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美色醉我

第 15 章

    紀隨是瘋了嗎?

    就憑他們這種幾面之緣的關系,他竟然去給她買……買姨媽巾!

    宋清漪整個人都不好了,神魂顛倒地站在淋浴下,閉著眼楮,任由溫暖的熱水汩汩流淌過白皙嬌嫩的肌膚。

    小腹在熱水的沖刷下,脹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冰涼的手足也迅速溫暖起來。

    不過,身體是舒服了,精神只有更加崩潰的。

    她現在腦子里全是紀隨站在超市貨架前替她挑選姨媽巾的畫面。

    宋教授的腦洞有點剎不住車,想想英俊富有的紀先生站在一排姨媽巾前猶豫不決,肯定會吸引來超市里的阿姨。

    那麼以下對話就真是不可避免了。

    ——先生,請問您這邊需要日用還是夜用?絹爽還是棉柔?有沒有喜歡的牌子呢?

    ——……

    ——那給您推薦這款原裝進口的吧,不含熒光劑,用過都說好呢。

    ——……

    ——對了,先生是替女朋友買吧?

    ——不,日行一善。

    ——_

    真的是醉了醉了。

    等她磨磨蹭蹭裹著浴巾出去的時候,浴室門口的斗櫃上已經放了一只麻黃色的紙袋。

    里面不僅有姨媽巾,還有一次性內褲。

    出浴後蔥白的手拿起那包內褲,發了一個尷尬的抖……

    宋清漪在使用這些東西的時候,不停地在心里告訴自己——她是科研人員,掌握著這個時代最先進的科學知識,她一篇論文就能推動人類進步。

    男女之防在她這里不值一提!

    一會兒見到紀隨,別尷尬,泰然自若說謝謝就好。

    宋清漪,你可以!

    然而一開門,遠遠見到有個人影朝這邊走來,甚至沒等看清是誰,宋清漪毫不猶豫一個轉身——

    “砰!”

    飛快關上了門。

    嗚嗚嗚……宋清漪被自己慫哭了!

    ……

    于晴看到宋清漪忽然關門,疑惑地停下了腳步。

    她是洪水猛獸嗎?

    小心翼翼走進,敲了敲門︰“老師,您怎麼了?”

    自暴自棄的宋清漪听見這個聲音︰“……”

    掩面。

    “什麼事?”宋清漪開門。

    于晴給她端紅棗姜茶過來。

    “孫阿姨說您是受了涼,好在這效果立竿見影發出來了,不然藏在身體里還不知道以後落下什麼病根呢。”

    甜白瓷的小碗里,琥珀色的姜茶正冒著熱氣,帶起一陣溫暖的甜香。

    宋清漪端起來仰頭喝了,由衷感慨道︰“孫阿姨真是好人。”

    連這個都幫她準備了。

    想想自己剛剛痛得生無可戀的時候甚至還想過,如果這里的主人不賞她口熱水喝,她就在他們家門口自掛東南枝。

    如此報復社會的想法,現在想來真是罪過罪過。

    尤其事實證明,人家不僅賞了她熱水姜茶,還給她買了內褲和姨媽巾……

    打住!不能再想下去了!

    抬眼,透過半開的軒窗看外面,此刻已是暮色四合。

    “董永呢?”宋清漪問,“叫上他,我們該走了。”

    宋清漪又商量地看向于晴︰“你看,你能去向紀隨轉達下我的感恩之情嗎?”

    于晴︰“……”

    ……

    終究,做人不能太白眼兒狼。

    董永上山收儀器去了,下來還有一會兒,趁著這個時間,于晴給宋清漪指了指書房的位置。

    紀隨在書房里。

    園林深處有一個獨立的院落,宋清漪慢吞吞走到那里時,天已經黑得差不多了。

    她站在院子的入口處,正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結果小腹里,一股熱流慢悠悠打了個圈兒,剎那間又血流如注了……

    不,不行,她真的辦不到!

    隔著一條姨媽巾,她真的沒辦法正視紀隨!

    還是下次吧。

    畢竟他們之後還有三個月朝夕相處的時間,何必急于這一時片刻呢對吧?

    大不了以後三個月的時間,她天天對他說謝謝還不行嗎?

    嗯,行。

    宋教授果斷給了自己肯定答案,頓時沒什麼心理障礙了,這就轉身離開。

    “進來吧。”

    身後卻忽然傳來紀隨清冽的聲音。

    宋清漪腳步一僵。

    院中池塘里,蓮花三五朵開得正好。清澈的水底,一尾金色的錦鯉冒出水面,打了個慵懶的哈欠。

    宋清漪艱難地走進書房。抬眼,滿目的古色古香。

    入門處是一扇緙絲屏風,水墨寫意圖案。繞過屏風,正中的位置上放著一套紫檀桌椅,往左,是同木的琴案,上面擺著一把古琴。

    往右是書架書桌,紀隨坐在書桌後,手中執了一支毛筆,正在鋪開的宣紙上筆走游龍,他面前的一方筆洗,是天青色的汝窯,釉面開片。

    家財萬貫,不如藏汝一片。

    紀隨寫下最後一筆,將筆擱回筆架,抬眸看向宋清漪︰“坐。”

    宋清漪不太自在地在紫檀木的椅子上坐下,紀隨一時沒有說話,氣氛就顯得有些尷尬。

    宋清漪只好沒話找話地問了一句︰“你怎麼知道我在外面?”

    紀隨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入口處的屏幕︰“有監控。”

    宋清漪︰“……”

    感覺每次遇見他,智商都要被摁在地上摩擦一遍。

    宋清漪輕咳一聲︰“我過來是向你說聲謝謝的,剛才……真的很謝謝你。”

    “不用謝。”紀隨看向她,“你大概忘記了,從三天前開始,我已經是你的資助人。”

    宋清漪︰“……”

    那也不用連姨媽巾和小內也資助吧!

    “你其實……不用做到這一步的。”宋清漪掩面,委婉地表示。

    紀隨若有所思地挑了下眉︰“我不去,讓你的男學生去?”

    宋清漪︰“……”

    她竟無言以對。

    紀隨唇角微彎︰“還是讓孫阿姨去?然後由我親自扶你去沐浴?”

    宋清漪︰“!!!”

    算了算了……她再也不要糾結這個問題了!

    宋清漪站起來︰“總之今天真的很謝謝您,我現在已經好了,就不再叨擾,先告辭了。”

    紀隨沒說話。

    宋清漪等了等也沒等到他開口,這就默認他答應了,兀自抬步往外走去,結果剛走到屏風處,紀隨忽道︰“再坐會兒吧。”

    宋清漪轉頭。

    紀隨看了眼窗外,嗓音里听不出情緒︰“下雨了。”

    宋清漪轉頭一看,毛毛細雨,不在話下。

    立刻堅強勇敢地表示︰“沒關系,我可以。”

    紀隨不輕不重“呵”了一聲。

    宋清漪︰“……”

    為什麼他明明什麼都沒說,她眼前又立刻浮現出了自己生不如死的狼狽模樣?

    “坐吧,天氣預報說雨一會兒就停。”紀隨淡淡留下一句。

    之後,不疾不徐坐回書桌後,重新拿起筆,徑自斂目書寫起來。

    宋清漪站在原地,尷尬地扯了扯衣角。

    行吧,那就听天氣預報的話,再坐一會兒。

    可惜,一會兒後——

    轟隆一聲。

    一道驚雷陡然劃破,外頭 里啪啦,小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轉成暴雨。豆大的雨滴連成了線,刷刷刷地拍打在地面,濺起至少十厘米高的一片水霧。

    這種雨勢,就算打傘也要濕一身的。

    宋清漪生無可戀地轉頭看向紀隨︰“……”

    你看的哪家天氣預報?

    紀隨抬頭看了眼窗外,毫無愧色︰“那就再坐一會兒。”

    宋清漪已經無話可說了,幽怨地望著他。奈何人家恍若未覺,兀自泰然自若筆走游龍。

    他仍舊是一身的黑衣黑褲,眉目清冽,俊美的五官和挺拔的身形又讓他的冷極具美感,仿佛高山晶瑩雪,不動聲色間就劃開了自己與這塵世間的距離。

    任何人妄想靠近他仿佛都成了對他的唐突和褻瀆。

    此時,他手底下一張宣紙寫完換了一張,紙張翻飛之際,宋清漪隱約見到那墨黑的字跡,筆鋒不俗,顯然是受過大家指點。

    她忍不住有些好奇,卻又不敢走近去看,只好輕聲問︰“你在寫什麼?”

    紀隨頭也沒抬,嗓音清冷︰“地藏經。”

    宋清漪驀地噤聲。

    地藏經,那是超度亡者的經書。

    宋清漪心中忽然有一種微妙莫名的情緒油然而生。

    她好像隱隱明白過來,一直以來,他身上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孤寂清冷從何而來。

    在十一黃金周這樣熱鬧的日子里,他獨自一人在山林間的書房里書寫經書,任由自己游離于這熱鬧的紅塵之外。

    那個人,一定是他至親的人吧。

    那麼,面對她這麼一個忽然闖入的打擾者,應該要很好的教養才能做到不暴躁地將她趕出去吧。

    宋清漪不敢再打擾他,自己安安靜靜坐在一旁,恨不得連呼吸都放輕。

    結果太過安靜,她直接趴桌子上睡了過去。

    ……

    雨不知什麼時候停的。

    紀隨一抬眼,就看到不遠處的紫檀木桌上,小姑娘安安靜靜側趴在上面,閉著眼楮睡著了。

    他走到她身邊。

    她的皮膚的確很好,即使許多天沒有睡好覺了,仍舊白得發亮,不僅白,而且嬌,細膩如脂,看不到毛孔,臉頰透著粉嫩的顏色。

    睫毛濃密,柔柔軟軟地覆在眼下,乖巧又惹人憐愛。

    紀隨似想起什麼,唇角微彎。

    此時,她卻忽然動了一下,似睡得不大舒服,低低嬰寧了一聲。

    紀隨移開目光。

    她只是翻了個身,換一面又繼續沒心沒肺地睡了過去。

    因為這個動作,隨意用發簪挽起的頭發卻松散了開來,綠松石色的簪子順著青絲滑下,眼見落到地上——

    紀隨伸手,準確無誤接在掌心。

    宋清漪依舊睡得毫無所覺,失去簪子固定的頭發恣意鋪散,自桌沿垂落。

    小姑娘剛洗完頭,還未完全干透的發絲散發著清清甜甜的香氣。

    紀隨眸光微動,驀地伸手,將那一頭青絲握攏在掌心。

    微涼,如緞子般,又軟又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