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鬼之子

241.番外

    番外一︰兒砸

    阿黃發現自己瘦身成功、並退化成貓崽子狀態已經是兩天後的事兒了。剛開始它還挺滿意的,琢磨著這下子終于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敞開肚皮胡吃海喝了。可是等真的胡吃海喝了好幾天下來,阿黃就發現有點不對勁了——小肥(奶)膘是長了不少,可是個頭一點都不見長啊。

    這,這還能不能讓它愉快的玩兒微博啦?!它都憋了好幾十天沒刷微博啦,它已經快憋不住它的洪荒之力啦!

    作為一個大網紅,大明星,不能秀照片,不能秀視頻,簡直要命好嗎!

    每每看到陛下粉們在評論區撒潑打滾求照片、求視頻,阿黃心里癢癢得就像被妖蠱爬過一樣。沒辦法,胖喵精只好向鬼崽子求助,鬼崽子拿著畫筆,在畫板上涂涂畫畫連一個眼神都欠奉,只冷冷的甩了它兩個字︰“修煉。”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胖喵精不死心,仗著自己現在臉小(並不)顏正,眼巴巴的看著冬崽。

    “你覺得呢?”冬崽頭也不抬。

    好吧。

    胖喵精終于死心了,並且以最快的速度溜了——開玩笑,這天要再聊下去,鬼崽子百分百又得見天的盯著它讓它修煉啦。鬼崽子現在實力大增,萬一他哪天想不開,弄個小紙人天天在家盯著它修煉,還不得要了喵爺的小命?

    這話題必須不能再聊下去了。

    溜達到客廳里,胖喵精百無聊賴的癱在沙發上,啃著胖狐狸孝敬的炸雞腿,看著電視上正在播放的狗血連續劇——女主角被惡婆婆百般刁難折磨,好不容易懷上的孩子小產了。一旁,胖狐狸看得眼淚汪汪的,連叼在嘴里炸雞柳都忘了嚼,耳朵耳邊都耷拉,仿佛受難的不是女主角而是它一樣。

    阿黃呸呸吐掉雞骨頭,嘀咕道︰“狗血死了,一點都不好看。”比起這種又臭又長的家庭倫理劇,胖喵精還是更喜歡特效酷炫的爆米花電影和劇情新穎情節緊湊的美劇。

    胖狐狸吸吸鼻子,嚼吧嚼吧,吞掉嘴里的雞柳,哼,它就喜歡看怎麼啦!

    胖喵精懶得跟胖狐狸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小家伙計較,拿出前幾天纏著老鄭給它買的新手機,懶洋洋的刷著手機,偶爾瞄一眼電視。不知不覺,胖狐狸又看了兩集,女主角的心機閨蜜帶著跟女主男人的私生子上線,看著心機閨蜜各種明里暗里給女主角使絆子,胖狐狸氣得喲,一個勁兒齜牙,險些沒變成微塵狀態,撲上去咬幾口。

    “幼稚……”胖喵精很不屑的撇撇嘴,然後,順便瞄了眼電視機,看到上面跟女主男人有兩三分像小演員,胖喵精腦中靈光一閃,忽然就有了主意。

    兒砸!

    胖喵精咻咻兩下點開微博,迅速將胖狐狸這兩天幫它拍的各種照片磨皮、柔光、特效等,各種美顏後,上傳到吾皇陛下的微博上,並恬不知恥的配文︰

    吾兒。

    爾等還不快來參拜太子!

    胖嘟嘟軟萌萌的金色小貓咪,戴著一頂小小的王冠,配上一雙懵懂無辜的大眼楮,瞬間就萌化了無數陛下粉。

    看著微博下方飆漲的評論,胖喵精美得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胖喵精扮自己的兒子還辦上癮了,面對粉絲們要求父子互動的時候,胖喵精還特地聯系上安東尼奧,讓他幫忙p圖、合成視頻。安東尼奧作為骨灰級貓奴&陛下腦殘粉,對胖喵精的要求自然是百依百順。鄭昀曜找他辦點事情,還得公事公辦付報酬,胖喵精只需要擺幾個軟萌萌的造型,再來兩個麼麼噠,就把安東尼奧迷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世界頂級黑客大神出手,照片妥妥沒有半點ps痕跡,視頻也看不出丁點合成的痕跡。

    于是乎,陛下和太子徹底火了。

    演技杠杠的胖喵精玩兒精分玩得根本停不下來。

    等龍岩把手里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終于想起來要把阿黃的精血還給它。他送精血過來的時候,阿黃正在美滋滋的各種擺拍,想也沒想,就把龍岩送來的精血給吞了下去。

    然後……

    然後胖喵精就跟吹氣球似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回了成年大喵。

    蒼天誤喵!!!

    面對胖喵精的慘叫,胖狐狸特別淡定的將一只大雞腿塞進嘴里,嘛,吃根雞腿壓壓驚。

    番外二︰季宇x錢姚

    等l病毒的疫苗被研制出來,疫情得以控制後,季宇在錢姚的推薦下,進了特殊調查總處,並成為一名正式編制人員。季宇雖然足夠聰明,但是在修煉一道上,實在沒什麼天賦,不過好在他邏輯能力十分強大,擅長從蛛絲馬跡中找到有用的線索,跟錢姚搭檔到一塊兒後,兩人配合默契,發現並拔除了不少申屠在國內的勢力。

    等申屠的勢力被肅清的差不多了,錢姚又恢復了他編外人員的身份,有需要的時候幫下忙,其他時候則在已經獨立出來的‘李冬生慈善基金’供職。拿著鄭昀曜承諾的百萬年薪,開著公司配的大奔越野,在寸土寸金的帝都住著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妥妥是人生贏家的節奏。

    然並卵。

    錢姚奇葩的命格並沒有好轉太多,注定就是存不住財的窮命。每個月工資一打到卡上,就會遇到這樣那樣的破事兒,不把那些工資折騰到見底就不見消停。以前他開自己的車,幾乎是開一次出一次事故,現在開公司配的車倒是沒什麼問題,可是開著大幾十萬的車,擔任著部門負責人,偏偏同事聚會連單都不買起,錢姚那是有苦說不出。慢慢的,他在同事間就留下了一個‘老摳’的綽號。

    好吧,雖然他本來就很摳門,但他還是很憋屈啊。有好日子,誰不想過?

    錢姚才到帝都不久,認識的人不少,能交心的著實不多。同生死共患難、後來又一起搭檔了幾個月的季宇必須算一個。

    且說季宇進入特殊調查總處以後,工資跟以前比起來漲了不少,單位也安排了集體宿舍,可那集體宿舍里除了住人還住了不少鬼。季宇沒什麼修煉的天賦,就是一再普通不過的普通人,這下可就壞菜了。這些鬼大多都比較穩重,但偶爾也有那麼幾個喜歡惡作劇的,其他玄門中人它們可不敢動,對季宇它們就沒那麼多顧忌了。

    季宇被它們捉弄得苦不堪言,最後不得不從集體宿舍搬了出去。可是帝都房價高啊,他工資是漲了沒錯,但是再怎麼漲,也不過就是比普通公務員工資高點,額外有點津貼。他一直攢著錢想在帝都買房,現在自己去租房住又是一大筆開銷。

    “租什麼房子,走,直接搬我那兒去!”錢姚說。

    “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那麼大一房子就我一人住,多沒意思,還不如咱倆一塊搭伙,有個伴。”

    “那房租……”

    “你跟我瞎客氣啥?公司配的房子,一分錢沒出,不住白不住。”要不是他天生存不住財的命,他早就把房子意意磷獬鋈Х恕br />
    在錢姚的熱情邀請下,季宇收拾收拾自己不多的東西,搬去跟錢姚作伴了。錢姚一個人住邋遢慣了,家里不怎麼收拾,吃飯也就隨便對付,不是外賣就是方便面,偶爾跟著冬生他們去蹭幾頓好的。季宇覺得自己的日子也過得挺糙的,但是真沒糙到錢姚這份兒上。搬進去第一天,季宇就進行了一次徹底的大掃除,完了又承包了一日三餐。

    智商高的好處就是學啥都快,季宇沒特意去學過做菜,只偶爾在網上看看菜譜,就能做得八|九不離十。

    衛生有人打掃,飯菜有人承包。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錢姚不止一次跟季宇抱怨︰“老季啊,你說沒了你,我以後還怎麼活?”

    季宇目光閃爍,什麼都沒說。

    不知不覺,季宇到了三十歲,開始加入相親大軍。然而,有些嫌他外地人沒車沒房,有些嫌他工作沒前途,有些別人倒是不嫌棄他,他又看不上,折騰來折騰去,對象陸續看了十好幾個,卻一個都沒相成功。

    這天,季宇生日,趕巧又一次相親失敗。為了安撫室友受傷的心靈,錢姚趁著剛到手的工資還沒折騰完,特意買了一大堆好吃的回來,在家親手煮了頓火鍋,還拿出了好不容易從冬生那里敲來的好酒,酒足飯飽,錢姚喝得兩眼發直,特有義氣的拍拍季宇的肩膀,大著舌頭道︰“老,老季,以,以後甭相了,就,就咱倆搭伙,過,過日子多好。”

    季宇露出了一個幾乎稱得上燦爛的笑容,“這可是你說的。”

    錢姚傻乎乎的看著他︰“你,你笑起來還怪,怪好看的。老子要是女人,一,一定嫁給你。不,不對,你要是女人,老子一定娶你。”

    “不是女人就不行嗎?”季宇的眼神有點危險。

    錢姚腦子有點漿糊,下意識道︰“不是女人領不到結婚證啊。”

    “沒別的啦?”

    “沒……”

    “很好,這可是你說的。”

    第二天一早起來,錢姚發現自己酒後亂性,亂的還是好哥們,面對滿床狼藉,錢•童子雞•姚紅著一張臉撓撓雞窩一樣的頭發,磕磕巴巴道︰“我,我會負責的。”

    等到真正上了車,錢姚才發現自己完全被季宇這個大尾巴狼給忽悠啦。

    不過,只要小日子過得舒坦,誰又會在意呢?

    番外三︰余瞳x陳婭嫻(時光,女鬼)

    時間過得飛快,一晃余瞳已經三十七了。梁健的兒子閨女都能打醬油了,他還是老光棍一個。大學那會兒忙學業、忙著跟他老媽打拼事業,忙得根本沒時間談戀愛。等他老媽的事業走上正軌了,他也從學校畢業了。

    他一心想干一番大事,自然也就沒再繼續跟著他媽摻和,從他媽那兒、還有幾個朋友手里借了點錢,自己創業開公司。創業兩個字說著容易,真正做起來才知道有多辛苦,期間,有好幾次他差點做不下去,等好不容易公司走上正軌了,回過頭來發現自己已經三十出頭了。

    袁春花看著兒子老大不小了,還孤零零一個人,心里急得跟啥一樣,沒少明里暗里的催他。在老媽的催促下,余瞳也試著去相了不少親,可是不知是他眼光太高還是現在的人太注重物質,相來相去,愣是沒有一個看對眼的。這一耽擱,又是幾年過去了。好在這期間冬生跟他老媽講了,他的姻緣還沒到時候,這才沒讓他老媽急出個好歹來。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事業越做越大,余瞳內心對另一半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或許是受父母那一輩的影響,他覺得為了繁衍後代而存續的婚姻根本沒有價值,僅僅只是要個繼承人那辦法多了去了,何必跟一個不喜歡的女人捆綁呢?

    沒有愛情的婚姻,談何幸福?

    反正都單了這麼久,也不差那麼一兩年了。余瞳各種意義上很光棍的想。

    于是乎,這一單就單到三十七。

    或許少了家庭瑣事的負累,余瞳的事業做得非常成功,早在兩年前就已經成了某些財富排行榜的新貴。這年,他受b大邀請,回學校演講。站在大禮堂的講台上,余瞳心中感慨萬千,不知不覺講了很多他以前在學校里的趣事。一直等到演講結束,依然有很多同學舍不得離開,更有拿著筆記本找他簽名的。

    余瞳這次應邀回學校演講,本就存了從學校里招攬人才的想法,面對這些要簽名的學生,余瞳表現得格外親和。不知不覺他就簽了幾十份,助理提醒他晚點還有一個重要的商業宴會,他才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時,他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軟軟怯怯的聲音︰“余,余先生,可,可以幫我簽一個名嗎?”

    余瞳抬頭看向聲音的主人,那是一個極漂亮的女孩子,穿著一身水藍色的連衣裙,從骨子里透著嫻靜溫柔。

    恍惚間,余瞳仿佛又回到了他十八歲那年,看到了那個穿著紅色嫁衣沖他溫柔回眸的女孩子,那個向往著自由卻被鎖在時光深處的女孩子。

    “你,叫什麼名字?”余瞳的聲音里帶著不易察覺的顫抖。

    “婭嫻,我叫陳婭嫻。”女孩子羞紅著臉,有些忐忑又有些激動,忽閃忽閃的大眼楮里有著不容忽視的崇拜。

    余瞳感覺到心底泛起一種無法形容的酸楚,那一瞬間,他忽然就明白了,原來在內心的某個角落里,他一直在等待著……

    三年後,余瞳四十歲,在某著名海島上舉辦了一場極其盛大的婚禮,在婚禮上,余瞳深情的凝望著漂亮的新娘,眼底隱有淚光閃爍︰“婭嫻,你是時光賜予我的最好的禮物!”

    番外四︰天人&天鬼

    三頭身的小天鬼為了躲避同族的追殺,藏在一個深澗的山洞里。這個深澗十分古怪,是太始大陸上少有絕靈死地。這里沒有絲毫靈氣,沒有生氣也沒有陰煞之氣,周圍全是嶙峋的亂石,全無半分生機。對其他生靈來說,這絕對是噩夢般的地方,但是對小天鬼來說,這里是個藏身的好地方。

    深澗內雖然沒什麼食物,但是深澗外圍卻是鬼族聚居地少有的幾個物產富饒的地方之一,因此,三不五時的會有一些小動物誤入深澗,小天鬼就靠捕捉它們為生。

    然而,由于這里是絕靈死地,任何人到了這里都會變成毫無修為的普通人,小天鬼也不例外,在這里,它的天賦能力完全排不上用場。再加上它靈智初開,捕獵全靠本能行事,它最大的依仗就是力氣大、速度快、全身黑漆漆容易隱藏,不過,那些動物一個個都狡猾得很,一開始小天鬼連一個動物都抓不著,後來才慢慢好點,不過對它來說,餓肚子依然是常事。

    這天,它早早起來,趁著天沒亮躲在石頭堆里,默默等待食物出現。

    結果它等啊等啊,等了一整天,連根食物毛都沒有等到,眼看著天已經快黑透,按照它的經驗,今天不可能再有食物出現了。小天鬼沮喪的踢踢小石頭,慢吞吞朝著自己的洞穴走去。就在它快要走到洞口的時候,有什麼東西砰得一聲從天而降,直直摔在它面前。

    食物!

    小天鬼的眼楮一下子就亮了。

    邁著小短腿蹬蹬跑過去,看到食物嘴巴里不斷往外流血,小天鬼想都不想就把小嘴巴湊了上去,一點沒客氣的吸了起來。

    唔,好飽。

    小天鬼滿足的拍拍肚皮,有生以來第一次吃飽的感覺,別提多舒服啦。小天鬼最後饞兮兮的在食物的臉上舔了好幾口,直到把食物臉上的血污舔得干干淨淨,這才站起來,將獵物拖進了它的洞穴里。

    臨睡前,小天鬼舔舔食物身上其他傷口,完了打著飽嗝,小家伙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楮。

    大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溫暖’,小天鬼睡著睡著,就爬到了食物的胸口上,霸道的趴在上面。

    天人一族高貴的耀皇子,半夜迷迷糊糊醒過來,發現自己懷里多了一個冷冰冰的小東西,不過,他傷得實在太厲害了,沒來得及分辨躺在他懷里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就再一次昏死過去。

    第二天,小天鬼醒過來,有了充足的食物,它再不忙著去外面捕獵了,美滋滋的咬開食物手臂上的傷口,吸了幾口新鮮的血液以後,立即撐得直打飽嗝。

    如此幾天後,小天鬼發現它的食物似乎快斷氣。

    有生以來第一次,小天鬼泛起了愁——

    這食物好吃是好吃,就是肉硬得很,它根本咬不動,只能喝他的血。可是根據它的經驗,食物死了以後,血就沒有了。

    這可怎麼辦才好喲?

    小天鬼琢磨了好半天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它把食物養起來不就好了嗎?它給食物吃其他食物,然後它再喝食物的血,越想,小天鬼的眼楮越亮,然後,它邁著小短腿蹭蹭蹭跑到深澗里尋找獵物。

    這天,小天鬼的運氣還不錯,捕到了一只它從未見過的怪模怪樣的獵物,它把獵物拎回山洞里,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食物,再看看手里掙扎不停的獵物,想了想,它一把擰斷了獵物的脖子,掰開食物的嘴巴,將獵物的鮮血直接灌進了食物的嘴里。

    大約是耀皇子真的命不該絕,小天鬼今天無意中捕捉到的獵物是一種極其罕見的靈獸,效用堪比頂級靈藥。耀皇子喝了它的血以後,身上的傷勢總算沒再繼續惡化下去。小天鬼見它的食物似乎死不了了,很是松了口氣,接下來幾天里,又陸續出去抓了些獵物回來,喂養它的食物。

    又過了幾天,耀皇子終于醒了,這一次他清醒了很多,一眼就識破了小天鬼天生鬼族的身份,他沙啞問道︰“你是誰?”

    小天鬼不會說話,不過,看到自己的食物在自己的圈養下終于醒過來,心里粉高興,一點沒客氣的在耀皇子臉上啃了兩口,以此來宣布自己的所有權。

    作為天人,耀皇子已經活了上千年,還從未有過人啃他臉,當時臉色就沉了下去,只可惜他傷得太重,此地又是絕靈死地,他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啃了他的小天鬼,利索的趴在他胸口,睡覺。

    听著小天鬼清淺的呼吸聲,耀皇子先是很生氣,可不知怎麼的,竟也慢慢睡了過去。

    等他再次醒過來,小天鬼已經咬開了他手臂上的傷口,正在大口大口的喝他的血。耀皇子氣得不行,偏偏又拿小天鬼沒辦法,只能死死瞪著小天鬼。

    小天鬼吃飽喝足以後,見它的食物盯著它,不由覺得它的食物肯定是餓了。已經很有些圈養心得的小天鬼蹭蹭跑到外面,小半天後,它抓了一只滿身都是眼楮、丑得不忍直視的動物回來,還不等耀皇子反應過來,小天鬼已經撕開獵物的脖子,捏開他的嘴巴,將獵物的血灌了進去。

    生而高貴的耀皇子,哪里過過這種茹毛飲血的日子?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小天鬼鐵定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第二天,等小天鬼再次捉了獵物回來,耀皇子已有防備,死活都不肯再張口了。

    小天鬼似乎有些生氣食物不听他話,扭頭就把獵物給啃了。

    在這個絕靈死地,饑餓,比想象的更難熬。

    為了活下去,耀皇子不得不妥協,低下他高貴的頭顱,接受小天鬼的圈養。

    慢慢的,耀皇子發現,小天鬼呆呆笨笨的,出乎意料的單純。他的傷雖然沒有再繼續惡化下去,但是也沒有任何痊愈的跡象,有時候,他忍不住想,自己大概會葬身在這個山洞中吧。有了這樣的想法,耀皇子開始忍不住想要說點什麼,呆呆笨笨的小天鬼無疑是最好的傾訴對象。

    他不知道小天鬼听不听得懂,直到有一天,小天鬼忽然脆生生的喊了他的名︰“耀。”

    這是小天鬼有生以來學會的第一個字。

    哪怕小天鬼全身黑漆漆跟霧團似的,根本看不出五官表情,耀皇子還是從它的聲音中听出了一絲絲孩子氣的得意來。

    第一次,耀皇子發現,這小天鬼居然還有些可愛。

    一時興起,他開始教小天鬼說話,但小天鬼真的有點笨,他教了大半個月,小天鬼依然只會傻乎乎的喊他的名字。

    然後有一天,小天鬼不知怎麼回事,一個勁兒喊他的名字,帶著奶氣的聲音里透著一股巴巴的味道,他略一琢磨就明白了,“你也想要名字?”

    小天鬼又喊了聲他的名字,然後乖乖點了點頭。

    “你摸起來冷冰冰的,就像寒冬的溫度一樣,就叫你冬……嗯,冬崽好了。”

    “冬……冬崽。”

    “不是冬冬崽,是冬崽。”

    “冬冬崽。”

    “冬崽。”耀反復教了好幾遍,小天鬼終于脆生生的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冬崽!”隨即它又指著耀,“耀!”

    跟所有剛學會說話的小孩子一樣,小天鬼從以前的默不吭聲,到天天沒事就喊自己和耀皇子的名字,聲音里總是透著股孩子氣的得意和炫耀。

    面對這樣單純的小天鬼,耀皇子不知不覺對它放下了所有的心防。

    而小天鬼也不知怎麼想的,漸漸的,就不再去吸耀的血了。還按照耀的要求,去幫他找療傷的東西,打獵做熟食。

    如此,數年過去,耀的傷勢恢復了大半,他準備離開這里,回去報仇。

    那會兒,小天鬼已經會說很多話了。

    它听懂了耀的告別,卻一點都舍不得耀離開,耀走一步,它就跟一步。不管耀怎麼勸它,它都鐵了心跟著他。耀深知一旦冬崽離開深澗到了外面,就會成為無數人爭相獵殺的對象,天生鬼族雖然生而強大,但冬崽還太小了,外面的世界對它來說實在太危險了,即便是他在全盛時期都無法保證它的安全,更何況是現在?

    耀硬起心腸攆它走,哪知小天鬼竟然撲上去抱著他的腿,哇得一聲就哭了,不一會兒,耀就感覺自己的腿上濕了一大塊。

    “罷了罷了,你要跟著,就跟著吧。”面對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的小天鬼,耀終究還是心軟了。

    小天鬼立馬止住了哭聲,咻咻兩下爬到耀的肩膀上,討好的在耀臉上蹭了好幾下。在那一刻,耀忽然覺得,帶著小天鬼一起走,也不錯。

    數百年後,即使兩人淪落到舉世皆敵的境地,他們也沒有後悔過此時此刻的決定。

    此生,有你,足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