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反賊罩我去戰斗

33.33 吃沒吃過

    等了許久之後,營門終于打開,侯四縱馬入營,直直馳到甦菡面前才停下。

    他從馬上跳下來,扶下一個昏迷不醒、渾身是血的人來,放倒在地上,看著甦菡,一臉焦急地道︰“九嫂,快救他,他是彌勒廣義軍的大護法!”

    雖然不知道大護法是個什麼干部,但這名號一听就很厲害的樣子,再加上侯四這麼緊張,甦菡趕緊下馬將地上躺著的人查看了一番。

    就查看的情況來看,這個人到現在還沒死,簡直是個奇跡。全身大小傷口無數,不少傷口雖然被衣物裹著,卻已感染化膿,根本不曾止住血。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果然沒有最糟只有更糟,他不光受傷了,還在發燒。

    甦菡想了想,果斷對侯四道︰“派人燒熱水,拿些干淨衣服過來。”然後,看向下馬向她走來的沉宜翰,對他道︰“軍師,借你的外衣一用。”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止血,其他人騎著馬跑來跑去,身上必定沾了許多塵土,就只有她和沉宜翰的衣服還算干淨。既然還有沉宜翰的衣服能用,那她就不能像救陳亨那次一樣,當眾割她自己的衣服。

    沉宜翰看了看冷靜鎮定得像換了個人似的甦菡,心間略感詫異,照她說的將外衣脫給了她。

    甦菡拿到衣服,立即抽出匕首,割下布條,開始清理最嚴重的傷口。不料傷口清理到一半,身後突然閃過一道身影,死死地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在做什麼!”

    甦菡看著身邊突然冒出來的穿著僧袍的彪形大漢,有些無語對蒼天。她還以為膿血這事都翻篇了,難道還要再科普一次嗎?

    陳亨帶著白羅等人趕過來,看到大聲質問甦菡的壯碩僧人,就仿佛看到了曾經的那個無知的自己,不由感受到一種迷之尷尬。

    他快步走近,先行向那壯碩僧人抱拳道︰“這位高僧,鄙人陳亨,是黑巾軍的當家人,不知高僧如何稱呼?”

    對方一听他是陳亨,連忙松開了甦菡,單手豎于胸前,躬身回禮道︰“陳施主有禮,貧僧常大空,乃是彌勒廣義軍第三護法王。”

    “原來是常法王,幸會幸會。”陳亨再抱拳道,向他介紹了白羅等人與甦菡。

    常大空一一回禮,因知道了甦菡的身份,說話的態度不由好了許多,只是,話中還是不可避免地含著許多懷疑︰“擦去聖物,真的還能止住血嗎?

    甦菡听到此人管膿血叫聖物,差點就笑出了聲來,好歹才忍住了。

    陳亨听了,頓時也是滿頭黑線,強忍尷尬安撫常大空道︰“法王請放心,交給我這九弟妹,必定萬無一失。”

    為了轉移常大空的注意力,也為了多探听一些有價值的消息,陳亨將常大空等人帶到了一邊,向他打听起來他們逃到此處的原因。

    常大空上一刻監督甦菡還很有精神,下一刻听到陳亨問起這事,神情立即就萎頓了下去,仿佛想到了極為痛苦之事,難過地閉上了眼楮。

    他低下頭,沉默了許久許久之後,才長嘆了一口氣,十分沉重地道︰“我教眾願為彌勒佛護衛者四千又五,皆是勤懇本分的虔誠信徒,平日潛心布道,從未做違法違心之事。

    那留仙縣軍官郭庶乃是邪魔轉世,污蔑我教護衛是亂臣賊子,以邪惡之力控制官兵,趁我們不備,圍剿屠戮我們,想要滅除彌勒佛普照在這片土地上的光明!

    我們浴血反擊,最終只有我和不到三百名護衛通過了佛祖的考驗,從邪魔手下逃出了升天。阿彌陀佛,恢復佛祖榮光,迎接佛祖降世,實乃任重道遠!”

    陳亨不信他話里那些玄玄乎乎的東西,他關心的是彌勒廣義軍有至少有四千五百人的兵力,怎麼就能被郭庶帶三千人打到眼下這不到三百人的光景。

    是郭庶真的用兵如神,還是他用了什麼陰謀詭計?

    弄清楚這一點,對黑巾軍接下來的生死存亡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法王,郭庶有三千人,你們……”

    “三千人?!誰說他只有三千人的!”

    常大空听到陳亨說郭庶有三千人,臉上的悲憫當即就掛不住了,統統轉成了狂暴的憤怒︰“那邪魔手上的傀儡至少有一萬人!”

    他這話一吼出來,陳亨與白羅等人頓時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們兩伙人加起來有兩千人,韓一梁去青州募兵,招到五百人就算多了。

    再加上彌勒廣義軍逃來的這些傷兵殘兵,總共也就能湊個不到三千人。

    三伙臨時湊在一起的三千人,對上同樣人數的朝廷兵,或者是稍微多個千八百的朝廷兵,都還有贏面。

    對上一萬人,想贏,那基本只能靠做夢了。真要開戰,他們必輸無疑!

    陳亨摸了把脖子,有些想罵娘。

    白羅摸了把光頭,心有靈犀地替他罵了出來︰“這他娘還打個屁了,趕緊商量商量往哪跑才是真的!”

    “不錯,俗語尚且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佛亦教導眾生,驅魔鎮惡要以大智慧應對,不可莽撞行事。這郭庶現在邪氣正盛,不是出手鎮壓的最佳時機,不若暫避鋒芒,保存實力,以圖日後伺機反攻。”

    常大空單手豎于胸前,又恢復成了之前那副悲天憫人,從容不迫的樣子,半點也看不出剛剛怒吼時的暴戾。

    陳亨也覺得暫時離開此地才是上策,不過距離韓一梁回來至少還有五日,他不可能丟下他先帶人跑。

    而且,這麼多人怎麼跑,往哪跑,都要好好計劃一下才行。否則還沒等跑出郭庶的勢力範圍,自己先亂上了,那可還不如跟郭庶拼上一仗了。

    陳亨考慮了一下,與眾人商量了一番,最終決定,待韓一梁回來之日,就是三方人馬集體轉移之時。

    在韓一梁回來之前,不向部下透露任何口風,以免走漏消息,只以其他名目暗中派人探听好相關消息,訂好轉移路線,做好一切能想到的準備工作。

    定好之後,他們表現得若無其事地回到了原位。甦菡也為大法王處理好了傷口。

    常大空白羅等人看到她不用膿血就能止血,都是驚詫不已,紛紛向她討教緣由。

    甦菡看出來陳亨有意要她在眾人面前顯一顯本事,找回點場面,只好將之前編出來騙他的話,又加工得夸張一些,騙了一下常大空和白羅等人。搞得這些人都以為她真會什麼奇門秘術。

    陳亨不介意她的夸張,反而對她的一點就透、完美配合感到很滿意,口頭表揚了她不說,還讓她參加了晚上舉行的接風宴。

    接風宴的菜全由金水寨來的廚子掌勺,手藝那叫一個好,簡直能把黑巾軍的廚子比到火星去,好吃得甦菡都要哭了。

    她本來已經做好了吃到最後一刻的準備,不想金水寨帶了女人來,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上的“菜”就不是她能消受的了,只有提前告辭,回了自己的小屋。

    洗漱之後,伴著一點昏黃的油燈,甦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反反復復想的都是韓一梁吃沒吃過最後上的那種菜。

    胡思亂想了不知道多久,甦菡才終于有了一絲困意。在完全淪陷于周公的懷抱之前,她最後的念頭是,等到韓一梁回來,一定要問一問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