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符師求生記

第244章 大小姐她重生了13

    得,方如意覺得這一晚上算是白晾許之秋了,那男人根本就不接招啊。

    這難免就讓她多想了些。

    不過,許之秋到底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思量再三,她便不再瞎琢磨了。

    吃過早飯後,方如意約了幾位別家的夫人,一道外出去看戲听曲兒。

    與她一道去的,還有明松平的妻子柳氏。

    二人昔日是宋門書院的同窗,那時候女同窗很少。而後來柳氏與明松平之間相識,又是方如意牽的線。

    所以,柳氏與她的感情十分要好。

    戲園里,前方的戲台子上正有人在表演,方如意和柳氏的座位相鄰,只中間隔著一張放置茶盞的小桌。

    期間,柳氏湊近了方如意跟前,小聲詢問道“方姐姐,許家近日在生意上遇到什麼麻煩事了嗎”

    聞言,方如意仔細回想了下,而後道“瑣事倒是挺多的,不過都好解決,不算麻煩。”

    雖然夫妻兩個約定好了一人主外事,一人主內務,但方如意對于許家在外的生意方面,還是多有關注的。

    “對了,柳妹怎麼會這樣問”方如意反問道。

    柳氏低聲回道“我今日收到姐姐派人遞來的帖子,正要出門的時候,遇上許之秋來找我家那口子,約他下午一塊兒去昌榮酒樓喝酒。

    “我看他精神亢奮,眼楮邊上還有淤青,倒像是沒休息好的樣子,所以想著,是不是家里生意遇到什麼事了。”

    其實,柳氏猜想著是方如意與許之秋的感情出了問題,鬧了矛盾。但她卻不能這麼說,萬一猜錯了,多讓人堵心得慌。

    方如意一計較時間,許之秋一大早離開家,趕得快的話,應該能在昌榮酒樓預約上今日的包廂。

    預約和平時用餐是不一樣的,是要交付不少押金的,而且只要預約上了,酒樓會把指定的包廂預留一整天,中途不會接待其他客人。

    所以,這便是許之秋一大早離開家的原因

    方如意的神色莫名,但也沒忘了回復柳氏。

    “家里生意沒啥事,就是他昨日有點忙,所以晚上休息在書房了,今天一大早就沒看見他人,我估摸著他是沒休息好吧”

    看方如意臉上並無異色,柳氏倒是松了口氣,而後揶揄道“方姐姐,你可得看著點兒許之秋,以前也沒見過他喝酒會這麼積極呀”

    “嗯,這倒是。”方如意眼望著戲台子,心里卻想著事兒。

    等到和幾位夫人告別,回到許府,她就讓人喊了管理庫房的許直過來。

    招呼著對方坐下之後,方如意才問道“直哥,老爺今早走的時候,可曾從庫房里取過什麼東西”

    許直想了下,方才道“老爺取過一方硯台,就是明老爺很惦記的那塊。之前明老爺不還專程過來府上好幾趟,就為了瞧那方硯台嘛不知道老爺今兒個是怎麼了,居然舍得把它取出來,還給拿走了。”

    “嗯,我明白了,你先下去忙吧。”

    “好,那夫人有事再喊我。”

    過了午飯的時間點。

    昌榮酒樓里的客人逐漸減少。

    許之秋和明松平便在其中一間包廂里吃上了。

    許之秋請明松平過來的由頭是喝酒,其實兩人都不是酒量多好的,所以也只是稍微意思一下,多數時候喝的都是茶水。

    兩人談興正酣時,許之秋取出了一個精致的玉盒子。

    明松平正詫異著,能讓許之秋連飯都顧不上吃,都要向自己展示的東西是什麼好物件時,就看到了平躺在玉盒里的一方硯台。

    “哎喲你怎麼把這寶貝隨意帶到外面來了早知道你是要讓我看這個,直接讓我去你府上看就是了。”

    明松平嘴里說著話,眼楮卻是一眨不眨地盯著玉盒里的硯台看,這東西就是他的心頭好。可惜,寶物已經有主了。

    端過玉盒,盯著硯台瞅了好一會兒,明松平才回過神來。

    然後看著許之秋,老神在在道“之秋,你一定有事瞞著我,而且這事兒應該很難辦。”

    明松平微微一笑,一邊說話,一邊就把玉盒給合上,然後放到了桌前。

    “說吧,咱倆之間還有什麼不好直言的”

    許之秋有些躊躇,兩人雖然認識這麼多年,但明松平也從未說過自己求學過的那間書院的名字,只說過是在南方的鹿城,一個不起眼的小書院。

    現如今,他卻要以此事來求對方幫忙,心里實在是沒底。

    他猶豫片刻後,還是開口道“松平,實不相瞞,我是想拜托你幫靈玉寫一封推薦信給你在鹿城的老師。嵐山書院的風氣不行,我想讓靈玉去南方的書院求學,也當是歷練一番。

    “還有,南煙告訴我說,你曾經求學的書院是岳鹿書院,可連我都不知曉此事,自然覺得那丫頭是瞎猜的。

    “當然,寫信之事如果讓你為難,就不必了。總而言之,無論今日結果如何,這方硯台都贈予你了。”

    這時,明松平爽朗地大笑幾聲,而後才道“一封推薦信而已,不成問題,不過我會如實陳述靈玉的情況。

    “還有啊,之秋,不是我說你,我看大佷女可比你這當爹的機靈多了。你說憑借著咱倆的交情,還怕我不會幫你這樣的小忙嗎瞧把你給緊張的。

    “我求學的書院叫什麼名字,雖然我沒有說出來,可你也不曾問啊。現在反倒回過頭來倒打一耙,覺得我沒告訴你。你說說你這”

    許之秋聞言,鬧了個大紅臉,然後試探著問道“真是岳鹿書院”

    “那是,如假包換,只是先生總教導我們,出門在外要低調,不要到處炫耀自己的身份。這不我才這麼多年,從來沒主動和別人講過嘛”明松平笑答道。

    “那那我還听說岳鹿書院生活比較清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明松平愣了愣神,有些追憶道“你這麼一說倒是提醒我了。猶記得當初,我們先生總說,世間之事終有定數,而且還講求個平衡之道。若是我們過去吃苦了,將來便會有享福的機會。

    “如果我們過去光顧著享福了,將來也會有吃苦栽跟頭的時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