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向你而來

第74章 番外六【于冉X霍政凡】

    于冉最近都是一忙完就往療養院那里跑, 霍政凡母親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所以一有時間也就去多陪陪她。

    她的想法是一定要盡心盡力的治,不論花多少時間,多少錢都可以, 只是不可避免的是, 化療的過程會很痛苦。

    但霍音卻是並不怎麼願意的,她已經在療養院待了太久, 再繼續這樣下去, 只是徒增痛苦, 還不如走的痛快一些。

    霍音已經很瘦很瘦了,說是瘦骨嶙峋一點都不夸張,一張臉都已經陷的凹了下去,看著已經快要不成樣子, 眼楮里滿是滄桑, 只不過望著兩人還是很歡喜的。

    她握著兩人的手說了好一些話,最終才目送兩人離去。

    從霍音病房里出來, 于冉心思有些沉, 側過頭望著身旁的霍政凡,突然問他,“霍醫生,你覺得伯母這樣下去,真的可以嗎?”

    霍政凡沒說話,腦袋有些混沌, 望著街道上的夜色,迎面忽然吹來一陣涼風,讓他意識清醒了些。

    他沉默了很久,最終只淡淡點頭,“她既然執意如此,那就隨她願吧。”

    他想,母親她有自己的想法,她苦了這一輩子,累了這麼多年,如今只剩下這最後一點點時間,他要是都不能滿足她的話,那就太對不起她了。

    她只是不願意做化療,不想到最後死的時候,還那麼痛苦。

    他應該依著她的。

    在剩下的有限時間里,盡力多陪陪她就好,有什麼未完成的心願,也都滿足她,如此就已經很好了。

    于冉輕輕點頭,也沒再提起這個話題。

    霍政凡將手垂下去,輕輕執起她的手,停住腳下的步子,低聲問道,“冉冉,紀念初和裴律師孩子都已經快一歲了,你什麼時候才願意和我結婚?”

    她一愣,沒想到他會問出這樣的話來,隨後笑了笑,“怎麼突然這麼著急?”

    霍政凡點頭,看著她的目光里帶著懇切,“著急,很著急。”

    “想迫切的和你在一起,但不是突然,更不是一時興起,我已經想了很久。”

    于冉笑笑,沒有接話,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接。

    兩人又在馬路邊上走了很久,一路上誰都沒有開口。

    走到一旁的一個宵夜攤,霍政凡停了下來,看著這個攤笑了笑,“我還記得,最初那時候剛和你分開,我一個人走著走著,無意間就走到了這里,在這里喝了很多酒。”

    “正好就是在這個大排檔。”

    “那時候,我其實心情很不好,只是我沒弄明白自己的心,所以導致我們之間錯過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

    于冉若有所思,從善如流的接過他的話,“我知道。”

    霍政凡一愣,“你知道?”

    于冉心里一頓,笑了笑,想把這話題掩飾過去,“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知道你沒弄明白自己的心,一直很愧疚。”

    他似信非信的點頭,“嗯,但是現如今我們也不算晚。”

    于冉輕抿著唇,繼續轉移話題,“正好,走的也有些累了,要不就在這里吃一點?”

    兩人點了好多東西,在這里坐下來,雖然天氣漸漸的冷下來了,可是依然架不住生意好,周遭的位置坐的滿滿當當。

    露天的環境中,說話聲,聊天聲,甚至還有吵架的,絡繹不絕,很是熱鬧。

    許是因為霍音的病情不怎麼樂觀,氣氛有些僵,兩人心思都很沉悶。

    于冉吃了一點,正想著要打破這個僵局,開口聊一些別的,突然肩膀被人一拍,她嚇了一跳,猛地站起身來,回頭望去。

    只見景費那張笑意盈盈的臉正看著她,見到她後眼里閃過一絲欣喜,語氣驚訝,“還真是你啊?”

    于冉往他身後望去,居然還跟著喬瀧,只不過一如既往的面色平靜,沒什麼表情。

    景費自來熟的拉著喬瀧,兩人在他們旁邊坐下來。

    “誒,于冉,你說咱們巧不巧?一年前,我還在這里見過霍醫生呢,當時我給你打電話,你們倆雖還吵著架,但我還是把定位和照片發給你了。”

    “沒想到今天居然又在這個地方踫面了。”

    他一邊說,一邊拍了拍于冉的肩膀,眨眨眼,“還記得嗎?”

    霍政凡在一旁听得很是詫異,他是沒想到,那時候居然還被景費看見了?

    最重要的是,他還發了定位和照片給于冉。

    于冉在桌子底下重重的踩了一下景費的腳,她剛剛使了那麼多眼色,他都是瞎的,沒看見嗎?

    都示意讓他不要再說了,還說!

    “是啊,可真是巧呢。”于冉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景費說道。

    又瞟了一眼坐在一旁一句話都不說的喬瀧,微微頷首,禮貌的問候,“喬老師你好。”

    喬瀧惜字如金,“你好。”

    景費笑嘻嘻的道,“雖然你們都認識,但我還是要再同你介紹一遍。”

    “這位是喬瀧,是我男朋友。”

    “這是于冉,我旗下的前藝人。”

    他話剛剛說完,喬瀧就有些無奈,看著他那得瑟的樣子,本想開口說些什麼,可到最後,還是將話咽了下去,什麼也沒說。

    反倒是一旁的于冉詫異的挑了挑眉,“啊?”

    臥槽?

    真讓景費得手了?

    她愣了片刻,張了張嘴,驚嘆道︰“可以啊!不過你和景老太太出櫃了嗎?”

    景費搖頭,“還沒有,不過我媽不會說我什麼的,你就別跟著瞎操心了。”

    他本來就是個女的,他媽還能說什麼?難不成還真讓他裝一輩子男人?

    “倒是你,你們這次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話音剛落,于冉正要回答,一旁的霍政凡突然悄悄握住她的手,搶在前頭答道,“快了。”

    景費聞言也為兩人高興起來,“真的啊?”

    “那可一定要請我們喝喜酒哇?”

    于冉瞪了霍政凡一眼,又回頭看著景費,笑得人,“放心,少不了你的酒,到時候你不喝,我都要灌死你。”

    景費本就是個不怕挑釁的人,听到她這麼說,反而還來了勁,揚了揚眉,“來啊,怕你不成?”

    幾人又在一起說了些話,景費和喬瀧便離開了。

    于冉和霍政凡結了帳,也沒叫車,兩人一路往回家的路上走著,霍政凡突然輕輕的笑了笑,在她面前站定,盯著她看了許久。

    “冉冉,這一次,我們都不會再錯過彼此了。”

    “我會好好珍惜和你的每一天,從前錯過的那幾年,讓我用接下來一輩子的時間來彌補吧。”

    于冉點頭,輕輕抱住他,“嗯,我知道。”

    其實在和好後的很長一段日子里,她已經全然感受到了,他對她的好,對她的無微不至和真心實意。

    她都有真真切切的體會。

    霍政凡感受到她的情緒波動,趁勝追擊,啞著嗓子,低低道︰“冉冉,我們結婚吧。”

    “我一向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的話,但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于冉沉默很久,突然從他懷里掙脫,霍政凡心中一跳,以為她又要拒絕他,慌得不知所措。

    她卻一臉不滿道,“就這?就這樣?”

    “戒指呢,你連戒指都沒有,就想騙我結婚?”

    霍政凡心中一震,一時間只覺得五髒六腑都要從身體里跳出來了,特別是胸腔里的那顆心,劇烈跳動,就連手都在發抖。

    他連忙從懷里掏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戒指,直接在大街上就把她的手一把拉過來,不由分說的給她戴上。

    動作連貫,一氣呵成,快的她都沒看清楚他的動作。

    于冉還沒反應過來,霍政凡就已經給她戴好了,牽著她繼續往前走。

    她愣愣的,只听他在身旁道,“明天我們就去民政局。”

    “………”

    于冉無語,還有些崩潰,“我連戒指長什麼樣都還沒看清呢?”

    “那不管,反正你已經答應了。”

    “………”

    于冉小聲嘀咕了道,“無賴。”

    (完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