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豪門替嫁灰姑娘沈柒賀逸寧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梅家起訴施醫錦

    "sho2()scrit

    “誒?”沈柒的眼楮一下瞪大了︰“什麼理由?”

    “爭奪撫養權。”賀逸寧微笑了起來︰“梅家說施然是男孩子,跟著父親生活更好。”

    呵呵,沈柒真想呵呵。

    她當年帶著沈睿沈禾生活,哪里不好了?

    哼!真想哼他一臉!

    el在旁邊忍不住問道︰“真起訴還是嚇唬她?”

    莫哥忍不住笑了︰“傻媳婦,當然是嚇唬!你覺得梅家真的有那個膽子起訴?還嫌丟人不夠?”

    沈陸也跟著笑了︰“梅家還真是作妖小能手。這麼多年的名聲,也毀的差不多了。估計也有點破罐子破摔了吧?為了奪回施然的撫養權,臉皮都已經不重要了。誰叫梅家對子嗣的執著,異乎尋常的堅定呢?”

    听著沈陸帶著嘲諷的話,崇明愉悅的笑了笑。

    對崇明來說,他只在乎沈陸以及沈陸在乎的人,其他人,都不過是跳梁小丑。

    小丑嘛,只是用來看樂子的。

    “行了,咱們都別管了。四哥心里有數的。”沈柒無奈的搖搖頭說道︰“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賀逸寧一行人不再停留,驅車很快離開。

    他們走的很快,沒有留下一絲殘影。

    對林須老人,對孫壽鎮一家人來說,卻是在生活中投下了重重的一團影子。

    對林老來說,他一汪死水的生活,注入了一抹清明的顏色。

    對孫壽鎮一家人來說,那就是五味瓶。裝起來,就是五彩斑斕,打翻了,就是五味雜陳。

    好在孫壽鎮的兒子兒媳及時醒悟,回歸正途,懂得了人生幸福的真諦。

    亡羊補牢,也算是皆大歡喜。

    這邊歡喜了,正在h市的幾個人,可就歡喜不起來了。

    如果僅僅是梅家要起訴施醫錦,其實還沒那麼糟心,最讓施醫錦糟心的,還是梅嶺。

    因為梅嶺雖然總是被打擊,但是這個姑娘就跟小強似的,百折不撓啊!

    只要一有機會,就去沈肆和施醫錦的面前刷存在感。

    一次兩次還沒什麼,十次八次就真的有點糟心了。

    尤其是現在,施醫錦正在忙著跟莫湫準備婚禮上用的東西,一忙起來飯都顧不上吃,更別說是跟沈肆見面了。

    于是乎,梅嶺就時不時的來個偶遇什麼的。

    每次偶爾還都能給沈肆留下點什麼。

    比如說留個口紅印什麼的這種low到極致的手段都已經是司空見慣不稀奇的了,稀奇的是,她都能把沈肆隨手買的餐巾紙上,都寫上字,時時刻刻的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歉意。

    沈肆一開始還不覺得有什麼,多了之後也覺得煩啊!

    一要訓她吧,人家小姑娘才十八歲,一訓就掉眼淚,整的好像欺負她似的。

    不訓她吧,就跟狗皮膏藥似的,粘著撕不下來,也是糟心。

    就這麼著,梅家跟施醫錦之間的扯皮還在繼續,梅嶺的糾纏也在穿插進行著,日子晃晃悠悠就到了陽歷年的年底。

    每年的元旦,都是很重要的日子。

    大家都放假回家,要麼度假,要麼一家團圓。

    飽受折磨的施醫錦跟沈肆,終于處理完了這邊的事情,跟沈貳和莫湫要回到東北了。

    然而也就在施醫錦準備起飛的時候,法院的傳票送到了,梅家還真的起訴施醫錦了。

    看著法院的傳票,施醫錦真的給氣笑了。

    看著陰魂不散的傳票,沈肆的脾氣也終于來了,他一把奪了過去,說道︰“我的律師會負責你的案子的。”

    施醫錦非常淡定的抽回了傳票,說道︰“s.a也是有自己的律師團的。我身為首席運營官,是可以調用自己的律師團隊的。既然梅家要跟我打官司,那就打吧。反正丟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再丟一次,也無所謂。”

    莫湫一下子湊了上來,看了看傳票,忍不住嘖嘖的說道︰“梅家的臉皮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沈貳換了一身便裝,但是還是改不掉的硬漢氣息,他最不喜歡這些雞零狗碎的事情了。

    “老四,自己女人的事情,都搞不定,你到底行不行?”沈貳身為二哥,直接開始教育沈肆了︰“人家小施畢竟是個女人,這種事情,你身為男人,怎麼可以逃避責任?”

    被二哥訓了,沈肆趕緊從施醫錦的手里奪回了傳票“听見了沒?這事兒我要是不管,二哥能罵死我!所以,這事兒,就交給我了!”

    莫湫笑嘻嘻的拉著施醫錦的手,說道︰“好了好了,別搶了。又不是什麼好事兒。我們該準備回去了。”

    沈肆說道︰“莫叔叔他們已經先行去東北了,就剩下我們幾個了。如果不是二哥的事情多,我們也早回去了。走吧走吧,家里都等急了!”

    于是,梅家所謂的起訴,這個事兒人家壓根就沒放心上。

    大家熱熱鬧鬧的集體轉移到了東北沈家去了。

    沈貳跟沈陸同時結婚,這可是整個g省的大事兒。

    不少領導啊政要啊,什麼國際友人啊,什麼友好伙伴啊,什麼國際組織負責人啊,什麼皇室王子啊,等等等等,都來了。

    能不來麼?

    能抓住機會跟賀家攀附上關系,不來的都是傻子好不好?

    所以。整個g市那都是空前的熱鬧。

    沈家不比賀家那麼大,來的人住不下啊,所以都住酒店去了。

    那幾天的酒店,甭管大小,全部爆滿!

    很多國內的人想來觀禮的,都沒地方住,最後連民宿都不放過。

    再來的晚點的,基本上就直接開著房車來吧!

    因為這個季節睡帳篷的話,真的需要勇氣的!

    這里可是大東北,不是江南!

    所以,沈家附近的那幾條街,停滿了房車。

    沒辦法,人氣就是這麼旺。

    搞得沈貳很郁悶啊。

    他本來不想自己的婚禮這麼鋪張的,不想搞的這麼大的。

    可是現在看來,想不大都不行了。

    因為,決定這個婚禮排場的人,是沈柒啊!

    沈柒一句話︰咱家不能讓二哥和我哥受委屈,身為護妻狂魔的賀逸寧就徹底執行了這個命令。

    賀總的邀請函,那是隨便發的嗎?

    一函難求!

    所以,接著邀請函的,就算家里有天大的事兒,都得丟下過來赴宴!

    好家伙,整個g省g市,那都熱鬧起來了。

    scrita2()scrit

    scritchatererror()scri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