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火大道

第六章 信、、赫拉!

    求收藏、求推薦票。&

    &

    ---------------------------------------------

    走出哥特老酒坊,藍絕口中依舊是富裕肉香襯托著的天神遺珠純美的酒香。咖啡師從他這里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已經先走一步。

    扭頭看看和自己一起走出大門的美食家,藍絕忍不住想笑。

    上元古西班牙伊比利亞火腿確實是油脂豐厚,但美食家選用的那種吃法實際上還有一個作用,解膩。解膩之後,自然就能多吃點。

    此時藍絕腦海里還滿是品酒師收起剩余火腿時幽怨的眼神。

    “走了。”美食家向他擺擺手,融入夜色。

    藍絕則是穿過天火大道,他有些驚訝的看到,自己的店里,燈竟然還亮著。此時天已經很晚了。

    推門而入,他看到了面帶微笑的修修。

    “修修,你怎麼還沒回去休息?已經很晚了。”藍絕疑惑的看向她。

    修修微笑著迎了上來,手中的一封信箋遞給他,“老板,這是那位小姐留下的。我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耽誤了,所以等你回來交給你。可兒本來也想跟我一起等,但她困了,我就讓她先回去了。”

    藍絕禮貌式的輕擁了她一下,“你總是那麼貼心。”

    修修微笑道︰“那我先回去了?”

    “嗯,晚安,路上注意安全。”藍絕輕吻她的面頰。

    修修在走出店門前回過頭,向他嫣然一笑,“你今天身上的酒味兒很好聞。”

    藍絕笑道︰“要是每天都這麼好聞的話,品酒師就要找我拼命了。”

    修修走的時候將大門關好,藍絕晚上就住這里,不是為了守夜,這里就是他的家。

    拿著信,藍絕信步走進貴賓室,在貴賓室一側的牆上按了按,牆壁悄然橫移,露出後面的房間。

    藍絕的住處不大,一共也只有百余平米,但各種用具一應俱全,每天修修和可兒都會義務的幫他打掃,所以這里時刻都是縴塵不染的。

    房間內還有兩位姑娘留下的淡淡體香,藍絕不喜歡絕大多數香水的味道,修修和可兒都知道。

    在沙發上坐下,藍絕拆開了手中的信。他本來不想看,因為不願意破壞今晚品嘗了天神遺珠的好心情。但人都有好奇心,他也不例外,而且,他隱隱有種感覺,這封信似乎並不簡單。

    信拆開,里面是一張白紙,紙上只有四個字,但卻是四個令他瞬間遺忘了天神遺珠味道的字。

    藍絕原本因為飲酒後有些不羈的眼神完全變成了藍色,眼中電光繚繞,房間中原本明亮的燈光輕微的閃爍著,忽明忽暗,還不是發出“茲茲”聲。

    赫!拉!未!死!

    這就是紙上的四個字。

    赫拉是一個名字,上元時代,母星古希臘神話中神後的名字。

    宙斯是神王,他的妻子就是神後赫拉。

    而在新元時代,赫拉,是藍絕的妻子,在一場對他來說滅頂之災中失蹤的妻子。而那一場大爆炸,足足毀滅了一顆小行星。沒有人認為,赫拉還會活著。

    事情發生在三年前,後來,他就來到了這里,住了下來。

    龍有逆鱗,宙斯也有。

    藍絕坐在那里,整整一刻鐘紋絲不動。

    一刻鐘後,他掉轉信封,在背面找到了一個通訊號碼。

    左手在虛空中一按,沙發對面的屏幕亮起,四維立體畫面隨之出現,畫面正是天火星的樣子。藍絕左手邊也多了一個光影觸摸板。

    修長而靈巧的手指幾乎是帶著殘影輸入了那一串號碼,屏幕中散發出的四維圖像開始轉動。

    數秒後,天火星圖案消失,依舊是白天的裝束,那名前來店里的女人俏生生的站在藍絕對面。當然,那是她的四維立體圖像。

    “宙斯,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嗎?”女人面帶微笑的說道,很自信,甚至有些拿捏。

    藍絕的表情很平靜,眼中的藍色也已經消失了。“你知道騙我的代價嗎?”

    盡管是隔著通訊器在交流,但當那女人听了這句話的時候,還是禁不住臉色一變,強烈的心悸竟然讓她有種心髒被緊緊攥住的感覺,但她也很快就平靜下來,“宙斯一怒,天地色變。我很清楚,我叫。”

    藍絕冷聲道︰“證明給我看。”

    “好。”答應的很痛快,雙手抬起,在空中橫拉,一個畫面隨之出現。

    畫面上是一段圖像,似乎是一個學校的課堂,學生們都穿著校服,正在魚貫走入,準備上課。

    突然,藍絕站了起來,他眼中剛剛消失的藍光再次出現。

    他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對他來說,早已銘刻在靈魂上的身影。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她那一頭黑色長發,黑發有些天然而成的卷曲,烏黑柔順,飛瀉而下,一直垂至腰際,校服露出她那一雙如白百合一般潔白的手臂,嬌軀修長,因為桌案的遮擋,看不到裙擺以下的位置。

    最令人震撼的,是她那一雙眼楮,那是一雙與眾不同的眼眸,蔚藍如海,澄澈的沒有一絲雜質。長長的睫毛向上翹起,這雙蔚藍的眼眸成為了她那精致五官中最動人的美景。被她看上一眼,似乎靈魂都要被她那美麗眸光收攝一般。

    黑發藍眸,是她!

    畫面泯滅,的聲音再次響起。

    “宙斯,現在可以談談我們的合作了?赫拉所穿的校服,單是在天火星有超過兩百所學校的學生是穿著類似的。而且,她所在的行星也未必是天火,我可以事先透露一件事給你,十天內,如果你還沒有去找他,那麼,你必將後悔終身。”

    藍絕,準確的說,宙斯藍絕。他的目光越發冰冷了,“條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