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韓娛]璀璨星途

39.第 39 章

    兩人的眼神對上了,此時,田景儒也听見了他們說的話,開始問道︰“那個,民赫前輩非常抱歉,我還不打算那麼早談戀愛。而且最近工作比較忙,所以應該沒有時間來跟你見面了。”

    這話一說出口後,劉在時這才看著權至龍問道︰“這不是說明至龍也還只是普通朋友嗎?是吧,至龍?”

    權至龍被他這麼一問,極力解釋起來“雖然看起來是普通朋友,但是我和她已經超越了普通朋友的關系了。”

    在電話里的田景儒這麼一听立馬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劉在時連忙向田景儒質問道︰“至龍說的是真的嗎景儒xi?”

    田景儒這才開著口承認了起來“他說的是沒錯,已經不是普通朋友的關系了。”

    說到這里,眾人都吸了一口冷氣,權至龍很是滿意的笑著。緊接著,田景儒又接著說了起來“但也還不是男女朋友的那種關系。”

    一說到這里,權至龍的眼神變得黯淡了下來,好吧,看來是他自己想太多了。

    劉在時望著權至龍開始笑了起來,“哈哈,至龍啊,你還得加把勁兒啊。”

    權至龍不高興的倒在了沙發後面,東勇裴看著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他打著氣來。

    在安靜下來後,劉在時接著問向了田景儒來“景儒xi,你從認識至龍到現在,覺得至龍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認真的想了想後,回道︰“嗯......認識他這麼久以來,我覺得他的內心很軟弱,是個非常敏感的人,很愛哭。”

    劉在時一听,問道︰“至龍哭,他一般會為了什麼事而哭啊?”

    她接著說道︰“一般都是對他來說意義很特別的事情吧,之前我去過他的演唱會上面,然後他說著說著就哭了。”

    被田景儒這麼一說著的權至龍開始忍不住的低著頭不敢看向眾人。

    全玄茂這時問道︰“感覺景儒xi和至龍的感情非常好啊。”

    田景儒只是笑笑,沒有回他這句話來。權至龍這才忍不住的喜笑顏開起來,東勇裴在旁開始符合著“是的,因為至龍現在特別重視景儒,有時候還會棄我們隊員就早早離開和她見面去了。”

    樸明秀非常理解他的做法來“這很正常啊,要是我身邊有這麼個大美人,我也會這麼做的。”

    劉在時看著一臉痴漢臉的樸明秀來,說道︰“你要敢那樣,你老婆非拔了你的皮不可!”

    樸明秀立馬逼住了嘴來,劉在時又接著問起了權至龍來“至龍啊,雖然前輩知道你很重視景儒xi,但是和成員們也要和睦相處啊,畢竟你們都出道十年了。”

    權至龍點了點頭,應道︰“嗯,我清楚。”

    而正在這時,張文清開始小聲催促起了田景儒來“好了嗎?待會兒還有粉絲見面會。”

    田景儒看著張文清示意她不要開口,在錄節目的眾人都听見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劉在時開始問了起來“景儒xi,是不是很忙啊?”

    田景儒回道︰“嗯,有點忙。”

    劉在時感覺到非常遺憾“那好吧,我們也不能長時間打擾到你,那景儒xi先忙吧,有時間一定要來參加happytogether,記得下次跟至龍一起來啊,我在這里等著你們。”

    “嗯,有時間一定會來的,那我掛了,大家再見。”

    掛斷電話後,錄制現場又清淨了下來,劉在時看著一臉平靜的權至龍後,問道︰“至龍啊,感覺怎麼樣,和景儒xi通過電話後?”

    他點了點頭,回道︰“嗯,現在很好。”

    隨後,劉在時問到了江民赫來,“民赫呀,看來景儒真的不喜歡你啊,你不要灰心,你長的這麼帥,肯定會有很多女孩子追你的。”

    江民赫自己心里面有點失望,他雖然很想說但是田景儒就只有一個時,看著權至龍冷靜的表情時,不敢在說了,免得又和他吵起來,那就不好了。

    隨著節目接近尾聲後,劉在時再一次發問道︰“至龍啊,今天來了這里聊了這麼多後,感覺心情有沒有好一點啊?”

    權至龍點了點頭,“心情現在好多了,今天也很開心能來到這里能和大家這麼愉快的聊天。”

    劉在時開始看著鏡頭說了起來“本周節目到此結束,歡迎下周準時收看。”

    錄完節目後,眾人都紛紛合了個影就散場了,權至龍和東勇裴也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他躺在沙發上面擔心了起來,想著首爾終場演唱會再過不久就要開始了,他現在心情特別復雜。

    時間很快的就到了八月十八當天,今天是權至龍的生日,田景儒推掉了近幾天的行程,獨自一個人飛去h國。

    剛下飛機,機場人山人海,嚴重擁擠通行,使她不得不走vip通道。而剛走出vip通道後,她就見到了權至龍親自來給她接機。

    他見到了田景儒的時候,心情忍不住的喜悅,上前去就接過了他的行李箱來。看著她像是瘦了一樣一臉憔悴的臉龐時,他忍不住的抱住了她來。

    說道︰“你看上去又瘦了。”

    田景儒拍了拍他的背來,“別擔心,只是這幾天睡眠不足而已,睡一覺補回來就行了。今天不是你過生日嗎?”

    離開她的懷抱後,權至龍拉著她的手幫她推著行李箱就邊走邊聊了起來,“我還以為你不記得今天是我生日了,你想怎麼給我慶生?”他笑著問道。

    田景儒看著眾多粉絲後,開始邁著關子來“先去公寓再說吧。”

    權至龍點了點頭答應著,保安開始把他們兩人都保護了起來,而權至龍更是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面開始護著她來。

    在離開了機場乘坐了他的豪車後,她松了口氣,車子漸漸開到了權至龍的公寓外面來,下了車後,他親手把她的行李箱給搬上了公寓里面。

    剛到公寓里面,家虎一見到田景儒的一剎那時,立馬就向她跑了過來在她身邊轉著圈,不停的搖著尾巴。

    她忍不住的摸了摸它的頭來,像權至龍笑道︰“這麼久沒見面,家虎看見我真的一點都不陌生。”

    權至龍把行李箱放到了客廳後,忍不住的上前來抱住了她,非常高興的向她說道︰“這麼久沒見面,我真的好想你,你想我嗎?”

    她掙脫開他的懷抱後,趕緊打開她的行李箱來,然後把給他買的生日禮物遞給了他來。

    權至龍結果紙袋後,看著田景儒,笑著問道︰“這是什麼?”

    她笑著回道︰“打開看看。”

    在權至龍打開看的一剎那時,他瞬間就被感動了,看著這個印有他和她照片的體恤後,他特別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同意了嗎?真的同意和我交往了嗎?”

    田景儒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但權至龍現在只是感覺到他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如果真的是做夢的話,那麼他希望永遠都不要醒過來。

    田景儒看著權至龍後,繼續說道︰“你把眼楮閉上。”

    權至龍听著她說的話來把眼楮閉上,他感覺她要給他另外的驚喜一樣,他心里特別期待。

    她見權至龍把眼楮閉上後,慢慢的向他挨近,特別自然的吻在了他的嘴巴上面。

    剛一吻下去的時候,感應到的權至龍這才睜開了眼楮,看著她正吻著他時,立馬開始回吻起了這個吻來。

    大概持續了十幾秒後,她感覺權至龍想要把他的舌頭伸進來時,這才停止了接吻,然後離開了唇上面。

    田景儒有點懊惱,“今天是你生日再加上你之前的表現,我才答應和你交往,但是不要太得寸進尺,這種事情今後得看你表現才能做。知道嗎?”

    權至龍像個哈巴狗一樣笑嘻嘻的看著她來,摟住了他靠在了她的肩膀上面,應道︰“知道了,我會好好表現的。”

    田景儒在听見權至龍這麼一說後,這才收斂了下表情來。

    但此時剛好門鈴響了,權至龍離開了她的懷抱後,表情變得特別不耐煩起來。心想,到底是誰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來找他,真想給他一巴掌!

    田景儒見有人來時,向權至龍問了起來“你今天過生邀請了其他成員來嗎?”

    被她這麼一提醒後的權至龍頓時醒悟過來,看來也就只有那幫家伙才會在這麼重要的時刻來找他了。

    頂著一副特別不爽的心情後,他開始向門前走去通過門眼兒看了看外面的人,還真是被她給猜中了,果然是這群損友們。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站在那兒的田景儒後,急忙吩咐起來“景儒,你先把行李放到房間里面去。”

    田景儒听著權至龍的話後,開始推著行李進了她的房間里面。而此時,權至龍把門給打開了,但是表情變得非常不爽。

    在外面的李聖利、崔勝鉉、東勇裴和姜大城見權至龍一臉不善的目光時,頓時感覺心中一涼。

    李聖利開口問道︰“哥,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干嘛用這副表情看著我們?今天你過生啊,我們特地跑來給你慶生的呀!”

    權至龍不爽的看著李聖利來後,急忙說道︰“那我可真是謝謝你了。”

    在這麼重要的關頭,居然被這些隊友打擾他和景儒的甜蜜時光來,他已經不知道說啥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