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你看我像豪門闊太嗎

正文 第94章

    兩個人又是許久不見,可他仍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

    盛勤想到剛才晚宴,一腔驚心動魄都被他的胡言亂語給攪和沒了。

    整個人坐在他的腿上,後腰上松松地貼著他的胳膊,盛勤懶得掙脫,心里知道他只是故作姿態,自己根本跑不掉。

    可她心里有氣,板起臉,不想再給人留面子︰“你總是這樣嗎?我已經把話說得夠清楚了。”

    盛勤覺得這語氣足夠盛氣凌人,可他反倒勾起嘴角,頗有興致地反問︰“分手了是嗎?誰規定分手了不能再追?”

    “你這不是追人。”盛勤故意激他,“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非要動手動腳的?我前男友從來不會這樣。”

    沐懷朋絲毫不在意,見招拆招道︰“所以你們分手了。”

    她一噎,垂著臉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沐懷朋心情大好,伸手將她耳臉頰邊的碎發撥到耳後,盛勤才不領情,用力躲開他。

    終于被她想到一句,她側眸睨著他︰“那你是不是跟別人分完手也都這樣拉拉扯扯夾纏不清?”

    這話就有點酸了。沐懷朋笑了笑,反問︰“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他不提還好,一提起來,當初那場景簡直歷歷在目。盛勤安靜片刻,語氣低落下去︰“要是今天是你膩了想要分開,我這樣纏著你,你會改變主意嗎?”

    沐懷朋馬上說︰“我從來不作這種假設。”

    盛情抿了抿唇,望著他不說話。

    沐懷朋笑意收斂,淡淡道︰“我不會讓你重蹈覆轍。”

    盛勤一怔,有些迷茫,內心漸漸震動。

    那個晚上她說過的話,原來他都記得。

    她望著這男人,暗自感嘆他這人實在太過擅長揣摩人心。

    盛勤沉默著,又想將內心深處的種種與他言說,又心知肚明沒有男人願意听女人長篇大論。

    她沉默片刻,也不再生氣。

    “今天太晚了,”盛勤抿了抿唇,希望各自退一步,“明天開始我要主持論壇,會很忙,我們過兩天再談,行嗎?”

    沐懷朋瞧這她,伸手捏住她的小下巴,不覺一哂︰“緊張什麼?”不等人家答,他又要勾人過來親吻,盛勤覺察出他的意圖,一偏頭,躲開了。

    她又想,逃連忙去拉前面的車門,被人溫柔的握住手掌。

    車里光線暗淡,柔和了他面龐,盛勤看著他的眉眼,生怕自己心軟,于是低頭說︰“你不要這樣,我不喜歡。”

    沐懷朋將人摟進懷里,在她鬢角落下一吻,壓低了聲音戲謔道︰“你喜歡刺激的。”

    男人炙熱的唇在她臉頰流連,有兩分好笑,聲音沙啞誘惑,“那次中午在區府酒店……是不是喜歡那樣的?”

    盛勤想起當時的場景,臉頰發熱,心里卻不是滋味。

    她咬了咬下唇,冷靜道︰“你總是這樣的,就是因為我們……我們……”

    “我們什麼?”

    “……如果重來一次,那個晚上我才不會跟你走。”

    她從不後悔兩人相愛一場,可如果能夠換一種開始的方式,是不是他對她便不會這樣十拿九穩?

    沐懷朋琢磨著她話語里的小心思,臉色稍正,又再度輕啄她的臉頰,漫不經心道︰“沒有那個晚上,也會有另一個晚上。”

    他哼笑,“老子就喜歡弄得你叫,怎麼了?你防得了一時,還能防得了一世?”

    “你……”盛勤面紅耳赤,氣得罵他,“不要臉。”

    他又笑,想了想卻收斂住。

    沐懷朋揉一揉她的耳朵,動作溫柔而堅定地將人轉過來面對自己。

    “你轉過來,看著我。”

    他不容人逃避。

    盛勤只好偏頭看向他。

    昏暗的車庫里,她被那雙黑亮的眼眸緊緊吸引住,只听見沐懷朋問︰

    “要是那個晚上不是我,你還會上車嗎?”

    盛勤一怔,張了張嘴,忽然心虛。

    回到酒店房間,盛勤心情低落地先進了衛生間沐浴,花灑澆下水來,接連不斷地點在眼皮上,臉頰上,嘴唇上……就像是那晚上的雨滴。

    洗完澡,她爬上床,越是想睡越是難以入眠。

    盛勤輾轉反側,又拿出手機核對明天的流程,將串詞默記了一遍。

    屏幕光線刺眼,她看了一會兒,將手機扣在被子上,黑暗里,只听見中央空調細微的響動。

    盛勤打開電視,想看看新聞,晚間電台正在寂寞地播送音樂,曾經的流行歌曲轉眼成了懷舊金曲。

    是一首粵語老歌,是熟悉的歌手。

    她听了出來,于是調大了一點聲音,蜷縮在被子里,听著那女人婉轉低訴,唱著男女之間情||欲掙扎的哀怨心事。

    盛勤跟著哼了兩句,翻出手機查看歌詞,一字一句地默念,暗自感嘆這何嘗不是她的心聲。

    原來太陽底下,果然沒有新鮮事。

    一夜不成眠,盛勤早早起床準備。

    她獨自去餐廳吃早飯,點了喜歡的中式小點,細嚼慢咽,忽然想起第一次接觸這個項目,就是在這個餐廳。老袁坐對面,問她有沒有興趣參加。

    想起當初,她逐漸鎮定下來。

    這項目她從頭跟到尾,會議一一參加,文件親自起草,對于雙方目的了若指掌。到了今天,不過是一個小儀式拿給外人看,有人什麼緊張的?

    盛勤想,未來還長遠著呢。

    她回到房間梳洗,上了個輕薄的底妝,認認真真勾眉,選了一支水紅色的唇膏,涂上去淺淺的一抹,像是自然透出的好氣色。

    時間臨近,各個微信群里都熱鬧起來。

    她準備妥當,跟著工作人員一同去往會場。

    現場已經準備妥當,不多時,參會人員陸續到場。沐懷朋跟劉一鳴來得遲,在門口等著周市長到了才一路進來。

    盛勤在主席台邊上迎接,踫上那人也不敢多看,幸好他還算知道輕重,沒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媒體各自就位,會議正式進入流程,主持人首先介紹與會領導和嘉賓,而後邀請盛勤作為整個項目的CCO(首席內容官)發表開幕講話。

    盛勤捏著稿子上台,心里原本緊張,但一見台底下多少都是熟悉的面孔,便慢慢放松。

    她將手稿放到一遍,用寒暄的方式開場,聲音溫柔婉轉,姿態大氣親和。

    周市長在台下注視著他,神情頗為欣賞。

    旁邊劉一鳴見了,忍不住好笑,心想這周市長還真打算收了人家做佷媳婦兒。

    可惜是晚了。

    他扭頭看向身邊那位爺,見人家恰巧拿過桌上的宣傳冊查看。

    “怎麼樣?”劉一鳴壓低聲音,“一期規模有點小,不過二期的地倒是已經批了下來。”

    沐懷朋點一點頭,這才一目十行地閱讀畫冊文字。

    劉一鳴往後排瞧了瞧,問︰“唐風呢?”

    “去辦事。”

    “什麼事?”想起那天晚宴,劉一鳴不免追問,“你下次做事之前能不能先跟哥們兒吱個聲?我心里好有個底啊。”

    沐懷朋奇怪地瞥他一眼︰“我讓他去買房,這也要給你匯報嗎,劉總?”

    劉一鳴愣了下,掩唇輕咳,“嗨,我還以為……不是,你現在買什麼房?”

    沐懷朋不理他。

    他丟開宣傳冊,注視著台上,劉一鳴順著他的視線,看向正在闡述整個園區規劃理念的女人。

    過了一會兒,劉一鳴笑起來,壓低聲音道︰“你也不問問人家喜不喜歡,亂買什麼房。”

    影視論壇一開就是三天,除了第一天的開幕式和座談會之外,後面兩天的主要行程都在當地游覽。

    沐懷朋臨時有事回去一趟北京,臨走之前讓盛勤等他回來。

    見他行動匆忙,盛勤擔心形勢突變,連忙讓他放心而去,等回過神來,又覺得自己自作多情。

    她不去想那人,專注在項目上。第二天家里打來電話,說是她的堂姐順利生下二胎,問她下班之後有沒有時間去醫院。

    晚上倒是沒有特殊任務,只是一些游覽環節,可這種時候盛勤不敢偷溜開走,想了想給她媽轉了點禮金︰“我真去不了。”

    趙靜芸倒是很理解,直接把錢給退了回來,說已經把她那份已經準備妥了。

    等到中午餐歇,盛勤主動給那邊打了個電話,意思意思要看看小外甥。

    盛勤听見嬸嬸姐姐不高興︰“人在北京也就算了,現在在江州也不來看看?這以後我們老輩子不在了,可不就是她們姐倆最親了嗎?”

    趙靜芸連忙替盛勤說明情況,說是這影視論壇有好多明星,連市長都去,盛勤肯定不能缺勤。

    她嬸嬸湊過來,擠在鏡頭邊緣,將信將疑︰“我听說黎峰也來江州了?哎呀,勤勤,你能不能幫嬸嬸要個簽名啊?”

    盛勤心想這事情倒不難辦,答應下來,最後請黎峰寫了張賀卡,恭喜她姐姐喜獲麟兒。

    黎峰在娛樂圈長青多年,自然是有原因的。當晚,盛勤就收到黎峰助理送來的母嬰用品,既合時宜又不過分隆重,讓人不好意思拒絕。

    盛勤讓趙老師第二天來取,等嬸嬸一家收到之後,打過電話來頓時不一般︰“勤勤,你現在可真有本事,黎峰還恭喜你姐姐呢!對了,你以後能不能帶著你外甥去拍電視啊?我看好多明星都是童星呢……”

    盛勤不過敷衍兩句,掛了電話。

    下午她仍然開會,演藝圈里的大導演小明星積極發表著對江州的好感。

    劉一鳴已經知道盛勤去南興一事,驚訝她外表柔弱,實則風骨卓然。

    他有些感嘆,心想這清高原來也有清高的好處,關鍵時刻值得托付身家。

    他也瞧出了沐懷朋死鴨子嘴硬,有心賣人家這個順水人情,于是趁開會兩人坐在一起專程說︰“不瞞你說,我開始真沒想到你能做這麼好。”

    盛勤側眸,淺淺一笑︰“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劉一鳴對她的評價,盛勤心知肚明。

    他這人倒不是說多壞多勢力,就是有點自以為是。可盛勤理解,像這種男人有幾個不自以為是呢。

    劉一鳴勸︰“他那人你也知道,好面子,你不給台階,他愣是自己修了個台階上來接你。”

    盛勤沒想到劉一鳴會替沐懷朋說話,一面分神琢磨一面疑心他是因為這項目才給自己三分薄面。

    “我知道了。”她不知道該說什麼,點頭謝他的好意。

    過了片刻,劉一鳴又說︰“其實有些話原本不應該告訴你,但我覺得你知道了要好些。”

    台上的嘉賓正在分析江州發展影視行業的獨特優勢,盛勤一面听著,一面分神回應,側過臉去看他,又不知道他還要說什麼。

    “當時簽約,老四要給你干股,我還有些不同意,可他堅持。”劉一鳴低聲說,“其實他這人吧,嘴上雖然從不說好話,做事還挺厚道的。”

    盛勤愣了下,想起當初他的輕描淡寫,讓人自覺小題大做,原來背後仍然一番曲折。

    這股份多半是從老袁那里劃出來的。

    盛勤不再開口,看著滿堂繁華,心里又不是滋味。

    論壇結束,江州在網絡上小火了一把,追星粉絲紛紛評論要來打卡。

    政府著手推進下一步進展。

    盛勤送走了受邀嘉賓,得了兩日休息,著手準備跟趙靜芸一起出國的事情。

    這種公差,所有程序都是學校一手包辦,盛勤查好了趙老師的那班飛機,給她爹和自己買好機票。

    沐懷朋打來電話,問她幾時返回北京,盛勤不想給他希望,便直言不回。

    那男人仍以為她是說氣話,笑著問︰“怎麼,怪我沒來接你?”

    第二天他飛到江州,一落地便跟盛勤通電話。

    盛勤正在家里收拾行李,心里知道他的脾氣,不說清楚怕是受不了場。

    她放下東西,說是出門吃飯,趙靜芸欲言又止,最後只讓早點回來。

    盛勤開車出門,看著他發來的地址卻不是酒店,而是一個小區。

    這樓盤在江州非常有名氣,號稱江州第一CEO盤。

    地段位于市內最為核心的區域,一梯一戶江景大平層,全屋進口名牌精裝,最絕的是客廳臥室一水兒的落地玻璃,外間陽台正對長江,每日可看江上旭日東升。

    其實這房子格局設計跟他們在東直門住的那套很像。沐懷朋帶著盛勤進了屋子,熟門熟路地推開落地窗,步出陽台查看外間景觀,潮平兩岸,一覽無余。

    “這就是江州第一CEO盤啊?”沐懷朋挑剔,“你們江州的好房子是不是也太少了些?”

    盛勤忍不住道︰“可江州根本沒多少CEO,有價無市。”

    沐懷朋嫌她不懂事︰“國家都說房住不炒,我買來自然是要自己住的。”

    盛勤很詫異,“你現在買什麼房?前幾年江州房價很低的,現在剛翻了好幾倍,買了劃不來。”

    “那不是以前不認識你嗎。”沐懷朋拍了拍欄桿,“你站這麼遠干什麼,過來吹吹風。”

    盛勤更是暗自吃驚,又想到自己早就打定了主意,一時不知如何開口才不傷他的面子。

    她慢慢吞吞地蹭過去,走到他身邊,又想我看你是腦子抽風,這才免了風波還不知道低調一些。

    沐懷朋放眼四周,對著江景倒是十二分的滿意,不時詢問她對岸是何景致。

    不多時,房管局的工作人員親自帶著開發商上門,滿臉笑意,操著帶口音的普通話叫他︰“四爺,可以辦手續了。”

    沐懷朋應了一聲,順手牽過她的手腕。進了屋,他與人寒暄,一疊文件擺在盛勤面前,工作人員將需要簽名的地方一一指出。

    盛勤看著購房合同幾個大字,再看底下密密麻麻的細項條款,最後目光落到簽名處。

    她抬頭看沐懷朋,見他與旁人談笑,心里震動比方才更甚。

    正左右踟躕之際,他回過頭來,“簽完了嗎?”

    盛勤干脆丟了筆,“我有話跟你說,我們談談。”

    沐懷朋慢慢踱步過來,被她拉住胳膊,避開人,盛勤直言︰“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他理直氣壯,“你不是想買江景房嗎?這套不喜歡?”

    “不是……我之前已經把話說清楚了,你不要胡攪蠻纏。”盛勤焦慮道,“你買什麼房,我不要。”

    見他還要開口,她又搶白,故意激他︰“你就不怕只愛你的錢?”

    “不愛我的錢你還想愛誰的錢?”沐懷朋奇道,“別磨磨蹭蹭,把字簽了先讓人家去辦手續。”

    盛勤又被他噎住,她腦子亂糟糟的,連忙說︰“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沐懷朋懶得跟她爭辯,回屋伸手抓過簽字筆,大筆一揮落下她的名字。

    “不行!”盛勤斷然拒絕。

    沐懷朋不理,擋開人與工作人員告別。

    等只剩兩人,他低頭看她,張了張嘴還是作罷︰“吃飯。”

    他轉身出門,盛勤跟在他身後,一時覺得這人誠意十足,一時又失望他仍是拿錢砸人。

    兩個人一起去下樓,訂的餐廳是江州本地菜,離小區不遠,景觀位置看的是夕陽余暉。

    盛勤一聲不吭,對著滿盤珍饈也食不知味。

    沐懷朋把熱毛巾塞進她手里,直言道︰“你這人別的都好,就是想法太多,要麼瞻前顧後,要麼意氣用事。”

    盛勤又被他噎住,緩了緩,想起那晚上他的話,正色道︰“你說得對,我就是容易魯莽沖動,所以當時才跟你走。”

    這回輪到沐懷朋無言以對。

    他忍了忍,不想跟人計較。

    兩個人沉默著共進晚餐,安靜得像是中世紀的宗教徒。

    沐懷朋實在拿她沒辦法。

    “盛勤,盛勤……”他放下筷子,無奈地念叨她的名字,“你告訴我,你究竟想要怎麼樣呢?”

    “我不知道……”

    到了這種時候,盛勤也肯推心置腹。

    她垂眸,撥弄著碗碟里的河鮮,“其實你比我清楚,我們的條件相差太多了,並不合適……”

    “哪里不合適,”他打斷,面無表情道,“我覺得很合適。”

    盛勤不看他,放下筷子,一鼓作氣道︰“要是沒有遇上事情可能還看不出來,但是一旦有了些許風吹草動,我就會……就會忍不住疑神疑鬼。”

    想起曾經他夜夜晚歸帶回的香水氣息,盛勤實在難以說服自己無動于衷。

    她隔著桌子沖他伸出手,沐懷朋不解,抬手欲握,又被人躲開。

    盛勤語氣難過︰“那天在南興……我替你擦背,看見有指甲痕……其實我知道那可能是我弄得,可第一個反應還是伸手去對比……因為、因為……”

    一段話斷斷續續,到這會兒徹底不能繼續。

    盛勤明明好面子,可現在也顧不上難堪。

    她靜了一會兒,慢慢道︰“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也不想用惡意揣度你。”

    沐懷朋沉默了片刻,轉過身默默抽出一支煙,含在唇間想點又作罷,伸手取下揉成一團,“說到底,你還是不肯相信我。”

    盛勤靜了一會兒,忽然說︰“我只是想要一顆隻果。”

    他皺眉。

    她抿唇,慢慢道︰

    “其實我只想要一顆隻果。

    “你給了我水果拼盤,雖然也有隻果,可那是不夠的。

    “你不用給我房子股份……我不是說真的清高到對錢無動于衷,可我沒辦法說服自己,用那些東西去折算、去當作補償。”

    她眉眼低垂,像是隨時隨地會哭出來。

    “我只是想要一顆隻果而已。”

    抬起眼,她眼眶微紅,卻始終克制,甚至還笑了一下︰“對不起,我好像還是很矯情,又很貪心。”

    沐懷朋注視著她。

    盛勤站起身,拿起包與他告辭︰“不早了……”

    看著他坐在位子上,她狠了狠心,轉身要走。

    他一言不發,猛然起身,抓住她的胳膊將人拉進懷里緊緊擁抱。

    盛勤軟弱地抵擋。

    沐懷朋靜了靜,將人抱得更近,他認真問︰

    “盛勤,你有沒有想過,我就是那顆隻果?”

    盛勤愣住,抬眼看他。

    沐懷朋勾起嘴角,伸手捏一捏她的臉頰,“我們再試試,行嗎?”

    盛勤心軟到極處,明明知道這是一時沖動,可仍然無法看他失望。

    她只能將額頭抵在他的肩膀上,悶聲道︰

    “你給我些時間。”

    *** ***

    沐懷朋獨自回到酒店,沐浴之後躺在床上,似乎有些無所適從。

    平日里總是一堆人前呼後擁,記憶中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清靜獨處。過去偶爾嫌煩,但此刻,他又有點需要那種的背景音。

    沐懷朋難得有些失眠,第二天一早被人電話吵醒。

    唐風剛剛到江州,一落地迫不及待地給他匯報︰“四爺,我剛剛才得到一個消息,說是盛勤準備移民。”

    沐懷朋頓時清醒,一開口嗓音沙啞︰“你听誰說的?”

    “徐夢。”唐風交代,“我查過了,她北京的房子很早就退租了,東西也都寄回了江州,看起來不像是假的。”

    沐懷朋立馬掛了電話,翻身下床,給盛勤打電話,對方一直忙音。

    他掛斷,又打,忙音,再打,還是忙音。

    沐懷朋這才反應過來,她是把他拉黑了!

    他低咒,一時坐立難安,干脆下樓開車,直奔江師大。上了車,他立刻回撥給唐風,“你查下她家具體地址。”

    快到江師大時,唐風發來了門牌號碼。

    他開車進小區,到了樓下,停到路邊,稍微冷靜,心想登門拜訪兩手空空不太好,又自我安慰就算她要走也沒這麼快。

    沐懷朋熄了火,略一猶豫,又給盛勤打電話,那邊仍然是忙音。

    機械的女聲重復著提示音,他越听越煩躁,推門下車,再也顧不上其他。

    沐懷朋照著地址很快找到那棟小樓,是學校自建的花園洋房,他進了電梯上樓,一層只有兩戶人家。

    緊閉的房門讓他稍微鎮定,沐懷朋低頭看表,時間剛過十一點半。稍微鎮定,伸手撳門鈴。

    屋里隱約傳來叮咚聲,卻一直沒有人來開。

    再摁,仍是一樣。

    沐懷朋想了想,轉身去敲隔壁的門。

    這次開門的是一位滿頭銀發的老太太,看見沐懷朋頓時雙眼放光︰“小伙子你找誰呀?”

    “請問盛勤是住這里嗎?”沐懷朋顧不上寒暄,開門見山就問。

    “是啊,隔壁趙老師家的女兒嘛。你找盛勤啊?”老太太說,“你可來得不巧,他們家出國了。”

    沐懷朋頓時心驚,他哪里想得到這女人打算遠走高飛,見面時竟然還能滴水不漏。

    一時之間,他心亂如麻,額間滿是汗珠。

    老太太見他著急,把門大打開,走出來仰著頭問︰“你找盛老師有急事?你直接打電話啊。”

    沐懷朋搖一搖頭。

    老太太跟著他著急︰“你怎麼不早點來,他們一家剛走沒多久。”

    “剛走?”

    “啊,我買菜回來看見一家大包小包地下樓。”

    沐懷朋一听,連忙道謝去摁電梯,電梯遲遲不到,他實在無法再等,干脆沖進樓梯間,一飛奔下樓。

    他發動車子,一面導航去機場,一面給唐風打電話查他們的航班信息。

    唐風很快回電︰“他們應該是坐的下午三點的那班飛機,江州直飛紐約。”

    “知道了。”

    正要掛,唐風又說︰“四爺,要是直接從江州出海關,估計這會兒得快到機場了。”

    沐懷朋猛錘一記方向盤,“你找人把飛機推遲一個小時,不行的話馬上給我申請航線。”

    唐風一听,馬上勸︰“四爺,這節骨眼上太招搖了不好……”

    沐懷朋不听,掐了電話一腳轟下油門,車子瞬間提速,直直地彈射出去。

    *** ***

    江師大的大巴車上,領隊拿著小蜜蜂介紹著一會兒過海關的流程,要求大家把護照都交給她集中保管。

    趙靜芸從包里翻出護照,打開一看,才發現老公和女兒的也一並裝在包里。

    她連忙給盛勤打電話︰“你們到哪兒了?你和你爹的護照還在我這里呢!”

    這次出國訪問,許多老師的家屬都陪同出行,于是雙方分頭行動,家屬們打車去機場,到時候再一起匯合。

    盛勤他們晚出發,但跑得快,這會兒已經快到機場了,一听媽媽的電話,連忙去翻自己的包,果然沒看見證件。

    她看著時間並不著急,于是跟人家約好在出發大廳等。

    單位上出公差,時間一貫是趕早不趕晚,趙靜芸也不著急,只說一會兒再見。

    大巴到了機場,一行人陸續下車,盛勤父女和其他老師的家屬已經等在門口,看見他們快步趕來集合。

    通行的都是學校的老同事了,看見盛勤幾乎都是長輩的心態,一會兒夸她漂亮,一會兒問她有沒有男朋友。

    趙靜芸好面子,最不喜歡听人家問女兒的終身,一面佯裝不著急一面又岔開話題,讓同事先走,自己給父女倆拿護照。

    一行人陸續推著行李進機場。

    幾個阿姨在前面不時回頭,盛勤隱約听見議論。

    “……之前不是說跟個大老板在一起嗎?”

    “上熱搜了是不是?我女兒專門給我搜了看的呢!”

    “就是啊,怎麼還沒結婚。”

    “外頭的大老板有幾個好貨色啊?可惜這麼好個閨女了。”

    “可不是嗎!”

    人家倒也不是壞心眼兒,盛勤只能裝作沒听見,趙靜芸也不想節外生枝,同樣裝作沒听見,可看盛勤便有些不順眼。

    她怕女兒說自己遷怒,只好拿老公撒氣,怪他不帶證件。

    *** ***

    市內高速上,車禍引起堵車,去往機場的高速路口已經排成了長龍。

    沐懷朋被堵在中間,進退維谷。

    他眼睜睜地看著時間越來越近,再給盛勤打電話,那邊仍是一片忙音。

    沐懷朋一時怪那女人矯情,一時又拼命自責,非要事到臨頭才肯低頭。

    前方的長龍沒有一點移動的意思,他實在如坐針氈,又給唐風打,問航班航線進展情況。唐風只說還在找人,又再次勸他稍微冷靜。

    到了這一刻,沐懷朋哪里還能夠冷靜得下來。

    他心一狠,猛打車頭,直接從長龍中沖出,上了應急車道,一路迅猛飛飆,直奔機場。

    ***

    機場里,領隊替大家換了登機牌,一邊分發一邊講解流程紀律。

    盛勤和其他家屬們圍在人群外側,很是服從地跟隨大部隊依次進入安檢。

    正值暑假期間,旅客眾多,安檢排隊人員很多。他們分別排隊,耽誤了一些時間才全員進入機場內部。

    盛勤重新戴上墨鏡,心不在焉地查看著登機牌,沒留心腳下,在光潔的大理石地板上絆了一跤。

    盛景文回過頭︰“怎麼平地也會摔?”

    盛勤搖搖頭,伸手捂住胸口,只覺心跳格外地快。

    ***

    機場外,一輛轎跑高速駛來,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急剎聲。

    沐懷朋來不及熄火,跳下車,直接往里沖。

    國際機場內人潮海海,盡是陌生面孔。

    沐懷朋左右張望,直覺天旋地轉,急出一身冷汗才想起去找VIP通道,走安檢直奔海關。

    指示牌提示著海關方向,下樓的電梯剛巧錯過,他不敢再等,快步走下扶梯。

    遠遠的,熟悉的身影剛剛通過海關,正拿著證件走進櫃台閘門。

    “盛勤!”沐懷朋一眼捕捉,連忙呼喊

    盛勤猛然回頭,見他大步流星而來。

    海關處排隊的旅客紛紛回頭,江師大的老師們連忙聚攏過來。趙靜芸一看那男人來勢洶洶,連忙回頭趕到女兒身邊︰“這是要干什麼!”

    國境內的邊防武警以為沐懷朋意圖沖關,果斷上前阻攔。沐懷朋甩過一人,又再度被人攔下。

    他額角滿是汗水,雙眸焦急,牢牢鎖住那女人。

    “盛勤!不要走!”他大聲道,“不要走,你听我說!”

    盛勤沒想到他會突然追來,被他膽大妄為嚇得半死,忍不住急切規勸︰“你干什麼,不要鬧了!”

    她要往回走,被邊防武警攔住,盛景文和趙靜芸怕女兒受傷,連忙上前求情說好話。

    沐懷朋仍往前壓近,越來越多的警察沖過來,大聲喝止他,三個大漢齊齊用力,才將他拖住。

    他狼狽地掙扎,沒有平時半分風度。

    盛勤只望著那人,一時間雙眸含淚。

    沐懷朋揮開桎梏,隔著人群望著她,高聲道︰“你听我說,我不是個好男人我知道,但我對你是不是真心,你是知道的!”

    盛勤說不出話來,淚眼婆娑地望著他。

    邊防鉗制住他的胳膊,要把人往後拖走,不遠處,唐風帶著人匆匆趕來。

    沐懷朋奮力掙扎,一雙黑眸里只有那個女人。

    他急切而熱烈︰“是,我是沒辦法跟你保證永遠不變心——這種保證有用嗎?你相信嗎?

    “但我沐懷朋可以指天發誓,下半輩子絕對不騙你,哪怕一個字!要是我對你要是有半句假話,就叫我身敗名裂!”

    唐風帶著人趕緊與邊防武警交涉,那男人卻依然不管不顧。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知道,但因為不確定的未來你就輕易地放棄現在嗎?”

    海關外,領隊不忍打斷,只能低聲知會趙靜芸︰“要登機了……”

    趙靜芸看向丈夫,盛景文拍一拍她的胳膊。她猶豫著,上前查看女兒。

    盛勤已是淚流滿面。

    沐懷朋凝望著她,雙眸明亮,像是二十出頭,語氣是從未有過的懇切。

    “你要時間,我給你時間,但你總要給我一次機會,給我們一次機會,對不對?”

    她捂著嘴,泣不成聲。

    ……

    北京時間三點整,江州直飛紐約的航班準時出發。

    盛勤仍然按照原計劃,陪同父母出國訪問。

    十二個小時後,沐懷朋的私人飛機在紐約拉瓜迪亞機場降落。

    她要時間,他給。

    她要承諾,他也會盡力給。

    這一生,

    遇上你是業,是劫,

    更是一生值得。

    作者有話要說︰ 天啊,我居然完結了,好舍不得啊TT

    真的感謝大家不離不棄看到最後,愛!你!!

    目前有兩個番外,一個是在紐約的異國情調,一個是婚後故事∼

    大噶要是有想看的可以留言,呼聲最高的會再加∼

    我們番外見哦?(?^o^?)?

    鎖章這兩天會解,原版等完結後@是我福英啊 見

    關注就可以了,不過最近有點嚴,所以會晚點點∼

    盛勤听得那首歌叫《假如讓你吻下去》

    是本文的主題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