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綜]花丸神社建設中

第291章

    肆逆的邪氣隨妖軍的覆滅一同蒸發, 海上那股讓彌勒不安的陰冷隨之散去,在沒有人注意到的角落里,奈落的傀儡人偶忽明忽暗, 最終徹底化為泡沫隨浪飄遠。妖怪陰謀家最終還是沒有真身上陣, 引來其他世界的妖怪只是對犬夜叉親友的試探, 可結果卻遠出他所料。

    在眾人還沒有從方才的一幕中回神的時候,見識過更盛大場面的滑頭鬼率先道︰“繩筋口中協助他們的本土妖怪,就是那個奈落吧,這家伙還沒有出現啊, 該不會剛才一起死掉了吧。”

    彌勒低頭看了眼自己手心的風穴道︰“沒有, 奈落不會那麼容易死掉的,在沒有摸清敵人的實力前, 這家伙不會貿然以真身出現在我們面前。方才, 恐怕也只是一次失敗的借刀殺人罷了。”

    “那個混蛋就像陰溝里的老鼠一樣, 現在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犬夜叉將刀扛在肩膀上道。他的視線一直沒有從閑魚身上挪開,心神不定,完全無法想到人類能做到那個地步。

    閑魚依舊是那副蒼白瘦弱的模樣, 看起來不具備任何攻擊性, 在解決了大批妖怪之後,她便若無其事的轉身對女孩子們道︰“嚇到了吧。”

    “陰陽術…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嗎?”戈薇呆呆的問著。

    “我家里也有陰陽師, 但是沒有見到過, 或許花開院家的家主可以?”瓔姬和戈薇同款呆滯道。

    “你們倆就別胡思亂想了,這是施術者的問題而不是術的問題,普通人是不可能做成這樣的。”回想起好友一門的弟子, 滑頭鬼既懷念又惆悵道︰“忠行的弟子們都是一群怪物啊。”時間過得太快了,為雜碎妖怪苦手的稚嫩過往仿佛還在眼前,但轉眼便成長到了現在的樣子。

    滑頭鬼還記得曾經的閑魚,穿著精致漂亮的衣服被師兄們細心照顧。可是在葉王和保憲死去、晴明假死失蹤後,她如同她的父親、師父、師兄一樣,在妖怪的威脅中,承擔起守護人類的責任。

    這肯定不是忠行所希望的樣子……

    滑頭鬼看向瓔姬,伸手攬住她的肩膀,人類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所以他才不想錯過啊。瓔姬並不知道身邊的妖怪在惆悵什麼,她臉頰通紅,目露崇拜的望著魚姬,不顧肩膀上的手,走到她身邊分享自己的忽發奇想道︰“阿魚阿魚,等我有了孩子,就叫魚伴好不好!”

    滑頭鬼腳下一滑差點摔個狗吃屎,他作為另一半趕忙阻止道︰“等等啊瓔姬,這樣不太好听吧!!”我才是你要共接連理的丈夫啊,叫滑頭伴還差不多吧!

    “啊誒……”瓔姬歪頭,真的很難听嗎?

    “確實有點奇怪了。”閑魚搔搔頭道。

    “這麼一說好像是這樣呢。”見閑魚也覺得怪異,瓔姬便立刻點頭附和,在滑頭鬼怨念的苦臉腫,她捧著腮想了想,又拍手道︰“那就叫鯉伴吧,好听,寓意也好!”

    “好。”看她開心的樣子,閑魚伸手摸摸她的腦袋,頷首應道。

    滑頭鬼的磨牙聲傳入到了犬大將的耳朵里,他扯了下嘴角,轉頭看向快要關閉的空間縫隙,在一旁提醒道︰“母親,我們要走了。”他話音落下時,原本還粲然微笑的瓔姬忽然紅了眼眶,她兩腮鼓著,似乎在忍耐眼淚,好半晌才松開抓著閑魚衣服的手道︰“有空…要來看看鯉伴哦……”

    “我會的,不光是看鯉伴,還會看鯉伴的孩子。”閑魚應著,又掏出兩串自己親手腌制的咸魚分別塞到瓔姬和戈薇手里,道︰“紅燒清蒸什麼的都很好吃的。”

    瓔姬結果滿滿的一大竄咸魚,感受著手里的重量,忽然道︰“鯉伴的孩子叫水生吧!”

    “太隨便了啊!”滑頭鬼抗議道,听起來不像是他滑頭鬼的孫子,倒像是大岳丸和荒川之主的。目光轉向閑魚,滑頭鬼推著她到縫隙前道︰“你快點回去吧,看繩筋那樣子,另一邊也不太平了。”北條家大概要哭了吧,本來想要一並解決出身源氏的巫女,結果卻搞得妖界失去控制。

    目光掃過眾人,最終停留在犬夜叉的背影上,閑魚頷首道︰“再見了,大家。”

    搖曳不定的裂縫隨著閑魚和犬大將的離開徹底消失,在她走後,一直在忍耐著的瓔姬才捂著臉哭出來,她的第一個朋友,還沒有相處幾日便要分別了。看到她這個樣子,滑頭鬼苦惱的拽了下自己的頭發,最終還是妥協道︰“別害怕啊瓔姬,以後的日子會有我陪你走下去的……還有鯉伴。”

    “嗝…是!”瓔姬擦掉眼淚道。

    在父親和祖母離開後,戈薇走到犬夜叉身邊,他什麼話都沒說,可身上纏繞著一股低迷的氣息。就算是老和父親 嘴,可就算是被訓斥也是幸福的吧,戈薇知道他遠沒有嘴巴上說的那麼不在乎,想了想,便安慰道︰“……餓了吧,要不要來條咸魚?”感覺會有祖母的味道吧。

    原本還在憂傷的犬夜叉猛的回頭瞪向戈薇,倆人大眼瞪小眼對視了許久,犬夜叉才道︰

    “……和方便面一起煮吧。”

    “……”

    可以是可以,但那樣真的能好吃嗎?

    ***

    紀州烽火連天,卻不是妖怪們引起的災難,在閑魚離開後眾妖確實開始作亂,可那僅僅維持了幾日便因為月讀神的降臨宣告結束。盡管閑魚接到通知說卷入空間縫隙的人都被帶了回來,可當她和小殺殺丸以及犬大將回來的時候,腳下的大地,卻已成焦土,入眼所見只剩一片狼藉。

    藍天白雲的空幕被星月所取代,可上空高懸的太陽卻又讓人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空氣中滿溢著神力,這份力量濃郁到連生玉和足玉都被牽動起來。伸手按住頸前的神器,閑魚看向遠空中混戰的天人,在月讀的天罰下不斷有神明隕落,荒背後的星軌每次擊殺成功都會更為閃耀。

    許久不見的小師弟藍發化為月華的銀白,一身古著顯得他更為肅穆不好接近,閑魚在下面看著他有些怔忪,但很快便被向著她逃來的神明驚醒。

    “救救我!救救我!月夜見尊瘋了!”

    閑魚蹙眉,她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這應該叫排除異己?還是黨同伐異?]

    熟悉的聲音出現在閑魚腦中,不等她發問,多度大神天津彥根命便現身在她面前。這位神明還是一副莫得感情的寡淡樣子,他側對著閑魚傳音道︰[月夜見尊利用修復空間縫隙的理由將高木神的追隨者引到紀州,高天原長期以來的紛爭會在今日結束。]

    “哦。”

    閑魚隨意的應著,面對在月讀神的追殺下匆忙向著這邊逃離的神明,她眯起眼楮,從空間抽出那振破破爛爛的古劍道︰“憑依合體——”巫力注入,殘破的古劍化為絢麗的超靈體,那急行而來的神明尚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便在弒神之力下斷成兩截!

    犬大將抱著小殺殺丸後退一步,帶著孩子的他並未參與到神明之戰中去。或者說,現在的他還不足以在這種級別的戰斗中全身而退,畢竟神和妖的力量是相克的。

    在閑魚斬殺了逃神後,星月的幻境隨著最後一位神明的消失撤去,月夜見尊降臨在閑魚面前,他道︰“你可知道,此行非為正義。”為了逼迫高木神退隱,說白了是高天原的利益爭端。

    閑魚撤去巫力,手握著那振破刀笑道︰“那種事無所謂啦。我是你師姐,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會幫你啊。”她動了動手指,想要摸摸他,卻發現他太高了,就算是落在地上她也夠不到。遺憾的收起心思,閑魚從空間里抽出裝著蜂比禮的盒子還給他道︰“謝謝你哦,這個可是幫大忙了。”

    荒垂眸看了她片刻,便從空中降落,他伸手接過盒子道︰“紀州接下來將會封閉幾日,你回神社吧。”閑魚並不在意他的冰塊臉,兀自伸手輕觸師弟的額頭,嘴里念著瘦了、白了之類的話。

    冷言冷語的月夜見尊聞言撇開腦袋,又道︰“快走吧。呆在這里,礙事!”

    “好好好,我知道了。”閑魚收回手,和荒告別後便帶著犬大將和小殺殺丸離開。她剛走到封閉的結界處,腦袋便忽然一低,送回去的蜂比禮再次回到了她的頭上。她回頭看去,就見月夜見尊已經再次回到天上,他背對著她道︰“我用不到女人的東西。”

    “小師弟……”整個師門,師父、大師兄和葉王都不在了,晴明師兄也不知所蹤,閑魚能夠看到的只剩下荒一個。她咬了下唇,扯出一個笑容道︰“要照顧好自己啊。”

    知道不會得到回答,閑魚轉身離開,在路過天津彥根命的時候,一人一神的視線有瞬間接觸。

    “這里的事不要告訴連大人。”

    [不準將此事透露給天目一]

    “……”

    [……]

    人和神達成一致,各自轉開視線。

    fpzw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