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渣爹的逆襲人生

第299章猴子掰玉米

    鄧大強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洋洋灑灑的沒有五百字,他倆口的馬屁也拍了,瞧這對不起國對不起家的都說出來了,多麼的官方多麼的正經,也交代出了錯原因和悔過的決心。

    綿綿的群山,波濤洶涌的海水,多麼的有詩情畫意,真是寫的太好了,比他當年寫檢討高級的不是一星半點啊不愧是自己的女兒,寫個檢討書都這麼有才。

    可是,vv

    他咋瞧著這其中有什麼貓膩呢總感覺哪里有不對,卻真的找不出來哪里有不好的地方。

    兩神獸把在小學的戰戰小朋友借了回來,書包在門口就直接扔在了地上,小家伙就跟小炮彈一樣的沖進了客廳,姐姐昨天晚上可慘了,是被大伯抱回來的,會不會現在還沒有清醒過來他真的好擔心的說,還有美美,他也好擔心。

    “姐,你怎麼樣你好點了沒有你嚇到我了你知不知道,你以後可不能這麼干了,我們老師都說過了,小寶寶是不可以喝酒的,長大了才可以喝,你不準到小觀山那里去喝酒了,也不能去其他地方喝。”

    什麼是提壺灌頂,鄧大強現在就是,他總算是明白這檢討書真正的意思。

    “鄧、青、娃”

    老父親咬牙切齒,聲音拖得老長老長,惡狠狠就跟要吃人一樣,奈何小棉襖知道她爸是只紙老虎,半點都沒有被嚇到了樣子,連裝都不屑于裝。

    “到”身體筆直就跟站軍姿的軍人是一模一樣。

    “臭丫頭,你好的很喲我看你是死不悔改了,我告訴你,你要敢再跟人去喝酒,爸爸是愛的,舍不得動你一根毫毛,那我就收拾跟你一起喝酒的人,雖然這次你們是第1次,但那幾個小王八蛋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不整得他們哭爹叫娘,勞資不姓鄧。”

    “檢討書也不用你臭丫頭寫了,反正你爸我有的是辦法,你不擔心你那些小伙伴吃苦,你就盡管的放馬過來,你有止聯你爸我就有下聯,你有門神,你爸我就有對子,咱們看誰更厲害。”

    老父親氣鼓鼓的出了門,飯也不吃,下樓往鎮政府那邊去了,找誰當然是去找陸雲興了,當爹當成這個樣子,天天忙工作也不見有多大成就,對家庭半點都不負責,李素梅那女人是什麼貨色,怕也不怕老殼綠油油的惡心自己。

    陸雲興是在辦證處,蓋章蓋了一天,也是真的有點累了,去樓下傳達室打了一水瓶熱水進來,準備中午泡點方便面對付對付,就過了。

    泡面的時候想到了兒子,有鄧大強給的醒酒湯應該能很快醒過來,還是以前都是自己找吃的,該是不用擔心他的。

    鄧大強打听了,听人講陸雲興剛才才打了開水上去,到了飯點不去對面飯店里吃飯,也不回家,自己上去怕也是多一個吃方便面的人而已,怕是方便面都沒有多的一包,也是真真的摳門兒,才懶得上去跟這個家伙搶垃圾食品。

    他在對門找了一家館子,要了一葷兩素三個菜,風卷殘雲,吃的飽飽的才上樓,他進到陸雲興到辦公的地點時,泡面還老老實實的待在碗里,鄧大強目測以來沒有熱氣了,而陸雲興還在忘我的批改文件。

    這也沒誰了,吃飯能浪費多少時間吃的飽飽的在干活他難道不香嗎不好好吃飯,吃泡面就算了,泡好的面,冷掉了都不吃,你這個家伙節約的性子,怕是冷掉的面也會吃進去。

    難怪老了一身病痛,這樣的不愛護自己,病死了也是活該的,可憐自然人就是有可恨之處。

    “砰砰砰砰砰”

    “哎呀,鄧哥你來了,快進來坐,吃過飯了沒有,沒吃的話,我這里有泡面。”鄧大強就知道一定是泡面,只有這個家伙才把泡面當回事兒,他這個遠近聞名的死摳門都不吃的東西,能是啥是好東西,一個個的真是不知所謂。

    “在樓下听傳達室大爺講,你打了一壺開水上去,我就知道你在吃泡面,自己就去對面飯館子里點好了菜吃好了才來的,想到我把飯都吃完了,你的面還沒有吃掉,你也是真夠可以的,為人民服務也不在這麼一點點時間吧哦,沒有一個強健的體魄,你能奮斗多少年”

    “你怕是忘記了,上輩子你到底是怎麼掛的心肌梗死,高血壓,冠心病,你老了一樣都沒有少,你這是打算坑完了我女兒再坑陸霆那小子,有名聲不好的父親不好找對象,有個半死不活的父親,照樣不好找對象,你倒是現在可勁兒的瀟灑,以後就可勁的拖累陸霆,你可別活成你以前討厭的樣子,到時候我可是不會口下留德的。”

    說到陸霆,陸雲興就知道對方來找自己是為什麼的了,他是想盡量的彌補孩子的,可是他的孩子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範圍,提前的成熟了,每一件事情都打理的井井有條,不管是吃穿用度還是上學的錢財,都不用他操心。

    鄧大強眼刀子大白眼沒少丟過來,自己什麼都不做他是對方也不罷修的。

    “我會盡力的,盡我最大的努力支持孩子的學習,不讓他有後顧之憂,孩子已經長大了,他已經不那麼需要我了,我也只能這樣子,盡一些微薄的力量。”

    說的真是可憐啊鄧大強半點都沒有可憐他,只覺得這丫煩人的不得了。

    “你好意思跟我講後顧之憂,青娃子你沒有好好對待,得了陸霆後你又干一些不知所謂的事,等他長得跟大人一樣了,才想去彌補,以對待幾歲孩子的方法去對他,他是十幾歲不是一歲,他快1米7了,不是三寸丁,你咋就跟個掰玉米的猴子一樣,掰一個扔一個。”

    鄧大強是突然想起來女兒的檢討書才說出了這句話,別說這句話形容陸雲興是恰到好處的,女兒沒辦法彌補了他不知所謂的,又錯過了兒子,卻忘記了村子里還有一個需要他照顧的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