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在末日有台SCV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全線崩潰!【二更】

    “吼吼吼~”

    “噠噠噠~”

    金象市防線上,喪尸的嘶吼,人類的慘叫,機槍的掃射以及激光的閃爍,還有無數的人影綽綽,人類鮮紅的血液和喪尸綠色的液體混合在一起,將戰壕都給灌滿了,當真是血流成河,伏尸百萬!

    能力者所向披靡,尤其是念能者,他們控制著一柄柄鋒利的飛刀四下翻飛,所過之處無數的喪尸倒入血泊之中,但下一瞬就有更多的喪尸沖了過來,無畏生死的朝著他們進攻。

    讓方舟軍壓力山大的是,這些喪尸已經不能叫喪尸了,因為他們都已經覺醒了智慧,而且還撿起了地上的槍,學著人類的樣子扣動扳機。

    好多能力者都是在完全沒防備的情況下被喪尸用槍打死的。

    這是犯規,這是作弊,喪尸都能使用武器,還讓人類怎麼活?

    好在使用槍支的喪尸並不多,可能在他們潛意識里,還是獠牙和利爪好用,槍械之類的只能算是奇技淫巧,並沒有過多的喪尸去使用,否則方舟軍恐怕早就已經崩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撕開的口子越來越大,無數的喪尸宛如潮水一般沖進了金象市,然後就是包圍方舟軍,方舟軍一下子腹背受敵,死傷就更嚴重了。

    宮殿群內,朱胖子和卡伊琳、阿芙奴到處尋找卡巴的下落,但等他們找遍了整座宮殿,都沒有看到卡巴以及他手下警衛的蹤跡。反而遇到了不少那些古怪的尖臂喪尸,要不是他們跑得快,估計都已經死在了他們手里。

    就這阿芙奴和卡伊琳還受了點兒輕傷,只有會飛的朱胖子還完好無損。

    “司令究竟哪里去了?難道已經去了前線?”朱胖子問道。

    “不是沒這個可能,我們立刻趕去前線與司令匯合,那里太危險了!”阿芙奴對卡巴非常的忠心,萬事都想著卡巴的安危。

    朱胖子道︰“但是金象市的情況不太樂觀啊,你們听听這聲音,喪尸的嘶吼越來越響,槍聲卻是越來越少,金象市已經守不住了,現在去就是送死!”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一定要保護司令的安全!”听到朱胖子這麼說,阿芙奴丟下這麼一句就飛快的朝

    著前線沖去。

    卡伊琳也道︰“我也要去保護我的父親,你現在是星靈的人,沒必要跟我們一起冒險,你還是回去找星靈吧!”

    “那~那你怎麼辦?”

    “當然是和父親同生共死了,反正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卡伊琳轉身快步追上了阿芙奴。

    朱胖子傻傻地站在那里,卡伊麗最後那句沒什麼好留戀的其實就是說給他听的,她已經明確的拒絕了他!

    “嘿嘿~”嘶啞的獰笑在身後響起,是一個尖臂喪尸追上來了,朱胖子低著頭,臉色漆黑,好似完全沒听到這聲冷笑。

    那尖臂喪尸看到朱胖子沒動靜,身影立刻劃出道道殘影沖了過來,尖臂朝著朱胖子的心窩狠狠地捅了上來。

    眼看那鋒利的尖臂就要扎進朱胖子的後心,朱胖子那肥碩的身體突然轉過身來,本來一雙灰色的眸子里突然閃過了幾縷紅光,一股無形的力量擴散開來,那沖上來的尖臂喪尸猩紅的目光中突然閃過了無邊的恐懼,沖上來的身體好似被卡車沖撞了一般,‘轟’的一聲倒飛了出去,直接將宮殿里厚重的牆壁砸出了一個大窟窿。

    落地之後已經全身血爛,雖然在快速的恢復,但他已經不敢再上前了,這個大胖子散發的氣勢比金五司令還要強大,他怎麼還敢造次。

    朱胖子橫了那個尖臂喪尸一眼,巨大的身體突然一飛沖天,整個人化為了一道流光,快速的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金象前線,方舟軍已經差不多要被包圍了,喪尸分成了兩個巨大的包圍圈兒將他們快速包圍,現在也就只有東西兩側還沒有喪尸,如果再不撤離,他們也就走不了了。

    “不能再打了,我們必須馬上撤離,否則我們會全軍覆沒的!”有團長撐不住了,將一個撲上來的三眼喪尸打死,又補了兩槍後大聲叫道。

    “可是司令~”另一個團長還是有點遲疑。

    “司令恐怕早就已經跑了,他會在乎我們的死活嗎?”

    “好~立刻通知兄弟們突圍,只要留下種子,我們就還能東山再起!”看著無邊無際的喪尸,這位團長也慫了,好不容易在末日里活下來,怎麼能傻死在這里。

    隨著這位團長大人的一聲令下,本來就已經毫無

    士氣的士兵們紛紛開始撤離,這一撤可了不得,整個金象市防線立刻崩了,此時的金象市就好像一個被剝去最後一件***的少女,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吼吼吼~”喪尸門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立刻就追了上去,將一個個逃跑的士兵撲倒在地上,鋒利的爪牙撕扯他們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宛如泉涌一般冒了出來。

    在鮮血的刺激下,這些喪尸更加興奮了,甚至有喪尸當場晉級了,或者獲得了能力,變成了一個強大的能力喪尸!

    金象市的街道上,阿芙奴快速的沖來,但前面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驚慌失措的普通士兵,他們丟盔棄甲,狼狽不堪,明顯就是逃命。

    她猛地沖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厲聲喝道︰“跑什麼?難道你們不明白當逃兵的下場嗎?”

    幾名士兵驚叫道︰“我們不是逃兵,我們是奉了團長大人的命令自行撤離的,阿芙奴大人,您也快點跑吧,完了~防線全完了~”

    阿芙奴心頭大驚,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領子,叫道︰“那司令大人呢?司令大人在哪?”

    “司令?如果他沒在金象市的話,那就是已經逃跑了,反正我沒在前線看到他!”這士兵奮力的掙開了阿芙奴的玉手,撒腿就跑,因為後面的喪尸嘶吼越來越近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芙奴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司令大人沒事兒就好,那她也能撤退了。

    卡伊琳追了上來,問道︰“情況怎麼樣?我父親在那?”

    阿芙奴道︰“司令大人已經安全撤離了,我們也趕緊撤吧,到預定的地點匯合,司令大人肯定會在那里等我們的!”

    卡伊琳點了點頭,驀地看到遠處的黑暗之中,無數的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了出來,登時俏臉兒一變,與阿芙奴撒腿就跑。

    她們誰都不知道,此時就在金象市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星靈航母正穩穩的停在那里。

    “指揮官,金象市已經全線崩潰,是否開始行動?”一名星靈信息官匯報道。

    一直閉目養神的白文猛地睜開了星目,眸子里閃爍著精光,冷酷的道︰“行動……”

    【未完待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