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盛寵無雙︰醫妃權傾天下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本王選擇你(大結局)

    宮燈無風輕輕搖曳了起來,暈黃的光照著燈下的人影影綽綽,顯得有些不真實。

    溫清竹落地無聲,但心里知道姜遠 肯定知道她來了。

    停在了他身後一丈外的地方,溫清竹看了一圈周圍,輕聲問道︰“這里竟然只有皇上一個人。”

    姜遠 慢慢的轉身,讓溫清竹意外的是,他的神情異常的平靜。

    “姐姐,我應該這麼叫你對嗎?”姜遠 目光幽深,聲音不帶一點情緒,竟然讓溫清竹一點都看不透。

    他這是想要干什麼?

    無數的消息在腦海中滾過,溫清竹彎唇一笑︰“以前皇上的確是這麼叫我的,不過我還是不太懂,皇上一個人在這里,能確保自己的安全嗎?”

    不知為何,姜遠 心里浮現一抹怪異,心里篤定面前的溫清竹絕對不會傷害自己。

    皇後和傅玨的話,此刻縈繞在心頭。

    自從姜遠成被殺,他和攝政王府的事情就擺到了明面上。

    從開始試探,到後來的肆無忌憚。

    姜遠 並不想對普通的無辜人動手,可是不對無辜人動手,他完全沒有機會。

    所以他打破了默契,漸漸的無所不用其極,心里想要殺了溫清竹的念頭瘋狂滿膨脹,讓他簡直喘不過氣來。

    “姐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殺你,念頭竟然如此強烈,我知道我病了,知道有個我想要殺了姐姐,可是有一次他出現後,就再也沒有出現。”

    姜遠 的眼里露出一絲迷茫,他伸手指著自己的腦袋︰“我感覺我好像不是自己了,我不該殺了你,不該的。”

    意外終究還是出現了。

    從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抽出來後,在宮燈的照耀下閃爍著寒光。

    溫清竹將刀柄轉向姜遠 的方向,慢慢的朝他走過去,聲音如同幽靈般的蠱惑道︰“遠 ,你殺了我,殺了我你就會想起一切。”

    那天晚上,溫清竹和姜遠 商議了很久,但最後催眠的時候,溫清竹還是私自加了東西。

    在姜遠 看見姜遠成的尸體那一刻,殺了溫清竹這個念頭就如同烙印一樣深刻在他腦海中。

    將刀柄放在了姜遠 的手里,溫清竹將他發顫的手握緊,一字一頓的道︰“你其實特別想要殺了我,不要克制,就朝著這里刺進去,以你的功力很輕巧的。”

    溫清竹將匕首尖頭對準了心髒偏下的地方。

    低眼看了看手里的匕首,又抬頭看了看溫清竹平靜的眼神,他忽然問道︰“你真的會死嗎?”

    “你試試看就知道。”溫清竹沒有明面回答他,只需要姜遠 相信她真的死了就好。

    姜遠 迷茫的雙眼忽然清明起來,笑著後退了一步︰“王妃是想要朕殺你,然後讓攝政王沖冠一怒為紅顏嗎?”

    溫清竹心里一嘆,姜遠 果然不好對付,這麼快就從她的催眠中醒來。

    不過也好,既然他能掌握主動權,那事情要麼徹底失敗,要麼徹底成功。

    轉身走到旁邊的椅子上,溫清竹靠在椅子上,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傅烈心里真正想要什麼,皇上不是一清二楚嗎?”

    “朕自然清楚,所以越發不明白王妃的目的。”姜遠 看了看手里的匕首,走動時,閃爍著一層光,好像淬了毒一樣。

    來到溫清竹身邊坐下,姜遠 將匕首放在兩人之間的小幾上。

    斜眼看著匕首,溫清竹微微皺眉,她的時間可不多,看來兵行險招。

    她拿出一個碧綠的小瓷瓶出來,抬眸對姜遠 道︰“這里面是斷腸散,皇上要是不信,大可以再涂一層。”

    “王妃還是不肯說?”姜遠 的語氣冷了下來。

    溫清竹靠著椅子,微微垂眸道︰“我說過了,只要皇上殺了我,你的病就會痊愈,你不知道的事情全部都會知道。”

    再次抬眼,溫清竹見姜遠 遲遲不肯動手,手掌下浮現一根銀針,猝不及防的朝著姜遠 的太陽穴而去。

    姜遠 紋絲不動,銀針也在即將踫到他皮膚前停了下來。

    這讓溫清竹很是挫敗的松了手,低頭問他︰“為什麼不反擊?”

    “你沒有殺意。”姜遠 說得很平靜。

    溫清竹自嘲的笑笑,將銀針收了起來,轉頭對姜遠 道︰“皇上好好考慮一下,朝堂涌動,會導致天下不穩,何況阮密現在都已經不听皇上的命令,直接去找堂叔的茬了。”

    姜遠 斂容回道︰“攘外必先安內,朕自己的事情都沒解決好,阮密是老臣,動手很有分寸,而且楊松是楊家的傅烈的堂叔,怎麼會一無是處。”

    都說帝心難測,難道當皇帝的人總是喜歡虛虛實實的。

    看了眼桌面上的匕首,溫清竹眼眸一沉,動了殺心,伸手要去拿匕首,姜遠 一手擋住,另一只手輕易的拿到了匕首。

    機會來了!

    溫清竹突然說了一句︰“我會離開你的。”

    在這一瞬間,姜遠 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雙眼瞪大,殺心頓起,將匕首往前一送。

    刀刃刺破衣料和皮肉的聲音,在寂靜的大殿內異常清晰。

    心口一痛,溫清竹正要松口氣,結果身體竟然沒有僵住,而是那種生命流逝的感覺越來越清晰。

    她是死過一次的人,抬頭對上姜遠 的眸子,他的眼神急劇變化,各種神情在眼前閃過。

    鮮血從創口流出來,打濕了月白的衣衫,刺得姜遠 的眼楮發紅,腦袋炸裂,整個人都血液凝滯。

    眼前的畫面告訴自己,他殺了姐姐。

    那些被封起來的記憶,在這一刻決堤,傾瀉而出。

    溫清竹想要張嘴說話,可是她發不出任何聲音,眼淚忽然流出來,心里涌起一股強烈的感覺。

    她要見傅烈最後一面。

    溫清竹再也站不住,身體往下倒,姜遠 下意識的扶著她跪坐下來。

    姐姐靠在他的胳膊上,瞳孔越來越大,蒼白的唇在無聲的喊著傅烈的名字︰未之,未之未之……

    踫的一聲巨響,殿門被推開,傅烈出現在她眼前,可是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

    原來自己終究還是要死的。

    溫清竹慢慢的閉上了眼楮,手無力的滑落。

    姜遠 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喊︰“姐姐——”

    頃刻間,傅烈出現在溫清竹面前,半跪在她面前,推開姜遠 將溫清竹抱在自己懷里。

    接著拿出一瓶藥出來,一口含住,然後喂給溫清竹喝下。

    外面的傅瑜琳瑯匆忙趕了進來,看見這一幕,對視一眼心驚不已。

    皇上真的殺了溫清竹!

    片刻後,溫清竹的呼吸還是沒有回復,傅烈的目光落在了拔出來的匕首上。

    刀刃上沾染著鮮血,此刻格外的刺眼。

    外面溫明軒帶著衛卿霖也趕了過來,看見溫清竹的那一刻,溫明軒心跳短暫的停了下來。

    快步走過去後,溫明軒臉色慘白的道︰“怎麼還沒醒?”

    傅烈的聲音听不出任何情緒︰“匕首上涂了毒。”

    “什麼!”溫明軒轉頭看向姜遠 ,沖過去一把抓住了姜遠 的衣領,“你真的殺了阿姐!”

    ……

    天光微亮,皇宮一片寂靜,幾位重要老臣趕來時,只看到地上殘留的血跡,已經神色凝重的傅瑜和琳瑯二人。

    衛子嬰和雷嘯幾乎同時開口。

    “皇上呢?”

    “王妃呢?”

    雷嘯問的是皇上,而衛子嬰問的人是溫清竹。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了忌憚。

    站在他們身後的傅宣和裴煜也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天下要亂了。

    衛子嬰和雷嘯很默契讓又問傅瑜︰“到底怎麼回事?”

    他臉色還是白的,要不是身邊的琳瑯牽著他的手,讓他感覺到了溫度,他可能會覺得自己沒有活著。

    深吸一口氣後,傅瑜轉身指著身後的黑紅的血跡道︰“皇上親手殺了攝政王妃。”

    雷嘯擰眉︰“不肯能!”

    倒是衛子嬰盯著那攤血跡問道︰“那王妃死了嗎?”

    “死了。”這話是琳瑯說的,她的聲音都在發抖。

    眾人把視線移到了她身上,只見她拿出一卷聖旨來︰“這是皇上早前留下的,說是他要是沒回來,就讓太子繼位。”

    這話一出,大家臉色各異,誰都知道,太子現在在陸家手里。

    雷嘯很冷靜的追問︰“皇上呢?被攝政王殺了?”

    傅瑜搖頭︰“沒有,他跟著攝政王和裴奕走了,說是要親眼看著王妃活過來。”

    這時候,裴煜想到了什麼,下意識的朝傅宣看去,兩人又是默契的一眼。

    在這安靜的時候,衛子嬰開口道︰“你把昨晚的事情說一遍。”

    傅瑜點了頭︰“王妃來見皇上,是為了給皇上治病,只要皇上殺了王妃就好。原來的計劃是死後救回來,但皇上在匕首上涂了毒,和原本王妃涂的毒相沖,攝政王和王妃是準備沒用了。

    裴奕說有個地方能救王妃,傅烈就跟著他離開,皇上一句話也沒說執意跟著走了。還是皇後交代了我們一些事情,讓我們通知你們商議對策。”

    “皇後也在?”雷嘯突然說了句,眼角的余光不善的盯著衛子嬰,卻見他眉頭緊鎖。

    忽然間,傅瑜面前的四位老臣,兩兩左右轉身站開。

    衛子嬰和裴煜站在一邊,雷嘯和傅宣站在一邊。

    這一幕讓傅瑜神色愈發凝重︰“幾位大人這是要做什麼?”

    “沒什麼,衛子嬰勾結裴煜,投靠攝政王,狼子野心,企圖謀反!”雷嘯上來就扣了個謀反的帽子。

    他斜眼看了看傅宣,心里還很意外,先前他分明是和裴煜聯手的。

    衛子嬰神色淡然的道︰“昭武帝昏庸殘暴,謀害忠良,讓十萬傅家軍覆滅,現在又殺了相救他的王妃,這等暴君不值得我衛家效忠!”

    這時候裴煜開了口,笑眯眯的看著傅宣道︰“這麼多年了,你竟然還是看不慣衛家得勢。”

    “我並沒有看不慣,而是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而已,維護正統。”傅宣和衛子嬰一般淡定,隨即又擰眉問道,“你竟然選擇了傅烈,還真是讓我意外。”

    裴煜仰頭笑了笑,笑容奸詐的道︰“我裴煜這一輩子,從沒做過任何錯誤的選擇,當年我放棄了紀家的栽培,後來成為一人之下,如今我選擇傅烈,那就說明姜家對上傅烈,沒有任何勝算。”

    皇帝失蹤,攝政王離京,攝政王妃被殺,這三條消息被兩方人隱藏得死死的。

    在文臣還沒正面撕破臉前,阮密和楊松已經在洛城外打了起來。

    來回拉鋸了三個月後,皇帝下令絞殺攝政王。

    而攝政王這邊,放出皇帝謀害十萬傅家軍的消息,以鏟除暴君為由,一呼百應。

    本以為戰火會綿延,結果皇帝佔據京城,攝政王佔據洛城,開始文斗武斗,不斷有人傷亡,但都是小面積的,並沒有禍及百姓。

    只是京城和洛城不免迅速凋敝起來。

    外地各處的知府知州得到這樣的消息,不禁人心惶惶起來。

    陵城,姜德佳接到了綠陶和楊九,以及溫清竹和傅烈的兩個孩子。

    “殿下,兩位小郡主就交給你了,我和楊六要去找王妃他們。”綠陶看著姜德佳身後的孩子,跪了下來,眼淚直流。

    姜德佳趕緊把她扶起來︰“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們的,相信清竹也不會有事,她那麼厲害,怎麼有事呢。”

    “多謝殿下。”綠陶抹干眼淚,迎著心腸,帶上楊六離開了這里。

    傍晚時分,丫鬟過來通傳,說是有人拜訪。

    姜德佳出去一看,來人竟然是姜遠安。

    他也沒有廢話,直接問道︰“兩個孩子沒問題吧?”

    “沒有,沈家在暗中照拂,無先生也在,另外寧修已經去了定遠,看看清竹對陸川是怎麼交代的。”

    兩個人對視一眼,姜遠安要走,姜德佳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忽然開口道︰“哥哥既然來了,不如看看你的外甥。”

    姜德佳回了陵城,生了一個兒子。

    這聲哥哥,成功讓姜遠安的背脊一僵。

    他還是留下來吃飯了。

    吃到一半時,外面有消息送來,說是裴煜派人去定遠刺殺太子,被裴芷萱救下。

    傅宣那邊立刻給裴芷萱和陸川賜婚,叮囑他們守好邊關。

    “裴芷萱這是背叛了裴煜?”姜遠安一直都有留意京城的情況。

    姜德佳忽然輕笑出聲︰“是啊,她大概真的太喜歡陸川了吧。”

    哪怕陸川不喜歡她,裴芷萱也要想盡辦法的嫁給陸川。

    陸家世代忠良,太子既然在他們那里,陸川定然會保護好。

    裴芷萱這麼做,應該不止能嫁給陸川,也能讓陸川開始接受她了。

    兩人對視一眼,幾乎同時開口︰“裴小姐不愧是裴家人!”

    九個月後,齊國西北森林的山腳下。

    鵝黃衣衫的女子扶著位紅衣女子,邊走邊勸紅衣女子︰“清竹,我們還是坐馬車吧,你才剛醒來呢!”

    紅衣女子正是溫清竹,只是她的眼神有些怪異,轉頭看了看身後四個俊朗男子,心里分外疑惑。

    最後看了眼自己身後的沉默男子,她的心陡然漏了一拍。

    收回視線後,溫清竹低聲問黃衫女子︰“冰凝,他真的是我夫君嗎?”

    左冰凝無語望天,然後耐著性子解釋道︰“是的,他叫傅烈,你們還有兩個女兒,圓圓和滿滿。”

    溫清竹絞盡腦汁的腦汁的想了想,最後十分無奈的道︰“我怎麼記得我還在溫家發燒呢?娘不在,吳姨娘總是想盡辦法的要找我和明軒的麻煩。”

    左冰凝腳步一頓,身後的四個人也停了下來。

    兩人齊齊回頭,面前的人正是傅烈裴奕,姜遠 和陸策。

    溫清竹的視線落在傅烈身上,想了很久說道︰“你很像我幾年救的一個小乞丐。”

    傅烈眼神一震,壓制住內心的激動問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只有十一歲?”

    “不是嗎?”溫清竹小聲反問。

    她又看向裴奕︰“還有你,裴家公子,我父親很欣賞你,提到過你幾次。”

    接著轉向陸策︰“你是陸家的人,隱約听父親提起過,是陸磊的堂哥對嗎?”

    最後望著看向姜遠 ,眼神里全是陌生,這個沉穩中透著可憐的美少年,居然是當今天子嗎?

    姜遠 眼神一暗,姐姐的記憶里沒有她呢。

    傅烈走上上去,忽然問道︰“溫小姐,是的,那次你救了我之後,我就喜歡了你,一直很喜歡,到現在也是。”

    他的手微微有些發抖,不禁顫了顫︰“以後我會照顧你的,會對你永遠好的。”

    溫清竹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濃烈的感覺,情不自禁的回了句︰“好。”

    昭武三年五月,昭武帝和攝政王回京,平息了戰事。

    六月初,攝政王帶妻女離京。

    六月底,鎮國大將軍夫婦回京,送太子歸朝。

    坐在金鑾殿上,姜遠 望著殿門外的天空,不禁失神。

    不知道姐姐有沒有想起他。

    “陛下,臣有事起奏,匈奴王請求我大齊出兵,助他西征。”

    姜遠 回過神來,神色淡漠的回了句︰“準。”

    林州一處小鎮上街上,溫清竹很開心的逛著街。

    傅烈抱著大女兒,斜眼睨著身邊抱著小女兒的裴奕︰“為什麼你會在這?”

    裴奕輕輕撫摸著滿滿的後腦勺道︰“傅公子這話莫不是懷疑我故意跟上來的?”

    傅烈沒有是說話,上前去把圓圓給溫清竹抱著,然後回頭把小女兒搶了回來。

    哪知道小女兒居然大哭起來︰“叔叔!”

    “傅烈啊,滿滿比較喜歡我呢。”裴奕上前去,忽然看見一個綠色的身影,他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

    傅烈就哄著小女兒跟了上去︰“苗苗,好巧啊。”

    鬧市中,女孩的聲音清晰的傳入耳中。

    裴奕死死咬牙,告誡自己︰自己一定要去昆侖再看看!

    回到客棧,裴奕意外的發現,薛苗苗居然不在。

    溫清竹招呼著他過來坐︰“苗苗問了你,但是未之說,你不想見苗苗,所以我們沒告訴你也在這。”

    這話一出,裴奕心里突然一堵,轉頭離開。

    不!溫清竹還不知道要多久恢復記憶,他不能浪費自己的時間。

    半天後,裴奕攔住了薛苗苗,問她︰“我們成婚吧。”

    薛苗苗愣了愣,隨即搖頭︰“我見了小環,表姐既然忘記了她的任務,那我就要承擔藥神谷的責任,所以我覺得去昆侖。”

    裴奕瞬間愕然,然後听見薛苗苗問︰“你要去的話,我們可以一起?”

    “好。”裴奕伸手抱住薛苗苗,心里終于安定下來。

    柳樹林下,溫清竹望著他們相擁,頭忽然痛了一下,然後轉頭看著傅烈問道︰“未之,我好想記起來了一點事情,奉國寺的後山,我遇到了重傷的你。”

    這一瞬間,傅烈雙眼通紅,一把抱住溫清竹,低聲道︰“是,你救了我,又再一次救了我。”

    溫清竹伸手環住傅烈的腰,輕聲道︰“還好,我遇見了你。”

    五年後,洛城客棧。

    完全恢復記憶的溫清竹神色復雜的看著傅烈︰“這天下本來是你的。”

    裴煜的選擇並沒有錯,傅烈不只是有實力,而且深得民心。

    要不是傅烈他們及時回來,衛子嬰楊松以傅烈的名義,差點就成功改朝換代。

    傅烈握緊他的手︰“江山與你,本王選擇你。”

    昭武八年,攝政王退位,昭武帝君臨天下,至此大齊進入昭武盛世。

    (全文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