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當醫生開了外掛

第1589章︰不是捧,是在殺!(第五更,求保底月票!)

    ,

    听見陳滄的信任,吳輝頓時臉紅起來

    “陳教授,您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

    陳滄微微一笑“嗯,不用著急,現在是這樣的。”

    “有一台手術,我近期準備進行”

    吳輝好奇的問道“是301醫院的周主任嗎”

    陳滄一愣“你知道了”

    吳輝嘆了口氣“恩,找到了不僅是我,咱們醫院內知道這件事兒的人很多。”

    “或者說這件事現在咱們醫療圈內都很出名”

    “周主任人緣不錯,而且301出身,這次的院士人員基本上被很多人都認可了,可是突然出了這樣的一件事兒,誰不覺得可惜啊”

    陳滄點頭笑了笑“嗯,這次的事情暫且先別聲張。”

    “手術該做就做,但是暫時保密,當病人來做,暫且不要對外公布。”

    首都的一些大醫院都是有一些專門的病房的。

    主要針對的對象就是特殊患者,就比如官職比較大的,人物比較敏感的等等

    這些人在住院以後,都會選擇在這樣的病房內。

    陳滄說道“手術的事兒,課題的事兒,都不要著急,咱們先開始做。”

    “等機會合適的時候,申請課題。”

    “你近期要做的就是這麼幾件事兒”

    “第一點,把你現在管的病人都分給下面的人,你就負責周主任一個人。”

    “第二點,你需要近期做好準備,查閱資料,後續我把具體內容發給你,你把綜述寫出來,然後把任務書等東西給做出來。”

    “最後一點,團隊你現在先考慮,等合適的時候我通知你,你來組建團隊,加油”

    陳滄看著吳輝,再次鼓勵道。

    吳輝點頭之後,起身離開。

    吳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把門關好。

    內心是震動不已。

    說實話,他真的是有些激動。

    自己可能在經歷一次前所未有的蛻變。

    是化繭成蝶,還是作繭自縛。

    在此一舉

    但是無論如何,他願意拼一拼。

    反正他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自己還能輸的了什麼

    不如放手一搏

    最近,不知道科里是怎麼回事兒

    科室里的氣氛有些不對勁兒。

    吳輝最近也在考慮離婚。

    喬成安主任也在鬧離婚。

    不同的是,喬成安離婚的消息在科里鬧得是沸沸揚揚。

    而吳輝則是不聲不響。

    妻子要帶著兒子離開。

    吳輝來到北京七八年了。

    沒有房子。

    沒有車子

    妻子要再擇良人了。

    對此,吳輝努力過,爭取過,但是確實徒勞。

    妻子小他八歲,三十出頭,八年前嫁給他。

    生了一個兒子。

    現在八歲

    吳輝努力嗎

    他一直在努力

    可是

    生活不是你努力就有結果的。

    更何況首都

    北上廣不相信眼淚。

    哪怕你哭的淚腺堵塞也沒用。

    現在,吳輝只想把孩子爭取到。

    至于那個女人,似乎已經沒了感情。

    自己付出了很多,卻抵不過首都三環的一座學區房。

    罷了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努力,就是證明自己

    但是,孩子確是他唯一的寄托。

    等等吧

    再等等兒子,爸爸很快就有能力了。

    爸爸從來不是廢人。

    爸爸真的一直都在努力

    吳輝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走遠。

    此時,遠在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的徐子明有些緊張。

    真的沒想到,有一天自己能來這里參加頒獎儀式

    世界生物醫學中心組織辦法的“年度醫學獎”是為表彰可能改變醫學實踐和產生重大醫療影響的的杰出研究而設的。

    徐子明承認,自己的成功完全是來源于陳滄的幫忙。

    毫不含糊的說,自己能有今天,全靠陳滄

    站在這里,和來自全世界的頂級醫生交談,這種榮譽,讓徐子明感慨不已。

    明天參加頒獎,他坐在那里,惴惴不安。

    幸福來得這麼突然,竟然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害徐教授,你好我是牛津大學的凱樂。”

    男子笑著握手。

    徐子明笑了笑“你好”

    “我看了你的論文,真的很厲害,陳教授他沒有來參加嗎”凱樂好奇的問道。

    徐子明點頭一笑“我老師他比較忙。”

    凱樂一听,頓時愣了一下“的確,陳教授實在是太偉大了,我是做肝膽外科的,我喜歡陳教授的理論的,原本以為在現場可以看見陳教授的,實在是可惜了”

    徐子明點頭“有機會來首都,我引薦。”

    凱樂頓時開心起來“中國人真的是慷慨大方,熱情,我很喜歡”

    說到這里,凱樂忽然停了下來“對了,徐教授,我認識周宏光教授,他實在是太可惜了”

    徐子明一愣“周宏光”

    雖然跨了專業,但是因為陳滄的原因,加上醫療系統著實不大,他對周宏光也是有所了解。

    而且,這一次周宏光也要競選院士。

    陳教授似乎也幫他忙了。

    應該問題不大的

    徐子明對陳滄有一種盲目的個人崇拜感

    無關能力。

    但是听見說周宏光可惜了,他頓時好奇的問道

    “他怎麼了”

    凱樂頓時驚訝的問道“你不知道嗎周教授的了帕金森”

    听見這話,徐子明頓時臉色一變

    “真的”

    凱樂點頭“當然了,我關注的一本中國肝膽外科的雜志上,刊登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可惜了。”

    “對了,我把鏈接給你。”

    說完,凱樂直接把鏈接發送了徐子明。

    中華國際肝膽外科雜志

    這可是國內肝膽外科的頂級雜志啊

    竟然在這個消息上發表

    徐子明看見雜志內容之後,頓時沉默了

    因為這篇文章通篇都是在稱贊周宏光

    沒錯

    都是在夸贊。

    細數他的成就和榮譽,甚至是把他發表的論文,在肝膽外科領域做出的貢獻,全部寫在上面

    似乎,這完全是對周宏光的稱贊。

    而且表達了這樣一位中國肝移植領域的人才隕落。

    有些惋惜

    但是

    徐子明懶是懶,他不傻

    他清楚的讀到了其中的不同尋常。

    這不是在捧

    這是在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