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大佬寵妻不膩

正文 第1557章 陰晴不定

    <link href="/r/book_piel{cursor:text;*cursor:auto}img,input,textarea{cursor:default}"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許橙臉上寫滿了無辜,“我不知道啊!事後听說的。”

    裴西宴盯著她看了兩秒,而後移開了視線,率先朝門外的轎車走去。

    許橙摁了摁眉心,剛才某男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來信了還是沒信,跟這種人打交道真是天天提心吊膽!

    上車後,許橙知趣的挨著門邊坐,盡量的遠離裴西宴。

    結果,轎車行駛了不到十分鐘,一個急速的拐彎,她整個人不受控制的跌向了旁邊座位的裴西宴,倒在了他的懷里。

    “抱歉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許橙忙不迭的想要撐起身子坐好,手忙腳亂的也不知道按到了什麼東西,一開始軟軟的,後來……

    談過戀愛的許橙雖然沒有經歷過本壘打,但作為現代女性,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瞬間明白自己按到的是什麼了,臉頰充血似的紅到了耳根。

    像是無措的大隻果!

    心里不悅的誹腹著司機,怎麼開車的啊!

    廣寧城才剛入秋,裴西宴僅穿了一件薄薄的西褲,某個小女人柔弱無骨的小手自大腿跟處滑過,所到之處均撩起一片星星之火……

    “往哪摸呢?”

    “誰摸了……”許橙紅著臉吱唔道︰“我那是不小心按到了。”

    “不小心?不小心能按得這麼準?”

    裴西宴黑眸暗沉,嗓音低沉磁性,仿佛帶了鉤子似的。

    許橙的臉沒骨氣的再次紅了,“……幾率本身就很大。”

    裴西宴尾音上揚,“嗯?”

    尷尬!

    大寫的尷尬!

    許橙額上黑線直冒,直覺告訴她應該繞過這個話題,小聲嘟噥了句,“沒听見就算了。”

    她可不想再說一遍,而且也是事實啊!她倒在他懷里,總共那麼點大的位置,一不小心就容易……中獎。

    許橙慢慢挪到車門邊上坐好,腦袋偏向窗外,右手則牢牢的抓著把手,以防自己再次被甩過去。

    裴西宴見她忙不迭的想和自己劃清界限,眸底沉了幾分。

    車廂內的溫度也驟降至零下,剛才的曖昧瞬間消失得干干淨淨。

    正在開車的十一和副駕駛座的陳副官小心翼翼的對視了一眼,心中同時閃過一個念頭︰督軍該不會真的喜歡上這位許小姐了吧?

    人家不理他,頓時不開心了。

    這叫什麼事啊?

    ……

    這是許橙穿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坐汽車上街,她眼底滿滿的都是興趣,看到街邊琳瑯滿目的店鋪,好想下去逛街啊!什麼時候她也能開一家屬于自己的店鋪呢!

    狗男人說話不算數,白紙黑字,章都蓋了還是不肯放自己離開。

    這會他正在氣頭上肯定不宜再提,只能等待時機了。

    如果注定回不去的話,她希望以後能開一家照相館或者去報社開闢一版時尚專欄,做自己專業領域的事情,好好賺錢,努力生活!

    她干脆搖下車窗,雙手趴在窗沿上望著窗外,完全無視了車內的男人。

    “車窗搖起來。”

    被當做空氣的裴西宴臉色陰沉似水,聲音更是冷駭逼人。

    許橙回頭看了他一眼,“為什麼?”

    裴西宴神色冷冷的,“風太大了。”

    許橙︰“……”

    神特麼風太大了!哪里有風啊?即便開這麼大的窗戶也只能感覺到微風拂面好嗎!

    前排的十一內心os︰督軍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嬌弱了?

    前排的陳副官內心os︰明明是被冷落了不高興,卻硬要說風大,他家督軍真的鋼鐵太直男!

    在某男的抗議下,許橙只能不情不願的搖起車窗。

    密閉的車廂內氛圍更冷了。

    ……

    十分鐘後。

    車子停在了杜家班戲院門口。

    許橙看著大門上的“杜家班”三個字,愕然的問道︰“督軍也喜歡听戲?”

    裴西宴掀眉看向她,“你呢?”

    許橙搖頭,誠實的回道︰“不喜歡。”

    她的愛好就是攝影和旅行,平時在家听听歌看看電影還成,听戲太高雅了,她實在是欣賞不來。

    裴西宴見她完全沒有思索的否認,便知道她不是在說謊,可若是不喜歡,為何要去春暉班?

    “你不喜歡甦佑卿的戲?”

    “我主要是听不懂。”

    “……”

    裴西宴再次被她的回答搞懵了,“听不懂?”

    許橙點了點頭,“對呀!我們吉隆坡那邊……听戲听得少,對我來說太高雅了,欣賞不來。”

    她回答得很誠懇,也是實實在在發自內心的話。

    裴西宴心頭威震,他還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直白的說自己听不懂戲。

    “那你為何要去春暉班?”

    “打工唄!”

    “打工?”這也是她們吉隆坡那邊的話?

    “哦……就是工作的意思,我不是有個老鄉在春暉班的廚房當廚娘嗎?所以我就央求甦老板也給我這個工作的機會。”

    “所以你不是因為喜歡甦佑卿的戲才去的春暉班?”

    “那當然嘍!我都不認識他。”

    許橙回答得很快,沒有半秒思考的時間。

    裴西宴足足盯了她幾秒,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似的。

    許橙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我臉上長什麼東西了嗎?”

    裴西宴收回視線,率先朝里面走去。

    他自會派人去查清楚許橙剛才說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她最好沒有騙自己,否則——

    杜家班的人得知裴督軍親自來听戲,早早就備好了***包間,里面一應瓜果茶水早就備妥,就等督軍入座了。

    杜家班的老板主見裴督軍這回帶來的又是一位面生的小娘子,也沒覺得有什麼奇怪,諂媚的夸贊道︰“裴督軍您真是眼光好!府內的姨太太一個賽一個的漂亮!”

    許橙剛喝到唇邊的茶水差點沒直接噴出來。

    她動靜有點大,引得裴西宴朝她看過去。

    許橙只得假裝咳嗽,“咳……茶水太燙了,不小心嗆著了。”

    她才不要被狗督軍收到後宮去當什麼姨太太!

    她是絕對絕對不會跟六七個女人共用一個男人的,想想都無比惡心!

    裴西宴看著她,慢悠悠的說了句,”慢點喝。”

    听到這三個字的許橙差點又被嗆著了,那位杜老班主見此連忙可勁的夸贊許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