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重生成四個大佬的親妹妹

第113章

    周氏幾個兄弟全然沒有想到阿柔竟然如此大膽,  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以至于被帶到房間里關起來的時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听見阿柔的話,  頓時就怒火中燒,  沖到門邊要將門打開,  萬萬沒有想到,阿柔竟然從外面把門給鎖上了!

    他們在i州橫行霸道慣了,幾時被人這樣對待過?

    “江鏡柔,你、你簡直無法無天!”周大在里面嚷嚷,  “你爹都要給我幾分薄面,  你個小丫頭片子,竟然敢關我?!放我出去!”

    阿柔冷笑一聲︰“表叔,  今日鏢局開業,  你們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幾人一听,  臉色都有些難看,面面相覷的,彼此臉上都有些懼意。沒辦法,  剛剛那幾個人押他們過來的時候都使了巧勁,  一看就是練家子。

    他們胳膊現在還疼呢,若來硬的,  肯定打不過他們,  若來軟的,那死丫頭不一定听。

    思來想去,竟然真的沒有一個更好的法子,  只能在房間里等她回來。

    “都是你,想的什麼餿主意?”周老三開始怪周大,“當初我就說了,先到江家要人,把姑母救出來再說,現在好了,我們也被扣下了,你且怎麼辦?”

    周大瞪了他一眼︰“救出姑母,然後呢?誰給咱們銀子?”

    “是啊,姑母好是好,可惜不當家!”周二郎惋惜地嘆氣,“但凡太傅能听她的,也不會流落到如今這般田地——人是一定要救的,但是得講究方法。”

    “這就是你們說的方法?”張老三冷嗤一聲,實在後悔跟他們過來。

    他鋪子虧損不多,不用填補太多銀子,家里過的也算富裕,此番來京,只為救人。

    可周大和周二,竟然半路上就說自己沒有盤纏了,在那之後,兄弟幾人花得都是他的銀子!

    本來還覺得,出門在外,照應一下兄弟沒什麼,可誰知道,到了京都,這幾個人瞞著他賭的賭,嫖的嫖——什麼沒有盤纏?全是騙他的!

    怎麼?就他臉上寫著“冤大頭”?周老三越想越生氣,忍了很久,還是和他們吵架。

    周大和周二被他說的煩了,兩人聯合起來對付他,另外兩個人只得拉架,場面亂成一團。

    在外面看守的鏢師听到動靜,不耐煩地用刀柄敲了敲門框,示意他們說話注意點,莫要吵到別人。

    周氏兄弟嚇得立即噤聲,憤憤不平地看著對方,最終還是松開了手,各自忍著怒氣坐在椅子上,互相不搭理。

    -

    幾人等啊等,也不見有人過來。

    阿柔和幾個哥哥在接待賓客,蜚蜚終于如願和宋昭聚在一起說話,盡管有劉越風和顧瑾城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瞧著她們。

    待賓客散盡,已是傍晚,周氏兄弟幾個又渴又累,已是頭暈眼花,幾次都去拽門,與門外的鏢師打著商量,請他們給點吃的。

    結果,門外看守的鏢師換了幾趟,就是沒有人理他們。

    周大已經遭不住了,坐在椅子上便囫圇睡了起來,呼嚕聲震天,被早就看不慣的周老三猛地踹了一腳凳子,嚇得從椅子上摔下來。

    反應過來之後,就撲上去和周老三廝打!

    他一身的肥膘肉,塊頭大,但是動作慢,反倒讓周老三錘了好幾下。

    “周大,你還拿自己當個人呢?”周老三怒道,“姑母最疼你,給你的鋪子是最好的地段,最賺錢的生意,結果你呢?賠得最多!若不是你,姑丈也不會讓我們還錢。”

    他一翻舊賬,周大就不樂意了︰“放屁!明明是因為江家那幾個窮鬼,若不是他們回來,咱們得鋪子會被收回去嗎?你腦子拎不清,反倒怪起你大哥我了。”

    “我是為了誰才跋山涉水來的京都?”周大說道,“還不因為我是老大,要擔起責任,否則,我在家享福不好嗎?”

    提到這個,周老三就更氣了,抓起一旁桌子上的盆栽就朝他身上扔。

    兩人打得不可開交,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周老三正把周大打得口鼻竄血,兩人罵罵咧咧得就差決一死戰呢,一听到開門聲,頓時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僵硬地望著門外。

    阿柔一身男裝,手持折扇,背光站著,艷麗的夕陽在她身後,為她周身鍍上了一層金色,給人一種神兵天降的感覺。

    只可惜,這名天兵天將,是來收拾他們的!

    周氏兄弟終于不再吵架了,把周大拉起來,一致對外地瞪著阿柔,張口就是陷害︰“我們來救人,你卻把我們都給關起來,還把我大哥和三哥打成這樣!”

    眾人︰“???”

    蜚蜚都驚呆了,他們姓周的是不是都這麼有病?

    門外的看守也驚呆了,長這麼大沒見過這種說話跟放屁一樣的人。

    方才鏢局所有人都在門外,根本連他們一根寒毛都沒動過,現在居然就成東家讓人打的了。

    這都是什麼親戚啊?

    方才听到他們打架的表示連忙站出來,要反駁他們,還沒有開口,就讓阿柔給攔住了。

    ——對于這種無賴,跟他們理論就輸了,無論說什麼,他們都能有一套獨特的歪理來狡辯,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比他們更無賴!

    “你們先出去罷。”阿柔對鏢局的人說。

    說完。邁開長腿,和幾個哥哥進了房間內,蜚蜚跟在他們身後,戒備地望著周氏兄弟幾個。

    鏢局的人原本還不放心,但看見顧瑾城後腰別著的雙刀,以及他的步伐,便知道這人是個練家子,武藝絕對在他們之上,有他在,這幾個酒囊飯袋絕不敢造次。

    于是都听話地退了出去,守在門外,隨時關注著里面的動靜。

    -

    房間很大,容納十來個人也不覺得擁擠,阿柔落座,金刀大馬,風度翩翩,動作瀟灑倜儻,當真是個風流公子。

    周二瞧見了,卻冷嗤一聲,輕蔑道︰“太傅就是這樣教你的?你瞧瞧你,可還有一點兒女兒家的模樣?”

    “就是,成日拋頭露面的,成何體統?”周大擦擦鼻子上的血,附和道,“听說你們從小在鄉下長大,難怪如此粗鄙!但既然進了太傅府,就當學習禮教才是,如此這般,丟得還不是咱們的人?”

    听那語氣,倒真把自己當成長輩了。

    “論起丟人的本事,幾位表叔恐怕更勝一籌。”阿柔風度翩翩地一笑,“外公給你們那幾間鋪子,可是絕好的地段,坊間都在傳,那些鋪子哪怕落在豬手里,豬都能發財,誰能想到,竟讓你們給敗成了那樣。”

    “你說什麼?!”周老四拍案而起,“我們做生意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跟我們說生意,你還沒那個資格。”

    阿柔真是半點也瞧不上他們,搖搖頭,也不與他爭論,只說道︰“先前吵鬧,沒听清楚,你們是干嘛來的?”

    蜚蜚和兩個哥哥也齊刷刷看向他們,氣定神閑,充滿嘲弄的意味,倒把他們瞧得後背發寒。

    先前在門外,明明已經說清楚了,是來要他們放人的,可是卻反被他們給關了起來,現在若是當面提及,不會做出什麼更過分的事情罷?

    幾人都有點慌了,面面相覷著,最終,還是周大鼓起了勇氣,用一副談判的口吻,說道︰“廢話少說,趕緊放人。”

    “這個我們做不了主。”阿柔說道,“半月前,她聯合玄治門外的難民,當街行凶,證據確鑿,把她關在自家柴房,是為了她好,不然,就要關到審刑司去了。”

    “你、你胡說!”周老三不敢相信道,“姑母何等身份,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那你要問她。”阿柔語氣冰涼,“不管你們信不信,此事不會輕易了結。”

    說完,颯然打開折扇,風度翩翩地瞧著他們︰“解答了你們的疑惑,輪到我問了。”

    “今天來鬧事,誰出的主意?”阿柔也沒有多余的話,一針見血。

    卻讓在場的幾人感受到了濃濃的威脅。

    他們小看了這個姑娘,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來,若回答讓她不滿意,會不會把他們一鍋端了?

    今時不同往日,眼下又是在京都,她若真的把他們關起來,根本沒有人來救他們!

    “你要做什麼?”周老三防備地問。

    他們臉上的錯愕、猶豫和恐懼都讓阿柔覺得諷刺,只不耐煩地問︰“說,還是不說?”

    周老三犯了難,拳頭握得死緊,不敢相信他們兄弟幾個竟然被一個小姑娘給威脅了!而且完全沒有一丁點兒的辦法。

    可周大畢竟是他親生大哥,再氣他,也不可能把他推出去,那樣未免太沒骨氣了。

    沒成想,就在他打定主意為大哥隱瞞的時候,周大突然語氣奇怪地說道︰“老三,你怎麼不說話?”

    周老三猛地一抬頭,震驚地看向周大。

    果然,隨即便听到阿柔不滿地問︰“是你帶頭來鬧事的?”

    這就是他的親兄弟?!周老三不敢相信地望著周大,眯了眯眼楮,突然暴喝一聲︰“周大,你他娘的還是個人嗎?”

    說著,一腳踹在他身上,把猝不及防的周大踹了個趔趄。

    “是這兩個人提議的。”周老三板著臉,一肚子的火,他算是看出來了,周大和周二根本就沒有把他當親兄弟,只把他當冤大頭!

    花他的錢不說,還要他當替罪羊!

    他們不仁,就別怪他不義!反正他說的是實話。

    “送官。”阿柔叫來門外的鏢師,讓他們把周大和周二押去官府。

    他們只是鬧事,判不了多重,頂多在牢里關幾天,怕他們亂說話,阿柔故意說︰“□□乃是重罪,外公念在多年夫妻情分,不想驚動官府。”

    “你們若擔心大周氏在家里柴房過得太舒坦了,大可以在牢里的時候幫忙叫屈,好讓她到牢里和你們團聚。”

    阿柔一說他們便瞪大了眼楮。

    原因無他,而是因為他們一開始的確是打算在見官的時候,反咬他們一口,讓他們把大周氏放出來!

    現在想想,卻覺得脊背發寒。

    周大和周二知道這場牢獄之災是免不了了,只得認下,被押出去的時候,拼命朝除周老三之外的兄弟兩個使眼色,讓他們盡快去找太傅!

    他們就不信了,他們幾個人,還治不了這幾個小崽子!

    作者有話要說︰  就快下線了……,,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