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56.第五十六章

    購買低于百分之五十,二十四小時後可以看  秦始皇尚未統一天下之前,秦國後宮妃嬪等級大致分七級,地位從高到低依次為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長使、少使等。

    地位最高者為十夫人,其中十夫人之首為國夫人,就是秦王正妻。

    待嬴政一統天下後,自稱始皇帝,在十夫人之上又再設一位皇後,是為秦皇嫡妻,妄稱夫人,不過嬴政卻終身未立後。

    唐代杜牧《阿房宮賦》中寫道,“妃嬪媵嬙,王子皇孫,辭樓下殿,輦來于秦,朝歌夜弦,為秦宮人……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

    ——六國王侯的宮妃、女兒、孫女,辭別本國的樓閣宮殿,乘著輦車來到秦國。早晚彈唱,成為秦王朝的宮女。光如明星閃亮,是宮女們打開梳妝的鏡子;烏雲繚繞,原來是她們正在早晨梳理發髻;渭水河面上浮起一層垢膩,原來是她們潑掉的脂粉水;空中煙霧彌漫,是她們在焚燒椒蘭香料。如雷霆般的聲音響起使人驟然吃驚,是皇上的宮車馳過;听那車聲漸遠,也不知駛到哪兒去了。任何一部分肌膚,任何一種姿容,都嬌媚極了,耐心地久立遠視,盼望皇帝能親自駕臨。可是有許多宮女整整等了三十六年,還未見到過皇帝。

    雖說文學藝術嘛,總是難免用到夸張的修辭手法,但只要其中有一兩分真,那便可見嬴政後宮人數之眾。據說嬴政每滅一國就要在咸陽城建一座那國的特色建築,令那些亡國公主、妃嬪們居住于此。

    可惜秦朝二世而亡,後宮雖人數眾多,卻除了公子扶甦的生母鄭夫人、秦二世胡亥的生母胡姬之外,余無一人青史留名,就是留了名也就是一個稱謂而已,出身、生平種種半點也無。

    御輦行入咸陽宮後,賀嫣嫣就見宮門前的廣場上一群、一大群宮裝麗人在前等候。

    站在這些妃嬪宮人之前、領著宮妃們給賀嫣嫣行禮的是一位風韻猶存中年貴婦,雖盛裝打扮過,但已經難掩眼角的細紋。

    進入咸陽宮之前,嬴政已經給賀嫣嫣說過,自然知道這一位便是公子扶甦的生母鄭夫人,至于其他人賀嫣嫣卻是不知了。

    “恭迎陛下……”

    聲音並不齊整,鶯聲燕語甚是動听,其中幾個比較大膽的妃子在賀嫣嫣令她們免禮之後還含情脈脈地看著她,欲語還休……

    賀嫣嫣︰“……”

    見鬼了!這大夏天的,賀嫣嫣竟然覺得渾身一寒。

    “咳,鄭氏,你帶她們先行回去吧。”

    “喏。”

    鄭夫人聞言,很是干脆的應喏,對于站在賀嫣嫣邊上的嬴政只淡淡地看了一眼,並未再說什麼,再次行了一禮便帶著一群麗人返回後宮。

    鄭夫人走的干脆,其余宮妃卻又幾個很是有些不甘心,依依不舍地看著賀嫣嫣,好像臨走還瞪了嬴政一眼(-_-||),卻是不敢違逆賀嫣嫣的命令,慢慢退去。

    古代宮廷有句話叫“子以母貴,母憑子貴”——前者是說都是皇帝的兒子,但生母身份地位高的,她的兒子地位也相應的比較高,而後一句,則是反過來了。

    鄭夫人出身鄭國,原本應為鄭國王室宗女。

    鄭簡公時,鄭國任用子產為相執政,鑄造刑鼎,發展經濟,救助百姓,因而鄭國重新富強。三家分晉後,韓國成為鄭國最大的威脅。在公元前423年鄭幽公剛剛繼位,韓武子就來伐鄭,並殺鄭幽公,後來幽公之弟儒公復國,多次與三晉發生戰爭。公元前375年韓哀侯率軍再次攻佔鄭國,鄭國滅亡,國土並入韓國。

    鄭國滅國後,原來的鄭國王室也被遷去韓國都城。

    鄭夫人是以韓國王女的陪嫁滕妾身份入秦的,原本身份低微,生下扶甦後,扶甦因為是嬴政第一個孩子再加上扶甦自幼聰慧過人而深受嬴政喜愛。

    鄭夫人因此母憑子貴而被嬴政封為十夫人之一。

    鄭夫人長相並不艷麗,卻是溫婉秀麗,雖已經徐娘半老,但也看得出其年輕時的幾分風韻。此時領著眾妃子退去,舉止間盡顯端莊大氣,很符合賀嫣嫣想象中古代正室大婦的形象。

    賀嫣嫣看著這樣的鄭夫人,再看看一旁面無表情的嬴政,不知怎麼的有一種渣男帶著小妾來見正室的錯覺……

    “——!!!”

    被自己的想象中的畫面雷得虎軀一震,賀嫣嫣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不不,不能這麼想,鄭夫人不是正室,她不是渣男,嬴政……他更不像小妾啊!

    悄悄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賀嫣嫣瞄了一眼自到咸陽便面無表情、看著便心情不愉的嬴政,小心翼翼道︰“我們走吧?”

    “嗯”

    依然面無表情,跟面部神經壞死了似的,難得他還回應了賀嫣嫣一句。

    ……

    嬴政很討厭別人打听、泄露他的行蹤,司馬遷的《秦始皇帝本紀》中記載過有這麼一件事——

    有一次嬴政幸臨梁山宮,從山上望見丞相李斯的隨從車馬眾多,很不贊成。宦官近臣里有人把這件事告訴了丞相,丞相以後出行就減少了車馬數目,嬴政生氣地說︰“這是宮中有人泄露了我的話。”經過審問,卻沒有人認罪,就下詔把當時跟隨在旁的人抓起來,全部處死。

    有過這麼一個前例,之後誰敢輕易泄露嬴政的行蹤呢?

    回到後宮,眾多妃嬪心中都是如同被貓爪抓撓一般,心靜不來,都在暗暗猜測賀嫣嫣(嬴政版)的身份。有幾個膽大的還偷偷使人去問賀嫣嫣得來歷,當然,她們什麼也問不出來就是了。

    “夫人,瞧著陛下竟然讓那女子站立身旁,似是很看著那女子的模樣……”

    “哼,那女子瞧著也不過如此罷了……”

    都說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鄭夫人正襟安坐,慢條斯理地吃著手中的茶,對于兩個貼身婢女的話不置可否。

    “此事……不必管。”鄭夫人神色淡漠道,“有人比咱們更急。”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是唯有因為握得太緊而微微發白的指尖暴露了鄭夫人的內心。

    不是不在乎,而是她只比陛下小那麼幾歲,她已經不年輕了,早已經過了爭寵的年齡,她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她的兒子——扶甦。更何況,陛下後宮佳麗三千,早已經不召她侍寢了,偶爾見面也不過是因她掌管後宮事宜而已。

    確實有人比鄭夫人更急,還不止一兩個,其中就有未來的秦二世之母——胡姬。

    “你說陛下封她為夫人?!”胡姬聞言震驚,聲音透著一分尖銳。

    “嗯!”

    胡亥焉答答地應是,心不在焉——自趙高死後,父皇一次都沒見他,他到殿門前求見,侍衛也攔著不讓他進去,若無父皇示意,他們怎麼敢?

    “夫人?!”

    胡姬眼中的嫉妒幾欲溢出,她為陛下生育皇子,卻還是地位低微,這女子是什麼來歷,竟然就被封夫人?!

    寢宮內,察覺到嬴政情緒似乎有些低沉,賀嫣嫣不知道他此時心底在想些什麼,也沒有出口詢問,只是默默無語伸出雙手握緊了他的手。

    嬴政自沉思中清醒,見此微微一愣,抬頭望著賀嫣嫣,然而還不等他說些什麼,就見一內侍弓著身進來。

    “啟稟陛下,扶甦公子現在外求見。”

    賀嫣嫣聞言驚愣,與嬴政對視一眼,忍不住又覆在嬴政耳邊輕聲吐槽道︰“這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才剛提到他呢,這麼快就跑過來了?看不出來啊,扶甦公子還是個急性子呢!”

    嬴政對此不置可否,瞪了賀嫣嫣一眼,這才道︰“宣扶甦進來吧!”

    “喏!”

    內侍躬身後退幾部,這才起身轉身快步走出,來到殿外。

    扶甦等在寢宮外,負手而立,看著似有幾分悠閑,然而仔細看去卻能從他握緊的右手看出其內心並不似其表現出來的閑適。

    听見內侍走來的腳步聲,扶甦轉身盯著內侍,有幾分緊張,不等對方開口便問道︰“父皇可有召扶甦覲見?”

    內侍不以為意,小心賠笑道︰“啟稟公子,陛下有旨,請您進去呢。”

    說罷,先行一步,半側著身,一手前伸︰“公子,這邊請……”

    扶甦微微頜首,跟著內侍向寢宮內走去,只是——

    “這方向是往側殿?”扶甦走著走著忽覺不對,停下腳步,皺眉,面色沉了下來,懷疑地看向內侍,“你這是要帶本公子去往何處?”

    扶甦沉下臉來也是極有威勢,內侍嚇得險些跪下,立馬解釋道︰“公子息怒!這……這方向並沒有錯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