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洪荒拆遷隊

第149章 帶著蛋蛋回大唐

    金燦燦的蛋蛋接到命令,二話不說直接朝著沈劍心的腦袋而去, 別看他現在只是一顆蛋, 天地間就沒有什麼能讓他害怕的, 捶人這事兒他熟練啊!

    “小崽子脾氣挺爆啊。”沈劍心輕松的將來自蛋蛋的攻擊擋下, 左看看右看看也沒看出什麼名堂, 索性直接扔給葉英了,“來來來,猜猜這小崽子什麼時候能破殼。”

    蛋蛋︰???

    爹!爹!!爹!!!

    這什麼情況?!!

    葉英小心的將蛋蛋接住, 感受到小家伙的鬧騰忍不住揚起了唇角, 葉陽抱著手臂站在一邊, 看著一點兒也不把自己當外人的某純陽宮關門弟子神色不善。

    “行吧,我走還不行嗎?”沈劍心聳了聳肩,看著長大了也還跟個小孩兒一樣的葉陽無奈起身, “打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堂堂天道竟然淪落到這種地步,還好他上頭沒有爹管著,要和鴻小蒙一樣那才是真的慘。

    葉英輕柔的撫摸著蛋殼, 朝沈劍心點了點頭,然後神色平淡說道,“路上小心。”

    “你不應該挽留一下嗎?”沈劍心夸張的捂著心口, 一副受盡了委屈的模樣控訴道,“我單知道葉小陽在你心里地位重, 卻沒想到我的地位能輕成這樣, 實在是太令人傷心了。”

    葉暉難以言喻的看著恨不得當場撒潑打滾的沈劍心, 再看看他們家大哥淡定的神情, 實在不明白這人身上哪一點能讓人另眼相看。

    不說別的,這家伙的氣質就和他們藏劍山莊不搭好吧。

    他們一家幾口在這里,沈劍心也不好再胡攪蠻纏,只是在離開之前還沒忘嚇唬蛋蛋,小崽子不好好修煉爭取早日破殼,在葉英懷里待著干什麼?

    從生出靈智開始就一直是個小霸王的蛋蛋不干了,在紫霄宮都沒人敢對他說重話,這家伙憑什麼管他?

    他長這麼大,又不是沒見過天道。

    蛋蛋氣鼓鼓的在蛋殼里鬧騰,好在他還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並沒有對抱著他的人帶來負擔,葉英示意葉暉葉陽坐下,抱著蛋蛋輕聲問道,“這孩子叫什麼名字?”

    葉陽撇了撇嘴,看著窩在他們家大莊主懷里的蛋蛋有些不爽,“大名葉蛋蛋,怎麼樣,是不是很有水平?”

    “有水平個屁!”葉暉看著沒個正行的家伙忍不住罵了一句,葉蛋蛋葉蛋蛋,取這樣的名字說出去也不嫌丟人。

    “這名字不好嗎?簡單形象還好記,多適合這小崽子。”葉陽一本正經反駁,絲毫不覺得自己哪兒有問題。

    蛋蛋︰

    爹!親爹!除了親爹誰還會這麼坑兒子?!

    蛋蛋對這個名字一點兒也不喜歡,好在家里只有他爹一個這麼胡鬧,不然他出門連報名字都不好意思。

    ——來者何人?

    ——呔!在下葉蛋蛋!

    他爹絕對是故意折騰崽!!!

    蛋蛋忍不住蹦到桌子上,滾來滾去表達自己的憤怒,再這麼折騰,他就要奮起搶回自己的起名權啦!

    “胡鬧。”葉英溫柔的將鬧脾氣的蛋蛋抱回來,然後才將注意力放到許久未曾歸家的葉陽身上,“名字的事情你們可以再考慮考慮。”

    “考慮什麼,我現在說話又不頂事兒,他愛叫什麼叫什麼好了。”葉陽趴在桌子嘟囔著,一點兒也沒個當爹的樣子。

    現在回的是他家,誰還不是個孩子了?

    “孔宣欺負你了?”葉暉皺緊了眉頭,看了看跟著鬧脾氣的小徒弟,又看了看被他們家大哥抱在懷里的蛋蛋,表情有些奇怪的問道,“小子,這顆蛋怎麼來的?難不成”

    葉二莊主的視線再自家徒弟小腹處轉了一圈,表情不由更加奇怪了,男子和男子在一起很是尋常,但是能生孩子的他還真沒見過。

    好奇的不只葉二莊主,還有抱著蛋蛋的大莊主。

    葉陽被他們家師父一句話問的臉色微紅,拍了拍臉頰板著臉吼道,“沒听過感而有孕嗎?”

    元鳳沒情緣都能有崽子,他有情緣為什麼不能有崽兒?

    “感而有孕?你還需要感而有孕?”葉暉一巴掌把小徒弟拍回去,真當他不知道感而有孕四字是什麼意思嗎?

    “你們就不能笨一點兒嗎?”葉陽捂著腦袋幽幽開口,他的確不需要感而有孕,又不是誰都和元鳳一樣是混沌體質,想生也得有那條件啊。

    這熊孩子同時繼承了他和孔宣兩個人的血脈,然後又由日月精華孕育成型,整個天庭都寵著這麼個小霸王,不然也養不出如此囂張的性子。

    “還好意思說別人囂張,這不是全隨了你嗎?”葉暉瞪過去一眼,大孫子再怎麼鬧騰他都不會意外,畢竟他徒弟就是那麼個性子,從小就是藏劍一霸,長大後更是惹的門前告狀的人絡繹不絕。

    給他擦屁股的是誰?還不是他這個當師父的嗎!

    葉陽哼哼唧唧瞪回去,他小時候多乖一孩子,要不是師父自己不爭氣,他犯得著自己親自出馬去瘦西湖嗎?

    真當他沒事兒去七秀坊看姑娘去了?

    葉英听著旁邊師徒二人互揭老底無奈搖了搖頭,蛋蛋看戲看的正起興,他和他爹吵架從來沒贏過,現在听了那麼多獨家爆料,以後肯定不會再落下風。

    還說他鬧騰,明明更鬧騰的是他自己。

    葉英笑著將蛋蛋安撫下來,屈指在桌上敲了敲然後問道,“葉陽,那邊發生了什麼,為何自己帶著孩子回來了?”

    “帶這小子過來認個門,免得將來回來找不著家。”葉少爺小聲說著,在蛋蛋上敲了兩下然後將他拎出來,“看清楚了,咱們家是附近最有錢的,以後過來找最大最漂亮的宅邸就是了,只要在大唐境內就絕對不會找錯地方。”

    蛋蛋左轉轉右轉轉把自己弄出來,回到葉英懷里開始打小報告,他雖然還沒破殼不能說話,但他是誰,傳音這種小事兒還不是手到擒來?

    什麼心血來潮過來認門,還不是和父親鬧脾氣故意帶著他離家出走,多大人了一句話也說不得,還沒他一個孩子來的穩重。

    反正父親很快就能找過來,就讓他再掙扎一會兒吧。

    葉英笑吟吟听著小家伙“手舞足蹈”的告狀,眉眼間滿是笑意,“他自人小被寵著,向來受不得氣。”

    “師伯!”葉少爺氣的不行,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被大的小的一起排擠過,果然不管是洪荒還是大唐,所有人眼里都只能看到這混蛋小崽子。

    他當初為什麼同意要孩子?!!

    “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兒計較。”葉英將蛋蛋放到葉暉懷里,起身揉了揉葉陽的腦袋,“老是說自己長大了,現在這樣子,怎麼還跟幼時一樣?”

    “哪兒跟小時候一樣了,誰定的規矩回山莊還得受氣啊?”葉陽小聲反駁著,到底還是任他們家大莊主在腦袋上作亂。

    “偌大一個山莊,誰敢將給你氣受?”葉暉笑罵了一句,抱著金燦燦的蛋蛋培養感情去了。

    大莊主錯開身子,揚起下巴示意小祖宗看向外面,“別鬧了,看誰過來了。”

    在樓外藏身已久的孔宣現出身形,朝葉英行了一禮然後才朝他們家少爺伸出手,這一言不合就離家出走的性子,也不知道是誰慣出來的。

    葉英點了點頭,留他們自己在院中,自己轉身回了樓中,夫夫之間吵吵鬧鬧再正常不過了,他跟著摻和反倒不妥。

    葉陽一手扶額看著他們家大莊主的背影,一拳頭打在孔宣胸口氣沖沖道,“你兒子讓我師父帶走了,不走還留在這兒干什麼?”

    孔宣無奈將人攬在懷里,“既然已經來了,這次可以在大唐多留一段時間,不急著離開。”

    “想留在這里可以,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葉少爺眯了眯眼楮,指尖在這人胸口劃著圈圈,“說,我和你兒子誰在你心里更重要?”

    孔宣︰

    “乖,換個問題,比如你和我父親誰更重要這個問題就很不錯。”

    “別,我嫌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