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上仙GL

48.第 48 章

    無月說這件事她會處理,但是卻沒有說是怎麼個處理法,嵐淵相信無月既然這麼說了,就一定會想辦法。

    可詩洛還是放心不下,只要不看到玉琪,她的心怎麼都不會安的。

    “師父,我想出去找玉琪,我答應您,一定不給您添麻煩。”

    嵐淵趕緊將跪在地上的詩洛扶起來,“你這說的是什麼話,玉琪是一定要救的,可是無月說進不去鳳族,你去了也是見不到玉琪的。詩洛我知道你擔心玉琪,既然無月既然答應去救了,就一定會想辦法的,你現在出去要是出了什麼事兒,等玉琪回來,她該怎麼辦?”

    話雖如此,可是詩洛心里吊著那口氣,就是放不下。

    “師父,師父我知道您相信無月,我也相信,如果今天有危險的是您的話,她會拼上命去救您,可是玉琪和她半點兒關系都沒有,我…實在是有點兒不能相信她會冒著危險去救玉琪。”

    這事兒本來也不關無月什麼事兒,是雪陌非要捏著嵐淵的把柄借此威脅她,以前她們借著嵐淵威脅無月的事已經不少見了,這次實在是不應該再拖累無月。

    嵐淵也打定了主意,她扶起詩洛,“這樣吧,我隨你去找東羽,鳳族單方面與他解除婚約,算是有愧于他,由他出面進入鳳族應當不成問題。”

    “謝謝師父!”

    無月知道嵐淵會忍不住有動作,早就在魔宮門口設了結界,她出不去,倒是詩洛可以出去。

    嵐淵放心不下詩洛,寫了一封信叫她務必交給東羽,切不可私自行動。

    詩洛領了信立馬去了東羽的住所,東羽見她來並沒有很驚奇,像是知道她為何而來,開門見山道,“鳳族的人說了,就算是我也不得進入。雪陌保存著溫成君的尸體這麼多年,如今知道無月的血可以救他,她已經瘋魔了,就算是誰去說情都沒用。我想她要是能抓住嵐淵的話,也不會抓玉琪的,你也別去找她了,否則她又多了一個人質。”

    見詩洛神色著急,東羽抬手道,“你也別擔心,雪陌答應了我,不會傷害玉琪,就算是不能威脅到無月也不會動她分毫,你且在我這里好好住著,等明日雪陌和無月交涉之後就有結果了。”

    第二日,雪陌和無月在鳳棲山見了面,雪陌自知自己單獨與無月對打是敵不過她的,所以選在了自己的地盤見面。

    “你說的條件我答應,但是,除了玉琪,你還得給我一只火鳳凰。”

    “火鳳凰?”

    雪陌有些為難,風火雷三大鳳凰是她們鳳族的鎮山神獸,若是缺了一只,她們在這世間的地位就會受到威脅,無月一定是想要了火鳳凰之後回過來報復,果然單憑一個玉琪還不能讓她妥協,不過據北炎所說,無月已經救過了甦合香,此次若是再次換血,她魔身定然大損,到時候除了她不成問題,再將火鳳凰搶了過來便是,她思量妥當,點了點頭,“行!”

    無月帶著溫成君的尸體回了魔宮,進了血池之後叫秣陵在外面守著,任何人不得靠近。

    時間一晃就是三天,無月在洞里一點兒動靜都沒有,詩洛也沒有回來,連個音信兒都沒有,魔宮有秣陵守著,嵐淵便出了門去,在東羽處找到詩洛,見她過得好好的,有些無奈道,“你到了東羽這兒怎麼也不給我傳個信兒,害我擔心你。”

    “師父,是他們叫我不要給你傳信兒的,說怕您知道了會阻止。”

    嵐淵直覺大大的不妙,“什麼意思?”

    話一說完,身邊就出現了許多仙兵,北炎從大門那邊走了進來,“嵐淵,你終于肯回來了。”

    十日後,無月將溫成君救活,命令秣陵將溫成君囚在魔宮等著自己出來,她在血池又養了半月才出門,剛一出來就听說嵐淵被北炎的人困住了,抬手就是一耳光扇在秣陵臉上,“叫你看個人你都看不住,要你有何用!”

    “魔君,恕屬下斗膽,嵐淵上仙若是真心向著您,定不會趁著您閉關的時候逃走,您為了那麼個女人,實在是不值得呀。”

    “無需多言,把溫成君給我帶過來。”

    約好的一個月之後交人,無月帶著溫成君卻去了東羽的仙府,只命人去通知了雪陌叫她帶上玉琪和火鳳凰前來領人。

    這一出唱得雪陌始料未及,到了東羽的仙府一看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了,北炎扣了嵐淵和東羽等人在府上,為的就是等無月來好除了她。

    現在無月手上扣著雪陌的人質,她上前沖雪陌道,“鳳族公主此番來領人,定然不想領一個死人吧?”

    “無月你想怎樣?”

    “你幫我把嵐淵帶過來,你的溫成君就是活的,不然,我可不能保證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雪陌看著神智被封了的溫成君,如果他醒著的話,肯定不會同意自己幫著魔君做事,可是如果不幫她的話,無月要是發起狠來,溫成君會沒命的。

    反正現在他不知道,索性就照無月的做好了。

    即便他事後責怪,那也比眼睜睜的看著他再死一次的好。

    “雪陌,你別听她挑撥離間,她是魔君,她的話可以相信嗎?就算你把嵐淵交給了她,她也不會放過溫成君的!”

    “那我應該相信你嗎!北炎上仙,當初你可沒說要搞這一出。我勸你最好還是交出嵐淵上仙,對我們大家都好,不然的話,我和魔君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兒來。畢竟我們鳳族這一輩就我一個,不管我做什麼,他們都會支持我的。”

    “你!真是是非不分!”北炎氣得面露凶色,卻听嵐淵冷淡淡道,“北炎,今日無論如何,我是要跟無月回去的,你索性放了我,也少些事端。”

    北炎只覺得這一刻所有人都在跟他作對!

    “好,很好,你們都向著她,都跟我作對!一個嵐淵,再加上東羽,你們,還有你雪陌,你們全都幫著魔族中人,真是瘋了!反了!”

    北炎氣急敗壞的走到嵐淵身邊,一手將她拉進懷里,手上的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嵐淵!”無月驚呼一聲。

    “北炎你瘋了嗎!”東羽爆喝一聲,沖了過去。

    “瘋了的是你們!”北炎避開了他,“你別過來!”

    東羽止住腳步,眉頭緊皺。

    “嵐淵,我也不想這樣的,”北炎看著她,心疼道,“可是,你居然為了個魔君跟我們作對,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

    “北炎,當初你下令將華虞綁上誅仙台的時候,我也很傷心。我也沒想到我們會走到現在這般地步,我不欠你什麼,我無愧于心。”

    “無愧于心,好一個無愧于心,我愛你這麼多年,你無愧于心,那我呢,活該如此嗎?”

    “北炎,你成仙這麼多年還放不下這一件小事,我也幫不了你,愛恨本就不是對等的,”她看向無月,“有些人你愛了一輩子,她也不會愛你,可是有些人,你只是看了一眼,就能相愛一輩子。”

    “嵐淵……”無月上前兩步,北炎警惕的拉著嵐淵後退,回過神來看著無月,“你別再往前走了,今日,也該是你我做個了斷的時候了。你若是真的愛嵐淵,那便在此自盡吧,要是你不照做,我就…”

    嵐淵輕笑著問,“如何?殺了我嗎?”

    “嵐淵,這都是你們逼我的,我也不想這樣,無月不死,我那些死去的將士難以安息,我死後下了地獄,也沒法跟咱們的師父交代。”

    “誰逼你了!”東羽冷哼一聲,“你總是這樣虛偽,一面要做好人,一面要做壞人,做了好人風光無限,做了壞人便是百般無奈。誰要你這樣做了?你都是為了自己,別把理由說得這麼惡心人行不行!”

    “你閉嘴!你從來與世無爭就多了不起了嗎?自負清高還不是落得個狼狽的模樣,讓人笑話還不自知!”

    “你們要吵,待會兒慢慢吵,”無月聲色俱厲,“北炎,你自己失了人心,也不是別人害的,你若是還念著一點兒舊情,放了嵐淵,我與你決戰。”

    看北炎還有所猶豫,她笑道,“怎麼?你們不是算計著我救人消耗了元氣,打不過你們才搞的這一出嗎?如今我都成全你們了,你還不敢出來應戰嗎?”

    “我不敢?”北炎冷笑一聲,神色莫測,“事到如今,我又有什麼不敢的,就依你所言!”

    這樣的發展其他人都沒有意見,只有嵐淵擔憂的看向無月,剛才看到她就覺得她的氣色不怎麼好,想來救溫成君真的讓她耗損了很大元氣,北炎的實力不可小覷,無月現在這樣的狀態和他對上,勝算幾乎為零。

    這一次,又是她連累了無月,嵐淵只是看著她就已經紅了眼眶。

    “別擔心,我會活著回來。”

    無月也看著她,這麼久不見,真想摸摸她的臉,將她擁在懷里,可是現在,什麼都不能做。

    “好,”嵐淵一張口眼淚就不爭氣的落了下來,“我等你。”

    北炎祭出了他的佩劍,無月也祭出了血祭劍,兩人看著對方都恨不得一劍刺進對方的胸膛,風開始不安分的刮了起來,吹動他們的衣服翻飛,戰火一觸即發。

    兩劍很快相擊,踫撞出刺眼的火花,北炎憑著自己的靈力壓制著無月的劍逼著她一直後退,自劍相接的地方沖擊出來各自的護身光芒,很明顯的看到無月的力量不如北炎。

    嵐淵看得心驚肉跳,她們快速的過了十來招,無月身上已經有了兩道傷口,而北炎卻一點兒事也沒有。

    這種情況對無月來說本來就很不利,她也知道自己抵不過北炎,于是一邊拆招,一邊像是留遺囑似的道,“秣陵!今日不管如何,魔界大軍務必踏平北炎的府邸。還有,替我照顧好嵐淵等人,她是魔宮的主人,也就是你的主人,你以後要听她的話,不許再忤逆她。”

    “魔君!”秣陵捏緊了手上的劍,心里堵了一口氣。

    嵐淵听著她這話,心就像是被打碎了一般,眼淚決堤,無聲的落淚。

    “嵐淵,你…”東羽扶著她,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兩道劍芒還在上空交錯,嵐淵哭了一會兒,止住了眼淚,看向上空的無月,她的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鮮血浸染了她的紅衣變得暗黑,她看得眼淚又往外涌,眼看著無月已經快要擋不住北炎的劍,她猛地睜大了眼楮,身子也飛了起來,在半空中看到無月被北炎一劍刺中腰腹,那瞬間她的心跳都快要停了,“無月!”

    北炎並沒有放過無月,他狠狠的劍抽出,眼看著無月下落,他也跟著追了下來,就在嵐淵快要接住無月的時候,北炎的劍也跟著刺了過來,這一劍他是運足了靈力要置無月于死地的。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嵐淵搶在了前一秒翻身擋在了無月的身前。

    “嵐淵!!!”

    “師父!!!”

    劍氣貫穿了嵐淵的心口,她的仙氣一點點的飛了出來,像是螢火蟲的光微微亮,無月睜大了雙眼看著替自己挨了這一劍的嵐淵,那瞬間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快要停止了。

    “砰!”

    兩人落在地上,好一會兒,無月躺在地上沒有動作,她幾乎不敢去踫嵐淵,生怕一踫她就碎了,消失了,不見了。

    嵐淵因為那一貫心劍散了仙魂,渾身像是撕裂般的痛著,她趴在無月身上,輕聲問她,“無月,你,你沒事吧?”

    無月的眼淚瞬間就滾了出來,她抬手緊緊的抱著嵐淵,“你怎麼那麼傻,你明明知道自己受不住那一劍,你這麼做,讓我怎麼辦?你讓我怎麼辦?”

    “我,我沒想那麼多,我就是,就是怕你受不住。所以,所以想替你擋。”

    頸邊的呼吸越來越弱,眼前的螢火越來越亮,無月覺得好刺眼,好難受,她想阻止嵐淵的消失,可是她沒辦法,她做不到啊。

    這一刻,除了更加緊緊的擁住嵐淵,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無月,我之前還想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是現在看來…好像做不到了。”

    “無月,我愛離棠,我也愛你,現在我要去找離棠了,你不要生我氣。”

    “你心地不壞,什麼人該殺,什麼人不該殺,不用我來囑咐你,以後,你要當一個好的君主。”

    “我還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對你說,無月,無月你再抱緊我一點,我不怕死…我就是有點兒放心不下你。”

    “你這麼霸道,又不喜歡跟別人打交道,這麼孤獨的你……可怎麼…好…”

    懷里的溫暖一點點的消失,無月早就已經淚流滿面,她保持著抱嵐淵的姿勢一動不動,就那麼躺在地上,連表情都凝固在了嵐淵消失的那一刻。

    周圍站著的人無一不落淚,個個哭得不成樣子,而那邊秣陵正在帶兵追殺北炎。

    無月忽然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太讓人厭倦了,她閉了眼楮,手也落了下來,捂在心口處,看起來難受極了。

    秣陵帶著人滅了北炎的仙府,帶著昏迷不醒的無月回了魔宮。

    三年後,雪雁山輕霄殿。

    離棠守著一顆鳳凰蛋,整日整夜的等著她出來,無月和嵐淵的事她已經知道了,當年無月為了保留嵐淵的一絲殘魂,耗盡了自己的修為,終于使得嵐淵的一絲魂魄留了下來。

    當時離棠在血池醒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的,無月把她的記憶給了離棠,所以後來的事她都已經清楚,她按照嵐淵的要求做一個好的君主,與三界為善。

    等了一年,終于等到鳳族的火鳳凰涅,雪陌為了報答當年無月救溫成君的恩情將火鳳凰的蛋送給了離棠,並且幫助她把嵐淵的殘魂引入了鳳凰蛋里,這樣一來,等到鳳凰出來,修成人形,就會是嵐淵的模樣,只不過會少了些記憶。

    “離棠,你這樣整日的守著,師父也不見得就會出來,你還是去休息一下吧,我和玉琪在這兒守一會兒。”

    “不,不用,我想她出來第一眼看到的人是我。”

    “好,好吧。”

    詩洛給她拿了些東西吃,離棠慢悠悠的吃著,對著鳳凰蛋兒自言自語,“嵐淵,你一定要記得有個叫離棠的人很愛你,還有一個叫無月的,她也很愛你。”

    “嵐淵,我把輕霄殿給你搬回來了,這里還是和以前一樣,櫻花開了,粉紅色的,像是漫天的雪,漂亮極了。”

    “你一定很想知道這幾年的變化吧?東羽上仙和西凰上仙已經和好了,東羽上仙還是不肯和西凰上仙在一起。詩洛和玉琪還是和以前那樣好,今年她們準備收徒弟了。還有雪陌和溫成君,前不久已經舉行了婚禮,雪陌穿上鳳冠霞帔真的好漂亮。嵐淵,我也很想看你穿鳳冠霞帔的樣子,一定是三界最美的。對了,還有琉璃清和甦合香,她們現在在妖界混得不錯,幫著妖王治理妖界讓他們不要去人間作亂。”

    “嵐淵,你看,大家都過得很好。你希望的安穩世界終于達成了,所以,嵐淵,你快點兒回來吧,我好想你。”

    話落,離棠猛的睜大了眼楮,鳳凰蛋裂了一條縫,里面冒出金光來,隨後旁邊又開裂了幾條縫,一個腦袋啄破了蛋殼伸出腦袋來,兩只小眼楮直直的看著離棠。

    “詩洛!玉琪!”離棠驚呼道,“嵐淵出世了,嵐淵出世了!”

    十六年後,嵐淵長大成人,她仍舊那樣的安靜淡然,只不過這麼多年也沒讓她想起來前世的事,不過這並不影響離棠引誘她。

    離棠把嵐淵當孩子一樣照顧了這麼十六年,終于等到她長到和原先一樣,心里那股子想要摸一摸嵐淵的心思越發的按捺不住。

    而且,現在的嵐淵對于她的觸踫好像並不反感,于是離棠決定今天晚上和她一起洗澡,順便做點兒什麼。

    到了晚上,離棠帶著嵐淵去了後山的溫泉池,嵐淵很自然的寬衣解帶,進入浴池,倒是離棠有點兒渾身不自在。

    “你最近好像有點兒奇怪?”

    嵐淵往自己身上澆水,輕輕拍打著,她肌膚光滑潤澤,吹彈可破,看在離棠眼里誘惑力那是不可言說的。

    “奇怪嗎?”離棠靠近了她,有些猶豫要不要將她摟進懷里,忽然她眼里閃過一絲紅色,神色瞬間就變了,她笑了笑,勾起嵐淵的下巴,“是有點兒奇怪。”

    “離棠?”嵐淵怔怔的看著她,這樣氣勢逼人的模樣,不是她熟悉的離棠,她有些膽怯的往旁邊移,卻被離棠一把抓住了手拉進懷里,順勢就吻住了她的唇。

    嵐淵懵了幾秒,伸手推她,又被離棠抓著手按在了池邊,兩人身體貼在一起,氣息都有些亂。

    “離棠你這是做什麼?”

    嵐淵紅著臉,有些茫然,卻沒有過多的反抗,這就更加放縱了離棠,她伸手摟著嵐淵的腰同她接吻。

    這種感覺陌生又熟悉,嵐淵覺得自己應該把她推開的,可是手一挨著她卻變成了相擁,這種怪異的感覺,她有點兒不知所措。

    直到離棠將她抱上了床,她才回過神,再想要掙扎已經被離棠壓在了身下脫不得身。

    意亂情迷的時候,嵐淵腦子里閃現很多的場景,她以為自己看到的都是離棠,可是有時候那個人給她的感覺又不一樣,就像現在在她身上作亂的這種感覺,好像不是離棠給的,是另外一個人,是誰?

    “離棠……”嵐淵無意識的輕聲呢喃,隨著離棠的節奏輕喘,又沉迷又想逃離,迷亂得不行,這種被霸道侵犯的感覺不是離棠,不是的。

    “無月…”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喊出這個名字,卻看到離棠停了下來,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

    “你想起來了?”那種欣喜若狂的眼神是她熟悉的,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臉,“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希望是你。”

    到後來嵐淵已經分不清跟她做的人到底是離棠還是無月,這一次她睡了三天三夜,嚇得離棠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整日的守在她身邊。

    到第三日,嵐淵醒了,頭有些昏,這三天三夜,她像是做了一場大夢,把前世的事都夢了個遍,她有些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一開口便道,“你是離棠...還是無月?”

    離棠握住她的手親了親,“我都是。離棠是我,無月也是我。你喜歡的人,只有我一個,沒有別人。”

    嵐淵笑了笑,與她相擁,“如此,真好。”

    【全文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