還有改變世界。

    ——用文化入侵思想,用美食征服世界。

    到如今魔王和這個世界的故事已基本結束,但希爾和門羅兩個人的故事這才剛剛開始。

    “如果把我的故事寫成一本書,我剛剛想好了一句話介紹。”希爾問。

    “什麼?”門羅問。

    “這是一個搞基建和搞基的故事。”希爾說,說完後他自己就笑了。

    門羅也忍不住笑了。

    這是個迷人的夏天,銀灰色的月光在湖水上蕩漾,讓人聯想到未經審視就肆意向他們奔來的美好。

    明天想必也是個大晴天。

    ——全文結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