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大唐不良人

第七十八 甄別

    ,

    正常情況下,甦大為只剩下擊殺對方,奪路而逃這一選項。

    然而,甦大為卻一把按住聶甦和周良,向對方道“別玩了。”

    卻見帶頭的那名倭人,向著甦大為叉手行禮道“見過寺卿。”

    “把長安那套收起來,人多眼雜。”

    “是。”

    見甦大為與對方居然是認識,而且關系頗為曖昧,一時間聶甦與周良都看呆了。

    “阿兄,這是”

    “這些人,都是我的下屬,邊走邊說吧。”

    甦大為向對方做了個手勢。

    這些看起來成份混雜的武士,將甦大為他們圍在里面,大搖大擺的當前帶路。

    甦大為這才有空向聶甦和周良介紹情況。

    簡單來說,甦大為來百濟,並不是一個人。

    除了帶上周良、南九郎和甦慶節、安文生、聶甦幾人做幫手。

    他還有另外一批人手。

    周良和南九郎是他的左膀右臂,安文生是他的軍師和參謀。

    甦慶節是他的福手。

    但是下面,還得有人去執行任務。

    甦大為此次來百濟,雖然沒從都察寺調高大龍這一級的人過來,但是中層的好手,還有下面的細作,抽其精干,帶了一些人。

    這些人,俱是他的爪牙,能助他迅速在百濟穩定局面,重建屬于大唐的情報網。

    若只是為了李大勇報仇,甦大為一人就足夠。

    但眼下的情況,就算要百仇時間都嫌不足,距離甦定方率軍到來,只有兩個月不到的時間。

    而設計暗害李大勇的,必然是百濟這邊同等級別的情報組織,異人。

    或許正是那夫余台。

    能對抗組織的,只有組織。

    甦大為雖不能將自己精心打造的都察寺整個搬過來。

    但他有了南九郎、周良,有了甦慶節、安文生。

    再加從都察寺中抽調的一批好手,就有了一個基本的骨架。

    以此為基,只要在百濟站穩腳跟,便能迅速擴張情報的觸角,事半功倍。

    這也比甦大為一個人單槍匹馬去尋仇人要靠譜高效得多。

    听到甦大為的介紹,周良和聶甦都是吃驚不已。

    雖然隱約知道甦大為另有一份隱秘的差使,但具體情況甦大為不說,他們也從不問。

    現在從甦大為嘴里听到的一鱗半爪,仔細一琢磨,甦大為在出發來百濟前,竟然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甦慶節和安文生各有作用。

    再加上打探好了李大勇在百濟殘留的一些暗線。

    又帶了一批精銳在身邊,如此行事,哪有不成的道理。

    “阿兄,這些人你現在在長安,除了不良,還在做什麼差事”

    聶甦湊到甦大為耳邊好奇的道。

    “不該問的別問。”

    “哦。”聶甦吐了吐舌頭,不再多言。

    但以她的聰明,自是不難猜到,甦大為所做之事,多半和李大勇類似,與情報收集有關。

    周良也是如此想,不過大家都懂分寸,有些事既然阿彌不說,那就不問了。

    “對了阿兄”

    聶甦眼珠轉了轉,突然想起一事“這些是你的人,那方才在常平那里”

    “對他的試探罷了。”

    甦大為道“令獅子與他接觸時,已經由獅子甄別過了,但我們身在異國,絕不能有任何失誤,所以方才離開酒棧時,我讓安文生先一步離開,就是安排第二輪試探,再加上我們方才對常平的問話,可以確定他對我們不會有威脅。”

    周良在一旁暗想獅子第一輪甄別,再加上阿彌的言語逼問,還有這些細作偽裝成倭人試探,這豈止是小心,簡直是太過小心了。

    不過,正是如此,才能保證絕對的安全。

    都這樣甄別了,還留了九郎在那里盯住常平。

    阿彌現在行事,當真是滴水不漏。

    “大勇留下資料里,還能聯絡上的暗線就這麼幾個,除去之前情報網被百濟破壞的漏網之魚,也只有出賣大勇的叛徒才會活下來,甚至還能得到百濟一方的獎賞。

    我把人手布出去,盡可能將這些人一一甄別,早日鎖定出賣大勇的人,就能早一天查清事情來龍去脈,替他報仇。”

    甦大為提起李大勇,聲音莫名低沉幾分。

    前方,那名都察寺的密探低聲道“寺卿,到了。”

    “在百濟以後只叫我的名字。”

    “是”

    那人猶豫了一下,低頭道“甦郎君。”

    周良與聶甦抬頭看去。

    前方出現的一處建築,赫然是一個酒莊。

    酒莊前面是鋪子,專門賣酒,有西域產的葡萄酒,本地產的糯米酒,大唐的三勒漿,還有倭國的竹酒。

    生意居然還不錯。

    繞過來買酒的客人,走到後面,引路的那些細作自行散去,前方,隱隱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白胖漢子。

    正是之前消失的安文生。

    “文生。”

    “阿彌你來了。”

    安文生沖他點點頭,等他們走近,帶著甦大為等人繼續向里走。

    “這里原本是個貴人的府邸,但那家伙听說獲罪,這里被咱們極低的價買下來,前面做酒鋪,賣些酒和土產,真正的大生意都是在後面談的。”

    安文生邊走邊介紹道。

    主要是說給周良和聶甦听的。

    甦大為在一旁只是笑。

    笑著笑著,忽然又有些悲涼之情。

    這處據點,是早在一年前,甦家的燒刀子烈酒行銷百濟之後,受到百濟一些權貴的重視。

    烈酒不僅能驅寒,緊急情況下,還能做引火之物,一點就燃。

    還有能替傷口消毒。

    如此一來,這燒刀子就不能當普通的酒去對待,而應當做戰略物資去管控。

    針對這種情況,甦大為不得不暗中售賣,通過走私渠道來散賣。

    主要不想讓百濟和高句麗得到太多烈酒,用在戰場上。

    那樣是損害大唐的利益。

    至于為何還要賣酒來三韓之地,賺錢倒在其次,主要在于甦大為想提前布局,準備即將到來的大唐與倭國白江口之戰,滅百濟之戰,以及滅高句麗之戰。

    如此名留青史之戰役,豈能錯過。

    再說到時主將是甦定方,甦大為自然願附尾驥。

    甦定方是他的兵法老師,再加上和獅子這層關系,這就是他在大唐軍方的根腳。

    只是當時甦大為根本沒有想到,李大勇這邊會出事。

    甦大為做的這些事,並沒有得到大唐皇帝李治的授權。

    李治的屬意,只想將甦大為的都察寺關在長安一域,將如此可怕的猛獸牢牢握在掌心,控著疆繩。

    至少短時間內,李治沒有松綁的打算。

    所以,做自己這些事時,甦大為都是暗中進行,借著公交署,借著商路推進,暗中布下自己的網絡。

    也算是提前布局。

    幸虧如此,他在百濟,才算是有一個立足之處。

    “對了,怎麼不見獅子南九郎呢”

    安文生問。

    “獅子另有任務,九郎我讓他留在常平那里。”

    安文生點點頭明白過來。

    前方有一間宅子,安文生推門進去“這里平時充做書房,也適合談事情。”

    聶甦和周良跟著甦大為一起進去,驚訝的發現,房內的布局和甦大為在長安家里的幾乎一模一樣。

    “阿兄,這里”

    “別看我,我也是第一次來。”

    甦大為搖搖頭,看向安文生笑道“文生有心了。”

    “這”

    聶甦摸摸自己的鼻子“安大兄做的可是大兄之前在長安,之後不是隨著甦定方將軍去西域了”

    “是我跟他說的,讓他中途開溜,替我跑了一趟遼東。”

    甦大為隨口道。

    周良和聶甦在一旁听得雲里霧里,自然不知道,甦大為趁著薛仁貴和程名振征高句麗之機,將自己的商路也隨軍拓展到高句麗。

    除了百濟這邊,高句濟麗和新羅,還有他各一處據點。

    台面之人,是昔年與他合伙做鯨油燈生意的思莫爾。

    當年出了突厥狼衛夜襲皇宮之事後,思莫爾因為商隊里藏著敵國細作,被雪藏了很長一時間。

    虧得有甦大為的情份在,沒有對他深究。

    但是這貨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後來甦大為給了他一個新機會,就是替甦大為向遼東拓展。

    雖然正經生意還沒見著成績,但這台面下走私,結識權貴之事,思莫爾卻做得不錯。

    近年來,在高句麗和百濟,這胡商和兩國一些地方上的貴族交好,頗為吃得開。

    安文生正是前次借機來了一趟百濟,替甦大為在這邊做布局。

    待事畢,才返回長安。

    而當時在遼東戰場上,甦大為這支商隊,最大的目地其實是借著走私商路,給薛仁貴軍輸送御冬之物。

    包括烈酒和冬衣。

    最嚴重一次,商隊將隊中的駑馬都殺了,給唐軍充做軍糧。

    不過這一切,除了甦大為和安文生、薛仁貴等寥寥幾人,再無人知曉。

    “對了阿彌,你要我找的東西都找到了,這是關于那幾人的情況,全都寫在上面。”

    安文生從書架上一處隱藏角落,抽出一本帳薄,放在桌上。

    “還有,夫余台在熊津城的暗址,我也查到了,鬼室福信最近在征召倭人武士,看起來似乎要有所動作。”

    “鬼室福信”

    甦大為伸手拿起那本帳薄,眸中光芒一閃。

    李大勇的死,與此人和夫余台脫不了干系,若不是考慮怕打草驚蛇,之前他早已動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