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反派的路不好走

第一百五十二章 計策

    糧軍強攻本就在意料之中,只不過長孫忌倒是沒有想到糧軍強攻來的那麼快。</p>

    他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平定下來,按照之前他所制定的計劃,張嘴吩咐下來。</p>

    “傳令,讓何正調集手下的一眾士兵趕去河岸支應。告訴他,速度,一定要速度。”</p>

    “是。”站在一旁的一個親衛,接令轉身離開。</p>

    隨後,長孫忌又下令道︰“將王良並招來。”</p>

    話落,又有一個士兵轉身離開。</p>

    王良並住在在城內,因為之前便考慮到了需要傳命,所以王良並自己的住處離長孫忌的住所並不是太遠。</p>

    很快,長孫忌便看到一臉急匆匆的王良並。待王良並走近,不待王良並行禮,長孫忌便拉著他走到了房間。</p>

    說道︰“現在糧軍已經強行渡河了,我準備趕去岸邊指揮戰時,你便在城內守著,各處城門一定要收好,我軍不歸,不得打開城門。”</p>

    “將軍,不如您留守城內,換做我去河岸。”</p>

    長孫忌搖搖頭說道︰“呵呵,我這兩個手下都是桀驁不馴之輩,你和他們平級,倒是指揮不動他們,再說,你手下這些兵你既然可以指揮如臂,猛然換做我,倒是肯定會有些不適應。”</p>

    王良並沒在說話,他知道長孫忌說的的確在理。沉默了一下,王良並又接著說道︰“將軍,現在敵眾我寡,而平陽又在大河之後。</p>

    只要糧軍過不了河,我們平陽就算是安全的,與其這樣,將軍不如將城內守軍全部帶走,我獨自待在城中便可。只要我不露面,敵軍就會以為城中還有守軍。”</p>

    長孫忌抬頭看了看了王良並,說道︰“不可。”</p>

    見王良並一臉疑惑,長孫忌張口說道︰“這就是我專門叫你來此的原因,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萬不可帶兵出城。”</p>

    “你的疑兵之策,已經用了兩次了。這一次敵軍不一定會再次相信了,肯定會前來試探。城中若是沒有守軍,那便太過冒險,到時若是敵軍發現城中的虛實,從其他地方繞到陽平,將陽平攻下,那就是斷了我們的退路,包了我們的餃子。”</p>

    長孫忌說罷,王良並臉色一變,他確實沒有想到這一層面,若是真的發生了像長孫輥機所言,那後果還真有些不可想象。</p>

    “現在對于我們而言,只要陽平在手里,就算是河岸丟了也不會是最壞的結果。”長孫忌感嘆道。</p>

    “好了,安心守城,我現在要動身去河邊,前去督戰。”長孫說罷,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離開。</p>

    這次,王良並並沒有再出言勸阻,只是說了句︰“將軍萬事小心。”</p>

    出了城門,長孫忌全身披著鎧甲,腰間掛把雁翎刀,手拿著一把陌刀。騎著一匹寶馬,帶著一隊親衛,一路向河邊疾馳而去。</p>

    因為早上剛剛便去過一次,倒也不用擔心會迷路。快馬加鞭,長孫忌很快便到了岸邊,遠遠的便听見,河邊傳來了廝殺的聲音。</p>

    長孫忌並沒有直接便沖進戰場,而是在還未到達戰場的時候,便勒住了座下寶馬,駐足听了一番廝殺聲。</p>

    長孫忌又抬頭四處撒了撒,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便橫調馬頭,向不遠處的一個高崗策馬走去。</p>

    策馬上了高崗,長孫忌居高臨下的看向河岸。此時,糧軍還沒有攻過河岸,還依舊停留在河里。</p>

    河的這邊雖然已經有著從河對岸伸過來的木梯子,但是,因為郭定信率領著敢死隊,不斷沖殺,倒是也沒有讓糧軍攻過來。</p>

    看著在河里飄蕩的糧軍船隊,長孫忌對著身旁的一個親衛吩咐道︰“你即刻回城,吩咐王良並召集城中鐵匠,打造鐵刺、鐵蒺藜、鐵鏈這之類的東西。現在,先將城中所有的這些東西,也全部調運過來。”</p>

    “遵命。”那侍衛拱手見禮後,轉身下了高崗,騎著馬向城內趕去。</p>

    隨後,長孫忌又對著另一個親衛吩咐道︰“你去給何正傳令,讓他給我均出一個一千人的小隊了。我有大用。”</p>

    “遵命。”另一個士兵領命下去高崗。</p>

    一連下了兩個命令,長孫忌並沒有停止。看著河對岸越來越多乘船下入河流的糧軍,長孫忌眉毛微微皺起。</p>

    這條河流太長了,而糧軍依靠人數優勢有將戰線拉得很長,隨著時間的延長,糧軍進入戰場的人數不斷增多,這對自家軍隊非常不利。</p>

    不過,很快,長孫忌微微皺起的眉毛便有重新舒開了。隨後,他又接著對身後一個親衛吩咐道︰</p>

    “你去給郭定信傳令,讓他將河岸澆上火油,用火點燃,將敵軍伸過來的梯子給我燒了。讓他躲在火後面用弓箭攻擊。告訴他,別只顧著廝殺,更要避免弟兄們的傷亡。”</p>

    隨著親衛領令下崗之後,長孫忌這才舒了一口氣。</p>

    因為糧軍還有大部分軍隊沒有過河來,所以援軍憑借著河流的地理,倒是可以完全將糧軍給攔截住。</p>

    很快,何正便帶著一隊士兵從戰場上撤了下來,吩咐那一隊士兵在高崗之下等候,何正便和之前傳話的士兵一起上了高崗,走到長孫忌身後。</p>

    向長孫忌見禮道︰“末將何正參見將軍。”</p>

    長孫忌背對著何正,點了點頭。伸出手指指著河流說道︰“何將軍,你沿著這條河流向上走,沿路征調村民,一起將河的上游給我堵上。”</p>

    “這,將軍?我們能將糧軍攔住便是因為這條河的水勢,若是將上游堵住,那這里的河水水位一定會下降,這不是故意加大我軍的難度啊。”听到長孫忌這般安排,何正有些費解道。</p>

    “此事我自有決斷,你只需盡快將河流上游隔斷便可。”</p>

    何正抬頭看了看長孫忌,見他沒有說笑的樣子,只能點頭拱手道︰“末將遵命。”</p>

    “時間緊迫,速去。”</p>

    “諾。”</p>

    何正領命轉身離開。</p>

    從何正上來,一直到他領命下去,長孫忌沒有轉身,一直都是認真的觀看著下面的戰況。</p></article>

    <div class="reader-hr" >
Back to Top