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農女有田有點閑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勾起回憶

    尤其是那武將領頭之人,還端起大海碗,笑得特別的憨厚,沖著秦博涵一舉碗“秦大人今天到了咱們大營,用你們讀書人的那句話,叫什麼來著什麼蓬什麼輝”

    一旁的軍師忙低聲提醒道“蓬蓽生輝”

    “哦,對對對,那什麼蓬蓽生輝我老陳是個粗人,不會說文縐縐的漂亮話我先自干三碗”

    說完,就咕嘟咕嘟,一氣先喝干了一碗燒刀子。

    旁邊親兵早就又倒滿了兩大碗,那位陳將軍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灌了下去。

    喝完後,還將碗底朝上,涓滴不剩。

    三碗下去,旁邊的武將和談判的官員,都忍不住喝了一聲彩。

    秦博涵看著那架勢,頓時就覺得腦殼疼。

    這可是最烈的燒刀子,他雖然平日里沒事愛小酌幾杯,前幾日還跟簡師爺一醉方休。

    可他也沒喝過這種燒刀子啊,這種酒他听說過,塞北這邊的特色,因為天氣嚴寒,所以這種烈酒最受歡迎。

    入喉如火一般燒過,酒量不佳的人,基本就屬于一口倒那種。

    更不用說這一碗了。

    他心中為難,可面上不顯,淡定的點點頭,說了幾句客氣話。

    倒是宋重錦心中有數,在大家看秦博涵態度溫和,都蠢蠢欲動的站出來,想要敬酒的時候,不著痕跡的也端起海碗,擋住了嘴角,輕聲道“大人放心喝就是了”

    秦博涵多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

    笑盈盈的端起了海碗,只聞到了一點淡淡的酒味,心中大定,也爽快的跟大家一起痛飲了一碗。

    見秦博涵這麼給大家面子,頓時氣氛就熱鬧了起來。

    尤其是武將那邊,要知道,如今這朝廷中,已經有重文輕武的跡象,這些年皇帝看中文官,尤其是他們的軍餉,還有軍糧補給,都掌控在文官手中。

    所以這些邊關的武將們,見到這些文官,尤其是京城的文官,心里不管怎麼想,面上肯定是要敬著幾分,就怕這些文官給他們下絆子,將那軍餉軍糧動下手腳,他們可就要吃個啞巴虧了。

    尤其是秦博涵這樣的大官,誰不知道他乃是皇帝心腹,都恨不得將他供起來。

    見秦大人這般溫和體下給面子,這些武將們,也沒多想,只覺得這秦大人上道,是個爽快人,頓時就親近了幾分。

    紛紛就拍著桌子,一邊叫好,一邊打算著今天都要陪著這秦大人多喝上幾碗,不醉不歸才好。

    還有那談判團的官員們,平日里哪里有這等機會,能和秦大人一起喝酒吃飯,也是心中激蕩,見武將那邊一擁而上要給秦大人敬酒。

    他們也不甘示弱,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喝,端著海碗跟上去再說。

    還是宋重錦略微攔了一下,只說秦大人這趕了幾天的路,都沒吃一口熱飯,不如先讓大人嘗嘗伙夫們的手藝,先墊兩口,然後再敬酒也不遲。

    若是別人說,這些武將未必會賣這個面子,可宋重錦一說,大家都紛紛點頭稱是,又連連稱自己想得不周到,請秦博涵大人大量勿怪雲雲。

    其他人也都冷靜了下來,都有幾分尷尬之意。

    不過幸好伙夫那邊,熱氣騰騰的菜做好了,因為天氣冷,若是離了火,只怕沒一會子就被寒風吹得涼透了。

    他們也有準備,在桌子上一溜飯上幾個銅盆,里面填上那燒透還沒燒完的木材,又蓋上一層木炭,然後將飯菜裝在小鍋里,坐在了銅盆上。

    這樣就能保溫了,中途還能往里面添點木炭什麼的。

    這法子是上次宋重錦教的,在赤城縣,天氣寒冷的時候,王永珠總愛隔三差五的安排一頓鍋子吃。

    赤城縣那邊可以架個紅泥小爐,或者單獨有那種吃鍋子的爐子,往里面添炭就夠了。

    這邊疆苦寒,大營中更是少見這些。

    就連這些小鐵鍋,都還是王永珠給宋重錦安排的物資里面的,那銅盆更是將大家平日里洗臉用的都搜來了。

    反正也燒不壞,等用完了,將里面的炭火倒掉,拿水沖沖還能用。

    男人們,都沒那麼講究。

    秦博涵先前雖然吃了些東西墊了一下,可聞著這滾燙的肉香,也覺得有些餓了。

    于是也沒推辭,順勢就舉起筷子。

    有秦博涵先舉箸,其他人才都跟著,別說這伙夫,雖然是做的大鍋菜,可能被選出來今日接待京城來的貴人,那也是有幾把刷子的。

    羊肉炖得入味,一點腥羶味都沒有,入口鮮香。

    那豬肉做得是最拿手的殺豬菜,豬血和豆腐炖成一鍋,豬肉被切成片,炒成瓢兒狀,半透明色,配上粉條、豆腐干、干蘑菇、還有幾樣菜干,湯汁濃郁,吸收了豬肉的鮮美,咬上一口噴噴香。

    就連那豬大腸,還有豬肚子之類的,都一一收拾干淨了,鹵好後,做為涼菜放在一旁。

    再配上油炸的花生米,還有腌得蛋黃都流油的咸鴨蛋,被切成兩半,橙紅的蛋黃配著白色的蛋清,看著就誘人。

    這些菜看著粗曠,不如京城那酒宴精致名貴,格外的接地氣。

    秦博涵從高中入朝為官後,就很少吃過這樣接地氣的飯菜了。

    嘗了一口,倒是勾起了他幾分回憶,當初落魄,三餐不繼,困窘之極。

    也是寒冬臘月,快過年了,家家戶戶都在買年貨,就算再窮的人家,到過年了,也要割上一點肉,再不濟也要煮上兩個雞蛋,沾沾葷腥。

    而他,每日里,早起就煮上一鍋薄粥,早上一碗,中午一碗,晚上一碗,勉強度日。

    那年大年三十,他就著薄粥,一個人形單影只,哪里有過年的氣氛。

    是恩師齊大學士,親自上門來,說他也是一個人過年無趣,來喊他去陪著吃飯熱鬧一下。

    他心中感激,知道恩師是憐惜他才這般說。

    那日,恩師因為也是獨自一人,也就雇了一個做飯的婆子,那婆子雖然不是專門的廚娘,倒也會做幾道家常菜。

    那一天的兩個人的年夜飯,就是一道豬肉亂炖,里面也是有粉條,白菜、干蘑菇還有夏天曬的菜干。

    還有一盤花生米、三四個切好的咸鴨蛋。

    不名貴,可在秦博涵心中,那卻是他這輩子吃得最好,最溫暖的一頓年夜飯。

    也是這頓飯,給了他溫暖和勇氣,能繼續堅持下去。

    如今看著這一桌子只能說簡陋的菜,秦博涵的心卻軟了一下,再看宋重錦,忍不住目光欣慰。

    他有種預感,說不得當年恩師一家的冤屈,就要得以洗刷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