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男配他裝凶[穿書]

正文 第112章 完結

    蔣義看到突然出現擋在他面前的身形,瞬間止住了呼吸。

    面前的人倒下時,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接,將人抱在了懷里。

    掌心摸到了一片溫熱,有什麼液體順著指縫流淌下去,滴落在了地上。

    蔣義盯著懷中人嘴角溢出的刺目的鮮血,眼神逐漸渙散,大腦一片空白,半天才訥訥喚道︰“虎子?”

    虎子張了張嘴,發不出聲音,更多的血從嘴里涌了出來。

    “別說話了,”蔣義道,周圍很嘈雜,他耳朵里卻嗡嗡地響著,他看到警察都趕了過來,已經卸下了薛羽珊的槍,蔣義哽咽著道,“救救他,他快死了……”

    這次救援帶了醫護人員來,很快將虎子抬進了救護車。

    綁架以薛羽珊的一聲槍響結束,誰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收尾。

    蔣義渾渾噩噩地被邵煬攙著出了雜草叢,到了警方的保護中,听到邵煬喊了聲“外公”,他才稍稍回過神來,抬頭看去,才發現楊朔同也來了,坐在輪椅里,一雙鷹眼直勾勾地盯著這邊,離得很遠,但蔣義依舊能感受到那種壓迫感。

    蔣義終于想起了上輩子在哪里看過這樣的眼神。

    上輩子他中槍後,看著邵煬跑出去,第一個抱住的人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盯著他死去的。只是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原來的世界和書里的世界有關聯,所以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過,現在才猛然醒悟他當時見到的那個人就是楊朔同。

    楊朔同多看了幾眼蔣義,隨即對邵煬叫了一聲︰“煬煬。”

    邵煬應了一聲。

    楊朔同沒有多說什麼,看向了另一個方向。

    蔣義順著楊朔同看的方向望去,才發現廢樓旁邊還有一批人,其中好幾個是之前綁架他們的綁匪,站在最前面的是個頭發花白的老者,頭發整整齊齊地往後梳,穿著一身黑色西服,顯得他年輕了很多。

    周圍還有不少警察,但似乎沒有人敢動他們。

    蔣義咽了口口水,輕聲喚道︰“老大……”

    邵煬側目,握著蔣義的手緊了緊。

    “煬煬,推我過去。”楊朔同道。

    邵煬心里想著蔣義,便壓低聲音擔心地問了蔣義︰“你要一起去嗎?”

    蔣義猶豫片刻,點點頭︰“去。”

    蔣義陪邵煬推著楊朔同,走到了老大面前。

    蔣義跟著老大干了很多年,受到過不少照顧,是他一直都很敬仰的人,因此習慣性脫口而出︰“老大。”

    老大一直看著蔣義,听到蔣義喊他,眼角彎了彎,點了點頭,算是應了。

    走近後,蔣義才發現老大眼角的細紋多了許多,這幾年老了不少,但看向蔣義的眼神里還帶著不少的包容。

    蔣義因為當年的事心里有愧,不敢多與老大對視,便低下了頭。

    楊朔同先開了話頭︰“好久不見,老朋友。”

    “好久不見,”老大回道,“您也算退伍了吧,這麼多年了難得見你出來管事啊。”

    楊朔同回道︰“您不也不怎麼出來了嗎?”

    老大笑了起來,似乎真的是因為見到老朋友而開心︰“現在是法治社會,我們都是良民。”

    “良民?”楊朔同重重地哼了一聲,“我外孫外孫媳婦受您照顧了。”

    老大听聞此言,瞄了眼蔣義,見蔣義耳朵根都紅了,輕笑了聲︰“我家小孩也受您照顧了。”

    蔣義手心流了不少汗,此時緊緊握著邵煬的手,手上的水全粘在了邵煬手心里,感覺有些打滑,又被邵煬抓了回去。

    楊朔同︰“我們年紀大了該養老就養老,年輕人的事就讓他們自己去決定。我們兩半輩子交情了,您倒是還惦記著我家小輩啊。”

    老大︰“我早都不管這些事了,這些年也就跟老朋友們喝茶釣魚打麻將,年輕人的想法我是管不住了。這次的事是家里的孩子自己決定的,我也是剛曉得,就過來看看,沒想到家里的孩子還受了傷,現在也躺在醫院生死未卜。”

    楊朔同眯起眼楮︰“您這意思,是沒插手這件事?”

    “我早就不管這些了,”老大看了眼蔣義,“幾年前我家某個小孩為了見你家外孫去世了,我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著,人老了對這些往事就特別惦記,多希望他當年能好好活著,別干這行,去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楊朔同眸光暗了暗。

    老大繼續道︰“當年我家小孩如果沒有救你外孫,你外孫可活不到今天。您看今天這事兒,也算抵了吧?”

    楊朔同︰“我女兒的死,可都是因為你們。”

    “您女兒的死那是家賊未清,今天開槍打傷我家孩子的那位,你們得好好查查。”

    楊朔同皺眉︰“什麼意思?”

    “言盡于此。”

    這下連蔣義也愣住了,當年他抱著邵煬往外逃的時候听到身後槍聲,下意識看過去,只看到邵煬的母親倒在了血泊中,他下意識便以為是虎子開的槍。

    但現在想想,當時一切發生得太快,他根本沒有時間去細想,但當時他記得薛羽珊好像是站在那里的,身上並沒有繩子的束縛,而且她當時就站在倒下的邵煬的母親旁邊,手里有拿東西。

    那東西是黑的,正對著地上的人。

    那好像,是槍!

    蔣義思緒又亂了,忍不住發問︰“那開槍的不是虎子?”

    老大看向他,眼里帶著一絲無奈︰“虎子這幾年一直很自責,說沒能保護好弟兄,他從來都舍不得對兄弟開槍。”

    蔣義喉頭一梗,忍了很久才沒讓眼眶里打轉的淚花掉下來。

    是了,他怎麼忘了,虎子是弟兄們之中最看重兄弟情義的,他和虎子的關系最好,虎子絕對不可能對他開槍。

    虎子這次又為了他受了重傷,現在還在醫院生死未卜,他居然一直懷疑虎子。

    老大又道︰“幾年前的事也是我的失誤,知道那是您外孫後我就讓孩子們別動手了,但您女婿找了個心狠的情人,我家小孩還搭了進去。這回的事雖然是我家孩子接的單子,但您外孫沒出事,我家孩子為了您外孫媳現在在醫院躺著,我們老相識了,要不這事就算了,改日我們出來下棋,我讓您兩招?”

    楊朔同不屑地輕哼了聲,臉上表情依舊不甚滿意,但嘴里還是道︰“養老歸養老,底下的人都看好咯。”說完了就讓邵煬推著他的輪椅往回走,不願多說一句。

    蔣義不舍地看了眼老大,許多話堵在嘴里說不出口,最終只是深深地鞠了個躬,轉身跟上了邵煬。他听到老大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想兄弟們了,老地址記得回家看看。”

    蔣義鼻頭一酸,慌忙捂住嘴巴,生怕自己會哭出來。

    楊朔同狀似不經意地看了眼蔣義,刻意提亮嗓音︰“我外孫喜歡,就不會虧待您家小孩,放心吧。”

    後面傳來一串舒心的長笑︰“謝啦。”

    蔣義掩面,等邵煬把楊朔同推上了車,才道︰“謝謝你們。”

    邵煬俯身親了親蔣義的額頭︰“謝什麼,高考結束後,你好好謝我。”

    高考如期而至,考試那天早上,蔣義早早地便起了床。

    這次分考點很幸運,蔣義和邵煬都被分在了春光,他們租的房子就在對面,不用走多遠。

    說不緊張是假的,蔣義怕自己睡不好,所以昨天晚上睡得早,今天也是很早就醒來了。

    第一天考語文,他早起又把所有的必備古詩詞背了一遍,心里有了著落。

    邵煬也起來了,睡的挺足的,把飯都盛上了桌,喊蔣義過來吃飯。

    蔣義手里還舉著復習講義,吃飯心不在焉的。

    邵煬︰“復習還不夠呢?”

    “臨時抱佛腳,”蔣義道,“心里有底。”

    邵煬笑了笑,想到了一些事情,問道︰“邵轅昨天幼兒園畢業了,這幾天我們沒空管他,怎麼辦?”

    蔣義剛想起這茬︰“前段時間夢茹姐的網吧重新開業了,不過這兩天高考網吧沒辦法重新開業,她追的那個醫生也為了高考生,這兩天都在醫院加班,我昨天拜托她幫忙看著邵轅,等會兒就來接。”

    話音剛落,門鈴就響了。

    “說曹操曹操到,”蔣義道,“我去開門。”

    祁夢茹這次穿了一件水藍色的連衣裙,受傷之後留了劉海,為了遮住還沒有好完全的傷疤,配這一身倒是十分減齡。

    她手里拎著水果籃和一箱核桃露︰“高考這附近就是車多,來的時候堵車了,”她把核桃露拎起來,“噥,你和邵煬這兩天喝,補補腦。”

    蔣義接過她手里的東西,迎她進了屋。

    祁夢茹也沒跟他們客氣,徑直去了邵轅的房間,開始叫起床一條龍服務。

    那件事情過後,警方徹查了薛羽珊,根據各種線索表明,薛羽珊就是兩次綁架案的主使,也是害死邵煬母親的凶手,法院已經受理了訴訟。薛羽珊見一切都無法挽回,破罐子破摔將她和蔣義的關系曝了出來。

    邵振垣因為接連不斷的事情精神壓力極大,公司名譽受損經營虧損,身體加事業的壓力導致他生病住了院,更何況有楊朔同為兩小輩撐腰,他對邵煬和蔣義的事情也沒工夫管了。

    邵轅知道自己的媽媽犯了錯,情緒很低落,接到蔣義和邵煬的出租屋里一起住後,心情才慢慢恢復了。

    邵煬的體檢都過了,因為蔣義的目標是央美,他也準備填首都的公安大學,這樣可以增加兩人在校外見面的次數。

    兩人吃完早飯就一起去了學校。

    考場還沒開放,兩人在校外等,踫見了馬可波、唐晟景和廖彌青三人,三個人都是學霸,根本看不出緊張,抱團在一起交談甚歡。

    馬可波先看到了蔣義和邵煬,朝他們招手︰“蔣哥!這里!”

    蔣義拉著邵煬走過去。

    馬可波看見蔣義很激動︰“蔣哥,我們討論過了,果然大家還是想要在一起,所以決定首都見。”

    蔣義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幾個人口頭說首都見就能真首都見的本事,敢情所有人里只有他需要努力,但還是微笑著道︰“首都見。”

    “準考證都拿好了嗎?”

    “拿好了。”

    “那行,考場好像開了,咱進去吧。”

    “走著。”

    高考必下雨定論今年也守約了,第一天下午開始下,一直下到第二天考完。

    蔣義是藝術生,第三天不用考,便早早地舉著傘在考場外等邵煬。

    不多時,考場外陸陸續續圍滿了來接考生的家長們,一把把傘相互抵著,布成了雨中五彩斑斕的畫卷。

    離考試結束還有半個多小時,蔣義被家長群寄到了校門邊上的角落里。

    人太多了,蔣義一個趔趄沒站穩,往後揚去,後背被人扶了一下,將他撐了起來,他下意識的扭頭說一聲謝謝,後面卻沒看到人了。

    他詫異地抬起頭,一眼便看見了後面有兩個穿西裝撐著傘站雨中的人,其中一個頭發白了許多,站在他旁邊的是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皮膚黝黑,不過嘴唇微微有些泛白,臉色看起來不是特別好,但滿臉的笑意,顯然心情很不錯。

    兩人不約而同朝蔣義比了個大拇指。

    蔣義一愣,回過神來時兩人已經走了,身影漸漸被起霧的雨幕掩埋。

    蔣義心里泛酸,但這麼多天以來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放下了。

    他朝著兩人消失的方向鞠了躬。

    沒多時,廖彌青也來了,跟蔣義一起站著,等唐晟景出來。

    “叮——”

    一聲清涼的鈴聲,宣告這屆高考的結束。

    邵煬、馬可波和唐晟景三人前後腳出來的。

    馬可波看著兩隊在他面前秀恩愛的場面,垂頭喪氣︰“你們讓我這個單身狗情何以堪啊。”

    蔣義抿唇笑了笑,自然地搭上了馬可波的肩︰“沒事兒,今天這頓我請了,我剛打電話讓家里給我們留了個包廂。”

    馬可波听到吃的眼楮亮了亮,但嘴里還是矯情道︰“吃也挽救不了我這顆受傷的心。”

    “那你吃是不吃?”蔣義冷哼一聲,“下一頓請你們可就得去首都約我了。”

    馬可波立刻點頭︰“吃!”說完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前面去,唐晟景和廖彌青也隨後跟上。

    蔣義沒急著邁步,他看著前面熟悉的幾道身影,不由地喃喃︰“你們真好。”

    邵煬在旁邊沒听真切︰“什麼真好?”

    “沒什麼,”蔣義側目,看著身旁高大英俊的某人,打起馬虎眼,“我說你真好看。”

    “好看啊……”邵煬拉長了音調,突然湊到蔣義耳邊壓低聲音說,“那今晚你可逃不掉了,你欠了我好多頓。”

    蔣義臉一下子紅了,怒嗔著甩掉邵煬的手︰“你滿腦子除了這些還會什麼?!”說完,跑了起來去追前面的人。

    邵煬不緊不慢在後面追著,嘴里打著趣兒︰“還會追你啊。”

    “就你牛逼!”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這本歷時一年多終于寫完了……

    主要還是因為我的拖延癥,總是很懶惰,要改!

    感謝大家的陪伴!

    收拾收拾準備開新文了,有興趣可以去康康。

    《信息素是自來水味兒的》

    林藝添對自己最大的誤解就是他以為自己是個bate,後來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個信息素沒味兒,淡如自來水的大齡分化omega。

    其實聞不到的信息素對他來說沒差,至少不會被人發現,而且他發現自己似乎對那些alpha的信息素沒有什麼反應,該怎樣生活還是怎樣生活。

    直到他遇到了他暗戀了數年的前隊友賀丞楠,他發現他的發熱期來勢洶洶,O的身份再也隱瞞不住了。

    ————————

    林藝添被提名為最佳男配的頒獎典禮上,偶遇前隊友——當期最佳男主角獎獲得者,也是他以前組合里的忙內賀丞楠,並在合照時陰差陽錯站在了一起。

    第二天,兩人喜提熱搜頭條。

    賀家粉一致對外,維護自家愛豆:拒絕捆綁,三年前某人高攀不起,三年後更是望塵莫及。

    賀丞楠回復:是我高攀,勿擾林哥。

    賀家粉:o-o哥哥怎麼親自拆粉絲的台?

    不久後,兩家愛豆官宣出演同一部由小說改編的AO向雙男主電視劇,原著尺度不小。

    兩家粉絲:beta來演omega?導演刀片警告,勸你清水,我們家楠楠還小。

    殊不知,某賀姓演員已經閱讀完原著,到某些情節還會反復研讀。

    電視劇播出後,網曝林藝添竟然是個O!

    眾網友:林藝添不是個beta嗎,什麼時候變Omega了???

    某賀姓演員︰不單變成了O,信息素還巨香。

    而因為電視劇大紅的兩位主角迷上了開直播,直播互動很甜,拼單轉抽的獎品也巨誘人。

    兩家粉為了獎品竟聯合建起了小群,推起了分享熱潮,建立了革命友誼,而兩家粉也由仇視變為了真香,紛紛表示自家崽兒大了,是時候談個戀愛了。

    某次見面會上,當問到林藝添由B變O的原因時。

    賀丞楠一笑:我干的。

    眾粉:……楠哥牛逼。

    ps.

    1.受真.大齡分化,由B變O,分化時24歲。

    2.小甜文

    3.苦茶味兒Ax自來水味兒O感謝在2020-07-1700:56:42~2020-07-2000:36: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林辰白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