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七天七夜

正文 第171章 番外︰初遇

    游戲的效率很高, 警方接到匿名舉報暗地里展開搜查,很快便人贓俱獲。同時, 甦爾也收到了作為主持人的另外一件報酬,一個u盤。

    插入電腦後,出現一行提示[閱後將啟動自毀程序,觀看過程中請保持電量充足,禁止錄制。]

    紀珩買菜回來,就看見甦爾坐在顯示屏前,手指輕輕敲擊著桌子,耐心不是很足的樣子, 口中還念叨著‘怎麼加載這麼久。’

    听到關門聲, 手指下意識合攏,微笑著問出一句廢話“回來了?”

    紀珩“查成績?”

    因為殺人犯的事情, 封閉管理大半年後學生迫不及待回去,還有幾門課沒出成績。

    見他已經開始朝這邊走, 甦爾說出實情“游戲寄來的。”

    當初談好的價錢是一百八十張照片。

    紀珩好笑地坐在他身邊“真人不看,看照片?”

    甦爾是個很理智的人,懂得攥取最大福利“早幾年前你還年輕, 那時候的身材和臉處在一生中的黃金巔峰期。”

    “……”

    加載圖標終于消失,不曾想打開後不是照片,而是一段視頻,視頻里的主人公不僅僅是紀珩。甦爾還看到了自己,音容相貌基本和現在沒差別, 佩戴著胸牌, 頭發要略長一些……

    •

    如果讓玩家來選擇最討厭的副本類型, 逃殺游戲絕對能排到前三。

    這是一個很大的範疇, 有時候生存游戲也能勉強歸類到其中, 其中往往少不了一個關鍵詞——饑餓。

    此刻海面上正行駛著一艘晃晃悠悠的船。

    副本要求玩家需要乘船到達指定地點——義莊,到達前他們還抱著微妙的僥幸心理。義莊有很多不同種類,宗祠,學堂,公田……臨時停放棺材的地點。

    只要不是最後一個就行。

    傍晚時船匆匆靠岸片刻很快離開,早前有人嘗試過和船夫搭話,詢問這地方什麼時候再來船,結果發現一船的人全部被割了舌頭,手一拿筆就顫抖。

    打听不到更有用的消息,眾人只能虔誠祈禱不要是太平間,可惜事與願違,下船後順著副本的地圖走,一行人到達了一處十分荒涼的地方。

    “路沒了。”

    驚駭的事實很快被人發現,來時的小路變成了茂密的樹林,每一棵樹上都長滿了色彩斑斕的蘑菇,地面也是一樣。

    天色太晚,不適合探索,加之游戲不出點ど蛾子就不叫游戲了。最初的驚訝結束,所有人快速進入義莊內部,中心位置停著一尊很醒目的棺木。

    要不要開棺成了第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

    這次的玩家總共有十五人,是個大型副本,意見不同的情況下,約有兩三人開始征詢紀珩的意見。作為本場武力值最高的人,他所擁有的決定權比重較旁人多一些。

    “開。”紀珩幾乎沒怎麼猶豫,率先用匕首撬掉了幾根釘子。

    趙三兩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想,直接執行他的命令,結果手剛挨到棺材板,感覺又黏又膩。

    低頭一看,手指上沾著綠色的奇怪液體。

    趙三兩抬頭看紀珩,後者環視四周“來兩個搭把手。”

    眾人都有些退縮,只有一個少年走過來。

    紀珩瞄了眼對方的胸牌,很快收回視線說“棺材板沒有釘死,稍後我們三個同時用力撬,差不多能打開。”

    甦爾點頭。

    這時一道聲音插入“還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是不是太冒險了?”

    紀珩懶得回應,倒是趙三兩翻了個白眼“不打開怎麼知道?”

    對方被問住了,訕訕笑了一下。

    “大型副本,即便是開場殺,實力夠了也能躲過,趁人多的時候開團體的生存機率還能多一些。”

    甦爾的突然開口讓不少武力值低的玩家臉色難看,剛想開口罵人,一看說話的人武力值也不高,頓時沒得懟。

    離危險最近干實事的人都沒嗶嗶,他們自然沒資格發表言論。

    趙三兩找來幾根粗壯的樹干,遞給甦爾一根。

    “不害怕?”

    開棺前,紀珩難得多問了一句。

    甦爾搖頭“義莊的棺材,千百年來似乎只盛產一個品種……僵尸。”

    伴隨著話音落下,用力壓了下樹干另一端,實際過程比想象的還要順利,輕輕松松就撬開了,仿佛這座棺材在這里就是等著被撬。

    棺材里躺著一個皮膚呈鐵青色狀態的人,指甲很長,頂端是黑色。

    甦爾敢開棺自然有他的依仗,除了道具中有專門克這玩意的桃木小劍,再者便是他在副本里遇見過僵尸,比較有經驗。

    開棺的沒有表現出太多驚訝,反倒是圍觀的幾乎要退到門口,發現僵尸沒有暴怒而起的征兆,才重新進門。

    “喚醒方法……”甦爾注意到棺材側面寫著的一行血字,念了出來“五滴人血,九根頭發絲,復活後僵尸每日清醒時長為三小時。”

    “什麼鬼東西。”玩家中一個光頭走過來,摸了摸腦袋“歧視我?”

    他的同伴嘴角一抽“跟你有什麼關系?”

    難不成誰還會去主動喚醒僵尸?

    甦爾注意到紀珩听到這句話時,嘴角微微有了些弧度,不過這笑容更多是夾雜著一絲嘲諷。

    第一個夜晚大家過得相當警惕,沒什麼事發生。

    第二天,主持人終于出現,它是一只烏鴉,停在稻草上,口吐人言“活下去,活夠七天。”

    開棺開出僵尸,大部分人傾向于任務和僵尸有關,不曾料到過關要求只字不提僵尸。在他們還小心提防僵尸的時候,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凸現出來食物。

    來時的小路開始時便莫名其妙消失,周圍根本找不到其他人家。十五人不得已分成了三個小隊在樹林里搜索,除了遍地的毒蘑菇,連棵雜草都看不到。若是有水源勉強可以撐過幾日,可惜走出很遠,也沒有發現任何湖泊。

    “不可能一點水都沒有,要不這些植物如何生長?”

    副本里太多事都無法用常理推測,說這句話企圖自我安慰的人到後面語氣越來越弱,連自己都無法說服。

    全體無功而返,一天的搜尋已經讓人精疲力竭,沒有水源,也沒人願意開口說話。

    第三天,終于有人堅持不下去,拔了個蘑菇,輕輕咬了一口,沒多久便毒發身亡。

    烏鴉低頭輕啄梳理著羽毛,知道他們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以旁觀者的姿態擅自篡改引用名人名言“世界上不是沒有食物,只是缺乏發現食物的眼楮。”

    坐在地上保持體力的人面面相覷,目光皆是有些躲閃。

    紀珩和趙三兩以上廁所為由出去,和其他人不同,他們有保命的籌碼……一個能瞬間恢復20點武力值的道具,提升武力值側面等同于恢復身體的一定機能。

    確定周圍無人,趙三兩使用道具後狀態好了很多。

    他把紐扣含在嘴里,試圖分泌出更多唾液,含糊不清問“會下雨是真的麼?”

    紀珩“兩種通關方式,其一是熬到一個極限,會有生路出現。”

    “還有一種呢?”趙三兩迫不及待問道。

    紀珩冷笑“吃同胞的血肉,玩家不能自相殘殺,他們只能利用一點。”

    趙三兩瞳孔一縮“僵尸?”

    迷霧倏地在眼前撥開,他終于明白為什麼會有一尊棺材,還特地標注了喚醒方法。

    咽了下口水,趙三兩心有余悸問“要提前知會剩下的人麼?”

    紀珩搖頭“人太多,分歧也多。”

    何況他也只是用道具佔卜了一下,並不能確定哪天會下雨,沒有人會把性命輕易交托到別人手中。

    趙三兩似乎想到什麼不好的事情“也對。人類的劣根性,到時候堅持不下去,我們反而會成為眾矢之的。”

    瀕臨絕境的人大概率會先把屠刀舉向自己人。

    “還有一件事,”紀珩“那個孩子……”

    “孩子?”趙三兩回想了一番,沒發現玩家里有兒童。

    游戲在這方面比較地道,至少從來沒有吸納過未成年人。

    不過趙三兩很快想到了甦爾,在這些人中,那個少年無疑是年紀最小的。

    紀珩正色道“他在默默關注著棺材。”

    趙三兩第一反應是對方要喚醒僵尸,又覺得哪里不對勁。坦白說他對甦爾的第一印象還停留在願意主動出來開棺,相當不錯。

    兩人正說著話,紀珩突然轉過身。

    甦爾不知何時從義莊出來,舔了下干裂流血的唇瓣,直接走到紀珩面前。

    “你那把匕首能借我用一下麼?”

    趙三兩覺得這人瘋了,然而更讓他驚訝的是紀珩居然真的把匕首遞了過去。

    甦爾藏進袖子,晚上之前沒有任何動作。

    饑餓和干渴足夠將一個正常人逼瘋,一名年輕男子最先忍不住,悄悄準備好頭發絲,劃破手指準備趁眾人不備時,喚醒僵尸。

    按照棺材上的說明,僵尸就算被喚醒,每日清醒時間不超過三小時。他自信能活著躲過,之後再靠其他人的尸體,撐到最後一天。

    就在年輕男子盤算時,有人先一步付諸于行動。

    甦爾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到棺材旁,注視著里面的僵尸。

    “你要干什麼?”好幾道疑問的聲音同時發出,卻沒有人阻攔,甚至內心里是渴望他這麼做的。

    出乎意料,甦爾劃破了僵尸的胳膊,沾了點血放在唇畔舔了舔“不好喝,但可以接受。”

    年輕男子皺眉“僵尸血有毒。”

    甦爾冷靜道“大家手中都有治療道具,邊吃邊用,可以存活。”

    說完手起刀落,削鐵如泥的匕首瞬間割下了僵尸的一只胳膊,甦爾舉起來問“這個誰要?”

    “……”

    空氣沉默的可怕。

    甦爾笑容詭異“僵尸肉總比人肉好。”

    似乎是這句話起到了效果,年輕男子最先開口,咬牙道“給我。”

    甦爾微笑,號召眾人“柴火撿起來,火焰升起來,今天讓我們來吃炭烤僵尸!”

    就在他拿著匕首在僵尸身上比劃時,突然傳來一聲‘小心。’

    原先一直陷入沉睡的僵尸突然清醒,朝甦爾的頸部咬來。

    紀珩快速閃身到他身邊。

    “沒事。”甦爾拒絕了這份好意,站在原地連躲的意思都沒有,眼睜睜望著憤怒地僵尸陳述事實“你違規了。”

    根據游戲規則,沒有喚醒儀式,它就該保持沉睡。

    哪怕是在玩家眼里高高在上的主持人,也不敢輕易挑釁規則,更何況區區一只僵尸。尖銳的牙齒快要戳破細嫩的肌膚時,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重重擊打在地上,斷肢處不停流淌著黑血。

    僵尸委屈地捂著傷口,望向烏鴉。

    正梳理羽毛的烏鴉不小心力道重了一些,啄斷了一根羽毛,見狀冷漠回應“是游戲懲罰的你,與我無關。”

    求助無門,面對虎視眈眈的人類,僵尸打了個寒顫,竟然開口說話“再堅持一陣就有雨……”

    話音未落,又因為泄露玄機被規則重傷。

    沒有人真正願意吃僵尸肉,有了希望,大家便決定再耐心等一會兒。

    度日如年,翌日依舊沒有下雨,玩家看僵尸的眼神逐漸跟看食材差不多。

    僵尸重傷未愈,不得不拖著虛弱的身子給他們灌輸心靈雞湯“不要輕易言棄,絕境中更要保持樂觀的心態……相信自己!你們能行!”

    違規甦醒的代價不小,游戲限制了本體大部分能力,讓它根本沒有辦法對玩家出手。

    這一瞬間,僵尸感覺自己比這些人更加絕望。

    光頭被饑餓沖昏理智“就一只腿,讓我啃一條你的腿。”

    僵尸扒開衣服證明“我有綠毛,真的不好吃……”

    這天下午,天上終于下了一場瓢潑大雨,林中的毒蘑菇顏色全部變了,山林里還出現了奔跑的野兔。

    玩家美美地吃了一頓,靠著這頓飯扛過了最後幾天,圓滿完成任務被傳送回中轉站。

    甦爾歸還匕首“多謝。”

    紀珩忽然問“要不要加入我們的隊伍?”

    甦爾頭也不回“我喜歡獨自一人。”

    紀珩“新成員進入組織可以獲得三件高級道具。”

    腳步猛地停下,甦爾去而復返,主動伸出手和他握了下“合作愉快,以後請多多關照。”

    一旁趙三兩張大嘴巴,不可思議問“組織什麼時候有這個福利?”

    紀珩淡定道“就在剛剛。”

    “……”

    簽了協議,紀珩領著甦爾去認識其他組織成員,在這里,甦爾意外發現了一個熟人。

    姚知看到他也很驚訝,推了推鏡框……難怪自己這個學生經常是一副精神萎靡的狀態。

    注意到雙方神情變化,紀珩挑眉“認識的?”

    甦爾無奈“我數學老師。”

    紀珩“好事。以後組隊下本,爭取學習游戲兩手抓。”

    “……”

    •

    視頻到此結束,u盤頃刻間化為了灰燼。

    甦爾怔了一下“原來我們從前是這麼認識的。”半晌冷笑一聲說“歷史是何其的相似。”

    原來那時對方就已經有了讓他在游戲中補課的念頭。

    “都過去了。”紀珩面不改色關掉電腦。

    甦爾支著腦袋,斜眼看他,突然提議“晚上我要吃油燜大蝦。”

    紀珩點了點頭,系上圍裙去廚房忙活。

    甦爾又上了會兒網,沒多久主動過去幫忙,切洋蔥時說“我原諒你,畢竟補課也是為了我好……禮尚往來,你是不是可以原諒我高數要補考的事情。”

    “……”紀珩“考了多少?”

    “585,”甦爾頓了一下“我猜這應該還是老師努力後的成績。”

    上了五十分這個線,一般大學老師能給分的地方絕不吝惜,盡量把學生往及格線上推。

    紀珩“補考有幾分把握?”

    甦爾沉默了一下開口“要看卷子難度。”

    紀珩“說實話。”

    甦爾“八分。”

    紀珩突然走到外面拿手機。

    甦爾生出不好的預感“做什麼?”

    紀珩轉過身幽幽道“給你找補課老師。”

    正巧天邊飛過一群大雁,甦爾吸吸鼻子,感覺一個美好的假期即將離自己遠去,不禁祈禱游戲能再來找他當一次主持人……公費旅游可比補課好太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