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我靠種地走上人生巔峰

及冠之禮(二更)

    今兒及冠,  晉王他們雖然是一早就過來了。

    酒過三巡,  忽見福祿公公領個人過來的時候,  晉王心里想著頭一個念頭︰是他那皇兄,估計又要使什麼妖蛾子了。

    若不是皇室里真的沒有什麼合適的公主,  晉王都覺得這位皇兄是明晃晃地在跟他搶人了。如果不是搶人的話,怎麼可能對他女婿好成這樣,  比他這個做岳丈的都要好了。晉王心里不服,率先走了出來,居高臨下地掃了福祿公公一眼,  問道︰“又是皇兄讓你來的?”

    這話等于是廢話,能夠支使福祿公公,的除了皇上還有誰?

    福祿公公就跟是沒看到晉王的黑臉似的,笑呵呵地叫人拿了賀禮過來︰“回王爺的話,這是聖上特意準備的及冠禮,讓奴才務必送來給侯爺的。”

    給他的?這也太客氣了吧。唐忙讓人收下,又請他們先坐下喝幾杯清酒。

    福祿公公今兒也是難得空閑,听到這話之後也就留下來了。

    晉王一直站在那兒,  很是好奇那賀禮究竟是什麼東西?私心里,晉王是不想他皇兄送的東西比他好。可他也不得不承認一件事兒,皇兄私庫里頭的寶貝確實比他的多,  也比他的好,  若是精心挑選的話,肯定會壓過他一頭。

    晉王不高興極了。

    他走到福祿公公跟前坐下,試探著問了一句︰“你說說,  皇兄他怎麼一天到晚都惦記著唐的事兒啊?”

    福祿公公仔細一想,便也猜到了晉王為何說這樣的話,估摸著又是小性子犯了,他道︰“昨兒邊境那邊來了信,說是送過去的那批棉衣反響極好,如今軍營里頭正士氣高昂著呢。聖上感念侯爺的勞苦功高,所以才特意叮囑著奴才,讓奴才千萬記得備一份厚禮送過來。”

    此言一出,邊上周丞相幾個人倒是上心了幾分,一個個都打听著前頭的情況。

    唐亦然。

    他雖然時常在周侍郎那邊听到了一些有的沒的,可那些話也不知真假,如今福祿公公好不容易過來了,唐既然是想要問一問的。

    院子里頭的人一下子全都圍了過來。

    晉王也被他們圍在了里頭,頓時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才再惦記著那厚禮究竟有多厚,便被這群人給打斷了,頓時一肚子不舒服。他可不耐煩听這些,也不好奇听這些,趁著眾人都盯著周侍郎,晉王悄悄地就出去了。

    反正私下里頭也都沒人,晉王瞥了一眼,便彎著身子,將他皇兄送的東西一一揭開了。

    一看之下,晉王立馬樂了。

    還好還好,這是這回什麼東西雖還挺貴重,可是卻沒有什麼新意,比他的東西還是要差一些的。晉王一一看過之後,別心滿意足地把盒子蓋了起來。

    還頗有心里得又扯過一邊的紅布蓋上。

    里頭,福祿公公卻一刻都沒有停過。他倒是抽空看了一眼四周,方才進來的時候福祿公公被發現了,這院子里頭人雖然是不多,可是個個都是朝中棟梁。從丞相到尚書到侍郎,里頭更有好熱鬧的成王跟晉王一家,這人脈往來,可見其廣。

    福祿公公咋了兩下嘴,他又不是頭一次認識到這位唐大人人脈了,可是每次瞧見了,都還是會忍不住驚嘆連連。這好人緣,得虧是一位不干涉朝堂之事的侯爺,他如果是一位皇子的話,興許就要生出許多不該有的念頭了。

    他怎麼又扯遠了,竟想到那位頭上……福祿公公搖了搖頭,因成王又問了一句,所以趕緊想著回他了。

    這麼多人都關心前線的事兒,福祿公公雖說在這里待了好一會兒,但卻一直都沒有閑下來,菜都沒有吃,只勉強喝了幾口酒水。

    辭別的時候,唐出于抱歉,叫人割了幾斤豬肉送過去。

    福祿公公看著,笑容竟更燦爛的幾分︰“沒想到我這一來,卻還有如此的意外之喜。”

    唐忙道︰“福祿公公不嫌棄才好。”

    “不嫌棄,怎麼會嫌棄呢?”福祿公公可知道如今京城里頭有多少人都在盯著唐的豬肉。說來也是奇,明明都是養豬,可偏偏人家養的就是與別的不同,肉的味道都要鮮香許多。

    那麼多人盯著,卻並沒有多少人能拿到手。

    唐每回殺豬,照例每家分些之後,剩下的,便全都被成王給運過去了。聖上之前是不許唐與民爭利,可這回是成王死皮賴臉硬是要買的,朝中那些看不慣唐的人,忌憚著成王的身份,所以並不敢胡說八道。

    福祿公公雖說是皇上跟前的人,但是這肉其實只吃過一次,而且那一次也不過就是一碗湯罷了。那滋味……嘖嘖嘖,到現在他都還沒忘。

    對于他們這些宮人來說,人生在世不就是為了一口吃的嗎?

    謝過唐之後,福祿公公高高興興的讓人帶著幾斤肉離開了莊子。

    才出了大門,便又跟幾個人迎頭踫上。福祿公公定楮一看,呵,巧了!

    這不是太後跟太子跟前的人嗎?里頭還有他的一位小徒弟呢。太子殿下他倒是知道,跟唐大人關系一向挺好看,過來送東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兒。可是太後這兒……不是听說太後對唐大人不大待見麼?

    如今,改性兒了?

    福祿公公老狐狸一般,眯著眼楮跟他們點了點頭之後,便上了馬車。他也不過就是在心里腹誹幾句,哪里敢真的上去問呢,畢竟,那可是太後身邊的人。

    這兩撥人進去之後待遇都是一樣的,臨走之後,唐都送給了他們一份肉。他這肉如今也是稀罕的東西,別的地方沒有,所以唐才送得這樣坦然,旁人自然收得也高興。

    唐請來的這些人,其實也不過只是待了一個上午罷了。午膳過後,該走的人也都告辭了。

    這一個個的無疑都是大忙人,能夠抽出空來吃唐的一頓飯,已經很給面子了。他們要走,唐也不好攔著。只是待他們走時,唐仍舊隨了禮。

    旁人都是客客氣氣的收下了,只周侍郎覺得唐小氣,只給了這麼多,一點都不夠吃,舔著臉皮又額外地要了一些,叫王尚書越發覺得臉上無光,回去的時候壓根都不看他。

    多看一眼他都嫌丟人!

    將人送走了之後,唐回了院子,見晉王還在那兒,便立馬擺出一副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樣。

    晉王轉了一下腦袋,不去看他。唐卻鍥而不舍地繼續盯著。

    半晌,晉王實在被他弄得沒有辦法了,心里煩的要死︰“行了,滾就滾吧!”

    這是答應了?!唐樂開了花,立馬滾下去了。

    他今兒一整天都待在院子里頭,沒有跟朝安說過一句話。如今,總算是能找他了。

    蕭朝安跟晉王妃在內室。這里頭也是有不少人的。孫氏的娘家並孫氏平日里交好那些夫人今兒都過來了,不過如今該走的都走了,只剩下晉陽侯府的人,還有晉王妃母女兩個尚在說話。

    唐一下子沖進來的時候,他外祖母剛好在說他的婚事。

    等他冷不丁的進來了之後,老夫人才笑著道︰“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唐腳步一頓。

    老夫人道︰“正說著你的婚事呢。”

    蕭朝安眼神閃躲了一番。雖然她向來大膽,可這畢竟說的是自己的終身大事,繞是蕭朝安,也有些難為情了。

    唐卻大大方方的,他還以為她們說的是什麼呢,原來是自己的婚事,唐快步走到他外祖母跟前︰“說了什麼?”

    “這麼沒皮沒臉,竟然還問出來了。”老夫人點了點唐的腦袋瓜,姿態親昵,“說是兩邊都準備得差不多了,等你爹回來,便能成了。”

    唐驚喜道︰“果真?”

    “瞧瞧你,一點都不矜持。”孫氏氣笑了。

    唐嘿嘿一笑,能取媳婦兒,他還要什麼矜持。都已經這麼說他了,他就索性不矜持到底,唐直接過去拉著未婚妻的手,更為大方地同眾人道︰“你們慢慢聊吧,我先帶朝安去看大雁了。”

    “去吧去吧。”旁人見他們小兩口感情好,也樂得成全。

    唐遂撒歡似的領著蕭朝安出去了。他對于身後的說笑聲毫不在意,反正都是自家人,被笑話就笑話吧。

    唐一路都沒松開爪子,等到大雁的棚舍外頭時,仍是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假裝鎮定道︰“朝安你看,這里頭就是大雁新孵出來的小雁崽子,有幾個才剛出生,軟乎乎的,可好玩了。”

    他一面帶著人去看,一面還把未婚妻的手緊緊地握著。好不容易牽上了,唐才不舍得松開呢。

    可他總歸還是有些緊張的,這一緊張,下手就容易沒輕沒重。

    蕭朝安自然是什麼都知道,她看著自己被捏得緊緊的手,感覺有些好笑︰“開松開。”

    “……?”唐愣了,消化完了這兩個字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來了受傷的表情。

    可他還是尊重未婚妻的,她讓自己松開,唐便松開了,垂頭喪氣地站在一邊兒。

    蕭朝安搖了搖頭,重新去牽他的手。輕輕的,不似唐那般就跟下了死力氣一般,誰怕手里的人溜走了。

    唐微微抬頭,呆呆地看著她。

    “我娘常跟我說,女孩兒的手嬌嫩,不能被攥得太緊,可記住了?”

    唐那雙眸子漸漸地亮起來了︰“記住了!”

    蕭朝安催促︰“不是說帶我看大雁得麼,還不快叫人將門打開。”

    唐連忙“哦”了一聲,這回他注意著力道,輕輕地回握住蕭朝安的手,帶著她去了棚子里頭,分明去的是養大雁的棚舍,可唐卻覺得,自己進的仿佛是喜堂一般。

    心里都快滲出了蜜。

    那幾只雛雁被捉過來之後,也沒有亂跑,嘰嘰喳喳地吃著唐圍過來的東西。

    雛雁頗小,叫聲都稚嫩得很,軟綿綿的,煞是可愛。不知為何,蕭朝安一邊看著雛雁,一邊又盯著唐。

    她總覺得,兩者有些相似……,,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