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之蜀漢中興

第2047章 朝堂爭論

    于闐軍在前方屢戰屢敗,消息傳回國中,朝野內外一片混亂,再加上城中謠言四起,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自從右將軍卑信練傷退回城之後,大漢強盛寬仁的說法更是甚囂塵上,于闐王尉遲烏波大怒,下令抓捕散播流言之人,一月之間,數百人被關進大獄之中,王城牢獄人滿為患。

    等伏師戰派人求援,請丞相于計式水布防的時候,尉遲烏波才意識到情況果真不妙,如果伏師戰敗退回來,還有誰能擋住漢軍

    尉遲曜勝征調城中預備役,將西部皮山等地的守軍半數調回王城,在計式水布置防線以防漢軍,城中愈發人心不穩,甚至連文武大臣都開始暗中準備後事。

    這一日忽然國師伏訖多被斬、大將軍伏師戰自殺于渠勒的消息傳來,于闐朝堂一片震驚,群臣大亂,尉遲烏波更是驚懼無比,急召群臣商議軍事。

    渠勒失守,伏師戰所部盡被漢軍俘虜,意味著于闐的防線徹底崩塌,伏訖多被斬更讓于闐軍震驚不已,朝堂上人人垂首,沉默不語。

    于闐除了國師、丞相和大將軍執掌國政之外,還有四大輔國侯,這四人都是尉遲烏波同父異母的兄弟,因國師座下有八大金剛,這四人又被稱作四大天王。

    長兄廣德侯掌管國內所有寺廟的修葺,二弟獻象侯主管各國外交之事,三弟早夭,四弟中于侯掌管于闐玉石采集,老五驪歸侯負責鑄造軍器,四人各司其職,掌控于闐錢糧府庫大事,輔佐尉遲烏波。

    此時前軍失利,朝中聞大將軍伏師戰大敗而亡,群臣惶恐,獻象侯上前奏道“漢兵勢大,難以迎敵,如今國中無人,不如早日奉表稱臣,一則可以免家族之禍,二則可救滿城百姓,此時請降,為時未晚。”

    尉遲烏波面沉似水,一聲長嘆,拍著桌案無可奈何,早知如此,又何必大動干戈,白白死傷多少兵馬。

    廣德侯也緩緩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窮兵黷武,多造殺孽,王弟若早不回頭,只恐難渡苦海。”

    群臣紛紛點頭,正準備勸說投降,卻見驪歸侯冷哼一聲出列道“你們都是怕死之輩我西山城城堅池深,有二水為護城河,如今調來守軍過萬,若使背水一戰,成敗也未可知,我尉遲家族數百年來在此開創基業,豈能拱手讓人,你們動輒屈膝事人,真是毫不知恥,將來有何面目去見列祖列宗”

    尉遲烏波顯然還抱著萬一的希望,不甘就此讓出王位,忙問道“伏師戰已死,還有誰能領兵擊敗漢軍”

    驪歸侯冷笑道“伏師戰只知練兵,卻不懂計謀,故而被漢軍屢次擊敗,莫忘了我于闐能有偌大疆土,首功當在丞相運籌帷幄,參詳軍機,今有丞相親自調度,足以破敵。”

    獻象侯見他們還在痴心妄想,痛心疾首,急切道“五弟,你這番話太過自不量力了大將軍以舉國精兵尚不能取勝,如今只剩新兵敗將,軍心慌亂,人心不穩,如何能與漢軍交戰我素聞劉封寬仁大度,且末王尚能有一席之地,眼下強弱分明,成敗早定,早些遣使納降,獻上圖籍,尚不失為一土之主,保住宗祠祖廟,這才是長久大計也,若再愚魯,便是自取滅亡之道。”

    “哈哈哈,三哥你這是為了一己私利吧”驪歸侯冷然大笑,“昔年渠勒、G彌等未降,于闐國土也不過眼下這些,都是丞相籌謀所得,將在謀不在勇,如今再讓丞相調兵,收復失地易如反掌。”

    尉遲烏波看看二位兄弟,一時又難以抉擇,想起一年前伏師戰主張談和,是丞相和國師一力主戰才不得不用兵,多次懷疑伏師戰此次出兵未盡全力,此時危亡之際,言道“速請丞相前來朝議。”

    朝官領旨去宣丞相尉遲曜勝,尉遲烏波也不宣布散朝,就在朝堂上等候,半個時辰之後,尉遲曜勝從前軍趕回朝堂,花白的須發微微散亂,但眼神卻清澈冷靜,尉遲烏波見狀,稍微心定。

    不用尉遲烏波解釋,尉遲曜勝也猜到朝中意見相左,主戰主和各執一詞,這一點他在半月前就看出來了,行禮之後環視眾人,平穩道“臣以為,于闐尚有一戰之力。”

    尉遲烏波面露喜色,起身道“請丞相詳細道來,也好叫群臣安心。”

    尉遲曜勝輕撫長須,緩緩道“大王勿憂,連日調兵,西山城已有兩萬兵馬,且糧草充足,足可應兩年之用;漢軍雖盛,但遠來數百里之外,運糧極為不便,今臣已命各營在計式水布下重重防線,水陸嚴密防守,漢軍遠來也無可奈何。”

    尉遲烏波皺眉道“只是防守,恐非長久之計。”

    尉遲曜勝淡笑道“久戰于漢軍極為不利,若臣僥幸能使漢軍退走,乃大王之福也;若不能勝之,漢軍強渡計式水必定也有損傷,臣再退兵西山城中,全軍嬰城死守,亦長計也”

    說到這里,尉遲曜勝看向尉遲烏波,微微躬身道“大王莫忘了,莎車的援軍正從計式水下游趕來,若此時屈膝而降,將莎車兵馬置于何地背信棄義,非但天下人笑話,連劉封也會輕視大王,將來定不會委以重用。”

    尉遲烏波听到這句話,猛然渾身一震,臉色微微一變,咬牙道“好,就依丞相之計,舉國上下一心,背水一戰,等待莎車援軍趕到,兩路夾擊殺退漢軍。”

    驪歸侯揚起手臂大聲道“王兄英明,臣弟願將所有兵器都運到西山城來,保證把城池變成銅牆鐵壁,固若金湯。”

    尉遲烏波欣然點頭,立刻傳令全軍備戰,由尉遲曜勝掌管兵馬,驪歸侯籌措糧草輜重支援大軍。

    朝會匆匆散去,此時中于侯還在去大月氏的路上不曾回國,見到兄弟二人主戰,獻象侯無奈搖頭,悵然一嘆“我尉遲家族一脈,要葬送在這二人手上了。”

    老大廣德侯神色不變,一如老僧入定一般微閉著雙目,緩緩道“一切因果,早已注定,西山城乃是非之地,我還是先回贊摩寺去了。”

    “兄長,你”

    獻象侯伸出手,看著緩步而去的老大,不禁搖頭苦嘆,這個長兄一心事佛,看淡名利,連王位都讓給了老二,看來他是真的看破紅塵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