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紅樓之賈家庶女婿

第 33 章

    “少爺, 我們馬上就要到了,老爺夫人定是非常掛念你的。”

    “我長這麼大,也沒有離開過他們這麼長時間爹娘記掛我是正常的。”

    兒行千里母擔憂, 他是趙陳氏唯一的兒子,趙二河還能從趙睿身上得到安慰,但是他娘卻只會關心他。

    “二少爺!”

    “顧伯,你怎麼會在碼頭?”下了船的趙晉看到熟悉的人有些奇怪, 他並沒有和父母說我什麼時候能到金陵。

    “回少爺的話, 夫人算著時間這幾天您應該就能到了,所以派小的每天都到這個碼頭等您。”

    “辛苦顧伯了。”

    “不辛苦, 不辛苦, 少爺這次上京趕考才是辛苦了。”顧伯對于這位出息的二少爺那是尊敬非常。這可是狀元在他們眼里那就是文曲星下凡。更何況二少爺對他們這些下人態度溫和, 從不會任意打罵,有這樣的主家是他們的福氣。

    顧伯接過小七手中的行李放入馬車中。

    “少爺碼頭比較亂,你還是快上馬車吧。”金陵城繁華同樣它的碼頭,也是魚龍混雜之地。

    趙晉點頭答應,他也是歸心似箭。

    “顧伯,這些天家里可能還好?”

    “好好, 老爺和太太就是想念少爺, 前段時間金陵府上的衙役來報喜說是少爺您中了狀元, 那個場景可熱鬧了。老爺太太高興的放了好幾天的鞭炮, 據說要等您回來再開幾天的流水席。”

    “爹娘高興就好。”

    一路上趙晉和顧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趙家的情況。

    “少爺到了。”

    趙晉一下車就看到他的母親趙陳氏由丫頭扶著往他這邊小步跑來。

    “兒啊,我的兒。”趙陳氏看到自己的兒子高興的拉住他的手臂。不過是短短三個多月就像是好幾年沒有見到似的。

    “娘。兒子不孝讓您擔心了。”

    趙晉說完撩起袍子就要跪下,只是趙陳氏拉著他不給這個機會。

    “兒啊, 快起來快起來,讓為娘好好看看你是不是瘦了。”

    “娘,兒子很好。爹!”趙晉看到也已經走到面前的父親準備下跪行禮卻也被扶了起來。

    “爹的好兒子。”趙二河是男子太過煽情的話他說不出口,但是他的眼神和動作充分表明了他對趙晉的認可。

    “爹,娘,小叔子坐了這麼久的船,剛到家應該累了,咱們還是回家坐著說吧。”

    “對對,還是你考慮的周到,兒子快快咱們回家。”

    二老听著桂茹的話立馬反應過來,拉著趙晉往家中而去。

    堂屋里,趙晉已經洗漱完畢,坐在一旁和父母兄嫂說著他這次上京趕考的一些趣事。

    “沒有看到晉哥兒打馬游街的場面,真是太可惜了。”趙陳氏語氣中充滿了遺憾,他們也就在戲文中听說過狀元街熱鬧。

    “太太,您可不知道那場面有多熱鬧,這次的狀元榜眼探花長得都很好,而且都很年輕......”小七和趙晉去了京城一趟後,整個人有些脫胎換骨之感。

    說起話來一套一套地將在座的趙二河幾個人說的一愣一愣的。

    趙晉看著對方類似于說書先生一樣的夸張說法,無奈地搖搖頭。

    趙晉回來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金陵,現在他的身份已經不同,除了比他官位高的金陵知府需要他親自上門拜訪之外。其他人都是上門來拜訪他。

    趙晉一邊接待如余家,徐家這樣有些交情的家族,一邊準備祭祖和辦流水席的事情。

    趙晉將事情處理完後時間已經過了半個月,他的假期不多了,趙晉提出了要回京城的事情。

    趙二河和趙陳氏也沒有什麼不舍得情緒,因為這次他們要和趙晉一同上京操辦他的婚事。

    因為怕路上兩位老人會水土不服,所以趙晉特意帶上了一個大夫,雖然花了不少的錢,但是看到趙二河趙陳氏順順利利地到達京城,趙晉覺得這筆錢花得很直。

    趙二河夫婦看到眼前寬敞的三進宅子,沒有過問什麼,他們已經習慣了兒子的能力。

    趙二河夫婦是來給兒子操辦婚事的,所以和賈家的交往那是不可避免的。趙晉害怕父母會在賈家受到什麼刁難,所以一直都是十分注意。

    幸好他得到的消息是賈代善完全沒有讓賈史氏接觸這次婚事的打算。

    他以太太要操辦賈敏婚事作為借口將賈故的婚事交給了徐姨娘辦理。

    作為親娘徐姨娘自然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婚事有一些不妥的地方。

    再加上她已經收到了父兄的消息,讓她好好對待趙晉這位女婿。日後徐家恐怕還要多多仰仗他。更是送來了五萬的銀票,說是給外甥女做添妝。

    母家想要討好的是誰一目了然。徐姨娘再次感謝佛主讓她的女兒有了這一樁好姻緣。

    徐姨娘不久前從女兒口中得知賈敏對女婿的齷齪思想。她不知道暗地里罵了多少遍賈敏不知廉恥。但是卻也知道了自家女婿的搶手程度。

    要不是女兒和趙公子的婚事早已定下,恐怕這門婚事怎麼也輪不到女兒身上。

    她這個做母親的自然不會給女兒拖後腿,對待趙二和夫婦也是親近有加態度溫和。在得知他們不會留在京城和女婿住一起以後,徐姨娘就更加高興了。

    沒有婆婆在女婿和女兒中間,想來他們兩小夫妻應該更能和諧相處幸福。

    她作為姨娘對婆媳關系感觸不深,但是沒有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跑嗎。看看賈家兩代婆媳之間的關系,就能夠反映出其中的很多道理。

    徐姨娘的態度讓趙二河夫婦也十分滿意,他們沒有見過什麼大事面,但是一片愛子之心,卻是和世上所有父母都是一樣的。

    趙陳氏覺得這姑娘雖然是庶出,但卻也真是大家閨秀不愧是出身國公府邸。

    趙晉看雙方你來我往彬彬有禮也就滿意了。因為關注賈家多了,所以他也知道了一些王府宴會後的事情。

    賈敏因為尚嬤嬤的當機立斷,名聲總算是沒有太大的損失,但是身邊的丫頭和其他府的少爺有牽扯,那對她也是一種打擊。

    賈敏以才學立足京城名媛行列,但是她連一個丫頭都管不好,有才又有什麼用。那些大家主母看得可不是什麼吟詩作對的才能。

    而芙蓉的下場則是十分慘烈,回到賈府之後就被賞了三十板子,打得皮開肉綻不說還不給請醫用藥明顯是要讓她自生自滅。

    賈家的所有人都覺得這次芙蓉必死無疑,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那位和她有‘私情’的工資就上門來討人了。

    這位如此憐香惜玉的公子和趙晉到也不是完全沒有關系。

    這位柳公子就是昭華長公主的三子柳瑞,他老師女兒的夫婿。當初老師有意將這位女兒許配給他,只可惜對方看不上他這個窮小子。嫁入了公主府。

    這位柳三爺是昭陽長公主的幼子,從小就備受寵愛。這位柳三爺沒有其他愛好就是喜歡和府中的丫頭廝混。他的院子中所有的丫鬟都是貌美如花。

    婚前昭陽長公主為了不讓三兒子的事情傳到外面影響他的婚事。嚴格封鎖的柳三爺這個毛病。

    對外只說柳三爺在家讀書,這年頭的紈褲子弟不逛青樓妓館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都覺得這位三爺就算沒有什麼才能,人品上那也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的問題的。

    曾夫人也不會想要害自己唯一的女兒,所以也是打听過柳三爺的名聲的。

    只是她的能力又怎麼可能查到公主府的真實情況,所以當女兒出嫁時間一長,姑爺的真實情況再也瞞不住了。曾夫人在女兒的哭訴中,去公主府大鬧了一場。

    只是事已成定局,不可能讓女兒和離歸家,所以只能讓女兒看緊一些。

    只是這樣的事情又怎麼能夠看得住,這位曾小姐也是個心狠的,再一次柳三爺外出的時候,將他屋子里的丫頭全部發賣出去。

    而且賣到了最骯髒的下等妓院,柳三爺歸來過見到這樣的場景和她大吵了一架,趕到那個妓院的時候已經晚了。

    勃然大怒的柳三爺回到家後就給了他的夫人一巴掌。發起瘋來的樣子把所有人都嚇壞了。

    最後昭華公主心疼兒子將她身邊漂亮的丫頭都給了他,還一口氣從外面買了十幾個長得十分漂亮的丫鬟放到小兒子的院中。這才讓柳瑞恢復正常。

    這件事情雖然被公主壓了下來,但是這麼大的動作,也讓大家都知道了里面的實情。

    原本想要和公主府結親的人家都是露出了劫後余生的表情。

    這柳三爺怕是腦子有問題,要是他家閨女嫁給他那不就是跳了一個火坑嗎。

    而對于跳了火坑的曾大儒,大家都是表示了同情。

    曾夫人在曾濡尋和兒子面前鬧了好長時間。希望他們給女兒做主。

    曾大儒也是心疼自己的女兒的,所以和兒子去了一趟公主府。

    兩家商定只要曾小姐能夠在五年中生下嫡子,那這些丫頭就不會生下庶子。而且這些丫頭永遠都不會被提為姨娘。

    曾大儒對曾夫人的感情被她自己消磨干淨,不管她在他面前怎麼鬧騰曾大儒都不再理會。

    這次柳三爺去南安郡王府參加壽宴,賈史氏想要讓他和賈故傳出緋聞,一來毀了賈故,二來也讓趙晉和曾家決裂,一箭雙雕。

    可惜算計到最後差點毀了她自己的女兒。

    現在柳三爺上門來要芙蓉更是將賈敏的臉才在腳下。小姐身邊的丫頭其實就像是小姐的私人物品。

    特別是貼身大丫頭,怎麼可能將她們交給其他男人。要是以後這芙蓉和柳三爺說起賈敏身上的什麼標識,傳了出去那賈敏還有什麼臉活著。

    所以柳三爺自然是沒有要到芙蓉,還差點被賈代善亂棍打出來。要不是看在昭陽長公主的面子上賈代善能打死他。畢竟他是知道事情真相的。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4-04 17:50:36~2020-04-05 16:41:4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戴草帽的蜘蛛 10瓶;羅雲熙太讓人上頭啦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