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百詭夜宴

420 鹽漠

    愛書網網站訪問地址為

    由日游軍和夜游軍組成的陰軍聯隊,從地府出發,再次出征前往一個遙遠的目的地鹽漠。

    鹽漠距離地府的位置比漢昌市還要遠,而且方向是相反的。尤其還要帶領如此龐大的軍隊從地底穿行過去,路程至少得一個半月。這對于剛剛遠征歸來的夜游後軍第八營來說,又是一次艱苦卓絕的行軍。

    好在一路上我有柳寒相伴。每晚,兩個人就偷偷地在我的軍官營帳中幽會,上演“沉默的動作片”,使得這段行軍的日子過得倒挺。

    行軍四十八天後,陰軍終于到達了鹽漠的外圍。鹽漠的上方距離地表其實很近了,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土層,底下又遍布著許多大型的地下洞穴,連成一片。

    由于地表上面的土壤是厚厚的鹽堿地,又缺少地下水,導致這一帶的地下洞穴都無法耕種任何適合陰修食用的植物,也沒有什麼值錢的礦物,相當于一片地下荒漠。又因為土壤里含鹽量高,此處便被稱為“鹽漠”。

    進入鹽漠後,我們發現洞壁上、洞頂上都結出一層白白的含鹽礦物,途中也看不見任何的茂盛植物,只發現了幾株地下怪柳。那是一種低矮的灌木類植物,長出紫色的怪異細枝,但上面一片葉子也沒有,猶如從地底伸出的鬼爪,十分突兀,令人望之生畏。

    鹽漠中的動物就更加稀少了,除了一些長相古怪、顏色單調的昆蟲時而會從土中鑽進鑽出外,基本上沒有大型的動物。如此荒涼的地方,自然人跡罕至,或許就因為這一點,鬼軍才會選擇在這里建造自己的大本營。

    行軍到此,日游和夜游兩位陰帥也更加小心,向四方廣撒斥候,不停地來回報告前方的敵情。這種做法,就是寧可被鬼軍提前發現,也極力避免再次陷入伏擊圈。

    不過,一路走來一直都沒有發現哪怕一只鬼兵。反而由于鹽漠的面積頗大,派出的斥候花了不少時間,才終于找到鬼軍的大本營鬼城

    那是一座依谷而建的大型城池。三面封閉只留一面城牆可以進出,這倒是和地府的構造相似。而城牆的高度和厚度雖比不上鬼門關,卻完全不亞于左丘城的澤門。看來,鬼帥為了打造這座城池,也著實下了血本了。

    鬼城的城頭上,遍插著上百桿黑旗,上面都繡著一個大大的“鬼”字。這是鬼軍的軍旗,簡單明了。除此之外,城樓的最高處還懸掛一面大大的純黑“帥”字旗。這面旗幟夜游軍的士兵們可不會陌生,正是鬼帥的帥旗

    既然來到了鬼軍的大本營,陰軍也不敢大意,便先在距離鬼城三里地的地方安營扎寨,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此次出征,雖是日游、夜游兩軍聯合出兵,兩位陰帥也都出動了,但閻羅王的命令上明確寫著由日游元帥全權負責。而且夜游元帥因為上次兵敗漢昌,現在在日游面前頗有些抬不起頭來,于是在戰前會議上就干脆閉嘴不說話,完全交由日游元帥布置戰術。

    “此城,本帥目測甚為堅固。匆忙攻之,必不能得”日游元帥裝腔作勢,晃了晃他那顆又肥又圓的大腦袋,沉吟道“諸位將校,可有何妙計否”

    攻城之計,古往今來,莫過于水攻、火攻、土攻、炮轟、奪門以及蠻不講理的“蟻附攻城”。

    水攻很好理解,就是當目標城池臨近水源且地勢低窪時,便可以通過破壞河道、湖壩引水淹城。這在古代中國可謂是屢試不爽,但由于太過于霸道,有傷天和,為史書所不齒。

    因為一旦引水入城,往往就會淹死全城軍民,連老百姓都得一塊兒遭殃。而且,攻佔下來的城池也基本上就成了一座廢城,除非重修河道,並等天降大旱,曬干城內的積水。即使這樣,清理洪水帶來的厚厚淤泥也是一項超大的工程。

    只是鹽漠當中本就缺水,連陰軍日常所需的飲用水都要派人從外面運進來,又去哪里引來洪水

    火攻一般用來對付一些小城或者用木頭構建的城寨,也有直接火燒城門的。但像鬼城這種大城,城牆高,木制建築少,火攻的效果恐怕不佳。而且鬼城的那兩扇城門是用一整塊巨石建造,火燒根本就不管什麼用。

    陰軍打仗,一般也很少使用火攻的戰術。倒不是因為沒有燃料,而是地底陰間十分潮濕、陰冷,火攻的效果並不好。很可能好不容易才點燃了城頭的防御工事,一陣陰風吹過來就滅了。尤其對于鬼魂來說,鬼火的殺傷力比明火強多了,但鬼火卻燒不了建築物。

    土攻其實就是挖地道,用來對付高牆堅壁最合適。地道可以直接繞開城牆的防御,從下方出其不意地攻進城內,里應外合就可以攻陷城池,屬于奇招。

    但土攻的限制同樣很多,其一就是對土質的要求很高,太硬挖不動,太松又容易坍塌;二是非常耗時,往往一挖就是幾個月,地道還沒有挖好,糧草都快吃完了;三就是太冒險,一旦地道被對手發現,進入地道的軍隊很可能就會全軍覆沒,直接被集體活埋

    炮轟則是冷兵器時代的末尾才出現的攻城手段,幾乎就是專門克制城堡和盔甲的無解利器。明朝的紅衣大炮就是殺傷力很大的前膛炮,完全靠的爆炸力將沉重的鐵球轟到城牆上,繼而摧毀這些貌似堅不可摧的防御工事。

    到了近現代,技術更加高端,炸毀一道城牆已經不算什麼難事。可這些熱武器到了陰間地底卻幾乎變成了同歸于盡的武器。想象一下,我們這邊一門重炮轟過去,鬼城的城牆固然是塌了一個大洞,但爆炸的威力以及巨大聲響帶來的劇烈震動完全不亞于一次小型地震,很有可能就會使洞頂直接坍塌。到那時,恐怕不單單是鬼城,就連我們自己也會被深埋在地下

    所以,剩下的選擇其實就只剩下兩個了奪門和蟻附攻城。

    奪門便是強攻城門,並且至少需要一根攻城錘。最簡陋最原始的攻城錘就是一根粗大的木頭,由一隊不怕死不要命的士兵抬著這根巨木,從遠處助跑過去猛烈撞擊城門。一次不行就來第二次、第三次,終究就有可能將城門後面的門閂撞斷,繼而沖入城內與敵軍廝殺。

    這也是之前甘聖帶領夜游後軍前往黑桃鎮剿滅那伙鬼匪時采用的戰術,雖然簡單粗暴,卻十分有效。但是奪門戰術唯一的問題就是如何快速、安全地靠近城牆,以及需要付出多少條人命後才能奏效

    而蟻附攻城就更蠻不講理了

    古代攻城戰,如果攻城一方兵力完全佔優又久攻不下時,暴戾的主帥就會孤注一擲,下令蟻附攻城。其實這個名稱就已經描述得足夠形象了,便是讓人像螞蟻一樣利用雲梯或者在城牆下搭起土台,直接爬上城頭與守軍交戰。

    這種攻城戰術是最慘烈的一種,尤其是攻城一方必然會付出巨大的傷亡代價。所以一旦攻下城池,往往勝利一方就會進行屠城,對守軍和城中百姓大肆報復。元朝時的蒙古軍隊就經常采用這種攻城戰術,先驅使戰俘和民工擔土築起土台,再派上自己的敢死隊強行登城。破城之後,十有必定屠城。

    可陰軍的人數在這場攻城戰中並不佔優勢,也沒有那麼多的兵力去浪費。為了攻佔這麼一座鬼城而損失寶貴的兵員,對于陰軍來說絕對是得不償失的做法。所以一項一項的選擇排除之後,目前適合陰軍采用的似乎就只有強攻城門了。

    陰軍眾將校很快就對此達成了共識。不過,還是有人提出了另外的一些建議。比如張浦就提出了可以先派大嗓門的軍士到城下罵陣,試一試鬼帥的“臉皮厚度”。如果它耐不住寂寞而憤然領軍出擊,在開闊地野戰可就是陰軍的強項了。

    日游元帥覺得此計雖不算妙計,但試試倒也無妨,便同意了。于是,前面三日陰軍就派了數名嗓門大,“罵功”又比較厲害的軍士走到鬼城的射程範圍外,大聲叫罵,有多難听就罵多難听。

    但是,陰軍有人會罵娘,鬼軍那邊也是鬼才濟濟呀

    況且鬼軍還佔了地勢高的好處,站在城頭上對罵還能讓聲音傳得更遠。所以日游、夜游兩位元帥即使躲在軍帳中,也逃不掉這種無形的遠程“心理攻擊”。

    “罵戰”進行到第三日,由于不適應鹽漠里干燥又帶有咸味的環境,陰軍士兵早已口干舌燥,嗓子疼痛。而明顯技高一籌的鬼軍反倒越罵士氣越高。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日游元帥派出使者走到鬼城下,給守城士兵傳話說希望鬼帥能出來與他見一面,雙方主帥就在兩軍陣前談一談招安之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