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宮女上位記

正文 第167章 番外ゞ

    長安城西,洛侯府在這兒也另有別院。

    洛韞曾和七公主一同來過,所以在听謹玉說起七公主和越王去城西時,洛韞就猜到二人去了何處。

    她忽然要去城西,侯夫人著實驚訝了番︰

    “是京中待得煩悶?那就去吧,多帶些人,注意安全。”

    洛韞看著娘親細心叮囑的模樣,心中忽然生了絲絲麻麻的酸澀和一絲退卻。

    她不知曉,這又是在作甚。

    每每听到那人的消息,總是這般,明知道不該的。

    但最終,洛韞斂下眸,依舊低低地應聲︰“娘親放心,女兒會仔細著的。”

    再多的心理建設都是枉然,還是抵不住那絲沖動。

    城西,七公主得知洛韞也來了別院之後,眼露訝然,隨後就是驚喜︰

    “當真?快快請過來!”

    她這別院中,有一處活溫泉,這次來,就是奔著這溫泉來的,和著兩位皇兄一起,但她著實受不了這二人。

    一盤棋子,叫兩人下了半日。

    七公主得寵,和幾位皇兄都說得上話,也因其是女子,身份無害,眾皇子平日也頗為寵她。

    七公主的動靜算不得小,封煜掀了掀眼皮子,朝身側楊德看去︰

    “何事?”

    楊德出去了一趟,很快又走進來,低聲說︰“是洛侯府之女來了。”

    話音甫落,持著棋子的二人都是微微蹙眉。

    封稍有些驚訝,輕笑出聲︰“洛侯居然會讓她出府。”還是到這兒來。

    這般看來,洛侯是有了選擇了嗎?

    他想著,不免多看了對面人一眼。

    封煜有些不耐,和封不同的是,他知曉洛韞為何而來。

    正因為知曉,才會覺得不耐。

    這些子世家女,著實沒眼力勁,周家那位女子是,洛侯府這位也一樣。

    他們兄妹三人單獨出行,擺明了不想讓旁人跟著,居然還舔著臉跟來。

    封煜扔了棋子,站起身,冷淡地說︰“我去泡溫泉。”

    封詫異︰“來客,身為主人不去接待,未免有些失禮。”

    “本王也是客。”

    冷冷地丟下這句話,封煜直接轉身離開。

    封失笑,和身邊人說︰“也不知道他這脾氣怎得養出來的。”

    身邊人不敢接話,只訕笑了兩聲,問︰“那主子出去嗎?”

    封搖頭︰“男女有別,終究是個姑娘家,本王去後山走走,公主若是問起,你直說就是。”

    “那奴才給王爺備馬。”

    “不必了。”

    從別院上後山,算不得遠,如今正值初春,遠遠瞧去,還有一片虞美人,皆是七公主府上種下的,甚美。

    此時的前院,七公主也接到了洛韞︰“你今日怎麼出來了?”

    洛韞不著痕跡地掃了眼四周,含笑說︰“娘親讓我出來散散心。”

    七公主有些了然地點頭,她這幾日應是過得也不順遂。

    她剛欲領洛韞去泡溫泉,就被下人告知,崇安王已經去了。

    七公主一愣︰“那二皇兄呢?”

    “越王去了後山。”

    洛韞抿唇,不經意朝後山的方向看了眼,她身側的七公主沒注意到這些,翻了個白眼,氣鼓鼓地︰

    “他們現在倒是舍得離開那屋子了?”

    自到了這別院,兩人就在屋子里下棋,將七公主憋得甚是難受。

    洛韞從她的三言兩語中大致猜到情況,她抿唇捏緊了帕子。

    她不似七公主那般心寬,听至此,哪里還不知曉,這二人是在避嫌。

    誰叫她不請自來,洛韞掩下心中那抹情緒。

    因此,在七公主說“咱們也去後山”時,洛韞拉住了她︰

    “越王許是想獨自待著,我們這般過去,未免有些唐突。”

    七公主愣了下,終于想起男女大防,輕聲嘀咕︰“怎就唐突了,明明是我的院子……”

    洛韞若無!其事地笑著︰“我剛下馬車,院子里都還未收拾好,給公主請安後,這就回去了。”

    七公主雖覺無聊,但念在她車馬勞頓,終究是放了她離開。

    直到她走後,七公主才擰起眉︰“皇兄他們究竟在作甚!”

    真真是惱死人了。

    偏生她這兩位皇兄倒好,一個比一個跑得快。

    她氣得翻了個白眼,若非知曉洛韞身份特殊,父皇絕不會叫她嫁入旁人家,誰會在他們身上使勁。

    七公主撫了撫額,一邊好友,一邊兄長,她自是希望促成一段佳話的,可若雙方皆無意,她獨自著急也無用。

    這般想著,她泄了口氣。

    謹竺扶著她,將這些都看在眼底,只平靜地說︰“男女有別,兩位王爺做法並無不妥。”

    在謹竺看來,兩位王爺的確人中龍鳳,其他皇子都想著和偶遇,唯獨這二位,偏偏是避著。

    若說這二位皇子對那個沒有想法,必然是不可能的。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即使沒有,他們對那個位置依舊勢在必得。

    洛韞別過臉,淡淡地說︰“我知道。”

    知曉歸知曉,但若說不在意,又怎麼可能。

    這人世間的情愛二字,一旦沾染上,哪能那麼容易就掙脫了去。

    謹竺沒再說話,在她看來,若當真喜歡越王,何不爭取一下?

    即使沒有希望,至少努力過了。

    既早早地就放棄了,又何苦這般折磨自己。

    她側頭,看見路過的虞美人幾欲開花,低聲說︰“快進四月了。”

    六月就是選秀,到那時,的歸屬必然就定下來了。

    再糾結,也總有結束的時候。

    翌日,七公主早早地就派人去請了洛韞,同時叫住兩位皇兄,瞪圓了眸子︰

    “你們今日可不許再躲著了,說好了帶我出來玩,卻我丟在了一邊,哪有你們這般當兄長的!”

    封捧著一冊書,溫和笑著沒說話。

    封煜剛要離開的步子頓住,輕嗤︰“隨你。”

    封煜掩住眸子底一閃而過的輕諷。

    七公主歡喜,待听見腳步聲時,她以為是洛韞到了,結果抬頭看去,卻見只是個下人︰

    “公主,周姑娘在外求見。”

    七公主稍有些不自然,撇了撇嘴,剛準備拒絕,就听身後的二皇兄說︰“秋兒,莫要失禮。”

    她蹙了下鼻尖,稍有不滿,前半句話是揶揄越王,後半句就顯然是對下人說的了。

    七公主心大,沒瞧見越王將一直捧在手中書冊放了下來,還稍站直了身子,但一側的封煜卻將此都看在眼底。

    不由得眯了眯眸子,他朝身後的位置靠去,手中隨意把玩著杯盞,眼底掠過一絲玩味。

    周茜兮被下人領著進來,越走近,待看清想見的那人正好生坐在那時,眸子稍亮,她盈盈一彎腰︰

    “臣女見過崇安王、越王和公主。”

    按理說,長幼有別,見禮時,大多是先向越王請安,再同崇安王請安的。

    可周茜兮心底藏著事,說話間,就不由得帶出了分自己的心思。

    封煜這人,若他看上的人,任其怎樣鬧騰都覺得不為過,若他沒看上,再多示好,那也是媚眼拋給瞎子看。

    如今儲位之爭,足夠叫他心煩意亂,哪還有些心思放在男女之情上。

    因此,對追上門來的兩位女子,他都覺得有些厭煩。

    幸好他素來都冷著一張臉,如今也沒叫人看出他的心思。

    待封煜回過神來時,恰好听見皇兄說的那句︰“周姑娘孤身一人,難免覺得無聊,不若同我們!一起吧。”

    周茜兮本就為此而來,聞言,自然欣喜地應下。

    一側的七公主都快笑不出來了,她是給好友洛韞搭的線,這周家姑娘怎得這般沒眼色。

    但邀請的話是皇兄親自遞出去的,七公主自然不好說什麼。

    她怔了下,不自覺輕捏住帕子,她精心挑選的紅稠緞子裙,又白白浪費了。

    說是出去游玩,但也不過是去後山罷了。

    上山的路上種滿了虞美人,幾人說著話,倒也沒叫氣氛冷淡下來。

    只不過,洛韞稍有些心不在焉的,剛剛七公主已經告訴了她,周氏女是越王親自邀請的。

    “周姑娘也喜歡虞美人?”

    封見周茜兮已經采了幾朵虞美人,才稍有些驚訝地問。

    周茜兮手持著花,嬌花襯美人,叫她越發顯眼,她低頭覷了眼,只說了句︰“我還是喜歡紅梅,孤而自傲。”

    她余光一直看向前方徑直走著的男人,根本沒留意自己何時摘了花,她隨手扔了花。

    封話音中透著淺淺的笑意︰“周姑娘所言極是。”

    洛韞眼睫輕顫,她輕抿緊唇,發髻上那支耀眼的紅梅玉簪仿若也黯淡了下來。

    一側的七公主翻了個白眼,不滿道︰“是是是,知曉你們都喜歡紅梅,就我一個俗人,愛這些俗花,行了吧?”

    不過一種花罷了,還捧踩起來了,虞美人哪里不如紅梅?

    她還想說什麼,余光瞥見好友發髻上的紅梅花簪,頓時訕訕地閉上嘴。

    她險些忘了,自家好友也喜歡紅梅。

    她看向不知何時加快了步子,如今離他們已經有些距離的三皇兄,忙說︰

    “還好有三皇兄陪我,三皇兄府中那一院子的桃林,可比我要俗氣。”

    封煜懶得搭理,甚至有些後悔和他們一同出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