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妖受撩人[娛樂圈]

正文 第71章 大結局(下)

    “嗯, 我不說。”文希笑了笑,又道︰“剛霍文琛打電話給你, 是有什麼事嗎?”

    一听文希提及霍文琛,衛斯斯的臉上閃過一絲委屈,“他說他忙,已經回迪拜了,所以他今天不能來了。”

    文希拍拍衛斯斯的肩頭,“他確實是個大忙人,霍家在迪拜是排得上名號的大家族, 他是霍家繼承人, 他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很多,這次, 他能為了節目組的見面會飛來中國應該已經是百忙之中撥冗出席。”

    衛斯斯扁了扁嘴,竟是眼圈都紅了,“可他答應過要來參加我的生日party……”

    見到衛斯斯這副模樣,文希心里咯吱了一下, “他沒來,你很失望?”

    “我沒有。”衛斯斯將頭扭向一邊。

    “你有。”文希突然有些擔心了,“你……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我沒有啊!”衛斯斯趕緊大聲否認。

    文希搖頭,衛斯斯這口是心非的模樣, 他一眼就看透了, “霍文琛很好很優秀,你喜歡上他,我一點也不驚詫, 但是,我還是要勸你,在不確定他是不是也喜歡你之前, 不要輕易的把自己的心交出去。”

    衛斯斯突然認真的看著文希,“我懂你的意思,霍大哥曾是你的前男友,而我與你又是那樣的相像,其實我也擔心他對我那麼好,很可能是把我當成了你的替身。這幾天,我心很亂,本想趁著他今天來,向他問清楚,卻不想,他已經走了。”

    頓了頓,又道︰“不過,他給我準備了一份特殊的禮物,已經托人送來我家,剛剛下人已經去搬了,我讓他們先抬進我的房間。啊,不跟你說了,我要去拆禮物了。”

    文希︰“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是什麼禮物……”話未說完,便被打斷。

    “不要。”衛斯斯拒絕,“這是他送給我的,我不想別人看,特別是文希你。”

    文希伸手摸了摸鼻尖,頓時尷尬不已。

    話一說出口,衛斯斯就覺得自己有點過份了,于是又道︰“文希哥,要不你回房跟韓總監繼續吧,都怪我剛剛打擾了你們,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給你們保密,我不會說出去的,一定不會。”

    文希一听,額頭掉下三條黑線,繼續?打都被打斷了還怎麼繼續?

    那種事情,情到濃處,水到渠成,刻意為之,那就沒意思了。

    “謝謝你的保密,我……我先下一樓了,我去找商容。”說完,文希與衛斯斯揮別。

    因為霍文琛,他倆現在看著彼此都感到尷尬。

    衛斯斯上了三樓自己的房間。

    衛家下人已經將霍文琛的禮物送到他的房間,是一個大箱子,很重很大。

    衛斯斯好奇的圍著轉了一圈,他實在想不出什麼樣的禮物要用一個這麼大的箱子來裝,他好奇的將包裝拆開,然而就在他要打開蓋子時,蓋子竟然自己彈開了。

    “Surprise!”熟悉的聲音自箱子里傳來,一道修長的身影自箱子里站起。

    “啊……”衛斯斯被嚇的一聲大叫,定楮一看,可不正是霍文琛。

    “Happy birthday!”霍文琛笑看著衛斯斯,混血五官,深邃俊美,簡直帥的讓人移不開眼。

    “霍大哥……”衛斯斯激動到握嘴,真的是又驚又喜。

    “斯斯,生日快樂!”霍文琛一個縱身,從箱子里躍出,動作瀟灑又利落,然後在衛斯斯面前站定,“驚喜嗎?”

    衛斯斯重重點頭,隨即哼道︰“你……你不是說不能來了嗎?你騙我。”

    霍文琛趕緊哄道︰“這樣才有驚喜不是,你生氣啦?”

    衛斯斯搖頭,“沒,我怎麼會生你的氣……”他能來,他就已經很開心了,可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回的這樣快,實在有點沒骨氣,于是連忙又道︰“那,我的生日禮物呢?”

    霍文琛︰“你剛不是已經接收了嗎?”

    衛斯斯一時沒反應過來,“我接收什麼啦,在哪兒?”

    “在這兒。”霍文琛牽起衛斯斯的手放在胸口,“你剛剛不就接收了我嗎”

    “啊?”衛斯斯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頓時滿臉通紅,“霍大哥……你你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你不懂嗎?”霍文琛的手指在衛斯斯的掌心處一陣輕輕的摩挲,“我喜歡上你了,所以,在你18歲生日的這天,我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你,你肯收下嗎?”

    衛斯斯愣住了,他這是在跟他表白嗎?

    見衛斯斯不說話,霍文琛一時有些尷尬,“我……是不是嚇到你了?”

    “沒……沒有。”衛斯斯趕緊搖頭,“其實……我,我好像也喜歡上你了。”

    “斯斯……”霍文琛激動的胸膛一陣起伏,其實他早就感覺到了,如若不然,他也不敢這樣冒昧的展開攻勢。

    “霍大哥……”衛斯斯炙熱的看著霍文琛,道︰“既然今天你是我的禮物,那是不是代表你現在什麼都听我的?”

    “是,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霍文琛寵溺的刮了一下衛斯斯的鼻子。

    “我想……”衛斯斯紅著臉道︰“讓你給我親親,可以嗎?”

    聞言,霍文琛笑了,“小朋友,你這進展速度會不會有點太快了呀?”彼此才剛剛告白成功,就要求Kiss,現在的小年輕都這麼生猛了嗎?

    衛斯斯低著頭,羞羞地道︰“我就是……就是突然好奇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唔……”

    話未說完,他的小嘴便被吻住了。

    “就是這樣的感覺。” 霍文琛一個法式深吻,差點沒把衛斯斯吻斷氣,“喜歡嗎?”

    “呼……”衛斯斯大口大口的喘氣,然後他搖了搖頭,“我說的……不是這種親親……”

    這下倒叫霍文琛不解了,“那你想要哪種?”這接吻的吻法太多太多了,多達幾十種,衛斯斯若不點明,他一時還真猜不到。

    “就是……那種。”衛斯斯咬了咬唇,鼓足了勇氣才在霍文琛的耳邊說出了他剛才在二樓看到文希和韓自謙在衣櫃子里的那一幕,當然,他並沒有將文希與韓自謙的名字點出來,他既答應文希保密,他就不會食言。

    他就是借此事,說出他此刻想要的。

    天知道,那一幕,對他的沖擊力有多大,當時,他混身血脈都沸騰了,特別是此刻霍文琛的出現,更叫他蠢蠢欲動,也想要一試。

    而霍文琛在听完衛斯斯的話後,直接當場石化,良久,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斯斯,你知道你這樣的要求意味著什麼嗎?”

    “什麼?”衛斯斯眸子透亮的看著霍文琛。

    他真的就是一張白紙,而之前那一幕給他染上色。

    “那種事,只有最親密的戀人可以做。”霍文琛抬手撫上衛斯斯那張可愛之極的臉,“你真的準備好接受我了嗎?”

    衛斯斯怔怔的仰望著霍文琛,這個男人真的太帥了,兩人這樣近距離的對視,他竟被他看的雙腿發軟,“霍大哥,你……我……我這個要求是不是很過分,那要不……算了吧……”

    “不,不過份,不能算。”霍文琛勾起衛斯斯的下巴,“我只要你記住,從今天起,你是我的人了,以後,都不能離開我。”

    衛斯斯傻傻點頭,“我記住了……嗯……”隨著霍文琛像韓自謙在文希面前那樣在他身前跪下,他渾身一顫,頭朝後仰……

    正主不在,但樓下的生日晚宴仍在繼續。

    別人都在忙著交際、攀談,唯有商容在很認真的吃東西,而且是不停的吃吃吃。

    晚宴上很多美食,水果、甜點、小吃多達上百種,商容一桌桌的吃過去,吃到停不下來,而顧季禮就一直跟在他的身後,耐心的給他挑選一樣樣美食。

    自從覺醒所有的記憶後,商容的食量變得非常之大,就算一人吃十人的分量,他也不會有飽腹感。

    “吃這個,這個看起來好好吃。” 顧季禮挑了一個小貓咪形狀的甜點,寵溺的送到商容嘴邊。

    “好可愛的小貓咪呀!”商容臉上露出不忍之色,“貓咪這麼可愛……”

    周邊眾人一直有意無意的留意著他們二人,見此一幕,眾人心頭只有一個念頭︰顧影帝好體貼,顧影帝的小男友好善良。

    卻不想,下一秒,商容直接張嘴,就著顧季禮的手,一口將貓咪甜點吞進肚里,“……當然要吃掉。”

    “調皮!”顧季禮伸手輕柔的擦掉商容嘴角邊的奶油,笑著搖了搖頭,這就是他的容哥哥,壞著呢!

    而周邊眾人,一個個嘴角直抽搐。

    “你們這是把狗騙進來殺嗎?”這時,明朗帶著南熙走了過來,他們二人才剛來。

    “商容。”南熙開心的朝商容打招呼,他跟明朗的關系現在已經穩定,但兩人並沒有公開。

    這是他倆同共的決定。

    一來,明朗正值事業巔峰期,二來,南熙是國家滑板隊員,不公開對兩人才是最好的。

    雖然有不少人知道他們在一起了,但只要本人沒有官宣,便不算實錘。

    不過如此一來,兩人在公共場合可不敢像商容與顧季禮一樣光明正大的撒狗糧。

    四人一起聊了會兒,期間寧夏與楊亦佳也過來打了聲招呼。

    再然後,文希從二樓下來,商容見了,便同顧季禮低語兩句,便穿過人群迎向文希。

    “文希,見到你姐的相親對象了嗎?靠不靠譜?”商容問文希。

    “貌似……”文希一本正經的搖頭,“不怎麼靠譜。”

    “怎麼說?”商容頓時好奇起來,“是長得太丑?家里不夠有錢?還是那人是個花心蘿卜?”

    文希被問笑了,“丑倒不丑,還很帥,錢嘛,也很多,至于是不是個花心大蘿卜,這個還得以後有待考察。”

    “看來你對這個人印象不錯,咦,不對呀……”商容突然覺察出不對勁,因為他在文希的眼里看到了光,那分明就是談及自己心之所向的人才有的眼神啊,商容頓時瞪大了眼楮,“你不會是……自己看上了吧?”

    文希不置可否,“果然知我者莫過于容容你!”

    商容的嘴震驚的張成了O形,“不會吧?你你你……你不是跟韓自謙和好了嗎?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了?”那這幾個月的要死要活未免也太不值錢了吧?

    文希頓時被商容的表情逗笑,“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其實那個人就是韓自謙。”

    商容一听,直接炸毛了,“不是吧,那人是韓自謙你還這麼高興,他背著你跟你姐相親啊,你一點也不生氣嗎?”

    文希搖頭,“沒事,他只是為了見我才出此下策,況且衛大連見都不願見他,所以,這場相親,從一開始就注意要無疾而終。”

    “好吧,只要你覺得沒有問題那就行。”

    兩人正說著話,文希突然緊張的站直了身體,“韓自謙的父母朝我走來了。”

    聞言,商容扭頭一看,果然看到一對貴氣撲人的夫婦,端著酒杯,朝他二人走來。

    “別緊張,這里人這麼多,他們都是有臉面的人,不會怎麼著的。”商容安慰道。

    文希點點頭,深吸一口氣,臉上揚起得體的微笑。

    韓父韓母走近,韓父客氣的笑問道︰“你是林文希林先生吧?”

    “我是。”文希趕緊點頭,然後,謙恭的問好︰“叔叔,阿姨,您們好!”

    韓母也微笑道︰“我們是韓自謙的父母,可以借一步說話嗎?”話說著,看了一眼呆在文希身邊的商容。

    言下之意是他們想跟文希單獨談談。

    商容一听,頓時蹙眉。

    “好。”文希卻已經點頭答應下來,然後對商容道︰“你先去顧季禮那邊吧,我等下過去找你。”

    “文希……”商容有些擔憂,雖然他剛剛安慰文希不會有什麼,可是當韓父韓母這般面帶笑容的走到他面前,直覺告訴他,韓父韓母不是好相處的人。

    “沒事的,去吧!”文希心頭其實也忐忑,但他知道這個時候他不能退縮。

    韓自謙那邊說服不了自己的父母,那麼,他這邊他想爭取一下。

    見文希態度堅定,商容只好暫時走開。

    但還是與顧季禮在不遠處注意著文希這邊的動靜。

    一開始,三人還聊的好好的,韓父韓母都還保持著面上的涵養,到後卻慢慢收起了面上的笑容,韓母更是直接將手里的紅酒潑在了文希的臉上。

    可以想見,一開始韓父韓母是想勸文希放手,但文希沒听他們的,所以韓母惱羞成怒,竟當眾酒潑文希。

    這一幕,正好叫從二樓下來的韓自謙看到正著。

    韓自謙立即怒不可遏的沖上過去,這邊,商容與顧季禮、明朗等人也趕了過去。

    負責發起這場晚宴的衛父衛母也被驚動,雙雙趕了過來。

    一時間,宴會中斷,場面沸騰起來。

    韓母一見衛父衛母,便立即後悔了,是她沖動了,原本她還一直跟衛父衛母解釋韓自謙在那天粉絲見面會上親吻文希只是為了活動效果,這下,她自己如此當眾羞辱文希豈不等于在向所有人宣告此地無銀三百兩,韓自謙與林文希之間確實有關系。

    韓自謙趕到,替文希把臉上的紅酒擦淨,然後憤怒的瞪向自己的母親,身為人子,他不好說父母的不是,不過,這個時候他深知自己應該怎麼做。

    他直接奪了舞中央的話筒,當場當著所人的面宣布了他與文希的關系。

    頓時,全場嘩然。

    韓父韓母當即差點沒氣暈過去。

    衛父衛母也是一陣面面相覷,唏噓不已,幸好他們的女兒從一開始就不願意相親,否則今天可就尷尬了,下意識的兩人便多看了文希兩眼。

    這一眼,衛母瞬間瞳孔地震。

    文希跟衛斯斯真的很像啊,身為母親,衛母感觸最深,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有種心靈感應,這就是她的兒。

    她下意識的想要接近文希,可是,韓自謙宣布完畢,便氣沖沖的拉著文希離開了晚宴。

    文希也看到了衛母看自己的眼神,他有心想接近,可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就在他與韓自謙身上,他又哪里敢把事非惹向衛家呢?最終,文希什麼也沒說,跟隨著韓自謙的腳步在所有人的目光下離去。

    商容與顧季禮也隨著一起離開。

    車上。

    顧季禮開車,商容坐在副駕座上,文希與韓自謙坐在後座。

    “希希,你冷不冷?”韓自謙伸手摸了一下文希胸前的衣襟,已經全被紅酒浸濕了,“把襯衫脫了,換我的。”

    話說著,就去解文希的扣子。

    “不用。”文希趕緊拍開他的手,他可沒那麼嬌弱,商容與顧季禮還在前面呢,商容倒沒什麼,可在顧季禮面前,他可不想落面子。

    韓自謙心里其實也知道文希跟顧季禮之間的不對付,他沒再勉強,只是抽了胸前衣兜里的絲帕墊進文希的衣襟里,同時,對商容道︰“把空調調高點。”就怕文希會著涼。

    然後,開始對文希各種保證、發誓,保證他會說服他的父母,發誓他這輩子絕不會因為外界的反對而放棄文希。

    文希安靜的听著,臉上始終帶著淺笑,其實今天的場景他早就想過,但他一點也不難過,因為韓自謙的態度,真的有暖到他。

    只要他在乎他,一切就值。

    最後,顧季禮將文希與韓自謙送到了文希的住處,然後自己再載著商容回他們自己的家。

    “怎麼啦,不開心?”顧季禮一邊開車,一邊伸手捏了一下商容的臉。

    商容在文希下車後就一直在發呆,被他這一捏,才回過神來,他伸手握住顧季禮的手,在自己的臉上一陣摩挲,聲音落寞道︰“為什麼我們這樣的愛情想要得到認可就這麼難呢?”

    文希與韓自謙如此,他與顧季禮亦是如此。

    彼此的父母都不答應,為此,文希甚至都不敢去認自己的親生父母。

    顧季禮道︰“別擔心,這只是一個過程,只要我們自己足夠堅定,自然無人能將我們分開,我相信韓自謙跟林文希也是如此。”

    商容點點頭,順勢躺在了顧季禮的大腿上,他剛剛在宴席上不單吃了許多東西,還喝了不少酒,這會兒酒勁上來了,他有些醉了,他小聲嘟囔道︰“季禮,我有些想睡覺了。”

    顧季禮挪了挪,因為商容踫到他了,“你去後面睡好不好,你這樣……我不好開車。”

    商容也立即感覺到了,帶著醉意的雙眸微微閃著光,手也開始不老實,“季禮弟弟,你硌到我了。”

    顧季禮的呼吸立即變得不穩,“容哥哥,別鬧!”

    商容勾唇一笑,一把握住,“你都叫我容哥哥了,分明就是想我鬧,口是心非。”

    “容哥哥……”顧季禮倒吸了口氣,醉酒的商容真的太主動太大膽了,簡直太要命了。

    恰在這時,顧季禮的手機響起。

    是媽媽柳虹打來的。

    “我媽打電話來了。”顧季禮趕緊告訴商容。

    商容一驚,立即酒醒了一半,連忙紅著臉起身。

    顧季禮一時不舍之及,難得商容主動一次,這個電話來的真不是時候。

    當電話接通後,媽媽柳虹所說之事,直接讓顧季禮震驚的踩住了剎車。

    因為媽媽柳虹要跟父親顧震復婚了,兩人將在下個月舉辦一場盛大的復婚宴,竟然開口邀請商容一起去。

    言下之意,他們已經開始接受商容了。

    所以顧季禮震驚又激動。

    “真好,叔叔阿姨要復婚了,其實我早猜到會有這一天,希望這一次,他們白頭到老。”商容由衷的祝福。

    小時候他親眼見證過顧震與柳虹兩人的婚姻愛情,他清楚的知道他們對彼此的依賴有多深,也許中間會有疲倦期,但愛不會消失。

    復婚是遲早的事。

    而商楚媚的出現,不過就是一個小插曲,她只會讓顧震更清楚的意識到,原配才是最適合的。

    顧季禮道︰“我媽邀請我倆一起參加,你去嗎?”

    商容︰“去呀,當然去。”

    這段時間,顧季禮為了他一直在跟父母冷戰,這是他很不想看到的,眼下顧季禮的父母願意邀請他去,明顯已經在退讓,他當然要給人家這個面子。

    轉眼間,到了復婚宴這天。

    這些年,顧家的生意越做越大,顧震已經擠身富豪榜,在上流社會絕對算得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自然而然前來參加婚宴的也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宴會現場排面之大,遠勝之前衛斯斯的生日宴。

    衛家與韓家也全都到場了。

    有顧季禮與商容在,自然少不了韓自謙與文希。

    婚宴不比生日宴,前者神聖又莊重,韓父韓母再見文希自然不好再生事,攪了人家的婚禮。

    韓自謙抓住這一點,拉著文希過去,正式向他的父母介紹了文希,還讓文希給他的父母敬了茶。

    韓父韓母原本是不願意接的,因為他們知道喝了這杯茶,意味著什麼,卻不想,這時衛斯斯拉著他的父母過來。

    衛母極喜歡文希,根本看不得文希受半點委屈,當即說要認文希做干兒子,若韓家不接受文希,那以後文希大可把韓自謙帶來衛家住。

    韓母一听,這是在搶兒子啊,她辛辛苦苦養的兒子豈能成了別人家的?

    最後只好先暫時喝了這杯“媳婦茶”,先穩住自己兒子,至少不能讓兒子成了別人家的“媳婦”。

    也因此事,文希對自己的親生母親印象大好,不過認親他還得再觀望一段時間,他必須得確認衛家人真的能接受一個只喜歡男人的兒子。

    婚禮順利進行,新人交換戒指。

    就在顧震給柳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台下賓客席里突然傳來一聲厲喝︰“顧震,你這個負心漢,你給我去死!”

    聲起人立,一個戴著口罩的女人突然站起,竟從隨身而帶的包包里掏出了把袖珍□□,隔著幾米的距離對準了顧震,然後,扣動扳機。

    听聲識人,商容第一個听出來這個女人赫然就是商楚媚。

    真是瘋了,竟然跑來婚禮上殺人,這個女人是真的瘋了。

    “爸,小心!”顧季禮一見自己父親有危險,他想都沒想一個箭步,擋在了顧震身前。

    “季禮,不要!”商容見顧季禮以身求父,瞬間嚇到魂飛天外,同樣的,他也想都沒想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顧季禮的身前。

    “砰!”一聲槍響,商容渾身一震,子彈射進了他的心髒。

    “容哥哥……”顧季禮一聲驚呼,瞠目欲裂的接住了緩緩倒下的商容。

    “啊!!!!!!!”

    “殺人啦……”

    “快抓住她……”

    “這個女人殺人啦,快報警……”

    現場瞬間陷入了動亂,目光所及,一片混亂。

    商楚媚被眾人合力抓住,按在地上,可這個女人卻還在瘋狂的大笑,邊笑邊瘋顛地叫︰“哈哈我殺了我兒子,我把我兒子給殺了,不不不,他不是我兒子,我兒子早在一出生的時候就被我給殺了,他是妖怪,他根本不是我兒子……”

    可惜誰也沒有心思去听她在亂叫什麼,大家統統都圍向了中槍的商容。

    “救護車,快叫救護車,快……”顧季禮雙目通紅的沖已經被嚇傻的父母嘶聲大喊。

    “對對對……”顧震連忙掏出手機撥打120。

    “容哥哥,你挺住,你不要死,你千萬不要死,我不準你死……”顧季禮一手按著商容的胸口,眼淚潸然而下,那里正是中彈的地方,鮮血不斷的往外涌,早已經染紅了商容身上的白襯。

    “我……我不會死的……”商容的心,好痛,子彈射進了他的心髒,他痛的已經快要無法呼吸,他伸撫向顧季禮的臉,“你別哭,你一哭我就好心疼……”

    “商容,商容,商容……”文希、韓自謙、衛斯斯也終于沖了過來,他們驚慌的圍著明顯氣息越來越弱的商容,一個個都急紅了眼。

    “容哥哥……”顧季禮心如刀絞,“你說過的,我們這一世要一起長生一起不老……你若死了,我絕不獨活。”

    “快……快帶我走……”話說著,商容自己用手指從心髒里挖出了那枚子彈,痛的他混身震顫,但他卻還在安慰顧季禮,“我真的不會死的……我好像要變貓了……”

    聞言,絕望的顧季禮心頭終于升起希望,他一把將商容打橫抱起,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自己停在不遠處的車子。

    幾乎剛進車里,商容就在顧季禮里的懷里變成了貓……

    從這天起,貓咪商容陷入了沉睡。

    一天一天又一天。

    一年一年復一年。

    一晃,已是七年後!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顧季禮正在給貓咪商容梳理發毛,一下一下,溫柔的不得了。

    七年了,他守著沉睡的貓容已經整整七年。

    現在的顧季禮已經31歲,歲月根本沒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他看起仍然是他當年24歲時的模樣,但氣質已經越發成熟穩定,這讓他整個人由里到外越加的充滿了魅力。

    “容哥哥,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肯醒?”顧季禮溫柔的點了一下貓容的小鼻子,“容哥哥,你睜開眼楮看看我好不好?從小到大,你老說我長得好看,你說你好喜歡看我,這一次你怎麼忍心這麼久不睜開眼楮看看我……”

    一如既往,顧季禮兀自一人自言自語。

    這時,手機響了,是韓自謙發了個視頻來。

    顧季禮點開一看,隨即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因為這是一個結婚現場的視頻。

    沒錯,韓自謙結婚了,婚禮在國外舉行,毫無疑問,對象是文希。

    七年的愛情長跑,韓自謙終于說服了自己的父母,而文希也與自己的父母相認,他們得到了所有的人的支持與祝福。

    顧季禮本不該缺席這場婚禮,可是,他舍不得離開商容半步,他哪里也不肯去。

    “你們一定要幸福!”顧季禮拿著手機,編輯了一條信息發過去,送上自己的祝福。

    卻不想,當他再抬頭,卻不見了貓咪商容的身影。

    顧季禮瞬間瞳孔地震,他的容哥哥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不,不可以。

    顧季禮猛的站起身,臉色瞬間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季禮弟弟!”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久違的呼喚。

    顧季禮渾身一震,緩緩轉身。

    然後,他就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兒,一如七年前,俏生生的立于他身後,眼角眉梢盡是笑意。

    “容哥哥!”顧季禮亦笑了。

    他知道,又等了七年的他,終于又等到了他的容哥哥,他張開雙臂,溫柔又霸道︰“到我懷里來。”

    從今以後,死生都無法將他們分開!

    ——

    〈全書完》

    ——

    作者有話要說︰ 安利我的預收文︰《神受很純[系統]》,喜歡請先收藏哈,群麼麼~

    文案︰

    龍乘乘是一頭被系統綁定的神聖巨龍,從遠古時代穿到了現代世界,奈何現代世界很不友好,化作人身的他,第一天就被……x了。

    持器行凶的便是那萬人追捧高不可攀俊美無儔冷若冰霜的歌壇新人王——鳳翹楚。

    只有完成系統發布的任務,龍乘乘才能恢復真身返回遠古龍界。

    系統任務︰風翹楚的一滴淚!

    可鳳翹楚這樣冷若冰山的人又怎麼會有眼淚呢?

    為了完成任務,龍乘乘絞盡腦汁︰

    第一招︰偷襲,把你痛揍一頓,應該就能疼出眼淚。

    結果……鳳翹楚一只手就把他按倒在沙發上,兩小時後……疼出眼淚的是他……

    第二招︰下廚,給你吃最辣的菜,應該就能辣出眼淚。

    結果……鳳翹楚淡定的吃完,末了,狠狠吻住他,最後辣出眼淚的仍是他……

    第三招︰防狼噴霧劑!

    結果……

    鳳翹楚怒了︰“你把我當狼?”

    龍乘乘慫了︰“郎君……唔……”

    一次次折騰,不過是一次次把自己打包送上門一次次的被吃干抹淨……

    龍乘乘︰到底要怎樣,才能拿到你的一滴淚?

    鳳翹楚︰其實很簡單,只要你拿一顆心來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